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共 80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约翰·威尔?2019年1月15日

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来源:维基共享。CC BY-SA 3.0

英国给波兰的空白支票

1939年3月21日,英国首相内维尔·张伯伦在接待法国总理爱德华·达拉迪尔时,与法国、俄罗斯和波兰讨论了联合阵线,共同打击德国的侵略。法国立刻同意了,俄国也同意了,条件是法国和波兰都先签字。但是,波兰外交部长贝克在1939年3月24日否决了这项协议。[1]与德国相比,波兰政治家更害怕俄罗斯。波兰元帅爱德华?mig?y-Rydz对法国大使说,“和德国人在一起我们可能失去自由;和俄国人在一起,我们失去了灵魂。”[2]

当立陶宛的梅梅尔居民发起了一场运动,希望加入德国时,欧洲外交的另一个难题出现了。凡尔赛和约的战胜国把梅梅尔从东普鲁士分离出来,把它置于一个独立的国际联盟保护国。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立陶宛就从国际联盟手中夺取了梅梅尔。梅梅尔在历史上是一座德国城市,在其7个世纪的历史中,从未脱离过东普鲁士的家园。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是如此的弱小,以至于它无法阻止新生的小国立陶宛夺取梅梅尔。[3]

1939年3月,德国占领布拉格,在以德意志人为主的梅梅尔居民中引起了无法控制的兴奋。梅梅尔的居民吵着要返回德国,再也无法控制了。立陶宛外交部长于1939年3月22日前往柏林,在那里他同意立即将梅梅尔移交给德国。第二天,德国吞并了梅梅尔。在德国没有任何吞并计划的情况下,梅梅尔的问题自行爆发了。[4]波兰领导人一致认为,把梅梅尔从立陶宛归还给德国不会构成德国和波兰之间的冲突。[5]

导致德国和波兰冲突的是所谓的自由城市但泽。但泽建于14世纪初,历史上曾是大维斯图拉河口的重要港口。从一开始,但泽就几乎完全由德国人居住,1922年,波兰少数民族在该市36.5万居民中只占不到3%。《凡尔赛条约》将但泽从德国的一个省会变成了国际联盟的保护国,受到为波兰利益而制定的诸多限制。但泽绝大多数公民从未想过离开德国,他们渴望在1939年回到德国。德国经济健康,而波兰经济仍深陷萧条,这一事实进一步加剧了他们加入德国的渴望。[6]

但泽的许多德国公民一贯表现出对国家社会主义及其原则的坚定不移的忠诚。在德国取得这一结果之前,他们甚至选上了国家社会主义议会中的多数。众所周知,尽管德国人占多数,波兰仍不断寻求加强对但泽的控制。希特勒并不反对波兰在但泽进一步发展经济,但他决心决不允许在但泽建立波兰政治政权。希特勒这样放弃但泽,就是否定了但泽公民对第三帝国的忠诚和他们的自决精神。[7]

1938年10月24日,德国向波兰提出全面解决但泽问题的建议。希特勒的计划将允许德国吞并但泽,并修建一条通往东普鲁士的高速公路和铁路。作为回报,波兰将在但泽获得永久的自由港,并有权修建自己的高速公路和铁路通往该港口。整个丹泽地区也将成为波兰商品的永久自由市场,德国不会对其征收关税。德国将采取前所未有的步骤,承认和保障现有的德波边界,包括1922年建立的上西里西亚边界。这一后来的规定极为重要,因为《凡尔赛条约》给了波兰许多额外的领土,德国建议放弃这些领土。希特勒保证波兰边境的提议也带来了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军事安全。[8]

德国提出的与波兰的和解远不如威尔逊总统在凡尔赛宫提出的第13点方案对德国有利。《凡尔赛条约》将普鲁士西部和波森西部的大片领土割让给了波兰,这些地区绝大多数是德国人。上西里西亚最富有的工业区后来也被割让给了波兰,尽管波兰在那里的公民投票中失败[9]

为了德波合作的利益,德国愿意放弃这些领土。希特勒的这一让步足以补偿德国对但泽的吞并,以及在走廊上修建一条高速公路和一条铁路。波兰外交官自己也承认,德国的建议是达成永久协议的真诚和现实基础。[10]

1939年3月26日,波兰驻柏林大使约瑟夫·利普斯基正式拒绝了德国的定居点提议。波兰人等了5个多月才拒绝接受德国的提议,他们拒绝接受现有条件的任何改变。利普斯基对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说:“他有痛苦的责任提请大家注意,如果德国继续执行这些计划,特别是在但泽回归帝国的问题上,就意味着同波兰开战。”

1939年3月30日,波兰外交部长约瑟夫·贝克接受了英国的提议,无条件保证波兰的独立。如果波兰人认为战争是必要的,大英帝国同意作为波兰的盟友参战。1939年3月31日,张伯伦在下议院发表了由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勋爵起草的讲话:

我现在必须通知众议院,如果有任何明显威胁到了波兰的独立和波兰政府认为用其国家部队进行抵抗是至关重要的行动,陛下的政府将感到必须立即在其权力范围内向波兰政府提供一切支持。他们已就此向波兰政府作出保证。[12]

英国在历史上第一次把是否在自己国家之外作战的决定权交给了另一个国家。没有波兰方面的承诺,英国对波兰的保证是有约束力的。英国公众对这一举动感到震惊。尽管其性质是前所未有的,哈利法克斯在说服英国保守党、自由党和工党接受英国对波兰的无条件担保方面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困难.[13]

许多英国历史学家和外交官批评英国对波兰的单边担保。例如,英国外交官罗伊·丹曼称对波兰的战争保证是“英国政府做出的最鲁莽的承诺”。它把欧洲和平或战争的决定权交给了一个不计后果、毫不妥协、虚张声势的军事独裁政权。[14]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说,对波兰的战争保证把英国的“命运与一个和德国一样不民主、反犹的政权联系在一起”。[15]英国军事历史学家利德尔·哈特说,波兰的保证“把英国的命运交到波兰统治者的手中,这些人的判断非常不可靠和不稳定。此外,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帮助,这一保证是不可能实现的。”[16]

