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就曾经的辉煌与眼前的困局来看,委内瑞拉(以下简称“委国”)绝对是拉美最大的悲剧。与阿根廷相比,真的是:幸福的经历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根源则大同小异。委国的自然条件与自然资源甚至比阿根廷更好,森林面积约占全国面积的56%,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石油、煤、铁、金等储量丰富。特别是石油资源,已探明储量世界第一,是世界第五大石油出口国。20世纪早期发现石油之后,委国经济迅速崛起。到1950年,当世界其他国家正努力从二战中恢复时,委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一度达到世界第4。之后,随着世界工业化的发展,被誉为“工业血液”的石油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价格一路走高,委国迎来了黄金岁月。但委国也因此患上了严重的“石油依赖症”,工业开始萎缩,原本依靠优越自然条件一度发达的农业走向衰落。1980年代初国际油价达到创纪录的近40美元/桶,而后迅速下滑,到1986年跌至谷底,仅有10美元/桶。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国经济遭到重创。从此,委国的经济形势与政治局势就与石油价格紧密相连,石油价格上涨国家欣欣向荣,石油价格下跌则会引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21世纪初,国际油价大幅上涨,委国迎来了又一个春天。2008年国际油价创下150美元/桶的历史纪录。随后油价出现剧烈波动,总体呈下降趋势。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出现暴跌,到年底时跌至不到60美元/桶,比年初下跌了将近50%。随后几年国际油价一直在低位徘徊。这对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国经济造成了致命打击。而政治强人查韦斯于2013年去世,更令委国的一切弊病暴露无遗,债务危机、经济危机频发,政局混乱不堪。2014年油价暴跌导致委国经济大崩盘,委国开始了连续的GDP负增长,2016、2017、2018每年负增长10%以上。到2018年委国货币贬值了13000%。15年前能买一套房子的钱,如今只能买一杯咖啡。2018年委国人均GDP世界排名121位,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主要经济体之一。更为致命的是,现在的委国除了石油几乎一无所有,工农业一塌糊涂,物资全面短缺,已经到了“饿得吃不上饭”的地步,商店空空如也,哄抢事件时有发生。因为缺乏电力以及造纸所需的原材料,甚至连国家货币也要依靠外国印刷,最终却连印钞的钱都付不起。工人罢工和学生示威此起彼伏,反对派和政府摩擦不断加剧。今天的委国已经成了经济崩溃和灾难的代名词。委国的沧桑巨变,虽然主要原因是被称作“荷兰病”的能源依赖症,但深入分析我们会发现,过度民主依然是其重要原因。特别是自查韦斯执政以来的民粹主义泛滥和高福利制度,更是对委国局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最终将委国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委国最初发现石油的时候正处于独裁统治时期,巨大的石油利益被以军阀总统为首的权力阶层所占有,广大民众并未从中得到什么好处,由此引发了民众的普遍反对。1930年代前后委国兴起民主运动,民主斗争持续了近三十年。广泛的民主运动不仅使委国于1959年跨入了民主政治时代,还奠定了委国深厚的民主基础,民众意愿成为了委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与此同时,高福利也成了民主运动的一大“成果”。委国这一时期的民主政治被人们称为“协议民主”或“盟约民主”。即,委国主要政党的精英们签署盟约,保证无论谁当选,政治经济特权都只在他们中间分享,并按照选票比例来瓜分石油财富。很显然,这种垄断式的精英民主对于广大民众来说是极为不公的。但这一协议较好地协调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分配,有效维护了统治集团内部的团结与稳定。另外,在此体制下,委国实行的是“有限福利制”,福利开支相对较低。即便1980年前后国际油价上涨,委国石油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福利开支有所增加,国家对人民的补贴依然控制在了政府力所能及和可持续的范围之内。因此,这一时期委国总体保持了一定程度的稳定与繁荣,并没有发展到后来的一塌糊涂与不可收拾。亦即,此时的委国通过牺牲广大民众的利益,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稳定与繁荣,其民族性并未受到严重侵蚀。但此时委国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石油依赖症,给国家前途蒙上了浓重的阴影。当1980年代中后期国际油价处于低位时,委国经济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严重冲击。而此时恰逢拉美地区普遍发生债务危机,由此更是重创委国经济。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委国为了获取外援被迫接受西方所操控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不仅把原来国家掌握的银行和石油开采权出卖给外国(美国趁机全面控制了委国的经济命脉),还大幅压低工人工资,撤销对民众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补贴。霎时间,汽油价格和公共汽车票价提高了一倍,食品价格大幅上涨,结果引发大规模骚乱。人们抢劫食品超市,政府派军队镇压,仅在首都加拉加斯就造成至少二三百人的死亡。1990年代国际油价持续低迷,生活得不到改善的民众丧失了耐心,骚乱冲突不断,政局动荡不安。在此背景下,1999年,查韦斯以“局外人”身份(非“协议民主”体制内的传统政党精英)参加总统选举,并成功当选。由此结束了长达40年的“协议民主”体制。

