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元1344年,淮南,饥荒。有一个饿得不行的少年,向地主刘德借米救活一家人,这个刘德理所应当的拒绝了。也因此,他的名字载入史册,因为找他借米的那个少年叫朱重八,后来改名朱元璋。在将朱元璋逼上梁山的过程中,地主刘德是压倒骆驼的第一根稻草,他不仅拒绝借米,而且还打走了讨块坟地葬父的朱重八。

有意思的是,朱元璋称帝后并没有处罚刘德,只说这是人之常情。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今天,咱们说的就是这个“人之常情”。

古时灾荒年代,地主囤积居奇,哄抬粮价,农民要么饿死,要么逼着贱卖土地,成为佃农,土地逐步被兼并到地主阶级手里。几代人之后,地主收租,佃农失去基本人权,农民起义也就爆发了。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从经济学上来说,这叫做资本利用垄断供应抬高基础商品价格,牟取垄断暴利。不过这种理解仅限于马克思的时代,有一定的局限性,后来人们发现,即便是存在市场竞争,仍然会出现这种情况!衣食住行,奸商们无时无刻都在思考着怎么把大米卖出黄金的价格,因为饥饿中的人肯定会掏空口袋里的每一分钱。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利用基础商品牟利的黑幕在美国并不鲜见,其中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2008年的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房地产金融公司的破产。

他们为啥破产呢?因为资金链断裂。

那为啥断裂呢?

因为借他钱的房奴还不上贷款了。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这就是著名的“次贷危机”,2008年席卷西方,成为中国一举突围的有利外部因素(比如中资抄底欧企)。

次贷危机的“次贷”,意思是信用不良的贷款。借款人没有稳定收入,却需要还二三十年的贷款,一般的银行根本不会借钱。然而这种人借钱又会接受比较高的利息,这就产生了一门高风险、高收益的生意,严格来说可以归于“套路贷”。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与国内严厉打击的“套路贷”犯罪不同,次级贷的利息虽高,却没有到违法的地步。不过产生的结果是差不多的,那就是穷人被“高利贷”牢牢绑架,根本还不起。

让我们换句话说,为了有一个住的地方,美国底层平民要奋斗一辈子,一不小心连钱带房子都没了。

22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电影《大空头》台词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这句台词有点谦虚了。

“在美国,每年被强行驱逐的家庭不是成百上千户,也不是成千上万户,而是几百万户。”——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马修。

这位马修教授得提一下,他的纪实文学作品《扫地出门》获2017年普利策非虚构奖。马修教授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即便是自由市场的美国,房东和房贷公司也会想方设法的提高房租,提供高息贷款,直到榨干贫困人口的最后一丝价值为止。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我之所以选择次贷危机为切入点说明这个问题,是因为美国金融市场是世界上最成熟、监管最完善的,但依然有资本打擦边球去做,这就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如果政府不能制止资本在国计民生必需品上做文章,资本一定会疯狂掠夺那些无力反抗的人,整个社会必然会沦为资本的玩物。比如最近闹得很凶的那个城市……咳咳,我说的是波特兰啦,事实上整个美国早已陷入了这一陷阱。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特朗普上台其实可以视为美国社会分裂的具体表现,也可以视为美国民众对社会流动性缺乏的绝望。普通美国人已经不可能通过教育跨越自己的阶层,只能一辈子混吃等死。选特朗普就是求变,无论怎么变都比不变强(未必)。

美国基尼指数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就一直攀升,1995年首次突破0.4,新世纪之后一度高达0.47,已经接近危险水平。事实上,当今美国是全球监禁率最高的国家,也是种族矛盾最尖锐的国家之一,每九个黑人就有一个在坐牢,每三个黑人就有一个坐过牢。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客观上说,坐牢和救济拉低了基尼指数,毕竟在监狱里不用付房租,看病也不花钱,还包吃包住,对穷人来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好笑吗?其实不好笑。

有人或许会问,难道就没有人看到并且出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有,但你要知道,这不是一个财团,某个组织,而是一个阶级的贪婪。无论你是发救济金还是发食品都会被资本家们轻松破解。你发补贴,资本家就敢涨租金;你发食物,资本家就敢以次充好。如果有人试图扭转,那就用尽一切力量挫败他,哪怕他是总统,奥巴马在任内推行医疗改革,给最穷的人派送医疗保险,让美国人民病得起。

你没看错,在美国薪水最高的就是医生,羊毛出在羊身上,穷人是病不起的。然而这项改革在奥巴马任内实际推行了两年,到特朗普上台之后,很快就被废止了。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这里多说一句,从美国现状看,赞成医改的未必是忠臣,反对医改的也未必是奸臣。这个谜题要摊开说的话比较大,我只好挑比较紧密的说。

特朗普否决奥巴马医改,他自己也拿出了改革方案,针对药价、患者自付比例下手。降低医疗费用之后,群众看得起病,政府负担得以减轻。唯一不高兴的是谁呢?当然是美国医疗系统那些医生和护士!

理所应当的,特朗普的方案也搁浅了,事情再一次回到了原点。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 屁民死活,关我鸟事

呵呵,怎么说呢。自从1783年美国独立至今,美国人这套资本游戏规则已经运行了两百多年。规矩是人定的,只要是人定的就会有漏洞。别说是不想改革的保守者,就是想要改变的特朗普都没有跳出资本的五指山。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查一查贸易摩擦以来美国为什么股票大涨。我告诉你,是监狱股,因为特朗普打击非法移民,扩大关押的范围,私营监狱企业靠着美国警察严格执法,把自己的利润又翻了一番。

这就是黄宗羲 陷阱!不仅存在于税法,也存在于社会治理。

怎么会这样?

挖坑给自己跳,美国要把自己玩死了,咳咳

其根本原因是掌握生产资料(包括资本、土地)的人不停的利用垄断优势,渗透到政府的每一个角落,在必需品供应上做手脚,盘剥无产者。纵然美国政府在财政支出中划出无数的救济金,也只能眼看着转手就被资本收入囊中,穷人根本剩不下多少(包括自由)。最终结果只能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诱发革命。

如果执政者无法在大局上纠正这些问题,系统BUG累积过多,那就宕机了。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一定比希拉里更容易带领美国走出历史周期律,毕竟他在华尔街的关系比较少,更有勇气改革社会结构。敲敲打打的,废掉一部分既得利益者,美国这条船还能再开个百八十年。鲁迅怎么说来着?有缺点的战士仍旧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不过是苍蝇。千秋之后,特朗普那张脸或许真能在国会山上占一个位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