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M. 瓦特(Richard M. Watt)在谈到英国对波兰的单边担保时写道:“这种极其广泛的担保实际上把英国是否参战的决定权留给了波兰人。对英国来说,给一个中欧国家这样一张空白支票,特别是给波兰这样一个英国普遍认为是不负责任和贪婪的国家,是令人难以置信的。”[17]

当比利时驻德国大臣雅克·达维农子爵收到英国对波兰担保的消息时,他惊叫道,“空白支票”是对英国承诺的唯一可能描述。达维农对众所周知的波兰人的鲁莽行为极为震惊。德国国务卿恩斯特·冯·魏茨泽克试图安抚戴维农,声称德国和波兰之间的局势并不悲惨。然而,戴维农正确地担心英国的举动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引发战争。[18]

魏茨泽克后来轻蔑地说:“英国对波兰的保证就像在一个没有受过训练的孩子学会倾听理性之前就给他糖吃一样!”[19]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9/9/15 20:29:3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列举世界著名人士最骇人听闻的声明:

      “我甚至不回避发表不会让我在德国受欢迎的声明:如果德国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重新破坏欧洲的稳定,那么我们将不再必须诉诸(德国)分裂,而是必须把那个国家从地图上抹去,这是很简单的。东方和西方都掌握了执行这一裁决所必需的先进技术。”——波兰总理、198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莱赫·瓦文萨,摘自荷兰《爱思唯尔周刊》1990年4月7日刊登的一篇采访,第45页。瓦文萨被新闻界广泛描述为“人权倡导者”。

      “梅纳赫姆·贝京是以色列部落中一位著名而正直的成员,1978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炸毁了大卫王酒店,造成数百人死亡。他轰炸了其他几个地方,杀死了更多的人。英国悬赏约4.5万美元捉拿他。廉价的英国人!

      回复: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贝京在悬赏名单左上角第一位!

      回复: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1940年贝京罪犯照

      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是坦普部落中一位杰出而正直的成员,199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的专长是炸毁拥挤的火车站,造成数以百计的妇女和儿童死亡。他也是“项链”技术的发明者,可能使用的是火石轮。

      关于梅纳赫姆·贝京的更多信息:

      (俄罗斯出生(1913-1992),1977 - 1983年以色列总理)

      “巴勒斯坦的分割是非法的。它永远不会被承认……耶路撒冷过去是,将来永远是我们(犹太人的)首都。以色列(整个巴勒斯坦)将归还给以色列人民。这一切。直到永远。”——就在联合国投票决定分割巴勒斯坦的第二天。

      “巴勒斯坦人会像蝗虫一样被碾碎……脑袋撞在石头和墙上。”对犹太定居者的演讲中

      ——《纽约时报》1988年4月1日

      “(巴勒斯坦人)是用两条腿走路的野兽。”梅纳赫姆·贝京对以色列议会的演讲,引用自阿姆农·卡佩利乌克的《贝京与野兽》,《新政治家》,1982年6月25日。

      2019/9/23 15:36:47
      左箭头-小图标

      列举世界著名人士最骇人听闻的声明:

      “我甚至不回避发表不会让我在德国受欢迎的声明:如果德国人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重新破坏欧洲的稳定,那么我们将不再必须诉诸(德国)分裂,而是必须把那个国家从地图上抹去,这是很简单的。东方和西方都掌握了执行这一裁决所必需的先进技术。”——波兰总理、198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莱赫·瓦文萨,摘自荷兰《爱思唯尔周刊》1990年4月7日刊登的一篇采访,第45页。瓦文萨被新闻界广泛描述为“人权倡导者”。

      “梅纳赫姆·贝京是以色列部落中一位著名而正直的成员,1978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炸毁了大卫王酒店,造成数百人死亡。他轰炸了其他几个地方,杀死了更多的人。英国悬赏约4.5万美元捉拿他。廉价的英国人!

      回复: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贝京在悬赏名单左上角第一位!

      回复: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

      1940年贝京罪犯照

      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是坦普部落中一位杰出而正直的成员,199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的专长是炸毁拥挤的火车站,造成数以百计的妇女和儿童死亡。他也是“项链”技术的发明者,可能使用的是火石轮。

      关于梅纳赫姆·贝京的更多信息:

      (俄罗斯出生(1913-1992),1977 - 1983年以色列总理)

      “巴勒斯坦的分割是非法的。它永远不会被承认……耶路撒冷过去是,将来永远是我们(犹太人的)首都。以色列(整个巴勒斯坦)将归还给以色列人民。这一切。直到永远。”——就在联合国投票决定分割巴勒斯坦的第二天。

      “巴勒斯坦人会像蝗虫一样被碾碎……脑袋撞在石头和墙上。”对犹太定居者的演讲中

      ——《纽约时报》1988年4月1日

      “(巴勒斯坦人)是用两条腿走路的野兽。”梅纳赫姆·贝京对以色列议会的演讲,引用自阿姆农·卡佩利乌克的《贝京与野兽》,《新政治家》,1982年6月25日。

      2019/9/23 15:36:47
      左箭头-小图标

      好吧大家说的很多我认可,但是就那个破烂国有强盛的时候,把邻居都得罪光了,德国俄罗斯强大后先灭他,正常吗,世仇。

      2019/9/22 20:34:36
      左箭头-小图标

      波兰的暴行不是出于个人报复、职业嫉妒或阶级仇恨;相反,这是一次协调一致的政治行动。他们是由政治仇恨的精神病引起的有组织的大屠杀。波兰媒体、广播电台、学校和政府宣传机构推动了这种仇恨情绪,想要摧毁德国的一切。英国的空白支票支持鼓励波兰对其德意志少数民族实施不人道的暴行。[56]

      《波兰人对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一书解释了为什么波兰政府鼓励这种暴行:

      英国政府向波兰提供援助的保证是推动英国包围政策的因素。它的目的是利用但泽和走廊的问题,发动一场英国渴望已久的战争,消灭伟大的德国。在华沙,温和已不再被认为是必要的,人们的意见是,问题可以安全地得到解决。英格兰支持这场恶魔般的比赛,保证了波兰国家的“完整”。英国对援助的保证意味着波兰将成为德国敌人的攻城槌。从此,波兰再也没有避免对德国的任何形式的挑衅,而是盲目地梦想着“在柏林之门取得胜利”。要不是英国战争集团的鼓励,他们使波兰对帝国的态度更加强硬,他们的承诺让华沙感到安全,波兰政府不会让事态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波兰士兵和平民最终会把消除德国一切影响的口号理解为煽动谋杀和残害人类的野蛮行径。[57]

