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时间:1944年

地点:延安

人物:日本籍八路军

有时候抗日战争片看多了,免不了产生一种错觉: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坏的,心掏出来都是黑色的。但是这种想法显然是错误的,总不能因为树上的一两个苹果被虫子咬了,就放弃一整颗树上的苹果吧。

就在近日,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代表中国政府,向27名日本籍解放军老战士及12名老战士家属颁发纪念章。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日本军人。

八路军晚会惊现日本军人

1939年1月2日,山西东南部一个偏僻村庄附近,八路军前线总司令部、野战政治部和警卫部队的一千多名官兵正在庆祝新年。

黄昏时分,人们准备点起汽灯表演文艺节目,突然有3个青年人走上舞台。观众没有等到他们表演节目,等来的是主持人出乎意料的介绍:“这三位是杉本一夫、小林武夫、冈田义雄,是日本同志。”

三个青年人向前迈了一步,宣誓从这一天起参加八路军。

杉本一夫作为代表讲了话:

“现在日本军部和政府,以及大多数不明真相的日本国民,可能骂我们是叛徒、卖国贼,并轻视和憎恨我们。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也是我们的光荣。因为我们所走的道路是真正正义的道路,是符合日本国家和民族利益的。”

他的发言同时被翻译成了中文,一时之间,全场热烈鼓掌,高呼口号的声音此起彼伏。

杉本一夫和他身后的小林武夫、冈田义雄齐刷刷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中国军人军礼。

紧接着,坐在最前排的朱德起身走上舞台,与三位日本青年一一握手,他说:“我代表全军欢迎这三位日本青年参军。今天这三个日本青年的行动,证明了我们八路军俘虏政策的正确性。现在虽然只有三个人,但今后将会有几十人、几百人接踵而来。”

这是杉本一夫第一次见到朱德,他根本没想到,参加八路军会受到朱德总司令的亲自欢迎。而在半年前,他更是从未想到,自己竟然会加入八路军。

杉本一夫,原名前田光繁,1916年出生于日本京都一家经营印染的小手工业家庭。小学毕业后,因家境贫寒去一家商店当学徒,一边干活,一边读夜校。17岁那年,前田光繁应征参加了日本海军,后因病退出现役。1937年6月,经熟人介绍,前田来到中国东北,在满洲铁路公司下属一个基建公司当普通职员。1938年春天,前田被派到华北,在顺德(今邢台)附近的一个铁路专用采石场做临时监工。不料,到达当天夜里,睡梦中的前田就被八路军的游击队俘虏了。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 前田光繁身穿八路军军装

前田回忆当时的情景,游击队负责人一听是日本人,大声命令前田张开口,“立刻把火铳口塞进我的口腔”,“过了几分钟,他终于没有开枪,他把铳从我嘴里拔出来,走了”。

随后,游击队把前田的双手捆起来,押着他朝根据地的方向而去。一路上,前田不断地想:他们什么时候要杀我?怎么杀法?没想到,八路军回答他的是一份印刷好的命令,那是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颁发的告八路军官兵书,纸上写着对日本俘虏的各种优待政策,如不杀害和侮辱日本俘虏,不没收他们的私人财产,对伤病人员,予以医疗和看护等。

众做周知,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人是很难被俘虏的,因为深受军国主义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的影响,他们在知晓战斗失败的那一刻,不是选择同归于尽,就是选择自杀,所以在战斗结束后,一般很难抓获活着的日本军人,比如1937年的平型关伏击战,八路军连一个日军俘虏也没抓到,让指挥作战的林彪都大感意外。

这些日本士兵之所以加入共产党,最重要的还是共产党宽大友善的俘虏政策。

早在1936年7月,毛泽东接受斯诺采访时就表示:“被我们俘虏和解除武装的日军官兵将受到优待。我们不会杀死他们,而是会像兄弟那样对待他们。”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当时,八路军发布的《对日军俘虏政策问题》一文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有:对于被我俘虏之日军,不许杀掉,并须优待之。

这样的政策,显然是将普通的日本士兵与日本帝国主义区分看待,认为“日本士兵并非我军之真正敌人”,而是将他们看作可以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压迫者的对象。

其实最开始作为俘虏的日本军人是不相信八路军这个政策的,他们中很多人都试图选择自杀,但都被八路军发现,有的甚至差点死也解救了回来。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被俘虏的日本军人却不得不信。因为他们发现,自己每顿饭都吃的有米饭、馒头甚至鸡蛋和猪肉,而八路军却吃的是红薯和野菜。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 八路军优待日本战俘

行军时,八路军走路,却雇牛车或马车给他坐,还发了八路军的衣服给他穿。

作为俘虏的前田曾经忍不住问过周围的八路军战士:“为什么?”

