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者为与英、美等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争夺亚太地区霸权,打着“大东亚共荣”的幌子,疯狂抢占广大东南亚等地区的丰富资源和战略基地,以图达到其称霸亚洲乃至世界的目的。但是,由于日本国土面积小、资源物资少、人口数量有限的先天不足,使其捉襟见肘的兵力在辽阔的中国大地上陷入了蚂蚁啃大象的尴尬境地,若想实现进军东南亚、打过太平洋的“宏伟目标”,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为解决兵力严重不足的问题,日本军部不得不在占领地扶持和使用一些当地武装,以作为自己的仆从军队。这些军队虽然大多意志消沉、训练无素、装备落后甚至心怀异志,基本只能作为日军作战的辅助力量,但有总是聊胜于无的。当然,随着日本法西斯的彻底失败,这些出卖了灵魂的仆从军也陪同着侵略军一同走到了末路。

伪军,中国人心中抹不去的伤痕伪军,是指由侵略者国家组织其占领地的民众或投降的敌方军队士兵所组成的军队,其成员一般为叛国失节者。在抗日战争期间,除去伪“满洲国”和内蒙古变节军队,伪军主要指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的华北治安军(俗称“皇协军”)、汪伪国民政府的和平建国军等。按照隶属,伪军大体可以分为三类:大头是伪“满洲国”军、汪伪政府军、伪华北政务委员会的皇协军等正规仆从军,表面上由日本扶持的各个伪政权掌握,以独立形态配合日军作战;第二类是各县城内的警备队以及各乡村的自卫团,由所在省县的地方伪政权组织管理,作战时直接归日军管辖;此外还有一些隶属交通公司的铁路警务机关、隶属工厂的警备队。从来源看,部分为投日的原国民党军队和土匪,其他为日军就地征召的民众。

太阳旗的边饰:回顾二战中日本侵略军的仆从军队

皇协军旧照

抗战期间中国到底出了多少伪军?因为史料保存不全、统计口径不一等诸多原因,一直没有比较精确和权威的结论。目前大致有三种说法:一种是到日本投降时,据《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受降报告》统计,除伪“满洲国”以外所有驻华伪军的数量大约是118.6万人;另一种观点认为,因为日本投降时逃亡和被改编的伪军大多没有被统计,尤其是被国民党政府改编后直接投入内战的伪军更不可能严格统计,故此伪军应逾210万,加上伪“满洲国”和伪蒙军队及其他零散部队,总数应在250万左右;第三种观点则认为整个抗战期间伪军主要与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等部队作战,抗日战争中被中共抗日武装歼灭的伪军如果能够统计出来,伪军的数量更会大大增加。其实,不论是118.6万人还是250万人亦或更多,这个数量难道不都值得国人永远警醒和反思吗?

这些伪军的结局如何呢?除被毙伤、逃跑及遣散的以外,很大一部分竟摇身一变成了“正规国军”。据统计,至抗日战争结束时,汪伪军及伪华北政务委员会伪军,除略有逃散外,建制尚属完整,汪伪军计有15个军52个师9个旅及特种兵,共28.2万余人:华北伪军共13个集团(旅)及炮、工兵一部,共5.5万余人:伪“蒙疆自治政府”残余军队还有9个师的番号,加上其直属部队共1.4万余人。这些伪军被蒋介石照单全收,直接纳入国民党正规军编制,投入到反共反人民的内战当中。当然,他们的结局也同蒋家王朝一样,大多于1949年彻底完蛋了。

太阳旗的边饰:回顾二战中日本侵略军的仆从军队

汪精卫

伪“满洲国”军队,傀儡皇帝无权指挥的御用部队

1932年,日本关东军扶植清朝废帝溥仪在长春就任了伪“满洲国”“临时执政”,这是近代列强入侵以来在中国第一个以国家面目出现的汉奸政权。日本在推出伪“满洲国”的同时,为了树立其“独立国家”的形象,也为了镇压东北抗日武装,还建立了伪“满洲国”军队,总数约为20万人。但是,日本人始终对伪“满洲国”军队心存怀疑,所以在其部队编制和武器配备上都大打折扣,伪“满洲国”军队一般以旅为最大单位,每个旅只编有2000多人,仅少数精锐如兴安骑兵师为师级作战单位;配发的武器主要以轻武器为主,并不配备重型武器,1个团的火力仅相当于日军1个大队。伪“满洲国”军队最多时达到20万人左右,溥仪虽然先为“执政”后为“大皇帝”,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傀儡,毫无军队的指挥调动权,一切需看日本关东军的脸色行事,就连身边的“禁卫军”都指挥不了,甚至一部“禁卫军”仅仅由于对日本的“忠诚度”遭到关东军的怀疑,竟被日军消灭了。随着苏联军队横扫关东军,这支军队当即就以解散或被国共等方面收编而灰飞烟灭了。