      尾注

      [1]泰勒A.J.P.《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源》,纽约: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1961年,第207页。

      [2]DeConde,亚历山大,《美国外交政策史》,纽约:查尔斯·斯克里布纳的儿子们出版社,1971年,第576页。

      [3] Hoggan, David L。《强迫战争:当和平修正失败时》,科斯塔梅萨,加州:历史回顾研究所,1989年,第25页,312页。

      [4]泰勒A.J.P.《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源》,纽约: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1961年,第209页。

      [5] Hoggan, David L。《强迫战争:当和平修正失败时》,科斯塔梅萨,加州:历史回顾研究所,1989年,第50页。

      [6] 同上,第49-60页。

      [7] 同上,第328-329页。

      [8] 同上,第145-146页。

      [9] 同上,第21页。

      [10] 同上,第21,256 -257页。

      [11] 同上,第323页。

      [12]巴内特,Correlli。《英国权力的崩溃》,纽约:威廉·莫罗出版社,1972年,第560页;参见泰勒,a.j.《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源》,纽约:西蒙舒斯特出版社,1961年版,第211页。

      [13] Hoggan, David L。《强迫战争:当和平修正失败时》,科斯塔梅萨,加州:历史回顾研究所,1989年,333,340页。

      [14]Denman,罗伊,《错失良机:二十世纪的英国与欧洲》,伦敦:靛蓝出版社,1997年,第121页。

      [15] 尼尔·弗格森,《世界大战:二十世纪的冲突与西方的衰落》,纽约:企鹅出版社,2006年,第377页。

      [16]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纽约:帕特南的儿子们出版社,1970年,第11页。

      [17] 瓦特,理查德M。《苦涩的荣耀:波兰及其命运》,纽约: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 1979年,第379页。

      [18] Hoggan, David L。《强迫战争:当和平修正失败时》,科斯塔梅萨,加州:历史回顾研究所,1989年,第342页。

      [19] 同上,第391页。

      [20] 同上,第260-262页。

      [21] 同上,第311-312页。

      [22] 同上,第355、357页。

      [23] 同上,第381、383页。

      [24] 同上,第384、387页。

      [25] 同上,第387页。

      [26] 同上,第388-389页。

      [27]同前。

      [28] 同上,第392-393页。

      [29] 同上,第405-406页。

      [30] 同上,第412页。

      [31] 第413页。

      [32] 同上,第413-415页。

      [33] 第419页。在脚注中,作者指出,1939年8月8日的《纽约时报》上刊登了一篇关于同样问题的报道。

      [34] 同上,第419页。

      [35] 同上,第414页。

      [36] 同上,第417页。

      [37] 同上,第452-453页。

      [38] 同上,第463页。

      [39] 同上,第479页。

      同上,第554页。

      [41]Day,唐纳德,《前进的基督徒士兵们》,纽波特海滩,加州:正午出版社,2002年,第56页。

      [42] Hoggan, David L。《强迫战争:当和平修正失败时》,科斯塔梅萨,加州:历史回顾研究所,1989年,第500- 501,550页。

      [43]同上,第509页

      [44]同上,第470,483,538页。

      [45]同上,第513-514页。

      [46]同上,第441、549页。

      [47]同上,第537,577页。

      [48]同上,第578-579页。

      [49]同上,第586、593、598页。

      [50]亨德森,Nevile,《使命的失败》,纽约:帕特南的儿子们出版社,1940年,第227页。

      [51] Hoggan, David L。《强迫战争:当和平修正失败时》,科斯塔梅萨,加州:历史回顾研究所,1989年,第390页。

      [52]De Zayas,《可怕的复仇:对东欧德意志人的种族清洗》,第二版,纽约: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出版社,2006年,第27页。

      [53]罗兰,马克,“波兰被审查的大屠杀”,巴恩斯书评:2008-2010,第132-133页。

      [54]Shadewalt,汉斯,《波兰人对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柏林和纽约:德国信息图书馆,第二版,1940年,第19页。http://www.jrbooksonline.com/polish_atrocities.htm

      [55]同上,第257-258页。

      [56]同上,第88-89页。

      [57] 同上,第75-76页。

      2019/9/20 8:01:10
      左箭头-小图标

      波兰对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仍在继续

      1939年9月上旬,在波兰的德意志人继续经历着恐怖气氛。整个国家的德意志人都被告知,“如果战争来到波兰,你们都将被绞死。”这个预言后来在许多情况下都应验了。

      1939年9月3日著名的Toruń血腥星期日在波兰伴随着其他地方类似屠杀。这些屠杀结束了许多日耳曼人的长期苦难。德意志人在战争爆发之前就预料到了这场灾难,这反映在大批德意志人逃离或准备逃离波兰。这些德意志人的感情被绝望的口号所揭示,“离开这个地狱,回到祖国!”[51]

      Alfred-Maurice de Zayas博士就在波兰的德意志人写道:

      战争的第一批受害者是德意志民族、居住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平民和公民。波兰利用数年前编制的名单(部分由下级行政部门编制),立即将1.5万名德意志人驱逐到波兰东部。对德国迅速取得胜利的恐惧和愤怒导致了歇斯底里。德国“间谍”随处可见,他们被怀疑组成了第五纵队。在战争的头几天就有5000多名德意志平民被杀害。他们同时是人质和替罪羊。9月3日,在布罗姆伯格以及波森省其他几个德意志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都上演了可怕的一幕。[52]

      波兰对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被记录在《波兰人对波兰境内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Polish Acts of Atrocity against the German Minority in Poland)一书中。外界大多数人对这本书不屑一顾,认为它不过是为希特勒入侵波兰辩护的宣传工具。然而,怀疑论者没有注意到,来自国际红十字会的法医病理学家和来自美国的医学和法律观察员证实了这些对波兰战争罪行的调查结果。这些调查也是由德国警察和民政当局进行的,而不是由国家社会主义党或德国军方进行的。此外,反德人士和其他受过大学教育的研究人员都承认,书中的指控完全是基于事实证据。[53]

