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踏平东海万顷浪”——张逸民海战故事之二:海鹰出击(下)-2

19时12分时,我编队距大型目标90链。此刻,按老规矩,我该下战斗命令了。编队进入90链后,我立即下令:“长江各号注意,我是长江1号,请注意我的命令:准备战斗!深度1公尺,打开锁气盒!”真是一声令下,各艇警报器全拉响了。接着,各艇连续向我报告:“准备战斗完毕!”

此刻,我特别看看我的四周:虽说驾驶台全是人头,但人虽多却不乱,前排有我们三个人:中间艇长王发家是站在驾驶台中央,负责操艇、放鱼雷;右边是轮机长,他的使命是操纵速度杆;左边是我,我坐的位置要偏后艇长约2市尺。是坐着用超短波指挥全编队。我身后是刘政委,他是扶着桅杆站着;我的后方,是鱼雷兵,他的使命是协助艇长,保证鱼雷正常入水。大概是艇长有专门交待,鱼雷兵很注意我的安全。轮机长身后,紧贴着轮机长的是水手长,他是全艇第2号人物,此时他又专管视觉通信。还有三位业务长,他们就在驾驶台与通讯舱、雷达舱之间,就是伸出头来报告情况。至于福州军区两位贵宾,在驾驶台就排不上号,只能委屈靠边站着了。你可以想像,鱼雷艇很小,驾驶台也只是巴掌大小,有这么多人围着,真是人挨人,拥在一起。

70链~80链的距离上,到发起攻击,至少得一刻钟。此时,还没被敌发现呢。我看大家的表情,我心想,再唱支歌就到了向敌人发起攻击地带了。于是,我跟刘政委说:“政委,你领导大家再唱支战歌吧!”刘政委马上说: “大家听着,让参谋长起个头好不好?”大家齐说:“好!”我说:“那就唱个新四军军歌吧:‘光荣北阀武昌城下。预备,唱!’”大家齐声高歌,真是唱出了革命军人的豪气,唱出来由弱到强的强大气势。我一向认为:这就是革命军人赴死的壮歌!

这首歌,是我参军后学到的战歌中,最喜欢的一首。不仅朗朗上口,而且歌词更会感染我们立志、向前。这首歌词更让我们知道来自那儿,为谁而战。这首歌,是位老新四军我教唱的。那时候天天跟着首长在团前卫营行军,闲着他就唱这首歌。他还告诉我,这首歌的歌词作者,就是大名鼎鼎的陈毅军长。我的心里,陈毅不仅是个能打仗的将军,而且又是位了不起的红色文人。教歌者,就是我们52团的参谋长黄一心。他曾是彭雪枫手下独立骑兵团的连长,后来骑兵团撤消,他又转调新四军三师七旅出关,并在出关中任骑兵侦察连连长。侦察中途巧遇林彪的指挥部,他率领的骑兵被林彪留下当警卫部队,他的坐骑是匹白色蒙古马也被林彪要走。他自己带张纸条回旅部交差。后来7旅整编为六纵,他被任命为纵队司令部军务处长。后来又到了52团任参谋长。

真的,我们的鱼雷快艇是唱着战歌向敌人发起冲锋的。这战歌就是号角!这战歌就是冲锋号!这战歌就是隆隆的战鼓!这战歌就是全体官兵赴死的钢铁誓言!

19时18分,天刚黄昏,视程相当亮堂。我带领这支由6艘快艇组成的突击队,距大型打击目标尚在35链以内,我决定这两艘坦克登陆舰就是首选目标。夜间,究竟那个是“中海”?那个是“台生”,是无法辩认的,只能按航行序列,在前的为1号目标;在后的为2号目标。我当即下令:“长江4号,注意我的命令:左舷30度有登陆舰2条,一前一后。航间距离约为5链,你带队进攻2号目标,要钻进去,坚决击沉!明白没有?立即回答!”回答是:“2中队打2号目标,明白了,再见!”

我转过身来喊武小斯中队长,我高声下达命令:“1中队进攻1号目标,要钻进去,猛虎掏心,坚决击沉!”武小斯也高声回答:“明白!打1号目标!坚决击沉!”

