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万米高空中,飞机突然急速下坠,失压缺氧,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我想,这种如噩梦般的存在,恐怕只有亲历过的人,才能深有体会。像笔者这样的恐高症患者,出门只坐火车的人,怕是难以想象。不过近期马上就要上映的《中国机长》却可以让我们身临其境,体会当时的凶险万状。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这部影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的是川航3U8633航班的机长刘传健,在飞机前挡风玻璃突然脱落的情况下,如何逆转困境,拯救全机乘客生命的故事。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当时刘机长驾驶一架空客A319,从重庆飞往拉萨。对于刘机长来说,这条航线飞了一百多次,再熟悉不过了。本来该是一次轻松的旅程,但起飞四十多分钟后,他们突然发现驾驶舱右侧风挡玻璃竟然出现了裂纹。经验丰富的刘机长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前风挡玻璃裂了。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此时飞机已经飞过航路点MIKOS、进入藏区,保持巡航高度9800米”,连个迫降的地方都没有,这个时候出事无疑是致命的!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但是怕也没有用,几分钟后,厄运果然来临了:

7点08分左右,右侧的前风挡整体脱落,舱内瞬间失压。巨大的冷风灌入驾驶舱,所有仪表盘全部失灵,与塔台的联系信号中断。这时,机头向下,整架飞机几乎立起来,然后急速下坠。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此时舱内温度骤降零下四十度,而机组人员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冻得全身僵硬的刘传健,只能切换到手动驾驶,并且靠目测来判断。一时间,大风、失速、低压、低温、缺氧等等人体难以承受的生理极限,不断挑战着机长刘传健的意志,稍有闪失便是机毁人亡。

要知道,当死神的刀尖已经擦到脖子,还能带着全体乘客安全返回地面,这真的可以说是人间奇迹。不信的话就来看看下面这些案例: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美国有一部类似题材的电影叫《萨利机长》,也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主人公萨利机长和刘传建一样,也当过空军飞行员。有一回他驾驶全美航空的1549号航班,在爬升过程中遭大雁撞击,导致两具引擎同时熄火,动力全部丧失。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如果这架满载燃油的飞机坠落在高楼林立的曼哈顿大街上,那无疑又是另一次911。好在萨利是个老司机,在一片慌乱之中开启外挂,凭借娴熟的技术,把这架空客A320当做滑翔机开,最后在哈德逊河上迫降成功,挽救了155名乘客的生命。

很多人喜欢把这部电影和《中国机长》对比,说这是中国版的《萨利机长》。还有一些杠精认为刘传健面临的情况,跟本没有萨利机长的惊险,至少你发动机没问题,飞机没有自由落体啊.......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我觉得话不能这么说,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讲,当时中国机长操作的难度更大。

美国1549号航班出事的时候,是在起飞后90秒左右,飞机高度不足1000米,速度为370km/h。之所以能够迫降成功,就在于他下面正好有条河,如果没有这条河的话,飞机将直接砸向地面,和大楼相撞了。

而川航是在9800米的高空,以时速830km/h的速度飞行时出事的。在瞬间释压的状态下,副驾驶一半的身体已经挂到窗外了,这种状况非常可怕。当年美联航811航班的飞机舱门意外打开,就把9个乘客都吸出了机体。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即便不被吸出,在低压和低温的环境下,驾驶员的血管、内脏器官,甚至眼球和耳膜都会胀开,客机飞行员又没有战斗机飞行员的抗荷服,很容易发生出血性休克。而且你想想,零下40度穿个衬衫,还被强风呼呼吹着是个什么感觉?要是一般人早就冻死了。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而刘传健不仅要凭借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的活下来,还要以最快的时间在脑子中飞速旋转,想好各种备降方案,还要靠肉眼进行降落,这样的逆天操作可不是什么机长都能做到的。

要知道,机长的能力和水平与乘客的生命直接挂钩。如果机长不靠谱,或者大脑突然短路,就完全有可能让大家都玩完。比如新西兰航空901号航班的机长: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新西兰航空公司曾在70年代推出过“南极之旅”,不仅让乘客一览洁白无瑕的南极冰盖,还有龙虾、鱼子酱等饕餮大餐,开办3年多来吸引了不少人。

1979年11月28日这天,237名乘客满怀期待登上了901航班,他们的机长吉姆·科林斯也是第一次飞南极航线。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当时航线的设计中,乘客会途径麦克默多湾上空,随后从埃里伯斯火山的西侧飞过,再平安返回奥兰多国际机场。但起飞那天的天气状况不是很好,能见度很低。于是航空公司营运部对航线进行了修改,飞机不再经过麦克默多湾,而是径直飞向埃里伯斯火山。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然而年轻的机长没有听从地面指挥的命令。为了让自己不虚此行,他决定冒一冒险,将飞机高度下降至云层之下,离地450米左右,结果他一飞下来就傻眼了。当时南极大陆正在下雪,天地浑然一体,只有一片白茫茫,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天,哪个是地。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一分钟之后,警报器显示飞机即将撞地,机长立即拉升,但他不知道飞机其实不是要撞地,而是撞向了隐藏在风雪之中的埃里伯斯火山。随后一声巨响,飞机以480km/h的速度撞山,70吨燃油瞬间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球,吞噬了整个机组的生命。随后支离破碎的机体从几百米高的山上滑落,两百多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人生还,就因为机长的任性。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同样因为驾驶人员“骚操作”而发生空难的还有台湾“中华航空”。

1994年,一架空客A-300从台北中正国际机场飞往日本名古屋,副驾驶庄孟容在操纵飞机降落时,一不留神把飞机设置成了“重飞”模式,也就是停止降落立即爬升的意思。

由于这位粗心的副驾对空客操作模式不慎了解,又担心问了会被机长责骂,于是在自己已经察觉异常的情况下,仍没有向机长报告。等机长缓过神来才发现晚了,调整飞机姿态的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当时机身仰角过大,整架飞机如同火箭一般,近乎于垂直爬升。强大的G力瞬间让大多数乘客昏死过去,但由于贴近地面,飞机失去升力,最终坠毁。这架满载264人的飞机最终仅有7人生还。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

所以说,驾驶飞机不是闹着玩的,特别是处理一些紧急情况的时候,绝对是不容许一丁点马虎。别看飞机那么大个,有时候一个很小的问题都可能导致机毁人亡:尼日利亚航空2120号班机,因为胎压不足而坠毁;阿拉斯加航空261号班机,因为尾翼上一个螺母脱落而冲进大西洋;日本航空123号班机,因为金属疲劳而空中解体......类似的惨痛案例还有太多。

全球航空史上最危险的几次事故,中国曾有机长驾驶敞篷飞机安全着陆而川航的刘传健机长能在那样危险的状况下,带着128人平安回家,真的是无愧“英雄”称号。当然了,光听我嘴上这么说,你可能还是无法体会当时的惊险与紧张。不过没关系,9月30日《中国机长》将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要想一睹中国民航机长的风采,就让我们一起走进电影院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