      《波兰人对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一书指出:

      当这一系列文件的第一版于1939年11月17日印刷时,波兰军队士兵和波兰平民对德意志少数民族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犯下的谋杀案件已确定为5437起。大家都知道,如果完全查明,总数将会高得多。从1940年2月1日起,经确认的遇难者人数上升到12857人。目前阶段的调查显示,除了这12 857人之外,还有45 000多人失踪。由于没有他们的踪迹,他们也必须被认为是波兰恐怖主义的受害者。甚至5.8万也不是最终数字。毫无疑问,目前正在进行的调查将导致另外数千人死亡和失踪。[54]

      对死者的医学检查显示,所有年龄的德意志人,从4个月到82岁,都是被谋杀的。这份报告的结论是:

      调查显示,这些谋杀行为极为残忍,在许多情况下纯粹是虐待行为- -已确定挖眼,证人证词所支持的其他形式的残害可被认为是真实的。

      在许多案件中个人谋杀的作案方法揭示了刻意的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在这方面,必须提到几个杀人案件延续了许多小时,造成缓慢死亡。

      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发现似乎证明,棍棒或刀之类的偶然武器杀人是例外,而作为一种规则,现代高效的军用步枪和手枪是凶手可以得到的。必须进一步强调的是,即使是最微小的细节,也有可能表明[根据军事法]不可以执行死刑。[55]

      2019/9/19 8:28:26
      左箭头-小图标

      1939年8月29日,德国向波兰提出了一项新提议,作为解决德波争端的最后一次外交努力。德国提出了一项新的解决方案,即所谓的“玛丽云达提案”(Marienwerder proposals),与谈判的提议相比,这些都不那么重要。玛丽云达提案的条款只不过是德国提出的一个可能解决方案的初步计划。德国政府强调,制定这些条件是为了为平等者之间不受阻碍的谈判提供基础,而不是构成波兰将必须接受的一系列要求。没有什么能阻止波兰人提出他们自己的一套全新的建议。

      德国提出与波兰谈判,表明他们倾向于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与波兰的战争。波兰人愿意谈判,并不意味着波兰人会撤退,也不意味着波兰人愿意承认德国对但泽的吞并。波兰人本来有理由接受德国而不是波兰要求进行新的谈判的声明。波兰人拒绝谈判,是在宣布他们赞成战争。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拒绝鼓励波兰人谈判,这表明他也赞成战争。[45]

      法国总理达拉迪尔和英国首相张伯伦都曾私下批评波兰政府。达拉迪尔私下谴责波兰人的“罪恶的愚蠢行为”。张伯伦向肯尼迪大使承认,不讲道理的是波兰人,而不是德国人。肯尼迪向罗斯福总统报告说:“坦率地说,张伯伦比德国人更担心能否让波兰人保持理智。然而,无论是达拉迪尔还是张伯伦都没有试图影响波兰人与德国人谈判。[46]

      1939年8月29日,波兰政府决定对其军队进行全面动员。波兰的军事计划规定,只有在波兰决定发动战争的情况下才会下令进行全面动员。亨德森向哈利法克斯报告了战争前经核实的波兰的一些侵犯行为。波兰人炸毁了横跨维斯图拉河的德绍(Tczew)大桥,尽管通往该桥的东段位于德国领土(东普鲁士)。波兰人还占领了但泽的一些设施,并在同一天同但泽的居民进行战斗。亨德森报告说,希特勒并没有坚持要在军事上彻底击败波兰。如果波兰人表示愿意通过谈判达成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希特勒准备终止敌对行动。[47]

      1939年9月1日,德国决定入侵波兰。所有的英国领导人都声称发动战争的全部责任是希特勒的。那天晚上,张伯伦首相在英国广播电台广播说:“这场可怕的(波兰战争)灾难的责任在于一个人,德国总理。张伯伦声称,希特勒命令波兰无条件地来到柏林,无条件地接受德国提出的条件。张伯伦否认德国邀请波兰人进行正常谈判。张伯伦的陈述是赤裸裸的谎言,但波兰的情况是如此糟糕,不可能用事实来为其辩护。

      1939年9月1日晚,哈利法克斯还在上议院发表了一场巧妙而虚伪的演讲。哈利法克斯声称,英国和平意愿的最好证明,是让伟大的绥靖领袖张伯伦把英国拖入战争。哈利法克斯隐瞒了这样一个事实:1938年10月,他从张伯伦手中接过了英国外交政策的指挥权,如果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英国很可能不会卷入战争。他向听众保证,希特勒在历史面前必须为发动战争承担全部责任。哈利法克斯坚持认为,英国人的良知是清醒的,回顾过去,他不希望改变英国的政策。[48]

      1939年9月2日,意大利和德国同意与英国、法国和波兰举行一次调解会议。哈利法克斯坚持要求德国在英国和法国考虑参加调解会议之前从波兰和丹齐格撤军,试图破坏这次会议的计划。法国外交部长博内知道,没有任何国家会接受这种待遇,哈利法克斯的态度是不合理和不切实际的。

      最终,调解努力失败了,英国和法国于1939年9月3日对德国宣战。当希特勒读到英国对德宣战时,他停顿了一下,没有特别问任何人:“现在怎么办?”[49]德国现在正与三个欧洲国家进行一场不必要的战争。

      与其他英国领导人类似,英国驻德国大使内维尔?亨德森后来声称,发动这场战争的全部责任都在希特勒。亨德森在1940年的回忆录中写道:“如果希特勒想要和平,他知道如何确保和平;如果他想要战争,他同样清楚战争会带来什么。选择权在他,战争的全部责任在他。[50]亨德森在这篇文章中忘记,他曾多次警告哈利法克斯,波兰对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是极端的。希特勒入侵波兰是为了结束这些暴行。