分配完攻击目标后,我判断偷袭的可能,已经变得很小很小了。根据是:此刻天空尚亮,不到19时半,东方已升起大半个月亮,虽黄昏已过,亮度依然很大,极易被敌人发觉。敌大型目标并非没有掩护,只是护航队形不够整齐摆了。其战斗舰船全在右侧,即靠近大陆的一面。我编队不钻到敌阵肚子里去打,是不可能打到大型登陆舰的。我猜想,东淀岛的敌人,肯定向上有报告,我之进攻意图已暴露无遗。据此,我决心必须采取猛虎掏心战术,坚决钻到敌阵里面去攻击大型军舰。要不惜任何代价,坚决钻进去。只要能突破警卫线,就是胜利。估计再有3~5分钟就要接近敌警戒线了,于是我再次下令,高声喊道:“长江各号注意:突破后,快速接敌,坚决做到‘三不放’,要500米内再射雷!同志们,为了解放军荣誉,为了海军荣誉,誓死完成歼敌任务!”我最后还喊了句毛主席的教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此处距离打击目标已进入30链以内,即相距敌为5000米,其实这里就相当于陆军突击部队的冲锋出发地。海军从此距离发起突击,也大约有5~10分钟就见胜败了。

我在定台湾出击时,曾拍自己的胸脯,要大家向指挥艇看齐,现在到了6艘快艇向我看齐接受考验的时候了。我率184艇向敌编队纵深突击而去。今天老子就是能率6条艇敢来打头阵,敢打近战,敢赴汤蹈火,敢虎口拔牙。这就是英雄气概,这是送炸药包的敢死精神,这就是革命军人最高境界——舍生忘死的大无畏拼杀精神!我相信这支突击队每位成员都会有上佳表现,也希望我们指挥艇能成为1艘勇冠三军的先锋。我们要杀出一条血路,猛虎掏心,将敌舰击沉!

大约在19时20分~23分之间,突然发现有2艘敌舰在我的航向上,一左一右。两敌舰相距约有2~3链。目力观察已清晰可见。此时我与敌舰也就200米上下。右前方是个“永”字号;左前方是个“江”字号。突然“永”字号向我发出灯光讯号,我看得很清楚,通讯灯闪耀时,敌“永”字号舰桥上四周围着帆布,看样子还蛮新。水手长报告:“参谋长,敌舰有信号!”我当即大喊一声:“别理它,冲进去!”王发家操纵指挥艇紧贴着敌舰尾向里边冲去。就在我向里边冲进的瞬间,敌、我火炮全部猛烈开火。两艘敌舰向我猛烈开火;我指挥艇上的双联装14.5毫米高平两用机枪绝不示弱也猛烈吼叫起来。双方弹道电光一红一绿,映照海面,煞是壮观。此刻海面虽比不上北京的节日烟火那样灿烂华丽,但战场跟烟火是有别的:弹道弧光是有圆弧的,起来落下都有漫弧度。两种颜色,红绿交织,显得单调些,更规律些。要说我此刻的感受:我的指挥艇似乎被电光弹包围了。

19时24分,我估计2中队已接近到发射鱼雷阵位了,我再次下令:“长江各号注意:要沉住气靠近了再打!认真瞄准,近战歼敌!”

1中队3艘艇突破警戒后,我让1中队不要一拥而上,给103艇下令,单艇到敌艇舰首方向进行钳制;184、175两艇编队射击。武小斯按我的命令,有主攻有钳制的进攻1号目标。

大型坦克登陆舰就横在眼前,目力看到一艘黑乎乎的长长的目标,船首冲起白浪,看得非常清楚。还看到甲板上有几个人在跑动。甲板上还堆有二堆东西,夜间只看到两个黑堆堆。敌向角大约65~70度之间,航速10节。距离已经接5链。

雷达兵急促的报告:“指挥艇已进500米以内。”此刻是1958年8月24日19时25分。1中队长武小斯对我说:“参谋长,该发射了!”我会意的说了句:“好!发射!”艇长王发家立即瞄准,操艇进入战斗航向,高喊:“预备——放!”19时26分两条鱼雷顺利射出。我坐在指挥位置,眼看和感觉,这两条鱼雷出管很正常。马上,我站起身来,抱住主桅,死死盯住坦克登陆艇。射雷时,敌向角大约有70度;艇航速为9~10节;雷速42节。这就射雷时的射击诸元。射雷时射距为420米。撤出战斗时,最近距敌约为300米。184艇撤退刚转过头来,两颗鱼雷爆炸了。我站在最高处,爆炸情景看得最清楚。

