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地下党转型指挥大将,我军战将率军在日军腹心之地闹得天翻地覆

上将张爱萍是开国将领中为数不多的具有杰出军事才能,也有很高的从事军队和地方政治工作优势的人才,可谓军政兼优。在其辉煌的一生里,不仅参加指挥过很多战役、战斗都取得了胜利,还亲手创立过数个根据地,为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1929年,年仅19岁的张爱萍从老家四川受党的委派到上海从事地下工作。在白色恐怖笼罩下的上海,他两次被捕关进监狱,受尽折磨,却对党的信念始终矢志不渝。

出狱后,依然保持革命本色的张爱萍不改初衷,还凭借自己在白区从事地下工作时,在为人处世和各色人等交往下积累的经验,运用到具体事宜,真正做到了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这里只说说张爱萍上将在抗日战争里的点滴事例就可一见端倪。

[张爱萍上将]

1938年年底,伴随国民党军第五战区主力撤出徐州,国民党军在华东,尤其是江苏、安徽两省的正面抵抗日军的战场告一段落,两省淮河流域的城市和乡村相继沦陷。到敌人后方去,建立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开辟抗日根据地,组织属于我党的抗日武装,已经成为当时中共领导人领导对日作战的主要思路。1939年6月,八路军总部任命张爱萍为八路军、新四军皖东北办事处处长,主要任务就是在津浦路区域建立我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和抗日武装。

由于国民党军第五战区长官部从徐州转移后,日军一方面紧紧咬住国民党军不放,希望国民政府在日军持续的武力打击下迅速投降,便于抽出手来对付英美,实现其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野心。另一方面受困于兵力不足的现实,只能分兵占领沿线的主要城市。客观上形成了以徐州为中心的横跨安徽、江苏、山东、河南等省临近的这些广大区域形成了政权真空地带。特殊的政治条件使然,自然而然的在此迅速涌起了各种以抗日名义发展起来的武装团体,真的是有城头竖起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味道。

事实也的确是这个样子。既有当时国共建立抗日统一战线共同在安徽泗县建立了一支武装,也有我党独自组织的位于安徽宿县的抗日武装,还有国民党军在山东、安徽、江苏、河南四省临近区域发动的无数次和日军的战斗后被打散的散兵游勇;当然,更多的还是当地的地主,包括土匪,以及开明人士都拉起了队伍,可谓龙蛇混杂,局面混乱,各种力量都在活动,甚至有的借以抗日为名,祸害百姓。

[身穿新四军军装的张爱萍]

面临上述局面,对于在上海从事过地下工作的张爱萍来说,见多了十里洋场各色人等的所思所想,他迅速理清了思路,选定了工作主题。首先着手把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整合到一起,队伍迅速壮大了。然后对真心抗日具有保家卫国思想的开明人士武装和地主武装都亲自登门拜访,耐心细致的宣传我党的抗日政策和必须牢牢抱成团才能更加有效的打击日寇,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国门的道理。正是张爱萍出众的口才和独特的人格魅力,以及那些各色武装平日里真实的看到中共领导的抗日队伍对人民秋毫无犯,军队内部官兵平等的气氛,让他们决心跟着中共抗日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在这方热土上,张爱萍仅仅用了3个月的时间,就建立了包括泗县、灵璧、永城、涡阳、蒙城及邻近16个区的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和我党独立自主领导的抗日武装。为打击日寇,坚定皖东北人民抗日的信心,支援国民党军正面战场作战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新四军缴获的日军物资]

1938年2月侵华日军调集2万余人的重兵兵分5路对苏北盐阜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行“大扫荡”。 这次日军对盐阜根据地的“扫荡”,其规模之大,在兵力和时间上均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已经担任新四军第3师副师长的张爱萍得到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他由统一指挥盐阜地区的反“扫荡”斗争。

日军此次大扫荡来势汹汹,前期也取得了战果,击垮了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部的防区,并一路追击,使得国民党军溃不成军,暂时的胜利让日军气焰更为嚣张,扬言用不了多久就可把新四军第3师消灭在盐阜地区。