      2019/9/18 16:28:32
      左箭头-小图标

      1939年8月29日,德国向波兰提出了一项新提议,作为解决德波争端的最后一次外交努力。德国提出了一项新的解决方案,即所谓的“玛丽云达提案”(Marienwerder proposals),与谈判的提议相比,这些都不那么重要。玛丽云达提案的条款只不过是德国提出的一个可能解决方案的初步计划。德国政府强调,制定这些条件是为了为平等者之间不受阻碍的谈判提供基础,而不是构成波兰将必须接受的一系列要求。没有什么能阻止波兰人提出他们自己的一套全新的建议。

      德国提出与波兰谈判,表明他们倾向于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与波兰的战争。波兰人愿意谈判,并不意味着波兰人会撤退,也不意味着波兰人愿意承认德国对但泽的吞并。波兰人本来有理由接受德国而不是波兰要求进行新的谈判的声明。波兰人拒绝谈判,是在宣布他们赞成战争。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拒绝鼓励波兰人谈判,这表明他也赞成战争。[45]

      法国总理达拉迪尔和英国首相张伯伦都曾私下批评波兰政府。达拉迪尔私下谴责波兰人的“罪恶的愚蠢行为”。张伯伦向肯尼迪大使承认,不讲道理的是波兰人,而不是德国人。肯尼迪向罗斯福总统报告说:“坦率地说,张伯伦比德国人更担心能否让波兰人保持理智。然而,无论是达拉迪尔还是张伯伦都没有试图影响波兰人与德国人谈判。[46]

      1939年8月29日,波兰政府决定对其军队进行全面动员。波兰的军事计划规定,只有在波兰决定发动战争的情况下才会下令进行全面动员。亨德森向哈利法克斯报告了战争前经核实的波兰的一些侵犯行为。波兰人炸毁了横跨维斯图拉河的德绍(Tczew)大桥,尽管通往该桥的东段位于德国领土(东普鲁士)。波兰人还占领了但泽的一些设施,并在同一天同但泽的居民进行战斗。亨德森报告说,希特勒并没有坚持要在军事上彻底击败波兰。如果波兰人表示愿意通过谈判达成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希特勒准备终止敌对行动。[47]

      1939年9月1日,德国决定入侵波兰。所有的英国领导人都声称发动战争的全部责任是希特勒的。那天晚上,张伯伦首相在英国广播电台广播说:“这场可怕的(波兰战争)灾难的责任在于一个人,德国总理。张伯伦声称,希特勒命令波兰无条件地来到柏林,无条件地接受德国提出的条件。张伯伦否认德国邀请波兰人进行正常谈判。张伯伦的陈述是赤裸裸的谎言,但波兰的情况是如此糟糕,不可能用事实来为其辩护。

      1939年9月1日晚,哈利法克斯还在上议院发表了一场巧妙而虚伪的演讲。哈利法克斯声称,英国和平意愿的最好证明,是让伟大的绥靖领袖张伯伦把英国拖入战争。哈利法克斯隐瞒了这样一个事实:1938年10月,他从张伯伦手中接过了英国外交政策的指挥权,如果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英国很可能不会卷入战争。他向听众保证,希特勒在历史面前必须为发动战争承担全部责任。哈利法克斯坚持认为,英国人的良知是清醒的,回顾过去,他不希望改变英国的政策。[48]

      1939年9月2日,意大利和德国同意与英国、法国和波兰举行一次调解会议。哈利法克斯坚持要求德国在英国和法国考虑参加调解会议之前从波兰和丹齐格撤军,试图破坏这次会议的计划。法国外交部长博内知道,没有任何国家会接受这种待遇,哈利法克斯的态度是不合理和不切实际的。

      最终,调解努力失败了,英国和法国于1939年9月3日对德国宣战。当希特勒读到英国对德宣战时,他停顿了一下,没有特别问任何人:“现在怎么办?”[49]德国现在正与三个欧洲国家进行一场不必要的战争。

      与其他英国领导人类似,英国驻德国大使内维尔?亨德森后来声称,发动这场战争的全部责任都在希特勒。亨德森在1940年的回忆录中写道:“如果希特勒想要和平,他知道如何确保和平;如果他想要战争,他同样清楚战争会带来什么。选择权在他,战争的全部责任在他。[50]亨德森在这篇文章中忘记,他曾多次警告哈利法克斯,波兰对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暴行是极端的。希特勒入侵波兰是为了结束这些暴行。

      2019/9/18 16:28:32
      左箭头-小图标

      波兰的暴行

      1939年8月14日,波兰当局在上西里西亚东部发动了大规模逮捕德意志少数民族的行动。波兰人随后关闭并没收了剩余的德国企业、俱乐部和福利设施。被捕的德意志人被迫排成囚犯纵队向波兰内陆进军。此时,波兰境内的各种德意志团体变得疯狂了;他们担心一旦发生战争,波兰人会试图彻底消灭德国少数民族。数千名德意志人越境进入德国,试图逃脱逮捕。波兰最近一些最恶劣的暴行包括肢解数名德意志人。波兰平民被敦促不要把他们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看作是无助的人,他们可以被屠杀而不受惩罚。[37]

      鲁道夫·威斯纳(Rudolf Wiesner)是波兰最杰出的德意志少数民族领袖,他谈到了自1939年初以来的一场“难以想象的巨大灾难”。威斯纳声称,最后一批德意志人在没有失业救济的情况下被解雇了,在波兰的德意志人的脸上烙上了饥饿和贫困的印记。波兰当局关闭了德意志人的福利机构、合作社和贸易协会。较早的边境地区的特别戒严令已扩大到包括波兰三分之一以上的领土。过去几周在波兰发生的大规模逮捕、驱逐、肢解和殴打超过了以往发生的任何事件。威斯纳坚持认为,德意志少数民族领导人只是希望恢复和平,消除战争的幽灵,以及在和平中生活和工作的权利。1939年8月16日,威斯纳因涉嫌在波兰为德国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波兰人逮捕。[38]

      德国媒体在波兰对德国人暴行的详细报道上花了越来越多的篇幅。据《人民观察家报》(V?lkischer Beobachter)报道,截至1939年8月20日,已有8万多名来自波兰的德国难民成功抵达德国领土。德国外交部收到了大量关于在波兰境内对德国民族和族裔的暴行的具体报告。自1939年3月以来,已收到1 500多份有文件记录的报告,德国外交部每天收到10多份详细报告。这些报告呈现了一幅令人震惊的野蛮和人类苦难的画面。[39]