他们的回答很简单:“优待优待。”

几个星期下来,前田有了自己的小算盘:“如果八路军所说的不杀俘虏是真的,那是收集八路军情报的最好机会。如果这事做好了,就可以堂堂皇皇地回去了。”

就这样,前田光繁在八路军队伍里住了下来。开始,他和一二九师政治部敌军工作科的负责人张香山住在一起,两人时不时地聊天,后来,他到野战政治部与另一个日本俘虏小林武夫同住,八路军还为他们配了一个年轻的勤务员,拿了日本学者河上肇的《第二贫乏物语》和早川二郎的《唯物辩证法》两本书给他们读。

日本人自己写的书和八路军干部的话相互触碰,前田的内心有点动摇了:日本军队开进中国,真的是“合理”的“圣战”吗?……

他的疑惑很快被彻底消解。一天,前田跟随八路军到了靠近前线的一个村子,他惊讶地发现,村里的房子几乎全被烧光了,一家五口人被残酷地杀害——这是日本军队干的。

被俘之前,前田在满铁工作,平日见到的都是驻扎在城市的日军表面的“平静”,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日军的野蛮行为。活生生的事实面前,他“充满被人欺骗的愤怒,又感到非常对不起受害人,浑身都发抖了。”

直到此时,他才想明白被俘时那个游击队长把枪口对准他的满腔愤怒,只是因为优待俘虏的政策,游击队长才强忍怒意没有开枪。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前田终于意识到日本发起的战争是带有侵略性质的非正义战争,中国人进行反抗是天经地义的。他决定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战,以便对日军在中国种种暴行进行“最低限度的赎罪”。

于是,前田光繁和另两名日本青年小林武夫、冈田义雄一起提出了参加八路军的申请,很快,他们的申请被批准了。从此,22岁的前田光繁开启了人生的新开端,八路军中也多了一支特殊的国际友人队伍。

后来,有人采访前田光繁,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八路军是其他军队无法相比的不可思议的军队。一到八路军的部队,就会被他们的优良作风吸引住,再也不想离开这支队伍。”

加入八路军不久后,前田光繁成了我军中重要的宣传干事,利用自己是日本人的身份,做最有说服力的反战宣传。

1939年11月7日,前田光繁等7名日本人在八路军总部成立了“觉醒联盟”,并创办机关刊物《觉醒》。这是在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成立的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消息很快传遍了八路军、新四军和各个抗日根据地。随后,“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在华日人解放同盟”等组织陆续建立,遍及敌后各个抗日根据地。“觉醒联盟”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针对日军士兵编写、印刷、散发了100多种宣传品,促进他们的觉醒。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除了前田光繁之外,还有许多优秀的日本籍反战斗士,其中有一位叫宫川启吉。

1939年,在日本国内“全民皆兵”的战争狂热气氛中,家境贫困的宫川应征入伍,成为日本陆军第32师团一员,并于当年踏上侵华战场。

1941年夏,宫川所在连队被八路军伏击,宫川被俘虏。被俘之初宫川顽固拒绝认罪,多次想要自杀。后来在八路军的感化和日本在华反战人士的教育改造下,宫川思想转变,自愿加入八路军,并加入日本共产党,担任“日本士兵觉醒同盟”冀鲁豫边区协议会副委员长兼冀鲁豫边区参议员。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 左一男子为宫川英男

1943年,宫川被派遣到山东长清县(今济南市长清区)开展工作,主要区域为济南到泰安铁路一线。在八路军敌工干部掩护下,宫川深入日占区进行各种反战宣传,据中国抗战老兵回忆,宫川“看起来文弱”,但勇敢坚决,敢于接近敌军据点等危险地区。

他制作的《士兵之友》《士兵的呼声》等宣传材料内容情感真切,在瓦解日军斗志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宫川也因此成为日军“重点缉拿对象”,据说悬赏价值一架飞机。

1945年,宫川等人在根据地村庄被日军包围,在敌人搜捕中,宫川奋起反抗,开枪自尽,时年仅27岁。他的中国战友们冒雨拼命夺回他的遗体,将其下葬。1980年,宫川的灵柩被移至山东省长清县烈士陵园,并树碑纪念。

