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今年9月23日是我亲爱的母亲逝世6周年的日子,回想老人家生前的音容笑貌,想起她的艰难坎坷历程, 想起她对我们的生育之恩,养育之情,我不禁五内俱焚,悲从中来,难以自抑。

我的母亲王秀萍,她是河北省唐县人,1938年参加抗日工作,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村、乡、区妇女大队长、妇救会主任、妇女主任、唐县青抗先模范队集训队妇女自卫队队长。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2013年9月23日因病医治无效,在解放军281医院与世长辞。享年91岁。母亲生前,她经常给我们讲述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所经历的一些事和我小时候的故事。6年来,我的母亲一直活在我的心里,她的笑容,她的声音,言犹在耳,容犹在心。多少次,在梦中,在睡梦里,母亲在喊我名子的声音,清晰可闻;多少次,我想她的身影笑貌,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真想沉浸这梦中不在醒来,梦醒时已是泪流满面。在我开心时想到的是母亲;在我难过时我想到母亲。这些日子,多少次和朋友、同学、战友聊天说起母亲,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泪止不住的流。望着老娘的遗像,我再次泪如雨下,如今,与母亲阴阳两隔,孩儿心如刀绞,悲痛欲绝,声声把您呼唤,可叫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老娘走了,今后,我们再也听不见您的声音、再也听不到老娘讲我小时候的故事了、看不见您的容貌、感受不到您的体温,您还没享尽天伦之乐、孩儿还没有尽孝,您就撒手而去,您走得这么匆忙,叫孩儿怎么不心碎肠断、泪如雨下!娘!我永远爱您!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母亲去世6年来,我们兄弟姐妹和我爱人曾多次到唐县革命老区,追寻母亲在抗日战争中在唐县的战斗足迹,找到当年母亲看见八路军的地方和妇女自卫队训练的村庄。八十年过去了,村子还是那个村,山还是那座山,只是我的老母亲不在了。我对着大山高喊:“娘!我看您老人家来了!”仿佛看到当年母亲第一次看见八路军的情景。老娘生前说:“我当年看见八路军时才15岁”。 1937年阴历9月23是唐县西迷城村庙会。母亲跟着我姥姥去逛庙会,庙会上人山人海,突然听见有人大声喊:“快跑啊,当兵的来了”。只见十多个当兵的骑着大马朝庙会人群方向奔来,吓得赶庙会的人们轰地四处奔跑,尤其是大姑娘小媳妇吓得胡躲乱藏,姥姥忙从地下抓把土往我母亲脸上一抹,转身就跑。骑马的人大声喊:“老乡们不要跑,我们是八路军,是打日本鬼子的队伍,我们是当年的红军”。有的人听到“红军”顿时停下来,因为前几年,在附近的完县、阜平县一带闹过红军,红军还在阜平县建立过苏维埃政府。迷城村距阜平县只有二、三十里路,这一带的老百姓早就耳闻过共产党领导红军闹革命的事。这里距平型关也只有百八十里路,八路军在平型关打日本的事在当地也早已传开,人们围住这些八路军,看到这十几个八路军人人背着枪和大片刀,有的还背着个大草帽(斗笠),上面写着“中国工农红军”。母亲说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八路军,两三天 后,母亲全家到柏江村西边的山坡上去摘柿子,快到晌午时,从下庄村方向上来五、六个当兵的骑着马朝她们奔来,姥爷忙 让姥姥带着我母亲躲到山沟里去。只见这几个当兵的下了马,和姥爷问起话来,还吃了几个柿子,姥爷听说他们是八路军,忙喊姥姥她们“快出来吧,是八路军”。母亲看见这几个八路军掏出铜钱放在姥爷手里,姥爷忙说:“老总,老总,吃几个柿子不要钱”。有个背着盒子枪的八路军说:“老乡,不要叫我们老总,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应该叫同志,我们八路军不拿老百姓的东西,吃了柿子就得给钱”。姥爷说:“阎老西(阎锡山)的兵不仅白吃还抢东西、打人,你们八路军真是不一样,吃几个柿子还给钱”。后来她才知道,她见到的是八路军一一五师刘云彪领导的骑兵营到了唐县。