      美国记者w·l·怀特后来回忆说,在当时消息灵通的人当中,毫无疑问,每天都有可怕的暴行发生在波兰的德国人身上。[40]

      《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记者唐纳德·戴(Donald Day)报道了波兰人残忍地对待在波兰的德意志人:

      我来到波兰走廊,德国当局允许我采访来自波兰许多城镇的德意志难民。故事是一样的。大规模逮捕和沿着通往波兰内陆的道路进行的长途跋涉。铁路上挤满了军队。那些跌倒在路边的人被枪杀。波兰当局似乎疯了。我一生都在质疑别人,我想我知道如何从那些经历过个人痛苦经历的人所讲的夸张故事中做出推断。但即使有慷慨的删减,情况也相当糟糕。对我来说,战争似乎只是几个小时的问题。[41]

      英国驻柏林大使亨德森正集中精力争取哈利法克斯承认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残酷命运。亨德森在1939年8月24日警告哈利法克斯,德国人对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待遇的抱怨是完全有事实根据的。亨德森知道德国人准备谈判,他对哈利法克斯说,除非两国恢复谈判,否则波兰和德国之间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亨德森向哈利法克斯辩解说,试图全面军事占领但泽有违波兰的利益,他还对波兰的政策进行了严厉而有效的谴责。亨德森没有意识到的是,哈利法克斯把战争作为一种政策工具是为了战争本身。哈利法克斯希望彻底摧毁德国。[42]

      1939年8月25日,亨德森大使向哈利法克斯报告了波兰在上西里西亚比利茨的最新暴行。亨德森从未依赖德国官方对这些事件的声明,而是根据他从中立来源获得的信息撰写报告。波兰人继续强行驱逐该地区的德意志人,并迫使他们进入波兰内陆。在其中一次行动中,8名德意志人被杀害,更多的人受伤。

      希特勒面临着可怕的困境。如果希特勒什么都不做,波兰和但泽的德意志人就会被一个敌对的波兰残酷和暴力所抛弃。如果希特勒对波兰人采取有效的行动,英国和法国可能会对德国宣战。亨德森担心比利茨的暴行会成为促使希特勒入侵波兰的最后一根稻草。亨德森强烈希望与德国实现和平,他对英国政府未能对波兰当局采取克制表示遗憾。[43]

      1939年8月23日,德国和苏联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这一互不侵犯条约载有一项秘密议定书,承认俄罗斯在东欧的势力范围。德国对苏联势力范围的承认,不适用于德波争端的外交解决。希特勒曾希望通过《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恢复外交主动权。然而,张伯伦在1939年8月23日的一封信中警告希特勒,不管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如何,英国都将以武力支持波兰。Józef·贝克也继续拒绝与德国谈判和平解决方案。[44]

      2019/9/17 9:47:30
      左箭头-小图标

      没有能力打英国,不就往东寻死了。

      打波兰后果就是苏联立马进入战斗状态,英美苏结盟成为可能。

      然后就是英美苏摁住德三一顿锤。

      2019/9/16 10:27:35
      左箭头-小图标

      莫洛斯基谋杀案发生后,但泽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但泽的德国公民深信,如果波兰占了上风,波兰将毫不留情地对待他们。当波兰人得知但泽组织自己的民兵保卫家园,公然反抗波兰时,他们怒不可遏。波兰人把这种情况归咎于希特勒。1939年7月1日,波兰政府就但泽政府的军事防御措施向德国大使汉斯·冯·莫尔克提出抗议。1939年7月6日,约瑟夫·贝克告诉法国大使里昂·诺埃尔,波兰政府已经决定采取额外的措施来应对来自但泽的威胁。[29]

      1939年7月29日,但泽政府向波兰人提交了两份关于波兰海关检查员和边境官员非法活动的抗议照会。作为回应,波兰政府终止了从但泽向波兰出口免税鲱鱼和人造黄油。1939年8月5日清晨,波兰官员接下来宣布,但泽的边境将禁止进口所有外国食品,除非但泽政府在当天结束前承诺绝不干涉波兰海关检查员的活动。这一威胁是可怕的,因为但泽只生产相对较小的一部分自己的粮食。1939年8月5日以后,所有的波兰海关检查员在执行任务时也将携带武器。波兰的最后通牒明确表示,波兰打算取代国际联盟成为但泽的主权国家。[30]

      希特勒的结论是,波兰企图立即挑起与德国的冲突。但泽政府根据希特勒的建议向波兰发出最后通牒。[31]

      贝克向英国驻波兰大使肯纳德解释说,如果但泽不接受波兰的条件,波兰政府准备对他采取军事措施。但泽的公民深信,如果波兰的最后通牒被拒绝,波兰就会对但泽实行全面的军事占领。德国政府很清楚,英国人和法国人要么不能要么不愿意阻止波兰政府采取可能导致战争的任意步骤。[32]

      1939年8月7日,波兰审查机构允许《克拉科夫光明报》(Illustrowany Kuryer Codzienny)刊登一篇前所未有的坦率文章。这篇文章说,波兰部队不断越过德国边界,摧毁德国的军事设施,并将缴获的德国军用物资运入波兰。波兰政府未能阻止这家在波兰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告诉全世界,波兰正在煽动一系列侵犯德国与波兰边境的行为。[33]

      波兰大使杰西·波托基试图说服约瑟夫·贝克与德国达成协议,但没有成功。波托基后来简洁地解释了波兰的局势,他说:“波兰更喜欢但泽而不是和平。”[34]

      罗斯福总统知道波兰引发了始于但泽的危机,他担心美国公众可能会了解到情况的真相。这可能是阻止罗斯福对欧洲进行军事干预计划的决定性因素。罗斯福指示美国大使比德尔敦促波兰人更加小心,让人觉得德国的举动要为但泽不可避免的爆炸负责。1939年8月11日,比德尔向罗斯福报告说,贝克无意从事一系列旨在欺骗美国公众的精心策划但毫无意义的花招。贝克说,目前他对英国全力支持他的政策感到满意。[35]