也许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也许为了获取更广泛的支持以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也许兼而有之。总之,“草根”出身的查韦斯上台后开始推行声势浩大的“21世纪社会主义”改革。1999 年新宪法规定:委内瑞拉立国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建立一个 “公正、民主的社会权利国家”,一个“参与制和主人公制的”民主,强调人民参与权、集体权及公民应享有的各项社会经济权利。其重点在于两点,一是大力推进全民民主,一是实行高福利政策。即在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大力促进并实现社会公平。在政治方面,查韦斯反对代议制民主,推行参与制民主。参与制民主也称半直接民主,是指由代议民主制向完全的公民自治过渡过程中的一种政制形态。查韦斯参与制民主以“人民主权”“直接民主”为主要特征,不仅强调人民主权,鼓励社会各阶层广泛参与国家决策,还主张让广大民众直接参与国家政治。以公投取代议会政治是参与制民主极为重要的一环,这突出地表现在重用“公民投票”和“大众罢免”。1999年宪法规定,公民有权发起四种公投:罢免、批准、废除和咨询。譬如,由议员组成的议会不能弹劾总统,但是民众可以直接罢免总统,只要征集了足够的公民签名(20%的登记选民)要求罢免总统,就可以举行罢免公投来决定总统的去留。查韦斯政府还通过在基层创建公社委员会等组织,促进居民在涉及自身利益与社区发展的公共工程等方面的积极参与,从而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参与制民主,落实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查韦斯政府建设参与制民主的措施,不仅使更多的委内瑞拉人融入政治进程,还使他们获得了比过去更多的参与机会,促进了传统上被排斥在政治体制之外的民众尤其是穷人等弱势群体的政治参与。有投票权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从1998年的79%提高到2010年的92%,许多贫民在查韦斯执政期间第一次参加了选举,印第安人的政治参与度得到明显提高。在社会福利方面,大幅增加工资和福利,把大量资金用于社会公共项目,对食物进行补贴,全民免费医疗,汽油近乎免费,全国约1/3人口接受政府补助,盖免费的房子给穷人住而且一盖就是100万套。

21世纪初,随着国际油价的节节攀升,查韦斯的改革顺风顺水卓见成效。但是2008年之后,随着国际油价的大幅波动和下滑,委国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而正是查韦斯政府在政治和福利制度方面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及21世纪最初数年的“幸福岁月”,使得委国经济病入膏肓。其中最为严重的一点在于,重创了委国工农业,严重削弱了委国经济赖以发展的基础。这包括:①查韦斯为了获取民众支持,实行低物价政策(这一点很像庇隆当初的做法)。委国食品和药品等关键物品的价格下降很快,许多产品的价格甚至低于生产成本。为此,委国不得不对工业生产进行巨额补贴,甚至干脆用石油出口换取其它国家的商品。因为用石油来交换东西很轻松,没有吃的用石油换,没有用的也用石油换。不断扩大的进口对本国工农业造成了极大冲击,使得本就脆弱的工业举步维艰,工厂大量倒闭,失业率增加。原本委国的农业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自足,到后来彻底衰落,近90%以上的食品和日用品不得不依赖进口;②工农业的衰落、高福利的维持、大量商品的进口,使得委国本就存在的严重的石油依赖症更是变得无药可救。查韦斯执政后期,委国的石油出口额已经占到总出口额的95%左右,占GDP总量的近30%,政府收入的50%来自石油;③被高福利所严重腐蚀的民族性。坊间见闻有时比资料累积更具说服力。据到过委国的人形容,街上有非常多的无所事事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不是企业不招人,也不是没有工作岗位,而是政府的高福利把他们养懒了,他们什么也不想做,只是等着政府发福利。我在本书中多次强调,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唯有严重颓废的民族性才是最致命的。天灾只是一时,只要民族性在,早晚会过去。人祸才最可怕,不仅没有能力解决问题,还会平添更多问题;④严重恶化的投资环境。为了实现“21世纪社会主义”的目标,特别是为了获取足够资金支撑包括高福利在内的庞大的政府开支,查韦斯停止了正在执行的私有化,并且对一系列行业实施国有化,特别是至关重要的石油行业。通过国有化、收购全部或大部分股权、没收、直接补贴、特殊贷款、增加支出、不友好的商业监管等方式,急剧增强国家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同时大幅提高税费。2001年的《碳氢化合物法》规定,与外国公司的石油合作项目中,国有石油公司须占51%以上的股份,还增加了矿区使用费和所得税。另外,查韦斯政府坚决维护劳工利益,打击私人资本。这些措施导致委国投资环境急剧恶化。据世界银行《2013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委国已成为拉美地区最不易经商的国家。由此导致了严重的资本出逃。外国对委国的直接投资,从查韦斯上台之初的20亿美元净流入变成了2007年的16亿美元净流出;⑤国有企业效率低下,腐败严重。查韦斯大力推进企业国有化,而效率低下几乎是每个国家国企的通病。委国不健全的国家制度,更助长了国企的低效率和贪腐行为;⑥石油工业投资严重不足。在21世纪最初的几年,查韦斯政府为了获取更多的选票和支持,将高油价所带来的巨额收益大多用在了高福利和公共事业上,对涉及国家经济命脉的石油工业投入严重不足,严重影响了石油设施改造、石油开采技术研发和石油工人培训等。再加上工业基础的削弱(比如连开采石油所需的电力都无法充足供应)、国企效率低下、外国投资严重不足等等诸因素,委国石油的勘探、开采变得越来越困难。而与沙特等产油国相比,委国石油埋藏深,开采难度大、成本高。这导致委国石油产量不断下降,2018年石油产量只有20世纪末期顶峰时的三分之一左右,且还在不断下降之中。因此,重创委国经济的,除了低油价,还有石油开采量的严重不足。这就导致了当前委国人“捧着金饭碗要饭吃”的尴尬局面。随着2008年以后国际油价大幅走低,委国经济出现了严重困难。查韦斯政府在无力扭转经济困局的情况下,采取了大印钞票的疯狂举动。滥发纸币的结果只能是通胀飙升,货币急剧贬值,资本加速外逃。委国本就不多的外汇储备很快接近耗干,这又进一步加剧了货币贬值。外资不敢进,旧债无力偿还,民众不满加剧,经济危机随即向社会危机、政治危机转化,最终将委内瑞拉推入了破产的境地。