我在唐县那里听到许多乡亲还在诉说八路军的故事,村里一些老年人,经常谈起当年跟着聂司令,参加八路军和青年抗日先锋队打鬼子的事。1937年平型关大战后,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成立,八路军一一五师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三千多名老红军留在晋察冀边区,他们分散到附近的几个县,深入到各个村庄宣传抗日,开始招兵买马,组建抗日武装。广大人民群众在 “武装保卫家乡”的号召下,纷纷参加八路军,我两个舅姥爷当时就参加了八路军。据乡亲们说:在八路军的帮助下,各村成立了武委会,8岁至15岁的孩子们参加儿童团,16岁至23岁的青年们参加了抗日先锋队,24岁至35岁的壮年参加了模范队,50岁以上群众的参加老头队,青年妇女参加妇女自卫队。随后又成立了农会、妇救会和青救会。从此,各个村庄在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领导下热闹起来,立正、稍息的口令声,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响彻村里村外。墙上、大石头上到处用白灰书写着抗日标语。“工、农、商、学、兵一起救亡”唱响抗日根据地各村庄,八路军进驻到母亲的家乡柏江村,母亲全家都参加了各种组织,姥姥还被选为柏江村第一任妇女大队长,姥爷参加了老头队,舅舅参加了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青抗先”),母亲参加了妇女自卫队,并当上了妇女自卫队队长。在村里动员青年参军,组织妇女做军鞋,筹军粮,护理、照顾八路军伤员,鬼子扫荡时,她们组织妇女、儿童、老人进山转移,站岗放唢监视敌人。在村里有人对我说,他母亲当年就是妇女自卫队队员,还是我母亲介绍他母亲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八路軍来到这个村庄柏江村开辟抗日根据地 ,姥姥一家人参加了抗日工作,母亲和舅舅於一九四0年在这个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老娘说:“我们村在1936年就有了共产党党支部。共产党员有李西国、李贵生等人。李西国任书记,他在抗战后当过唐县县长。党支部领导群众开展了各项斗争,建立抗日组织,发展党员。1940年我在本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担任了村和乡的妇女主任,组织妇女们参加各项抗日活动,为八路军做军鞋、做军衣,还成立宣传队、秧歌队,慰问八路军和优待抗日军人家属、烈属,担水送柴,逢年过节我就领着她们,同有关群众组织一起送慰问品和小型文艺演出。鬼子扫荡时,我们妇女自卫队就组织妇女、儿童、老人进山转移,站岗放唢监视敌人”。我曾问过老娘:“您是怎么当上妇女自卫队队长的?”。老娘说:“刚开始时,你姥姥先当妇女大队长,我年令小,让我当小队长你姥姥小脚,经常外出开会,我就跟她。到远地方开会,尽是山路,你姥姥骑着毛驴,你姥爷在后面跟着。到了38年底,我当了妇女大队长,成立妇女自卫队时我就当了队长”。一九四0年春天,母亲参加了唐县“青抗先”模范队集训。唐县武委会主任兼县自卫队队长马卫华(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任集训队队长,我母亲任集训队的妇女队队长。她们按八路军的样子,过着军事化的生活,天天打绑腿、腰系武装带,身上背着背包,拿着枪,背上插着大片刀,出操、站岗、放哨、练投弹、练射击,操刀训练。“散开”、“卧倒”、“齐步走”、“正步走”、“向山头冲锋”,喊声不断。马卫华同志还带领她们配合八路军到敌占区日伪军炮楼喊话扰敌、散发宣传品。她们有的拿着枪、有的拿着大片刀、有的手握手榴弹埋伏在砲楼外面。经过三个月的集训,母亲的军政素质不断提高,在考核时,,她得了第一名,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领导还奖励她一支枪和一把大片刀。在集训队,每次队伍集合前马卫华同志经常指着母亲喊:“王秀萍指挥唱歌”。[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有次边区在齐家佐的野地举行了一次大检阅,参加检阅的有八路军部队、各地“青抗先队伍”、妇女自卫队和儿童团。母亲带着她们乡的妇女自卫队参加了这次大检阅,那天她带队走在队伍前面喊着“一、二、一”口号,她们扎着腰带,扛着步枪、红樱枪、背着背包,背上插着大片刀,唱着“青抗先”队歌经过检阅台,接受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及边区党政军领导的检阅,当时晋察冀的几个军人给队员们和她照了相,后来这些照片在根据地展览,认识她的人见面时都说:“王秀萍上像了。”一时传遍了周围十几个村子。[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老娘是一个平凡的人,和父亲在那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相识,战争年代曾跟随我父亲转战晋察冀。她虽出生在太行山一个偏僻的山村,在那个还愚味落后年代,却能投身到为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红色浪潮中,尽管她只是那红色浪潮中一滴水,却也愿意付出她那微薄之力,并且始终坚持她的信仰,教育着我们。母亲九十一年的人生历程,饱经风霜。她具有强烈的爱国意识和民族自尊心。她爱好学习,善于接受新事物,关心国家大事,有着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在她的人生经历中,她总是自尊自强,努力进取,从来不甘居人后。她经常教育我们要为人正直,要有志气,要不怕吃苦,要努力向上。1964年2月我参军入伍,老娘把她亲手缝制的一个针线包送给我,这个针线包是用父亲旧军装的布缝制的,老娘说:“你当兵去了,我送你这个针线包。当年你爸爸他们当八路军,经常自己补衣服,我们根据地的妇救会就做针线包送给八路军。今天,你要去当兵了,带上这个针线包,以后也要自己缝缝补补”。[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针线包正面

[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原创]怀念我从战争中走过来的母亲

打开针线包上面写“一九六四年二月十三日入伍纪念””如今55年过去了,我仍然珍藏着母亲送给我的针线包,里面仍装着针线,时常拿出来看一看这个针线包。母亲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母亲永远在我们兄弟姐妹心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