      罗斯福还担心美国政客可能会发现波兰的挑衅政策给德国带来无望的困境。当美国民主党竞选经理兼邮政局长詹姆斯·法利将军访问柏林时,罗斯福指示美国驻柏林大使馆防止法利与德国领导人之间未经监督的接触。德国外交部在1939年8月10日的结论是,不可能穿透詹姆斯·法利周围的安全墙。德国人知道罗斯福总统决心阻止他们与来访的美国领导人自由交流。[36]

      2019/9/16 7:47:38
      左箭头-小图标

      德波关系的恶化

      由于波兰当局对德意志少数民族日益严厉的处理,德波关系变得紧张。波兰政府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通过公共征用以低价没收德意志少数民族的土地。德国政府对德裔土地所有者仅从波兰政府获得其所持土地价值的八分之一表示不满。由于波兰公众了解德意志人的情况并希望加以利用,波兰境内的德意志少数民族无法在没收土地之前出售土地。此外,波兰法律禁止德意志人私下出售大片土地。

      德国外交官在1939年坚持要求遵守1937年11月与波兰签订的少数民族条约,平等对待德意志人和波兰人的土地所有者。尽管波兰保证公平和平等待遇,德国外交官在1939年2月15日获悉,最近在波兰的土地征用主要是德意志人所拥有的。这些征用实际上没收了德意志人在波兰的大量土地,而当时大部分较大的波兰人的土地仍完好无损。很明显,在外交上没有办法帮助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20]

      1939年3月23日,波兰部分调集军队威胁德国。成千上万的波兰预备役军人被动员起来,希特勒被警告波兰将为阻止但泽返回德国而战斗。波兰人惊讶地发现,德国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一警告。希特勒非常渴望与波兰建立友谊,他没有对波兰的战争威胁作出反应。德国没有威胁波兰,也没有对波兰部分动员采取预防性军事措施。[21]

      希特勒认为德波协议是德波战争的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替代方案。然而,在英国向波兰提供担保后,由于约泽夫·贝克拒绝谈判,德国与波兰的协议没有进一步谈判。贝克无视德国一再提出的进一步谈判的建议,因为他知道哈利法克斯希望彻底摧毁德国。自1936年以来,哈利法克斯一直认为英德战争不可避免,1939年3月17日,内维尔·张伯伦在一次演讲中公开了英国的反德政策。哈利法克斯不赞成德波谈判,因为他指望波兰为英国对德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提供借口。[22]

      从1939年3月23日波兰局部动员到1939年5月5日约瑟夫·贝克的演讲,德国和波兰之间的局势在这六周内迅速恶化。贝克在波兰议会下院Sejm发表演讲的主要目的是让波兰公众和全世界相信,他有能力也愿意挑战希特勒。贝克知道哈利法克斯成功地在英国制造了一种好战的气氛,他可以为所欲为,而不让英国人感到不快。贝克在讲话中采取了毫不妥协的态度,这实际上为与德国进一步谈判关上了大门。

      贝克在他的演讲中作了许多虚假和虚伪的陈述。在他的演讲中,最令人震惊的说法之一是,英国对波兰的担保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称这是寻求与邻国友好关系的正常步骤。这与英国外交官亚历山大·卡多根爵士向约瑟夫·肯尼迪所作的声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肯尼迪在声明中说,英国对波兰的保证在英国外交政策的整个历史上没有先例。[23]

      贝克以激动人心的高潮结束了他的演讲,这在波兰的议会下院上引起了极大的兴奋。观众中有人大声尖叫:“我们不需要和平!”随后一片混乱。贝克使观众中的许多波兰人决心与德国作战。这种感觉来自于他们的无知,这使得他们无法批评贝克演讲中无数的谎言和错误陈述。贝克让观众觉得希特勒用那些实际上相当合理的和平提议侮辱了波兰的荣誉。贝克实际上使德国成为波兰的死敌。[24]

      贝克发表演讲时,有100多万德意志人居住在波兰,这些德意志人是未来几周德波危机的主要受害者。在波兰的德意志人受到来自占统治地位的波兰人越来越多的暴力。英国公众被反复告知,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抱怨在很大程度上是想象出来的。在波兰,普通的英国公民完全不知道这些德意志人的恐惧和对死亡的恐惧。最终,波兰成千上万的德意志人死于这场危机。他们是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对德战争政策的首批受害者之一。[25]

      涉及波兰境内德意志少数民族的安全措施的直接责任在于波兰内政部部长瓦克劳·兹博尔斯基。1939年6月23日,兹博尔斯基同意与布隆伯格的德意志少数民族领袖之一沃尔瑟·科纳特讨论这一情况。兹博尔斯基向科纳特承认,波兰的德意志人处境艰难,但他并不同情他们的困境。兹博尔斯基结束了他们漫长的谈话,坦率地说,他的政策要求严厉对待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他明确表示,波兰的德意志人不可能减轻他们的悲惨命运。在波兰的德意志人是波兰社会和波兰国家的无助人质。[26]

      在此期间,其他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领导人多次向波兰政府请求帮助。保守派德意志少数党领袖哈斯巴赫(Hans Hasbach)和年轻的德意志民主党领袖威斯纳(Rudolf Wiesner)都多次呼吁波兰政府结束暴力。1939年7月6日为徒劳地吸引总理S?awoj-Sk?adkowski,波兰内政部部长的注意力,威斯纳提到1939年5月13日至15日在罗兹附近的托马索、5月21日至22日在康斯坦诺、6月22日至23日在帕比安尼斯发生的针对德意志人的公共暴力浪潮。威斯纳的上诉没有产生任何结果。德国政治团体的领导人最终承认,尽管他们对波兰持忠诚态度,但他们对波兰当局没有影响力。在波兰政府的批准下,对波兰的德意志人来说,这是一个“开放的季节”。[27]

      波兰反德事件也发生在自由城市但泽,针对德国多数派。1939年5月21日,前波兰士兵Zygmunt·莫洛斯基在Danzig地区的Kalthof杀害了一名德国人。要不是波兰官员表现得好像是波兰而不是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对但泽拥有主权,这一事件本身就不会如此不同寻常。波兰官员拒绝为这一事件道歉,他们蔑视但泽当局将莫洛斯基送上法庭的努力。但泽的波兰人认为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28]

