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9年08月16日 14:38:11 来源: [i]中国国防报 [/i]

美媒为北约应对未来海上战争支招
北约在波罗的海举行联合军演。

今年以来,北约国家频频在波罗的海、黑海和北大西洋等海域举行联合军演,显示出其对海上作战力量日益重视。美国“岩石战争”网站8月12日刊文称,要想更好发挥海上作战力量的作用,举行实兵演习只是途径之一,更专业、更高效、更节约成本的方法,非兵棋推演莫属。

模拟未来欧洲冲突

报道援引美海军中校萨穆尔森的话称,北约一直设想未来欧洲战场将动用地面力量而非海上力量,因此忽略了海上兵棋推演的组织实施,但欧洲安全形势发展越来越证明,海上力量将在欧洲安全事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北约联合作战中心指挥官、波兰陆军少将雷多维茨介绍说:“倘若爆发战争,北约海军将承担运送部队和装备,为岸上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从海路驰援挪威、波罗的海三国或波兰等至关重要的任务,需要应对的挑战复杂而艰巨,必须提前做好预案。”

不同于训练和演习,现代兵棋推演主要借助计算机系统模拟战争,完成作战分析、模型构建、趋势判断和兵力配置等步骤。雷多维茨提出,为保证北约成员国海军适应未来复杂的海上作战环境,最佳方式就是举办海上兵棋推演,因为它组织实施方便且成本远低于实兵演习,收效也不比训练或演习差。他说:“有些时候,兵棋推演还能模拟演习无法模拟的作战环境或作战任务,是了解未来欧洲冲突并为之做好准备的重要途径。”

设定真实假想敌

萨穆尔森认为,兵棋推演要取得理想效果,假想敌和作战环境设定一定要有针对性和真实感。他提出,美海军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举行的兵棋推演收效显著,是因为推演中设定的假想敌(日本)和作战环境(西太平洋地区)在现实中真实存在。相比之下,北约目前的兵棋推演通常设定战争在虚构环境中发生,作战对手也大多由想象而来。

他说:“比如北约‘纳比吉亚’兵棋推演,设定的战场就是虚构的‘伊比利安半岛’和附近几座并不存在的岛屿,假想敌则是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军队的混合体,且在技术、数量上均不占优,如此设定起不到让参与者适应未来战场的作用。”

美国战争学院教授米兰·维戈提出,欧洲及其周围海域是一个被欧洲大陆、英伦三岛等分割为多处分战场的“成熟战场”,“每个分战场均为一片相对狭小的区域,在陆基作战飞机的控制范围之内,这对未来交战双方都有好处——对进攻方来说,可就近获得补给,作战持续性和连贯性能够得到保证;对防守方来说,可迅速建立起区域拒止/反介入措施”。萨穆尔森称,这样的战场环境已印刻在每一名高级指挥官脑海中,海上兵棋推演应以此为依据,设定真实的假想敌和战场环境。

全程模拟战争进程

萨穆尔森称,在海上兵棋推演中,北约成员国至少要在3个方面加强历练。

首先是数据搜集能力。海军要在未来战场上适应瞬息万变的形势,必须具备广泛的数据搜集能力,“先进的硬件是前提和保证,人员更是核心,必须让参与者适应未来作战环境和作战装备,以便在战争爆发时有能力搜集到有价值的数据和信息”。

其次是部队管理与兵力配置能力。战争爆发后,指挥官必须快速决定如何向各分战场派遣部队及具体配置情况,“通过一遍遍针对性极强的推演,指挥官将对战时的部队管理、调遣配置形成条件反射,战争爆发后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第三是趋势判断能力。兵棋推演通常模拟的是战争发生、发展和结束全过程,参与者要根据实际推演各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和应对之策,通过客观实力对比和对战局形势发展的判断提出建议、制订计划,帮助本方取得最理想的战果。

推动北约共同防务发展

报道称,北约海上兵棋推演的一个独特之处,就是将结果纳入未来军力建设,力争在每次推演中发现不足并改进,进而推动北约共同防务发展。

萨穆尔森举例说,美海军就是在兵棋推演中发现“空海一体战”概念存在联合部队指挥与控制问题,五角大楼随即接受多项改进建议,甚至对这一概念重新定义,“举行兵棋推演,就是在尽可能接近实战的虚拟战场上,通过提前演练,最大限度地查漏补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