《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六:大藏经与佛教的三次结集

《世界宗教源流史》佛教之六:大藏经与佛教的三次结集

佛教之六:大藏经与佛教的三次结集

(1)大藏经的产生与王舍城结集

佛教在其产生与发展过程中积累了许多典藉,全部典藉的总称为大藏经或三藏。" 藏" 之原意为盛放物品的竹箧。大藏经即全部佛教经典或佛经全书。" 三藏" 因其内容分为经、律、论三个部分而得名。" 经" 为释迦牟尼所说的教义;" 律" 为佛教僧人与信徒应遵守的规则与戒律;" 论" 是对教义观点的解说与论述。

佛陀生前所宣讲的教义并无书面记载,亦无文字戒律,一切由佛陀亲自统领,对僧众提倡和合为本、事事从众、从法的原则。僧团内部不分等级,遇有争论与不同意见,实行表决,僧众和睦相处。

据说佛陀已预见到其去世后可能产生分歧与分裂,故在其遗训中重申一定要以法为师。公元前485 年佛陀去世后,即有些僧侣不愿受戒律约束,为所欲为,对教义佛经亦有所曲解。为此佛陀的入室弟子认为有必要召集会议,统一教义与重申戒律。遂由佛的大弟子大迦叶在摩竭陀国首都王舍城郊的七叶岩召集500 长老,进行了第一次结集,又称王舍城结集。由佛陀弟子阿难和优波离分别背诵经、律,然后相互校正。因佛陀在世时仅口头布道,诸弟子皆凭耳闻记忆,口口相传,很难完全一致。会诵时,由具有权威的弟子分别背诵,共同鉴别甄定,以统一佛经。这些权威性的弟子均为曾亲自听到佛陀言教而得道的弟子,又称为" 声闻弟子"。此次结集又称" 五百结集" ,由于参加者均为得道的长老,在佛教中已达罗汉之地位,故后世佛教所建的罗汉堂均为500 罗汉,其根据即来源于此。第一次结集得到摩竭陀国王阿阇世(约公元前493-前462 年在位)的支持。经会诵得到公认的教理部分,为今之《阿含经》的主要内容;其戒律部分,后成书为《八十诵律》,但已失传。佛陀在世时,并未严格区分教理与戒律,此次结集,始加以区分。但此次统一的教理与戒律仍为口传,未写成文字,正式记录于文字的佛经约成书于公元前1 世纪。至于" 三藏" 中之论藏,此次结集尚未涉及,独立成卷于部派佛教后期。

(2)经、律、论

" 经" 来自梵语意为线,能以之贯穿花束而不散落。佛教认为佛陀的教理累累,应用线把它们连串起来,故汉译为" 经"。第一次结集会诵一致的教理部分的经典,其名称在南传与北传佛教中有所不同,且其形成亦非一次会诵的结果,最早的内容是佛陀之言行、生活记录以及对佛陀说教的注释。

其后由于南、北传承与地区之差异,记述经典的语言的不同,分为巴利语和梵语两大类,虽传承有所不同,但均认为是佛陀亲说的言教。北传佛教为梵语经典,汉语音译为" 阿含" ,意为" 结集教说之经典"。其基本内容确定于第一次结集,内容为论述四谛、八正道、五蕴、十二因缘、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等。具体经典有《长阿含经》、《中阿含经》、《杂阿含经》、《增一阿含经》,分别由不同的部派所编纂。《长阿含经》共34篇,其中每篇经文均较长,有些篇章据说是佛陀亲口之言教,亦有若干篇为其历代弟子对旧资料的整理。《中阿含经》为152 篇中型经文的经集,据佛教学者研究,它是最古老的一部经文,许多说教,极似出自佛陀之口。它阐述了佛教深奥的教理。《杂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以多项标题把佛陀的言教分类阐述,其中还常引用一些《长阿含经》的文字,说明其成书晚于《长阿含经》。南传巴利文经典主要成书于斯里兰卡,相传公元前3 世纪阿育王之子摩晒陀将巴利语经典传入该地,公元前1 世纪末僧众举行结集,将口传之巴利文佛经首次以僧伽罗字母音译刻于铜片和贝叶上,后流传于东南亚诸国。其佛经名称为《长部》、《中部》、《相应部》、《增支部》与《十部》,总称为五尼柯耶。其内容与北传之《阿含经》在教理方面大体一致,具体细节亦有许多共同点,可谓同源。

律藏是佛教僧团规定的戒律与道德生活规范,它根据各教团之需,戒律日益严密,加以系统化而成,至部派佛教时期,形成为独立的律藏。目前流传下来的主要是南传巴利语之律藏,较完备的内容有" 禁戒" ,包括戒律条文与仪式,以防非止恶,较轻的过失称为" 波逸提" ,此类过失经忏悔可赦免。最重的罪错称" 波罗夷" ,犯者应逐出教团;" 犍度为修行及受戒仪式及日常礼仪的具体规定;" 附篇" 为以问答形式对戒条作的解释。这些戒律的主要内容见于汉译之《四分律》、《五分律》、《十诵律》和《摩柯僧祗律》。

论藏,音译为阿毗达磨,是部派佛教时期各部派依本部所传之经、律加以分类、注释、提炼而成的专门论著。佛教学者对论藏有不同看法,主要分歧在于它是否为佛陀亲自言教。第一种意见是" 三藏" 皆为佛言,进而认为佛陀之真谛寓于论藏之中,故其地位应居经、律之上。第二种意见则认为它是后世之产物,不具权威性,应在经、律之下。事实是,佛陀生前并未象经、律一样,直接阐述"论藏" ,仅是后来部派形成后始将此部分独立成篇。不过,佛陀生前曾倡导弟子之间开展法义问答,作分类、对比的研究。论藏的研究促进了部派的兴起,而部派之兴起又加强了论藏的研究,但它成为三藏一部分的具体时间,尚无明确资料说明。

(3)第二、三次结集

佛陀逝世百余年后举行的第二次结集,实际上是分裂的结集,也是佛教内部部派分裂的开始。公元前4 世纪,由于戒律导致僧团内部的分歧," 十事" 争议的焦点是比丘能否接受金钱布施与私蓄金银财物,以耶舍为代表的资深长老反对" 十事" ,在毗舍离召集700 僧众结集,宣布" 十事" 为" 十非法事" ,坚持传统戒律,因参加者多系主事的上座,故又称" 上座部结集" ,从而产生了上座部派。坚持" 十事" 的僧侣不承认这一决议,于是又单独召集万人参加的会议,决定十事为合法。因参加此会的人数众多,故又称为" 大众部结集"。所以第二次结集,实为分裂为部派的结集。它反映了各地区差异、佛学观点之不同,因为传统的戒律亦很难保持统一。此后,两个部派中又开始出现一些小部派。

第三次结集为阿育王时期。据说当时鸡园寺中住有比丘万人,其中既有部派的分歧,也有许多外道信徒,因而在教义、戒律方面经常发生争端,于是阿育王邀请目犍连子帝须为首的1000名德高望重的长老,于华氏城的阿育王寺举行千人结集,又称为第三次结集。重新合诵佛教经典,并编出一部《论事》。论事,即争论的问题,把不同部派的论点加以整理,有正反两面的观点各500 条,共1000条,但流传至今者仅百余条,从中可看出佛教两部派内部又有进一步分裂,争论十分激烈。

第三次结集为南传佛教文献所记载,北传佛教中无此记载,故不承认此次结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