深感责任重大的张爱萍,为了保证这次反扫荡过程中盐阜抗日根据地军民的生命安全,他采取了以下几个步骤,要求盐阜根据地机关做好重要物资的疏散隐蔽,不被日伪军发现后遭到破坏;同时加紧进行反“扫荡””的各项准备工作,野战部队必须开展好战前动员、精简机关非战斗人员充实到连队,并积极配合地方做好坚壁清野藏好粮食物资,不给日伪军留下一粒粮食,消耗其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堵塞他们就地筹粮的幻想。由于盐阜地区属于鱼米之乡,新四军虽有严密的检查进入根据地的制度,但是,仍然不能避免那些化妆后混入根据地的日伪特务。为此,张爱萍要求对有地标性质的建筑物进行伪装,让那些混入根据地的日伪特务绘制的实物地图于实际不符。此外,针对伪军人员复杂,重点做好对同情新四军的伪军人员进行积极争取,让他们在新四军经过其防守途径的碉堡、桥梁前,朝天放枪,或打开栅栏放行。不仅如此,他着力抓好反特除奸工作,要求根据地保卫部门对造谣惑众的敌特抓住后就地正法,确保新四军各种信息不外漏等一系列看似小事的具体工作,坚决做到在源头上为此次反扫荡的胜利打下基础。

盐阜地区属于江淮地区,气候温暖湿润,境内河道纵横,水网密布。尤其是单家港镇,曾经是历史上黄河数次改道夺淮入海之地,汹涌的黄河夹带的大量泥沙淤积在废弃的河道内,遇到大风季节腾空而起,弥漫天际,成为当地的一害。

张爱萍(左二)和战士下棋

当日军数路扫荡部队逐次向盐阜地区开进的情报传到了新四军反扫荡指挥部,第三师的全体官兵和盐阜根据地的民兵武装迅速进入临战状态。张爱萍得知一路日军从单家港镇向根据地扫荡的消息后,立即把一支部队悄悄的埋伏在废弃河道对岸迎敌,只等日军渡河到河中央时发起攻击。当这支日军来到河道边,看见河道正中央只有浅浅的一湾水流,正准备涉水而过,突然刮起了大风,伴随大风过后,原先静静的躺在废弃河床上的黄沙被吹到

了半空,能见度迅速下降,几乎面对面看不清人影。发起冲锋的日军也被这突发的状况陷入暂时的困惑,因为无法看清我军前沿阵地的情形究竟埋伏了多少担任阻击的部队。只好边用手遮住前额,艰难的涉水渡河。漫天的风沙,还造成日军无法看清对岸真实的状况,自然是日军的迫击炮,掷弹筒,以及远处等待炮击的山炮部队,都无法发挥出强大的火力优势,只能靠步兵端着三八大盖轮番冲锋。

步枪对步枪,这让张爱萍在前沿指挥所的电话里听的清清楚楚,必须紧紧抓住这一有利的时机给日军最大限度的杀伤。于是,他改变作战计划,变少数部队的阻击改为主力部队的阵地战,集中一个团的兵力向敌军发起猛烈的还击给这股日军重大杀伤,延缓了日军的进攻速度,给新四军第3师机关和盐阜根据地机关的转移赢取了时间。

在张爱萍带领新四军第3师和盐阜根据地游击队于日伪军顽强战斗的同时,新四军各部,包括活动在鲁南、皖东北等地区的八路军、新四军都积极响应,利用各种方式参与到对盐阜根据地的反扫荡中来。

经过八路军、新四军内线与外线、分散与集中相结合的战法,成功阻击了数路日军的正面进攻,更由于八路军、新四军参战部队多,加之地方游击队的不断袭扰,已经严重威胁到日军所占领的津浦铁路和城市的安全。日军面临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不得不于4月中旬停止全面对盐阜根据地的“扫荡”。此次日伪军历时两个月对盐阜根据地“扫荡” 的失败,还迫使日伪军不得不实行战略收缩,新四军的活动区域也由淮河流域扩张到长江北岸的金湖、六合等地,直接威胁到汪伪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安全。参考资料:张爱萍:一个将军与一个时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