宫川为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献出生命,还有一些“日本八路”则一直奋战到战争结束。

如现担任日本“八·四会”(即八路军、新四军之会)会长的小林宽澄。小林出生于1919年,1939年应召入伍,次年被派往中国,1941年在山东牟平县被俘。

在八路军的教育和感染下,小林也弃暗投明,成为“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一员,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结束后,小林还前往东北参加解放战争。解放后,他在济南市人民政府担任干部,专门负责日侨工作。他在中国娶妻生子,妻子是解放军四野部队中的一名日籍女护士。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 参军前,小林曾是一位日本僧人(前排右一)

直到1955年,小林才携妻带子回到日本。小林对中国怀有深切感情,回国后一直主张对华友好。

1945年,抗战结束后,有的日本八路军战士选择回国,有的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变成了“日籍解放军”,参加了解放战争甚至之后的朝鲜战争。

据相关统计,这些留在东北为共产党工作的日本人至少有上万人,其中4000多人加入第四野战军。在这其中有过从军经历和技术背景的人都被吸纳进解放军的技术人才队伍当中,大多从事医疗、炮兵、飞行等技术工作。比较著名的就是在东北老航校带出一大把王牌飞行员的林弥一郎了。他的事迹我们在这里就不赘述了,我们只需要记得,像这样的日本教官还有好几十个,正是他们的存在,才让我们的空军少走了不少弯路。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 参与创建中国空军的林弥一郎

后来,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这些日籍解放军和日籍技术人员纷纷通过中日红十字会的渠道,返回日本。他们中的不少人早已习惯了中国的生活,并不想回到日本。当时我国出于中日关系的考虑,还是将他们送回去了。

而这些老战士回到日本后的境遇普遍不好,在冷战的大背景下,被当做“赤化分子”的他们受到警察监视是家常便饭,还常受到右翼势力的非议和排挤,找不到工作,生活贫困。

比如,小林宽澄曾讲过,在他70多岁退休后,附近一个岗亭的警察跑来对小林说:“我们监视你已经几十年了,一直把你当成国际间谍,但是发现你没有做过一次出格的事。现在开始,你自由了。”小林这才知道自己原来一直是受监视的。

回到日本后,这些日本八路军并没有忘记自己国家当年犯下的罪行,他们仍在用自己的方式还债。

2005年,前田光繁到山西武乡县参加庆祝抗战胜利60周年大会。

武乡县枣林村是前田曾经住过两年的地方,得知老乡们生活并不富裕,生活并不宽裕的他拿出准备为亲友买礼物的4000元人民币交给村主任,说:“请转交给小学校,给孩子们买点纸笔。”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 前田光繁回到中国

回日本后,他又特意找到自己从事日中贸易的朋友,希望他能帮武乡县的苦荞、绿豆等特产在日本找到销路。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得知消息的小林宽澄立刻决定捐款,5月16日,小林宽澄乘地铁、换公交,把10万日元善款和给灾区人民的慰问信亲自送到了中国驻日大使馆。

当然,中国人民也没有忘记这些日本老兵。2015年9月3日,小林宽澄作为日本八路军老兵的代表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一起出席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当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为小林宽澄授勋,感谢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的贡献。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2015年9月,小林宽澄作为代表,受邀去北京出席了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活动和阅兵仪式。作为一名八路军老战士,他还被授予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到目前为止还在世的日籍八路军,可能就只有小林宽澄和前田光繁两人了。这两人,依旧还会唱《八路军军歌》。

“混入”八路军中的日本人,中国战友曾拼命夺回他的遗体

今年1月16日,最后一名在世的日本八路军老兵小林宽澄先生离开了人世,享年99岁。

可能写到这里,还有不少网友很难原谅他们,理解他们,认为这些日本人即便做了“日奸”,也洗刷不了他们曾经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恶。在这里,**只引用毛主席当年说过的一段话,希望大家能够明白。

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已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因此,我们一定要铭记,在辽沈战役的后方医院,在天津城下的炮兵阵地,在长白山区的航校教室,那一个个活跃的身影。他们跟着四野的洪流一路南下,从塔山到天津,从华北到岭南,出于正义背离他们的祖国,以外国人的身份,帮助中国人民,亲身参与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伟大史诗,试问这样的崇高行为,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今年是2019年,也是我们新中国建立整整70周年!跟我们国内的老兵一样,这些日籍解放军也将逐渐凋零。我们能做的,就是翻开这段尘封的历史,永远铭记这些老兵为我们今天的生活做出的贡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