先是两个白色闪光,一个靠近船头部位;一发在驾驶台前爆出白色闪光。瞬间又变成火球,这火球是黑红颜色组成,然后火球变成黑烟上升,同时有两个水柱升起。水柱有三个驾驶台高,随即落下。紧接着甲板上又有两起爆炸,我估计是装载的军火爆炸了。爆炸后约15秒之内,整体全被黑烟笼罩,舰体看不清了。我当即下令雷达:“雷达,要死死盯住两个目标,看看何时消失。”

就在我盯住1中队的打击目标时,超短波里传来2中队长程全茂的报告:“180艇、105艇编队攻击第2个目标,1条雷在敌舰尾爆炸,命中1条。”一般来说,1条雷打中舰尾,沉不沉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此时,想起预备队来,已来不及了。若是当时都控制在我手中,马上可以下令3中队再来次攻击2号目标。现在一切全来不及了。能怨谁?

19时32分,雷达手报告,1中队打击的目标,已经消失;第2号目标仍在原地。这就是说2号目标没沉,是负了重伤。19时33分,我向岸上指挥所报告:“我1中队打击的1号目标命中两雷于19时32分沉没;2中队打击的2号目标,仍在原地。请求立即命令3中队出击。因时间紧迫,请迅速决定,我等待回答。”

也许此刻岸上指挥所如梦初醒,方知预备队放在梧屿太远了。想使用时,方知远水不能解近渴了。预备队,距主攻部队不能太远,要紧身后约10多链处,可随时用得上。否则绝对用不上。我认为,有预备队的想法不错,但今天设预备队的想法则很不给力。甚至说,只是设立了预备队而不知如何用,那就等于给进攻部队釜底抽薪了,今天的后果看来就是这样。我急切地等待岸指答复;岸指对此一直不予回答。就在我撤出战斗中,一方面观察战场命令结果,又注意收听2中队情况汇报。我回头偶然发现184艇身后一条艇也没有!我想,这不对头啊,应该有2艘艇跟来嘛?我马上呼叫长江2号、3号在何处?我清楚听到2号回答:“2号左主机故障,我可以自行返航。请参谋长放心!”这是2号艇艇长徐凤鸣的声音,我听得十分清晰。此刻,我又听到长江3号艇王干的回答:“我是3号,我正在向1号靠近。”此刻又听到2中队长的报告:他带领105艇正在向梧屿靠近;178艇也向梧屿靠近。我同时用超短波向长江各号呼叫:“我是长江1号,我正在低速向梧屿靠近,请2、3号向我靠拢。”

大约在19时38分,103艇靠拢了指挥艇,我当即产生一种预感:2号艇可能遇上了麻烦。我当即将此情况向刘政委报告了。刘政委:“再观察一下周围有快艇吗?”

我与刘政委商量后向指挥所报告,请示184艇返回射雷区寻找。大约在在20时10分,指挥所下达明确指示:“命令184艇立即返航,并在梧屿集结待命!”还明确告诉我,有关战场救护之事,舰队前指指示,统由护卫艇负责。我立即将这些情况报告给了刘政委。我当即向刘政委建议,由我带领3中队再次赶往战区,一是寻找175艇;二是指挥3中队对2号目标补射鱼雷,将2号目标击沉。刘政委表示同意,并要我立即上报,大约是20时15分我的建议上报之后,始终不见答复。我要求重返战区,并带领3中队补射一事,一直拖到25日凌晨1时,才接到岸指命令:“带队立即返回虎屿,坚决执行!”事后获悉,指挥所之所以决心难下,就是因这时已有美舰驶入战区,175艇人员救护以及3中队再战问题,均因此下不了决心。直到25日凌晨1时,才下定决心,我艇不再返回战区,并命我返回虎屿。

175艇遇难的思考。175艇在此役中遇难沉没,并由此而产生了一系列的不可预期的后果。此事对1大队有重大影响,也对我福建前线有重大影响。

首先,175艇遇难一事,对我的打击是巨大的,又是长期的。艇上有13名官兵出战,他们都是我带着上战场的,艇上绝大部分人都是英雄好汉,而最后被俘了3人。战事之后三天,有5名被渔民救回;还是五人下落始终不明;仅有3人被俘后叛变变节,他们叛变应受到谴责。五人下落不明的,有2个可以证明因战死亡:徐凤鸣、尤志民两人,后来定为烈士了;另外3人,海军先说要观察观察再说,一直观察到快艇建制撤消也无定论。这三个是我带上战场,不给烈士称号,那就等于是无形鞭笞我,直到今天,海军都没给个说法,我这一生都难安啊!有什么处分比这更揪心的呢?

