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真的击毙了3000日军?

伴随着巴斯隆获得荣誉勋章的事迹,在网上长久以来还流传着一则“巴斯隆一夜击毙3000日军”的神话

想必之前的介绍,让大家认识了瓜岛战役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亨德森机场战事期间获得荣誉勋章的两位机枪手。

一位是真正扛着机枪冲锋杀敌的Mitchell Paige上士;而另一位是我们更广为所知,徒手怀抱过热的机枪转移阵地的巴斯隆,暨John Basilone上士。

除此之外,绝大多数希望惹人眼球,赚取流量的自媒体另外还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鼓吹“巴斯隆在一晚上击毙3000名日军传奇”,这个问题国内外都比较普遍,现在随手一搜都能找到这样的谬论奇谈。

那么,巴斯隆到底有没有击毙3000名日军?

如果没有的话,扛着机枪冲锋杀敌的Mitchell Paige上士岂不是听上去要比巴斯隆更为硬汉?更为勇猛?但为什么却很少被人提到呢?

所以,在我们正式讨论和解开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先要仔细说一下那场战斗的背景和过程。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真的击毙了3000日军?

1942年10月,亨德森机场战役期间的态势图,笔者分别标注了Mitchell Paige上士(靠左侧标记)和John Basilone上士(靠右侧标记)当时所在的位置

1942年10月23日至26日期间,瓜岛围绕着亨德森机场展开的战事,被日军称之为瓜岛战役的第二次总攻。

其中,日本陆军第2师团师团长丸山政男中将负责担任进攻亨德森机场的主攻部队,将从机场南端发起进攻。住吉正少将的负责从机场西侧侧应主攻部队,意图突破亨德森机场以西的美军防线,并切断阻碍该地区的美军后续驰援机场。

担当主攻部队的这支日本陆军第2师团原本是刚从侵华战场被调至关岛的部队,此前参加过自“918事变”、“卢沟桥事变”至1938年徐州会战间的华北战事,因此包括师团长丸山政男在内,整个第2师团上下充斥着“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

甚至丸山政男在日军发动瓜岛战役第二次总攻之前,就信誓旦旦的扬言,认为势必将带领第2师团彻底消灭一切防御机场的美军。然而他们却从一开始便极大程度低估了守岛美军的数目、防御强度及多部队间的协调能力。

但另一边也有个同样错误,美国海军陆战队也是在10月24日深夜日军主攻部队对机场南部阵线发动进攻之前不久,才刚意识到正面这股日军数目有多庞大。

因此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1营(1/7)的阵地当晚在接敌时,实际上是被告知一旦防御阵地岌岌可危或有被冲散的风险,允许该营阵线向后收缩,与正向其增援的陆军第164步兵团一部会合阻敌。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真的击毙了3000日军?

一幅画描绘瓜岛战役的画作,实际上它所展示的背景正是亨德森机场夜战期间机场南部战线,美国海军陆战队阻击日本陆军第2师团的战事

那么,我们的重点也就来了,巴斯隆上士所在的D连,也就是第7陆战团1营的武器连。他们当晚的实际位置是在机场南部阵线的隆加河岸一带,直面了日本陆军第2师团麾下之一,由那须弓雄少将(后在此战斗中被击毙)指挥的第16步兵连队和第29步兵连队的攻击。

巴斯隆上士在当晚的战斗中,展现出极高的积极迎战态度,并且作为排军士镇定指挥所在的机枪排正确有序阻击蜂拥而至的日军步兵。

在这个过程中,暨10月24日深夜至10月25日拂晓前,也就出现了我们所熟知的片段,巴斯隆多次带领排兵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变换射击阵地御敌,指挥大家尽可能用身边所有用得上的武器展开反击,而这也就带动了所在阵地,所有陆战队员们的反击士气,在迎战如此数目庞大的敌军面前并未表现低落消极情绪。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真的击毙了3000日军?

(左)时任日本陆军第2师团师团长丸山政男中将;(右)亨德森机场夜战之后,机场南部战线遍布着第2师团中被毙日军的尸首

没错,巴斯隆当晚确实并没有靠他自己的机枪打死3000名日军,这个数字概念几乎是超过半个日本陆军联队的人数。那么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

这3000多名日军的是整个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1营(1/7)阵地当晚牵制住的敌军预估兵力,但重要的是,巴斯隆所坚守的阵地又是当晚战况该营位置最突出部分之一。

整条第7陆战团1营(1/7)的阵地,在彻夜的阻击战中,为后续己方增援换来了宝贵的时间,有效迟滞住了日本陆军第2师团麾下两个连队数营的进攻步伐,并通过己方炮兵向不断“飞蛾扑火”式冲锋,暴露在开阔地带的日军步兵实施打击。对当晚进攻该方向的两支日军连队均造成了半数的伤亡。

但如果当晚第7陆战团1营(1/7)的防御阵线被冲散或是选择后撤,导致日军第2师团突破涌入,实际上对于当晚的亨德森机场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真的击毙了3000日军?

相比John Basilone上士的经历,Mitchell Paige上士更像是一个英勇无畏的“孤胆英雄”

而同期另一名获得荣誉勋章的机枪手Mitchell Paige上士,他所在的第7陆战团2营(2/7)H连实际位置是较巴斯隆上士相比,更远离亨德森机场的西部。

首先,他端着机枪冲锋击杀来犯日军步兵的战事实际上是在之后一天的10月25日夜间至10月26日凌晨。

此时由于日军主攻部队第2师团在前一夜的失利,日军指挥系统开始对美军亨德森机场周边的防御态势开始谨慎,进攻强度逐步减弱,加上部队相距较远协调不畅,西侧战线侧应攻势也随之放缓。

其次,Mitchell Paige上士抱着机枪冲锋,反扑击退来犯日军,这种举动虽说确实颇具勇气且勇猛非凡。但与巴斯隆上士的表现相比,Mitchell Paige上士的荣誉勋章事迹,更像是一个“孤胆英雄”。

而巴斯隆上士的荣誉勋章事迹,着重强调的是他鼓舞同一阵地的同袍保持士气击退蜂拥而至凶猛的敌军,并让每一个陆战队员相信,部队中有这样可靠的排军士存在,并且一齐出生入死。

所以,在当时的战事舆论环境,像巴斯隆上士这样的事迹,势必比“孤胆英雄”更为值得宣传,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奔赴前线,鼓舞更多陆战队同袍继续与日军作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