伪蒙古军,迷失方向的大漠铁骑

伪蒙古军,是日本扶持的以内蒙古旧王公德穆楚克栋鲁普(简称“德王”)为首的伪“蒙疆联盟自治政府”的武装力量。这支由日军一手拼凑和装备起来的军队主要由三大块组成。第一块是李守信的第1军。李守信出身东北军,曾因在任东北军团长时亲手射杀蒙古族人民起义英雄嘎达梅林而步步高升,并早在1932年就投靠了日本人。他的这个军有4个师,每个师2000多人,其中只有大约一成为蒙古人,其他都是汉族人。该军全部使用日式装备,配有部分重机枪、火炮和大量作战马匹,具有一定战斗力。

太阳旗的边饰:回顾二战中日本侵略军的仆从军队

“满州国”军号手

第二部分是德王兼任军长的第2军,也有4个师,但每个师仅有1000多人,这支部队以锡林郭勒盟骑兵为主。历史上的锡林郭勒骑兵本是一支劲旅,在晚清英法联军进攻北京的时候,曾由僧格林沁率领在南八里桥和敌军决战,当时3000名以锡林郭勒盟为主的察哈尔骑兵冒着英法联军的猛烈炮火前仆后继策马冲锋,没有一个人后退逃走,最终仅有7人幸存。如果僧王知道若干年后他麾下蒙古铁骑的后代子孙竟沦为异族的走狗军队,恐怕要气得在棺材里直打挺。虽然德王的部队也是全部由日本提供装备和补给,甚至连军服都是日本制作的,但是毕竟都是七拼八凑的、毫无精神支柱的乌合之众,没有多少战斗力。此外,由于德王手头武装太少,日本又从伪“满洲国”的“兴安省”借了6000人给他,这些部队中蒙古族人大约有3000多人,算是蒙古族部队,不过这些部队大多时候不听命于德王,而是受伪满兴安省的蒙古族军官指挥。

由于蒙古人数量有限,伪蒙古军实在无法短时间扩大(而且多疑的日本人也不想让德王坐大),于是日本人又把察哈尔的一支地方匪帮武装王英部拉了进去。这支部队总数有6000多人,编组成所谓的“西北蒙汉防共自治军”,由王英任总司令,下辖4个旅,后来又改名为“大汉义军”(真不知道他们的“义”从何来),这也是伪蒙古军的第三部分。

经过费尽心机的网罗,日本控制的伪蒙古军总数最多时约有2.5万人左右。抗战胜利前后,虽然这支典型的杂牌部队在苏联红军打击下一击即溃,但却在蒋委员长的庇护下升格为“国军”,开到前线去对人民军队作战,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日军中的台湾籍、朝鲜籍官兵,被历史扭曲的灵魂

从严格意义上讲,日军中的台湾籍和朝鲜籍官兵不应被称为仆从部队,只能算作日本军队中的二流角色(如从装备上看,日军中的朝鲜籍部队就不配发钢盔)。侵华战争开始之初,当时生活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人和朝鲜人并没有服兵役的资格和义务,但这两地又确实蕴藏着巨大的兵力资源。因此,自1938年4月起,日本“朝鲜总督府”开始实施“朝鲜特别志愿兵制度”,召募朝鲜人以“军人”身份加入日军;由于始终对与大陆一脉相承的台湾人民的“忠诚度”没信心,日本开始只是征召台湾人充当不具备正式军人身份的军属与军夫(这个军属不是指官兵家属,而是为部队服务的翻译、随军护士等保障人员)。第一批台籍军夫中约有1000人参加了淞沪会战,他们被称为“台湾农业义勇团”,并配属给以日军台湾守备队为基干组建的重藤支队,其主要任务竟然是在上海郊区种植新鲜蔬菜以供军用。此后这支以日本人作为士兵、台湾人充当军夫的部队还参加过武汉会战、登陆广州湾、昆仑关战役、攻占海南岛等一系列侵华战争,并于1942年调往南洋。而后随着战局的扩大,大批台籍军属、军夫被招募到中国战场担任物资运输、占领区工农业建设等工作。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日军兵源日渐枯竭,不得不于1942年开始在台湾实行志愿兵制度,征集台湾青年参加日本作战部队,其中较为集中的是从台湾原住民中征召的数千“高砂义勇队”;当然,众多的随军军属、军夫更是被直接编入作战部队参战。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战后的统计,二战期间日本在台湾总计征发了约20万名台湾军人、军夫、军属等前往战场,其中有30304人死在战场之上,成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炮灰。朝鲜籍日本兵总计则达到24万余人,其中有2万多人死亡。从部队派遣上看,朝鲜籍日本兵大多派往中国战场,主要在关东军中服役;而台湾人则主要参加留守部队和被派往东南亚作战,日本军部的居心是非常明显的。

