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宗教源流史》婆罗门教-印度教之十:近代的印度教1

婆罗门教-印度教之十:近代的印度教1


印度教是产生于印度本土的古老宗教,8、9 世纪间经商羯罗(约公元788-820年)改革后正式脱离婆罗门教,在印度有深厚的社会和文化基础。它与伊斯兰教抗争10余个世纪之久,而没有被伊斯兰教所消蚀,这可算个奇迹。13世纪开始的虔诚运动之后,吸收伊斯兰教的某些因素,增强了生存的活力。印度半岛南部的一些印度教的小王国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它们与莫卧儿帝国抗争着,18世纪中叶还一度北上,入主德里。

印度教和伊斯兰教,这是印度大地上的两个中世纪的巨人。在西方殖民者和新的文明形式面前,它们又都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迫切问题,它们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伊斯兰教的复古主义和现代主义是它回答西方人的挑战的两种方式,印度教差不多也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1)印度教宗教改革运动

由拉姆.莫罕.罗易(1772-1833 年)领导的印度教宗教改革运动不顾守旧势力的顽抗,力图使古老的印度教与近代的西方文明接轨,使印度教走出中世纪。他的事业为印度的民族解放运动准备了思想和组织基础,成为印度民族解放运动的另一支重要力量,他本人也被誉为" 近代印度之父"。

罗易出身于孟加拉地区一个婆罗门家庭,早年就开始学习阿拉伯文和波斯文,接触了伊斯兰教义和古希腊哲学,后曾游历过波斯、阿拉伯、缅甸,还到过中国的西藏。1804年至1815年在英国东印度公司作牧税人,1815年退出东印度公司,专门从事宗教和社会改革活动。罗易广学博识,通梵语、阿拉伯语、波斯语、英语、法语、希腊语、希伯来语等,熟知欧洲近代的哲学、经济学等人文知识,能深刻体察印度的国情,民情。他痛切感到印度因贫穷、落后而被推到屈辱的地位,决心改变祖国的面貌,有朝一日能使印度与西方国家争强。罗易对西方世界的态度,初看起来是矛盾的:当看到英国人侵略和奴役自己的祖国和人民时,他憎恶这些外来的殖民者;当他了解了英国人的思想、他们的法律和政治制度以及他们掌握的科学知识时,对比印度传统中落后的东西,他又感到这些英国人是文明的、先进的。他想借助英国人的力量,求助他们的支持,用西方的思想、文化、科学、技术改造印度社会的传统习惯,使自己的祖国强盛起来。所以,罗易对西方世界的态度又是明确和坚定的——学习先进的西方文明,使印度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他说:" 设想在一百年后,印度人民由于经常同欧洲人交往,获得一般政治知识和近代科学知识,难道还不能觉醒起来去反对压迫他的民族!到那时同英国人的关系,要么是仇敌,要么是平等的盟友。"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罗易首先着手改革印度教。他认为," 印度教徒所信奉的现行宗教不利于提高他们的政治兴趣,种姓差异使他们形成不胜枚举的大小宗派,因而完全抹杀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同时繁文褥节和清规戒律使他们根本不能从事任何艰巨事业。" 罗易认为印度教之所以宗教林立,难以统一,原因之一是信仰不统一,有多神崇拜的遗迹。在印度教的渊源之一吠陀教中,多神崇拜的色彩最浓厚,它将自然力、祖先、英雄人物等都作为崇拜对象,并设想这些神分布在天、空、地三界。婆罗门教也认为有三大主神,即梵天主创造,毗湿奴主护持,湿婆主毁灭。罗易在众多的印度教经典中最看重《梵经》,因为它的一神论色彩最鲜明,认为世界上最高的存在是" 梵" ,只有梵是最真实的,其他的一切都是梵的" 幻现"。罗易坚持《梵经》这一基本思想,视梵天为最高的创造者。

如何理解梵的本性,在印度教中也是有不同见解的。传统上以拟人观看梵,称它为" 原人" ,有千头、千眼、千足。由原人的头生出婆罗门,从肩生出刹帝利,由腿出首陀罗。这是种姓制度的一个思想依据。罗易反对把梵视作人,认为它是非人格,无名状的,是一种抽象的一般的存在,却又可以为人们所理解。罗易想以这种理论作为铲除种姓制度的思想武器,消除印度教徒的种姓隔阂。

印度教有强烈的消极遁世倾向。罗易认为这是阻扼民族觉醒和政治上走向成熟的重要因素。他极力反对转世轮回和因果报应说,这种观念让人禁欲苦行,以此作为摆脱轮回之苦的门径。罗易鼓励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积极为社会服务,参予社会变革的实践。他吸收基督教和近代西方资产阶级的人文思想,建立一种新的道德体系,提倡努力进取,平等博爱,以改变人们的传统道德观念。

改造旧的宗教礼仪也是罗易领导的宗教改革的重要内容。印度教特别看重繁琐的宗教礼仪,有数不清的宗教节日和祭祀活动,视其为神人沟通、摆脱苦难所必需。祭祀必须由婆罗门主持,他们是" 人间之神" ,垄断经典的解释权。复杂的礼仪充满神秘色彩,禁锢人们的心灵,而且还加强着种姓制度。罗易认为,信仰神,体验神的主宰作用,并非一定要借助那些礼仪,只要克制自己的情感,投入沉思默想之中,就可获得关于神的真知。内心的真诚信仰和实践上自觉地遵行神意,就是虔诚的教徒。在罗易创建的梵社庙堂中就不设神像,不搞什么仪式,只是静静地祈祷,沉思。

罗易改革印度教最大的功绩是将理性精神注入了印度教,改变重启示的神秘主义传统。他不主张盲目迷信经典,而是从现实生活的需要和经验出发研究和理解经典,从中阐发出符合时代精神的教义来,这是对印度教的最根本性的改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