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浓缩铀公开曝光在昭示什么

在日本,拥有“核武”关键材料——高浓缩铀和武器级钚,不是什么新闻,更算不上秘密。不管是被动的应时——核武研发、制造的禁足,无核三原则的框定,还是主动的作为——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状态,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帝国”,二战结束之后,长期以来,在“核武”相关方面,毕竟一直处于选择沉默和乏力辩解的尴尬境地。尽管禁足令早在颁布后不到十年的1954年,在日本“发展核电”天然幌子下,经美日私相授受,事实上就已经解禁。甚至在近三十年前的1991年,时任首相就已经放出狠话:日本在核武器技术层面已经没有问题,财政方面更是没有问题。但日本“核武”终究只是不可公开的秘密工厂,至少难以摆脱这种秘密的困扰与捆绑。殊不知,时针都指向了2014年,安倍还要为核武鈈的存放极尽辩解之能事。看来,“沉默和退避”作为主旋律,应该是日本“核武”近七十年来不争的事实。

但应当引起注意的是,随着“修宪”进程的有效推进,尤其是以阶段性成果为标志的初战告捷,日本“核武”似乎见到了曙光。具有年产150吨浓缩铀的生产能力和47吨武器钚保有量的公开曝光,是否正在彰显日本“核武”新时代的到来。不管是“核武”的默默坚守,成就了“修宪”的阶段性成果,还是“修宪”的初战告捷,促成了“核武”的放开手脚,总之,日本拥有核武器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已经昭然于天下,现在,它已经不只是可能拥有核武器,而是名副其实的有核国家,而且还是不可小觑的核大国。这就是今天的日本,日本真实的现状。对此,所有珍爱和平、秉持正义的人们,尤其是曾经深受其害的国家和人民,一定要保持足够的清醒,足够的警觉——足够的警惕。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是对日本,能够实际决定日本命运的人们最切实际的“以礼相待”。

也许不能说日本“拥核”就一定是战争的危险,但纵观大和民族曾经的历史,那样的肆无忌惮,惨绝人寰,那样的无所不用其极,就是时至今日仍倍觉惊悸不已,正义、良知尚存的人们,不能不惊叹:核武的日本,一定是人类和平与安宁最大的挑战与威胁,至少是这种挑战与威胁最大的隐患。

而如此之隐患,所以存在、孳生,当事者本身当然是主要方面,但仅仅靠一己之力,而没有美国这个最大保护伞和避风港的提携、扶持和助推,日本的“核武梦”可能只是永远的追求,甚至早已被扼杀在摇篮之中,湮灭在萌芽状态。因为,二战结束之后,伴随最具制衡力《和平宪法》的出台及强制施行,加之颇具针对性的各种制裁措施相继问世,包括“核武”在内的各种夙愿,事实上就已经画上了句号,不管是否完满,更无论是否情愿。然而,真实的历史不容改变,日本已经顺利搭上放飞梦想的战车,严酷的现实更毋庸置疑,已经准备好了的核武国——日本在高喊:我来了。

不得不说,正是美国最初的宽恕(或言之利用更切实际些,因为,一开始美国就在把日本当作其亚太战略中最重要的棋子),点燃了日本久藏于心的“核武”火种。1954年“参核”(参与核武器研究、开发)的解禁,事实上就是日本核武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加之进一步的纵容,更是成就了既往蹑手蹑脚不雅形象的彻底改观,对武器钚归还问题的长期不置可否,实际上就是给日本“核武”吃了定心丸。

也许质疑者会反诘:美国纵然是世界警察,也不至于有那么大能量,去决定可能给全球带来灾难的日本“核武”之命运。首先需要肯定,对日本核武的危害引起足够重视,应该是我们的共识,更适应成为整个人类之共识。但必须同时指出的是,美国在对于他国的把控方面,绝不在日本现代核武能量之下,尤其是在对诸如后者善变之国的调控方面,更有独到良方。二战结束以来,从最初《和平宪法》的主持制定及其监督执行,到“涉核”的禁足及无核三原则的框定,从决定琉球命运的《旧金山》条约的签署,到《美日防卫合作指针》的制定,再到美日同盟的确立和拓展,回首日本70年来所走过的每一步,应该没有哪一个不是在美国指挥棒操控下实践并完成的。

而包括其中的核武,无疑当属美国操控成功之典范。正是在美国呵护、提携和纵容下,日本核武,从最初的被禁足,被框定,到逐步解禁,松绑,从蹑手蹑脚生怕惹祸上身的秘密工厂,到放开手脚无所顾忌的公开运作,从一度三缄其口的矜持,到口无遮拦的放纵,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走到今天,而且可能甚至一定走向未来,走向永远。

当然,走到今天的日本核武,很可能难脱尾大不掉之嫌,但一定要看对谁而言,对美国来讲,它可能同样只是囊中之物。之前的伊核,尤其是就在眼前的朝核,应该都是美国“干政”成功的典型案例。尽管已经退出《伊核协议》,但对伊朗核武的控制,还是没有可以取而代之的,至少目前是这样状态,甚至今后相当一段时间亦难有实质改变。而说到对朝核的管控,更是成果卓著。以联合国名义对朝鲜实行的各方面的制裁,自不必说,就是向实质迈进的对核设施的爆破拆除,也已经公开面向全球展示。当然不能说,现在半岛无核化已经指日可待,但此举毕竟不失为无核化进程中空前迈进的一步,而且是关键的一步。如此看来,半岛无核化应当有望。

