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与一般历史研究方法中追求搜集材料最多的实证方法、尽量以客观的方式来对待历史不同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研究直到今天,各方仍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尤其是西方国家有意识淡化苏联在欧洲战场的决定作用,这是二战研究与一般历史研究最为不同之处。

(一)

西方历史学家受到意识形态深刻影响,这在他们著作中得到充分的表现,在中国受到广泛推崇的利德尔.哈特《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就是其中极为著名的代表作之一,对无多少战略价值、只造成德军死亡1.6万人(占德军总死亡人数的0.32%)的北非战场,足足写了125页,占全书篇幅的1/6多;但对给德军造成50多万人伤亡、使希特勒征服苏联计划彻底失败、成为二战重大转折点的莫斯科战役,仅仅只给3页篇幅一带而过;西方文明的自以为是在此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展现,战后英美海军横行全球,西方思潮成为世界主流,这也使许多缺乏理性判断力的国人盲目崇拜西方。

苏联每个新任国家领导人上台,都要拔高自己二战历史地位,其他人如法炮制,造成苏联官方关于二战的版本较多;同一历史事件,其参与者在战后不同时期也有不同说法,让人更加难辨真伪;由于国家内部派系斗争,反而淡化了人们对于苏联在二战中决定性贡献的认识。实际上德军战争期间在东线战场死亡人数达到380万人,占二战德军总死亡人数485万人的78.35%,德军在东线战场损失人数高达1180万人,占整个二战德军总损失人数1800万人(含西线近500万在战争结束时被俘德军)的65%,从这些数据分析中可以充分地表明,苏军才是打败德国决定性的武装力量。

还有其它诸多现象,如将一个三流德军将领隆美尔看作德军三大名将之一,将一个延缓战争结束进程远远高于其贡献的蒙哥马利视作名将的做法,都是这些盲目崇拜西方的观念在二战研究中的反映。

(二)

两次世界大战中国都是战胜国,但是两次在战后国家主权都受到侵犯,这是十分沉痛的历史教训,今日中国虽然已屹立于世界东方,但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如何从历史中去寻找那些对当今有最佳借鉴作用的人物和事件,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仍然有着重要的意义。

马斯洛曾言,如想探寻人究竞能够跑得有多快,就必须研究奥运冠军,如想追求人格最佳版本,就必须研究自我实现者,这种从研究对象中取出最佳范本的方法对于研究二战历史同样适用。二战中最具决定性的战场是欧洲战场,最能够左右战争结局的国家是德国,最能够掌控欧洲命运的是希特勒,因此研究希特勒的思想与战略也就具有指导性的意义。

希特勒是一个将思想和人生交织在一起十分特殊的历史人物,他的一生就是极力实现其理念和目标的一生,他的思想成为其行为最强有力的动机,不仅决定着纳粹德国的军政方针,在战争时期也左右着德国的战争政策,因此研究他的思想成为破解德国战略来源的钥匙。而他的思想早在维也纳青年时期,受到德国主观思想家和各种思潮、德国一战战败的深刻影响,形成了他以绝对自我为中心的思想、信奉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坚持种族理论、迷妄生存空间观念、痴狂于建立大日耳曼帝国梦想、憎恨凡尔赛体系的综合世界观。只有对希特勒的思想进行周全慎密的思考和研究,才能够理解其许多不为常人所信的异常之举,认识其疯狂行为产生的原因,也能大致推测出他的行动以及行为遵循之路线方向,从而找到二战时期德国大战略产生的根源。

例如受到费希特绝对自我哲学思想和决不妥协性格深刻影响的希特勒,把自我作为评判一切的基础,强化了他那冥顽不化的天性,他的这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对德国大战略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法国会战前希特勒不顾军方高层全体反对,整个德国也只有他一个人坚信会取得胜利,仍然一意孤行决定开战;当曼施坦因提出阿登主攻却遭到军方高层无视时,希特勒一眼看出这个计划虽然有很多前提条件且有巨大风险,但是一旦成功德军有可能取得彻底胜利,在他的这种至死不变的”要么全有、要么全无”观念引导下做出孤注一掷的阿登主攻决策,从而缔造了法国会战的胜利。在侵苏战争中,希特勒的这种坚定不移、绝不走中间道路的思想却给德国带来了灭顶之灾,他没有听从罗森贝格等人提出的分化瓦解苏联各民族、在占领区实行怀柔政策的建议,一昧坚持自己的种族主义观念,对苏联占领区实行高压统治和种族灭绝政策,这样做的结果,反而促使本来对斯大林政权不满的苏联人紧密团结在苏联政府背后,成为抵抗德国的中坚力量,希特勒这种毫不动摇、不容更改的天性一手促成了德国的彻底失败。

以上几个例证只是希特勒思想对德国大战略深刻影响的缩影,这也同时表明,要想诠释和理解德国的大战略,首先必须了解希特勒这个人,而只要了解希特勒的思想,也就能够找到战前和整个二战期间德国前后相续的战略轨迹的线索,实际上都来源于他对绝对自我哲学、种族主义观念和生存空间理论的信奉,并以常人无法预料的疯狂方式将这些理念付诸于实际的行动,从而缔造出一个个人对整个世界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范例。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一个民族的性格对国家领导人成就的影响,如果希特勒领导的是意大利人,他注定只能成为一个笑话;如果墨索里尼是德国元首,肯定会震撼世界,因此民族性格也是研究的一个重要因素。康德是德意志民族性格的奠基人和创立者,没有康德塑造出坚韧、理性民族性格的德意志人,希特勒也不可能取得如此之大的成功,因此本序列详细介绍了德意志民族性格的创立和希特勒思想的形成,并以希特勒思想为主线、德意志民族性格为辅线,从军事角度出发,结合政治、经济、社会、心理学诸方面,对决定德国命运的几场战争的战略形成原因进行了思考与研究,在再现波澜壮阔的战争原貌同时,也对西方军事历史学家一些自以为是的观念进行了批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