太阳旗的边饰:回顾二战中日本侵略军的仆从军队

日军飞行教官正在给泰国飞行员讲授空战技术

其 他

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为日军服务或配合日军作战的仆从国部队,由于规模不大、人数少或对战局影响小,不太为大家所了解。

二战时期,随着德意日轴心建立,当时的泰国军人专制政府采取了亲日政策,与攻入东南亚的日军结为盟友,并对英法开战。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泰国正式与当时强大的法西斯日本结盟,后者随即向泰国派遣不少军事顾问。从今天的视角回看,当时的泰国政府无非是想借德意日的势力,把英法国殖民势力赶走。陆海空各军种俱全的泰国正规军队配合日军作战,日本还是比较重视其在东南亚的综合影响,更想将其捆在自己的战车上充充门面。但是,受自身作战能力偏弱影响,再加上日军的暗中压制,事实上泰国军队在二战期间一直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日本战败投降后,由于泰军在战争中“战绩”不显著,所以盟军统帅部当时并没有用对待日本天皇、日本军队或德国军队的方式来处理泰国,没有解散或重组其军队。同时,因为战争中反对亲日军队的“自由泰国运动”中也有许多泰国军人、将领,因此太平洋战争中泰国军队实力和形象所受到的损害还是有限的。

缅甸被日军占领较早且时间较长,但缅甸伪军的资料很少,有详细记载的仅为“独立义勇军”。这支根本没有独立过的“独立义勇军”由日本特务机关“南机关”于1941年12月27日组建,起初只有区区200人,翌年2月发展到5000人。“独立义勇军川岛兵团”(根据日军称呼部队的惯例,这支“独立义勇军”的指挥官是一个叫川岛的日本军官)全力支援了日本陆军的缅甸进攻作战,该部队的第12山地团曾与中国远征军新50师交过手,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1945年3月27日,进一步发展壮大后的“独立义勇军”大部——约1万名官兵反正,配合盟军对日军进行了反击,并赶走了日本人。

太阳旗的边饰:回顾二战中日本侵略军的仆从军队

印度国民军学习日本军械

日军队伍中还曾出现过部分高鼻梁白皮肤的俄国人。十月革命之后,数万忠于旧政权和沙皇的白俄官兵逃入中国,其中很多被日本人收买,为日本人效命,其中最有名、最为凶残的是别什果夫部队。别什果夫早年追随另一个白俄将领谢苗诺夫,谢苗诺夫曾配合日军干涉新生的苏俄政权,失败后又带领部下逃入中国沦为土匪,后又成为协助日本侵略苏联的帮凶。谢苗诺夫失败后,别什果夫逃窜到中国境内的额尔古纳地区,纠集部众组成了一支土匪军。别什果夫匪军在当地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曾经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额尔古纳惨案。“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看到了别什果夫一伙的利用价值,拉拢他们为自己服务。严格来说,被日军收买的别什果夫部队只是一支特务部队,经常越境到苏联从事爆破、策反、暗杀等活动,它也是日军最早的非正式情报部队。别什果夫部队由日军小野少佐指挥,名义上隶属伪“满洲国”军,实际上听命于关东军哈尔滨特务机关。1942年,关东军将别什果夫部队改编为正规的情报部队,划归关东军情报部直接指挥,但因兵员不足,别什果夫部队只有300人左右,后来又逐渐缩编,到了1945年关东军败亡前夕只剩下180人。

此外,还有一些资料记载较少甚至缺失的仆从军队:如自由印度临时政府在亚洲由日本控制的印度国民军,大约有8万人;印尼由日本人扶植的“人民协调中心”下属的“乡土防卫军”大约有5万人;日本在印度支那驱逐法国驻军后,扶植的越南保大政府和笼络的旧柬埔寨王国、老挝王国政府,也曾有或多或少的武装配合过日军作战,但大多不长久,日本人也不信任他们,甚至曾经把一支柬埔寨伪军直接缴械。此外,日军还在印尼扶植“爪哇防卫义勇军”、在大洋洲召用新几内亚土人进入工程部队等,这些都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仆从军队。总之,任何一支出卖自己的灵魂、出卖自己的民族、出卖自己的祖国的军队都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其最终结局必然是人民的审判和历史的唾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