那么面对日本核武,就一定只有尾大不掉吗,答案显然只有否定。

日核的现状,所以与伊核,尤其是朝核形成如此巨大反差和鲜明对照,说到底就是美国自己惹的祸(如果算祸的话),就是其惯用的双重标准之伎俩在作祟。事实上,自管理世界以来(至少在其自己看来,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管理者),美国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双重标准,换句话说,在涉及国际事务方面,它自始至终都在用双重标准严格履职。甚至可以说,不用双重标准就不成其为美国,只要插手国际事务,就一定是这样表现,这样展示。而且这样状态已经持续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在把玩两面手法方面,它已经轻车熟路,抑或达到炉火纯青之地步也不为过。不然的话,在分别对待日本和朝鲜的核武方面,如此分数两端的作为,绝不可能那么轻松自如,以至于自然而然。

一个是可年产150吨浓缩铀和拥有47吨武器钚储量的巨型核基地,另一个则是只拥有758公斤浓缩铀和54公斤武器钚的微型核作坊(韩国《中央日报》援引韩国军方和情报部门“朝鲜核物质相关机密文件”)。如此几近千倍至少也有几百倍之差的天壤之别,如果要制裁的话,毫无疑问,非常明显,首当其冲的只有前者,只是日本。然而持续多年以来的实际状态是,本不该受到制裁,最多只是次之的小微准核国家——朝鲜,不仅受到了以美国为首、西方为主国际社会的广泛全面甚至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举世公认唯一执掌国际天平的联合国,更是连篇累牍的出台制裁朝鲜的相关决议。相反,本应受到制裁事实上的核大国——日本,不仅没有受到美国等主流国际的制裁,联合国方面,不用说制裁文件,就是谴责类文字及声音也未曾公诸于世。这样的状态,无疑表明,在彰显美国在把玩双重标准伎俩上游刃有余、事半功倍的同时,更在招摇,其在 国际影响力上的随心所欲,心想事成。这就是美国,美国的真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甚至无事不在。

或正是深谙美国这种无有匹敌现实状态的长此以往和从来秉性的坚定恪守从而根本改变的遥遥无期,日本自二战结束之后,事实上就已经开始紧抱美国这个大腿的无限征程。尽管实际进程中,不时遭遇各方面尤其是来自这个宗主国甚至莫名的阻力,但基于识时务的仰人鼻息,唯其马首是瞻,至今近70年的时间,毕竟坚持下来了,而且一定还会坚持下去,直至永远。因为,如果说恃强凌弱是大和从来秉性的话,示弱倚强更是其不灭的追求。当然不能说没有之前在中国的横冲直闯,就一定没有之后面对美国摇头摆尾,但恃强凌弱和示弱倚强,在日本来说,毕竟是不可分的一奶同胞。

说到这里,似应强调指出的是:日本核武能够走到今天,关键还在其自己本身。这正所谓内因才是变化的根据。如果只是扶不上墙的阿斗,纵然美国再帮扶,哪怕倾其所有,日本核武终究也只能在70年前的状态,原地踏步,永远止步。换言之,如果只有外因的输入,而没有内因的努力,日本核武,一定只是永远的追求。

在核武器技术层面已经没有问题,财政方面更是没有问题,还在近30年前,作为当值首相,如此放话,可以肯定,这绝不只是他的独家箴言,更是能够主导民意、主宰国运所谓民粹精英们的共同心声。尤为不可熟视无睹、置若罔闻的是,这一看起来的狠话,或正是切中日本时弊的实话,大大的实话。二战结束以来,日本所以能够从战败阴影中迅速解脱,经济为基础的各个方面能够迅速崛起,科技的作用与贡献是无可替代,无可比拟的。其在军事领域,尤其是在具有引领作用的核武器层面的应用,更是毋庸置疑。尽管《和平宪法》颁布施行以来,70余年时间,看起来日本只是一个无军事的非正常国家。

而财政方面更是没有问题的强调,明显的决不止于政府财力充盈的表露,更在彰显全民参与基础之上国家整体实力的稳固。不管是“丑陋的日本”从娃娃抓起的宣教使然,还是其从来就有的秉性,大和民族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抱团。一个日本人是只虫,三个日本人成条龙,这一比喻决不是艺术的夸张,而是已经数度彰显出大和民族本性的真实呈现。