      2019/9/15 20:36:36
      左箭头-小图标

      德波关系的恶化

      由于波兰当局对德意志少数民族日益严厉的处理,德波关系变得紧张。波兰政府在20世纪30年代开始通过公共征用以低价没收德意志少数民族的土地。德国政府对德裔土地所有者仅从波兰政府获得其所持土地价值的八分之一表示不满。由于波兰公众了解德意志人的情况并希望加以利用,波兰境内的德意志少数民族无法在没收土地之前出售土地。此外,波兰法律禁止德意志人私下出售大片土地。

      德国外交官在1939年坚持要求遵守1937年11月与波兰签订的少数民族条约,平等对待德意志人和波兰人的土地所有者。尽管波兰保证公平和平等待遇,德国外交官在1939年2月15日获悉,最近在波兰的土地征用主要是德意志人所拥有的。这些征用实际上没收了德意志人在波兰的大量土地,而当时大部分较大的波兰人的土地仍完好无损。很明显,在外交上没有办法帮助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20]

      1939年3月23日,波兰部分调集军队威胁德国。成千上万的波兰预备役军人被动员起来,希特勒被警告波兰将为阻止但泽返回德国而战斗。波兰人惊讶地发现,德国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一警告。希特勒非常渴望与波兰建立友谊,他没有对波兰的战争威胁作出反应。德国没有威胁波兰,也没有对波兰部分动员采取预防性军事措施。[21]

      希特勒认为德波协议是德波战争的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替代方案。然而,在英国向波兰提供担保后,由于约泽夫·贝克拒绝谈判,德国与波兰的协议没有进一步谈判。贝克无视德国一再提出的进一步谈判的建议,因为他知道哈利法克斯希望彻底摧毁德国。自1936年以来,哈利法克斯一直认为英德战争不可避免,1939年3月17日,内维尔·张伯伦在一次演讲中公开了英国的反德政策。哈利法克斯不赞成德波谈判,因为他指望波兰为英国对德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提供借口。[22]

      从1939年3月23日波兰局部动员到1939年5月5日约瑟夫·贝克的演讲,德国和波兰之间的局势在这六周内迅速恶化。贝克在波兰议会下院Sejm发表演讲的主要目的是让波兰公众和全世界相信,他有能力也愿意挑战希特勒。贝克知道哈利法克斯成功地在英国制造了一种好战的气氛,他可以为所欲为,而不让英国人感到不快。贝克在讲话中采取了毫不妥协的态度,这实际上为与德国进一步谈判关上了大门。

      贝克在他的演讲中作了许多虚假和虚伪的陈述。在他的演讲中,最令人震惊的说法之一是,英国对波兰的担保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称这是寻求与邻国友好关系的正常步骤。这与英国外交官亚历山大·卡多根爵士向约瑟夫·肯尼迪所作的声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肯尼迪在声明中说,英国对波兰的保证在英国外交政策的整个历史上没有先例。[23]

      贝克以激动人心的高潮结束了他的演讲,这在波兰的议会下院上引起了极大的兴奋。观众中有人大声尖叫:“我们不需要和平!”随后一片混乱。贝克使观众中的许多波兰人决心与德国作战。这种感觉来自于他们的无知,这使得他们无法批评贝克演讲中无数的谎言和错误陈述。贝克让观众觉得希特勒用那些实际上相当合理的和平提议侮辱了波兰的荣誉。贝克实际上使德国成为波兰的死敌。[24]

      贝克发表演讲时,有100多万德意志人居住在波兰,这些德意志人是未来几周德波危机的主要受害者。在波兰的德意志人受到来自占统治地位的波兰人越来越多的暴力。英国公众被反复告知,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的抱怨在很大程度上是想象出来的。在波兰,普通的英国公民完全不知道这些德意志人的恐惧和对死亡的恐惧。最终,波兰成千上万的德意志人死于这场危机。他们是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对德战争政策的首批受害者之一。[25]

      涉及波兰境内德意志少数民族的安全措施的直接责任在于波兰内政部部长瓦克劳·兹博尔斯基。1939年6月23日,兹博尔斯基同意与布隆伯格的德意志少数民族领袖之一沃尔瑟·科纳特讨论这一情况。兹博尔斯基向科纳特承认,波兰的德意志人处境艰难,但他并不同情他们的困境。兹博尔斯基结束了他们漫长的谈话,坦率地说,他的政策要求严厉对待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他明确表示,波兰的德意志人不可能减轻他们的悲惨命运。在波兰的德意志人是波兰社会和波兰国家的无助人质。[26]

      在此期间,其他在波兰的德意志少数民族领导人多次向波兰政府请求帮助。保守派德意志少数党领袖哈斯巴赫(Hans Hasbach)和年轻的德意志民主党领袖威斯纳(Rudolf Wiesner)都多次呼吁波兰政府结束暴力。1939年7月6日为徒劳地吸引总理S?awoj-Sk?adkowski,波兰内政部部长的注意力,威斯纳提到1939年5月13日至15日在罗兹附近的托马索、5月21日至22日在康斯坦诺、6月22日至23日在帕比安尼斯发生的针对德意志人的公共暴力浪潮。威斯纳的上诉没有产生任何结果。德国政治团体的领导人最终承认,尽管他们对波兰持忠诚态度,但他们对波兰当局没有影响力。在波兰政府的批准下,对波兰的德意志人来说,这是一个“开放的季节”。[27]

      波兰反德事件也发生在自由城市但泽,针对德国多数派。1939年5月21日,前波兰士兵Zygmunt·莫洛斯基在Danzig地区的Kalthof杀害了一名德国人。要不是波兰官员表现得好像是波兰而不是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对但泽拥有主权,这一事件本身就不会如此不同寻常。波兰官员拒绝为这一事件道歉,他们蔑视但泽当局将莫洛斯基送上法庭的努力。但泽的波兰人认为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28]

      2019/9/15 20:36: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3条记录] 分页:

      1
       对为什么德国入侵波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