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宗教源流史》古罗马宗教之二:罗马共和国早期的宗教1

《世界宗教源流史》古罗马宗教之二:罗马共和国早期的宗教1

古罗马宗教之二:罗马共和国早期的宗教1

公元前 510年,罗马废除王政,伊达里亚人逐步退出罗马城和拉丁姆地区,独立后的罗马实行共和制,由选举产生的两个执政官(先称力行政长官)职掌最高权力,不过由于执政官任期只有一年,而两执政官彼此牵制,国家的实权实际上落在贵族垄断的元老院手中。在这种形式的奴隶制国家里除了贵族和奴隶以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平民,平民要求提高自己的地位,同奴隶主贵族展开长期的斗争,公元前 451年前后制定的" 十二铜表法" 就是这种斗争的表现。与此同时,罗马出兵征服意大利北部、中部和南部各个独立的城市国家,到公元前 3世纪中叶除高卢人占领的波河流域外都已经被征服了。之后,罗马寻求海上霸权,与北非迦太基人为争夺西西里诸岛领土,发动布匿战争(布匿是罗马人对迦太基的称呼),后又征服马其顿、希腊和小亚细亚,成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地中海大霸国。公元前 1世纪,国内奴隶起义不断,罗马共和国在起义浪潮中灭亡,之后就是罗马帝国。

早期罗马共和国的宗教基本上承继王政时代的宗教,但同时又吸取希腊和埃及等地区宗教观念,使自己的神灵世界和宗教行为更加复杂化、神秘化、抽象化。

(1)神灵的演变和宗教行为

在王政时代前期神灵和祭祀带有农业生产和家庭的特征,神是具体的又是多样的,祭祀虔诚频繁而又以日常生活为限,神的形象虽有拟人性但与人又不是同形的。他们的主要神灵是:

①家神拉瑞斯和佩那忒斯。他们的神像都放在靠近炉灶的地方,每天都在吃饭时向他们献供品,供品为所吃东西的一部分,区别只在于佩那忒斯要紧随户主移动,而拉瑞斯不仅能保佑户主外出还能保佑户主的原住宅;

②灶神维斯塔,其形象为一团长明不熄的火;

③谷神罗比顾斯,其形象为一只红毛狗和狐狸;

④冥神马涅斯为本氏族的灵魂,形象不清,修一座石头盖的地窑供他居住。

职能上拉瑞斯和佩那忒斯主要负责与家庭相联系的居住地的保护,其他的神灵,如维斯塔、罗比顾斯、瑞穆斯、米尔特等主要负责保佑家庭生活平安。每尊神都有自己的祭祀方式和祭祀日期,如冥神,要以动物和人献祭,受祭的对象主要是家庭神。

在王政时代的后期,外来部族伊达拉里亚统治下的罗马,神灵是按人的形象供奉在神殿里,并且在神界出现了主神朱庇特、" 三姓神" ,及各司不同部门的城市国家神。朱庇特为总管,国家的城门、战争、和平、农业、手工业等和人的情、欲、生、死等,均有不同神管理,原有的家庭神虽然依然存在,但已被贬在次神的位置,受祭的对象主要是朱庇特神系。

早期罗马共和国时期仍是以朱庇特为主神的多神教。这时,主神朱庇特的形象已经完全代替了伊达拉里亚人早期主神丁尼亚的形象;给予战神玛尔斯特殊地位,设置神庙和专门的祭司;原来的灶神威斯塔上升为火焰神,设置神庙和选拔处女终身担任祭司;原来的果园神后来的美神维纳斯受到普遍的敬拜;原来的谷禾女神刻瑞斯与远古的大地女神混同,在罗马城阿文坦山上建神殿。早期罗马共和国的神灵观念大致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意大利罗马地区土生土长的宗教神灵,是本地区原始氏族群体创造的;一是外来氏族群体伊达拉里亚人设置的神灵;三是共和国对内对外的需要而创造的,他对前两种神灵作混合和升降的调整,产生适合自己要求的神灵。

早期罗马共和国的宗教行为和宗教组织来源于王政时代又有所发展:

①神殿。伊达拉里亚人在罗马修建大神庙,共和国初期也修神庙,后来修建不多,这是宗教活动中心;

②祭司。早期罗马共和国有庞大的、自成系统的祭司集团,祭司长有权力规定日历、解释法律和主持祭祀、拥有奴隶,祭司内部有上下等级;

③祭祀。由祭司主持,有祈祷、献祭等,祭神与竞技联系起来,大大发展了伊达里亚人的祭祀形式。

(2)外来宗教的影响

古罗马人的宗教观念不断受外来宗教观念的影响,爱琴海地区的希腊宗教,尤其是一度作为罗马城统治者的伊达拉里亚人给他们带来的爱琴海宗教观念,已成为古罗马宗教的一部分。

早期罗马共和国的贵族们已经看到这种影响的不利方面,元老院一再下令罗马人不许信奉外来的神,但收效不大,罗马的神随着罗马共和国在地中海的称霸过程,其形象不断受到希腊、埃及、中亚等国家的影响,其神名也在不断引进。如埃斯枯拉皮俄斯本是位名医,在荷马史诗里只是一位会治病的英雄,他死以后演变为医神,这是后来的事情,而罗马共和国人约在公元前 291年在一个岛上为他建庙,奉为罗马神,并深信有病在他的庙里睡一觉就可健康如初。爱赛斯是埃及的生育与繁殖神,可是罗马在和北非迦太基打仗时,庞培的士兵特别喜欢这位女神,祈求她的佑护。公元前 2世纪在外来宗教观念的冲击下,罗马共和国的元老院下令全城庆祝阿波罗节(来自希腊)、地母节(来自东方弗里基亚人)、谷神节(罗马有谷神,但这位谷神已经混合了外来宗教文化),原来的朱庇特、维斯塔等大小神纷纷同外来的神混同为一。

这种宗教神灵观念的转变对于一个战胜国来说既是悲哀的又是有深刻原因的。当时,罗马的男性罗马人多数在征战过程中,而且死亡惨重,握有家产的富裕妇女过着奢侈生活,城内有文化知识的奴隶为数众多,个别人从事着秘书、教师、医生和音乐师等工作,这无形之中就把外来宗教文化带到了罗马,产生强大的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