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纳粹德国达豪集中营全景(1944年底拍摄)

1945年4月25日,美军在柏林南部易北河畔与苏军胜利会师后,遂扩大了占领德国本土的进军步伐,其中的一路,迅速攻入了德国南部及与之接壤的奥地利北部的重镇,相继解放了由德国党卫军看守的、被称为“纳粹集中营之母”的达豪集中营及其伊特尔城堡监狱。纳粹暴行引发的怒火

1945年4月29日上午9:30,担任突击任务的美军第45步兵师(雷鸟师)157团的第3营,进入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达豪市郊时,发现了一条通往森林的铁路,由于营长亲率两个连赶去参加对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的进攻,这里就留给l连连长杰克·布什海德中尉带兵去扫尾,以扫除森林里可能存在的威胁。10:45,当l连偶然发现这是一座集中营时,那里的党卫军看守们也都自动举着双手走出来投降了。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向美军投降的党卫军看守们

在杰克连长指挥士兵对这座集中营搜索中,找到了在其附近铁路上停有一辆39节车厢的闷罐列车,其各节车厢的外表,布满了机枪扫射后留下的累累弹痕。打开这“死亡列车”一瞧,各车厢里满是横七竖八的尸体,看得出来,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由于严重的脱水、饥饿和闷热而窒息死亡的,其他多数人则是死于枪弹的扫射被疯狂屠杀的。紧接着,美军士兵们又在集中营里发现了大型毒气室、焚尸炉及活体实验室,各处都堆积着还没来得及焚烧的大量枯骨尸体,肢体叠加交错,浓烈的异味令人窒息。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没来得及运走的尸体

仇恨的情绪迅速蔓延

达豪集中营残忍虐杀平民的血腥场面,令所有在场的美国军人无比震惊,他们原以为是“苏联反德宣传”的事情,居然清晰地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之时,一种仇恨的情绪顿时在这群美军士兵中开始迅速蔓延,急于泄愤的怒火持续地在发酵。第一个面对集中营杀戮现场惨绝人寰的场景而不能保持理智的人,就是这支美军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连长杰克,这个出生于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切罗基族印第安人,血液里流淌着的是北美易洛魁族系的疾恶如仇的天性,眼前纳粹党卫军恶行造成的惨景,使他对纳粹统治者的仇恨,转向了对恶行执行者泄愤的冲动,在他义愤填膺的激情影响下,士兵们仇恨的情绪迅速蔓延。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党卫队看守被押到墙下排成一排

这天中午12:05,狂怒的美军士兵开始将被俘的党卫军看守们押着排队,然后把他们往纳粹毒气室背后的一堵高墙下驱赶,全部被枪指着靠墙直立,按一字队形排开。12:45,这里的空气凝固了,随着杰克·布什海德中尉发出命令:全体都有,预备——开枪!那天,除了担任警戒等其他任务的士兵不在现场,l连的所有士兵们全都参加了这场杀俘行动,他们个个瞪大了布满血丝、愤怒的双眼,端着轻重武器嗷嗷叫着,向这帮党卫军战俘猛烈地扫射……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向墙下的党卫队看守猛烈扫射

解放了的囚犯们随即加入了复仇的行动,部分纳粹看守,被愤怒的囚犯们用锄头砸死。

枪声终于停了下来,在美军157团3营L连少尉霍华德闻讯赶来时,战俘早已被全部处决了,于是他以极大的克制,手绘了屠杀的现场草图,随后,追来的医务官劳尔夫冷静地用相机拍摄了这里的照片。没多久,杰克·布什海德和l连的部分士兵就被美军宪兵缉拿归案,随之而来的,是长达数年的美国军事法庭的“马拉松”式的审判。

主谋声称是“非法的正义”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杀俘现场的草图

这个二战期间西部战线发生的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史称“达豪屠杀”。根据美军专门成立的专案组调查统计,共有520名纳粹党卫军看守、国防军士兵在1945年4月29日这一天被杀,其中有40名看守是被解放了的集中营囚犯所杀的,而由第l步兵连杰克·布什海德下令射杀的纳粹看守,就多达346名。据报道,杰克·布什海德后来在军事法庭上一人揽下了全部的责任,他声称:连里的士兵,全都是奉他的命令行事的。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美军士兵在检查被枪决的纳粹党卫军看守尸体

之后,即使是在被判重罪入狱后,他仍不断地申诉,他坚持认为,当时下令处决的“都是一群应该下地狱的人渣”,他所行使的是“非法的正义”。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枪决的党卫军看守尸体

“非法的正义”:二战美军最大规模的杀俘事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