175艇人员名单:中队政治指导员周方顺海军上尉;

艇长徐凤鸣海军少尉;水手长季德山海军上士;轮机长李茂勤海军中士;枪炮兵赵庆福海军下士;枪炮兵陈家林海军上等兵;鱼雷兵于德和海军上等兵;雷达兵邱玉煌海军上等兵;电讯兵陈学富海军上等兵;轮机兵黄忠义海军上等兵;轮机兵杨荣金海军上等兵。

大队部防化业务长朱陶然海军少尉;大队水鱼雷副业务长尤志民海军少尉。

艇沉后,经过三天,被救回五人:周方顺、季德山、李茂勤、赵庆福、黄忠义。

失踪五人:有人证已牺牲:徐凤鸣、尤志民;还有三人至今下落不明:陈家林、邱玉煌、朱陶然。

被俘3人:于德和、陈学富、杨荣金。

这13人中,有军官四人:周方顺、徐凤鸣、尤志民、朱陶然。有共产党员7人:周方顺、徐凤鸣、尤志民、朱陶然、季德山、李茂勤、赵庆福。

最令人痛心的,就是祸起萧墙。就在此刻,全大队为175艇遇难沉没的悲痛时刻,竟有个别大队领导在伙房里大吃大喝不算,借着175艇沉没事件,宣泄自己没指挥这次海战而不满,一肚子的怨气都发泄出来:散布说,这次175艇本不该沉没,就是指挥员不及时抢救造成的,并以此来激起群众义愤。于是就发生了少数干部、战士到大队部大吵大闹,要求上级来调查真相。为此事,刘建廷副支队兼大队长专门从镇海角赶回虎屿,将大队编队指挥员在海上所有情节及实施指挥全部资料,一份不少的全部公之于众,这才算让干部战士明白了真相,在实事面前,才有了正确答案。也因此,刘副支队长跟副大队长谈了话,指出其错误作法,并限令其改正。我之被冤屈,根源就是有些人为了一已私利而已。对这类争权夺利的事情,我一向采取退让的办法,绝不主动参加。之后,我一再向刘建廷副支队长表示,如果有谁想上台指挥海战,我真的愿意拱手相让,绝不恋权。

窝里斗刚完,坏消息接踵而至。突然从舰队前指传来坏消息:175艇落水13人中,有3人被国民党军虏去。三人被俘的消息一传到我耳里,真是晴天霹雳啊,我被打得头晕眼花。在当时政治情况下,若是一个单位打仗,有人被俘,那可成了天大的政治事件。其巨大的负面影响会接踵而至。不止是立竿见影,甚至是层层环绕,让你威名扫地,让你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甚至要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本来要为175艇请功,甚至要命名为英雄艇,上级都已点了头。被俘之事一冒出来,一切变得都漆黑一团。175艇有再多的功德,艇长徐凤鸣有再多的优秀表现,突然都烟消云散,至此不再。说实话,这三人被俘造成的影响,完全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长时间里都有一种令人窒息,甚至有一种无法在社会上抬起头来的感觉,整天都是在灰溜溜状态中度过。我身为编队指挥员,带他们出海打仗,因175艇战殁而落水海上,其中艇长徐凤鸣和鱼水雷副业务长被归队人员确认已牺牲,其他除了3人被俘外,还有3人下落不明,尽管无法确知他们的死因和表现,可我清楚,他们确实是为祖国献身了,只因死因无法确定而长期不能开追悼会,又长期不能追认为革命烈士,我很惭愧,我借此写回忆录的机会,向三位革命先烈表示:我很对不起你们,特向三位革命先烈及其家属表达我的歉意!向你们三位深深鞠躬了!你们如果在天有灵,我真诚地告诉你们:我为此所承受的煎熬,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和你们亲人一样很大很大,很深很深。也许这对今天的国人无法理喻,但这是真实的历史。