太过久远的暂不赘述,就从甲午海战说起吧。这场“坚持下去,失败的一定是日本”(彼时日本政坛老将伊藤博文肺腑之言)的战争,本该失败者所以能够制胜,说到底就是,与大清国朝廷上下各自为政、我行我素的一盘散沙形成鲜明对照的,小日本从天皇到臣民上下一致、齐心合力的结果。不能说没有天皇的义举,就没有这次海战的胜利,但捐资海军与挪用军饷这样巨大的反差,最终战局的一边倒,难道说不是天经地义。而不到半个世纪之后的抗日战争中,军国所以一开始就那么恣意疯狂,肆虐成性,无所不用其极,同样是日本举国同心,军民一拳的结晶。如果没有行军前夜新婚妻子以身殉国的“壮举”哪来军国走卒的义无反顾,如果没有女子从军及慰军的“激励”哪来军国暴徒的杀人如麻。一句话,没有普通国民的尽心竭力,日本军国在我中华大地横行肆虐那么长时间,一定是不可想象的。

“人心齐泰山移”,中国人民所以最终把日本这个最重“泰山”彻底移除,根本上讲就是全体中华民族“一致对日”全民共识,共识基础上的勠力同心、共同抗日的结果。

那么,日本核武是否可以独善其身而不落窠臼,答案显然只有否定。财政方面更是没有问题,当然没有贬低财力作用之意涵,但再多的金钱,有些东西也是买不来的,比如说民心,如此指向在这里应该说是比较明显和突出的。这样的表述,正是核武在日本人心向背的真实诠释,民众支持、民心支撑的明确表白。至于技术层面更直接就是人的实践。不只运用技术是人才的展示,研发与掌握技术更是精英的荟萃。

看来,日本核武拥有今天的辉煌,同样是这个国家人心所向的彰显,全体国民齐心协力的结果。不可否认,日本核武,从一开始,排除国际,单就国内,反对的声音就同时存在,之后每一发展阶段,不论隐蔽还是公开,反对者始终相伴始终,就是时至今日,已经达到突变与飞跃之时期,反对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但这绝不能成为否定人心所向,民意所系这一既成事实的依据。因为,从古至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做到,基于民意的国家意志、体现多数民众意愿的主流民意,这样的一般民意与只是体现单一个体意愿的个别民意,绝对一致。因为这种一致,对于国家、社会来讲,是不存在的。事实上,只要符合多数民众意愿,因而得到多数民众支持,就应被视为民心所向,民意所系。再具体些,只要议院、国会通过,就是事实上的主流民意,就是民族共识。

因此,日本核武,不仅上升为国家意志,同时更具有广泛民意基础,毋庸置疑。而在核武意识方面,大和民族最优秀的代表,迄今为止,非安倍莫属。来看看吧:

就在上月广岛纪念活动中,他明确表示,日本不参加《禁止核武器条约》。很显然,在“禁核”已经日益成为国际共识的当今时代,敢于如此表态,足见大和民族这位最优秀分子在日本拥核甚至用核上,意志之坚定,决心之坚强。然而所以这样,绝非一蹴而就,更不可能一时头脑发热的突发奇想,一定是长期积累不断升华的结果。

还在两年前的2016年10月,在参院预算委员会答辩中,就坦然自若承认,“自己曾经有拥核的想法”,真是谦虚至极,因为安倍来讲,言之从来就有这样想法,亦不为过。继续答辩时,更以如簧之巧舌狡辩:日本拥有核武器,这和日本使用核武器完全是两个概念。其实,拥有和使用不止是两个概念,也是两种行为。但这一差别,绝不可成为向后者转化的天然桎梏,它们之间更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尤其对于安倍深植其中以背信弃义而久负盛名的日本右翼来讲,更是如鱼得水般自然而然,甚至义无反顾。事实胜于雄辩:就在美国意欲仿效中国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当口,安倍竟敢直面扼阻,足见其在“涉核”上的勇气与担当,勇气与担当赖以支撑的叵测居心。日本不使用核武器,就如同军国承诺不搞侵略一样,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没有侵略,没有核武器。

至于说到同年4月日本内阁通过的答辩书称,宪法并没有禁止日本拥有核武器,无疑就是安倍直接授意。因为早在上一任期内的2002年,他就对日本《朝日新闻》表示,宪法并没有禁止核武器,只要核武器是小型并能够安全保存。不可否认,《和平宪法》确实没有禁止核武器的具体表述,却有禁止常规武器的暗示。不保持陆海空军武装力量,是否在说,日本不得保持常规武装力量,进而是否在说不能持有常规武器。既然常规武器尚在禁列,与之不可同日而语的非常规的龙头老大——核武器,却予准许,不知在哪能说得通,更不知人间有否比这更滑稽可笑,更不堪一击的。

还需要指出,安倍的核武梦,绝不是他自己的独角戏,而是整个大和的民族梦,至少是不时决定日本国家民运精英分子的集团梦,而且,“拥有核武的想法”,安倍更不是第一人。最先挑战核武禁令恰恰是他的外祖父岸信介。这个侥幸逃脱制裁的二战甲级战法,在60多年前就对议会公开表态,宪法并不阻止日本发展核武器。而1964年当选首相后,佐藤荣作则对时任美国总统约翰逊表示,日本应该拥有核武器,并进一步解释道,日本民众暂不会接受,但公众,尤其是年青一代是可以被教育的。安倍等显然就是被教育过来的年轻一代。

看来,日本拥有核武器应该是一脉相承的夙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