纵观查韦斯整个执政过程,虽然表面上他的支持率一直高居不下,其他政党根本没有取代他的机会,但事实上,他的执政策略基本上就是依靠高福利收买民众,特别是底层民众。这样的政策,在油价高企之时尚能维持,一旦油价走低则立刻就会陷入严重的混乱之中。更为可怕的是,查韦斯的很多政策对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构成了沉重打击,使得国家很难再回到正常的发展道路上来。在政治方面,因为强调国有化和高福利,政府权力极力扩张,委国实际上已经变成了独裁制。这种独裁制与委国的过度民主化之间存在着明显的悖论。只是在查韦斯时期,伴随着高油价和高福利,这种独裁制受到了人们的欢迎。但是随着油价走低,经济危机爆发,独裁制就成了引发委国社会动乱的重要因素之一。2013年查韦斯去世后,委国副总统、查韦斯生前“钦点”的接班人马杜罗在经过一种表面形式的选举后,被政府宣布为该国总统。2019年,马杜罗再次连任总统。但就在此时,委国议会主席、反对党人士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要求重新举行总统大选,完成政府权力过渡,由此引发委国严重的政治动乱。这种动乱又因为美国的干涉而变得复杂与危险。另一方面,查韦斯政府所大力推行的“参与制民主”已经激发起了民众高度的政治热情,民粹主义、草根阶层已经成为委国政治中举足轻重的力量。这使得委国尽管面临了严重的经济问题,政府却不敢大幅削减民众福利,甚至为了迎合民众不得不再次提高福利,所有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而又必须牺牲民众眼前利益的举措都是不可行的。政治动乱与经济危机的叠加,再加上委国已经被高福利所严重侵蚀的民族性,委国已经变得和阿根廷一样无解。

不仅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几乎所有身陷“陷阱”的拉美国家,都在相当程度上有着过度民主化的倾向。政府为了迎合民众意愿,大力推进企业国有化,打压资本(特别是外国资本),实行高福利政策。这些措施表面上维护了所谓的社会正义、国家尊严,让广大民众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但却严重违反了经济发展规律,重创了国家的工业基础。高福利政策不仅给国家财政带来了沉重负担,还严重侵害了民族性。这一切又使国家患上了更为严重的能源依赖症,给国家前途蒙上了厚重的阴影。国际能源价格处于高位国家尚能维持,一旦价格大幅下跌,则立刻就会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而任何必要的改革一旦触及了沉溺于高福利的民众的眼前利益,立刻就会遭到强烈反对。上帝虽然眷顾拉美国家,赐予了他们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是,面对了他们的自私贪婪和惰性,上帝也无能为力。

民主弊病的无解性也在于那些所谓的发达国家。因为民主体制的僵化与福利国家制度的结构性矛盾,目前绝大多数富裕的西方国家已经退化为负债累累的债务国。欧盟各国平均债务都在90%以上,美国债务超过100%,日本债务超过240%,而且仍然在上涨。由于选民不会同意削减福利,也不会同意增加劳动时间(反对延长退休),资本也反对增加税收(2017年底,美国开始执行30年来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西方国家无法找到根治债务沉痼的出路,债务危机已然成为高福利国家的一颗定时炸弹。欧债危机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源于高福利制度所带来的高额债务。虽然次贷危机表面上看是因为国家金融监管不力,但事实是,美国政府既不能抛弃福利国家政策,让穷人失去房子,从而使执政党失去选票;又不能让银行破产,从而失去资本家阶级与金融利益集团的支持。而更为可怕的是,长期的高福利已经严重侵蚀了西方国家的民族性,他们早已失去了先前的开拓精神和奋斗精神。颓废的民族性使得他们在面对了眼前危机时无能为力。正如罗马共和国末期和帝国初期一样,表面繁荣之下掩盖的是重重危机,这注定了即将到来的西方文明的衰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