每当我回顾175艇英雄事迹时,心里总会发生针刺一般的痛疼。说实话,175艇的英雄事迹,很能牵动一般人的心肠,那绝不是一般的好人好事,而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行为。而这一批英雄战友中,最优秀的代表就是徐凤鸣。我说他是位顶天立地般的英雄,绝不为过。一想到他,我的感情闸门就会洞开,像翻江倒海般的倾泻而下,个中的酸甜苦辣咸一概俱全。或许我的这份感情,局外人无法全然明白,但是无法了解我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徐凤鸣艇长。

如果说快艇1大队的175艇是英雄艇,那么艇长徐凤鸣则是驾驶这艘英雄艇的英雄艇长。评说一个人的功过是非,总会有不同解读,不同观点,或许这类现象就叫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吧。这是差异,不足为奇,关键是要看他的英雄事迹的本质,看看究竟是为的什么?俗语说:为谁扛枪,为谁打仗?

大禹治水的故事,这大概是自古以来,在中国人心中是家喻户晓的,且又能代代相传,永无断代。大禹治水的故事中,最核心、又是最感人的情节,就是“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传说。如果说大禹治水光环中,其三过家门而不入,是光环的最明亮之处,那么徐凤鸣则是当代的大禹了。至少是今天中国人学习榜样了。

徐凤鸣艇长,是吉林省敦化县人。他的爱人是敦化县的一位小学老师,据当地人说,她很敬业,很贤慧,是一位颇受爱戴的好老师。徐凤鸣有一爱女,时年五岁。徐凤鸣因长期与妻子分居两地,又相距万里,一南一北,天各一方。相聚同居是很难的事情,他差不多每年只有一个月的探亲假,而这一个月就是他和妻子团聚的时间。因为快艇部队很特别,每年的探亲假,不是安排在最冷的月份,就是安排在最热的月份。因为只有最冷或最热时,徐凤鸣驾驶的快艇才能保养而上岸了,因此徐凤鸣才有空闲离队探亲了。7月17日,大队通知徐凤鸣休假探亲。7月18日徐凤鸣就登上了返家的行程。先是乘车船到上海,再在上海购买回吉林的火车票,然后再转车到敦化。这一路有车船劳累不说,最快的速度也不会少于四、五天吧。其实,他走到上海时,就晓得中东的局势很紧张,反美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可以说,徐凤鸣是顶着中东局势的大风大浪跳上探亲之路的。就在他走后的第三天,即1958年7月21日,粟裕总参谋长发布预先紧急战备令,当天快艇1大队就接到紧急战备的命令。受领紧急战备使命后,1大队要作的第1件大事,就是立即召回离队休假和疗养的干部战士。部队当天就往徐凤鸣所在敦化县人武部发了“立即返队”的紧急电报。此电报经几周折,才于7月25日上午送到徐凤鸣爱人的手中。徐凤鸣妻子接到电报后,始知徐凤鸣正在归途中。这对徐凤鸣的妻子来说,当然是件两难的事情,丈夫每年只有这么一次团聚的机会,而今人还没到家呢,催归的电报却先到家了,论心情,当然会非常痛苦与无奈。

大约收到催归的电报到两个小时后,徐凤鸣兴高采烈的回到了自己阔别了一年的小家。徐凤鸣到家时,妻子手捧着一份电报:催归令。徐凤鸣看到妻子泪流如注。这对于革命军人来说,在感情漩涡中不会被卷走,而是能顺利走出来。徐凤鸣深明大义,此刻的小家只能服从国家的需要,从妻子手中接过电报,看看内容后对妻子说:“等着吧,我打了胜仗,会专门回家来看你。”

这就样,徐凤鸣将部队“速归令”看得高于一切,而置自己的小家于不顾,只与家人吃一顿午饭,便匆匆告别亲人,独自踏上返队的归途。这就是徐凤鸣艇长的短暂人生中,一次最短暂的夫妻重逢。我们这些幸存者,今天再回忆这段往事,再回忆徐凤鸣这段崇高的敬业精神,以国家利益为已任的情操,能不深深受到感动吗?若以徐凤鸣艇长的高尚情操与大禹相比,都是光芒万丈的。单就凭这一条,徐凤鸣艇长就称得上是一位锵锵有声的英雄豪杰。他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好榜样!

金门海战中牺牲的战友们,张逸民向你们致军礼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