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研究的意义和方法

人们总是忍不住要问:我们为什么要花费大量精力去研究那些久远的事情呢?那些早已被历史尘埃所淹没的事情与今天的我们有着怎样的联系呢?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态度与方式对待历史呢?

人类社会总是处于不断的发展变化中,因此变革就成了国家的永恒主题。没有改革就没有发展,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自我更新的勇气和能力就会被历史所抛弃。而所有的改革都必须遵循这样的原则:在对历史和现实全面、客观、深入分析基础上的摒弃、继承和改进。为了改革而改革是绝对错误的。没有什么是凭空产生的,现实总是脱胎于历史,对历史的盲目否定与割裂也就是在否定自己、割裂现实。看似缥缈的历史文化传统,其实在各个方面影响着我们,很多现实问题的答案就隐藏在历史之中。今天的我们也许只是昨天的延续。思想决定行为,目的决定形式。借鉴他人的成功经验,确是我们进步的捷径。但我们必须清楚,世界上诸多千差万别的国家形式与行政体制——包括那些曾经存在过的——,是创造它们的人们长期实践的结果,绝不是自我想象的结果。无数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任何的照搬照抄都会导致灾难性的结果。把海伦和西施的两张脸拼在一起,只能是一个怪物。唯有在对自己以及对方的历史文化传统、社会目的和现实因素全面、深入、客观分析基础上的合理借鉴,才是自我发展自我进步的正确途径。

历史是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历史既然已经真实地存在了,盲目地否定或肯定都毫无意义(用“存在即真理”来理解历史会让我们有更多的意外收获)。回望历史,我们必须秉持一种崇敬的心态。西方文明之选择自由民主,东方文明之选择专制是适应现实的结果。无论东方文明还是西方文明,在最初的发展阶段都选择了适合于自己的形式,并且都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明。历史,一方面是无数前人智慧的结晶,一方面是无数惨痛教训的凝结,它们都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最宝贵财富。我们是来学习历史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前人的智慧与成功我们要学习,前人用惨痛代价换来的教训我们更要吸取。人的智力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们既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聪明,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愚蠢,古人亦是如此。我们没有理由不为自己的成就而骄傲,但我们也不能就此否认祖先的智慧与成就。远古人类任何一个在今天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发明,如缝制极其粗糙的衣服、钻遂取火、制造简陋的陶器等,其实都是人类一个了不起的进步。祖先那些“微不足道”的发明,乃是我们今天成就的基础,并不是我们自身有多么高大,而是无数前人铸就的高峰让我们站得更高。畏惧我们应该畏惧的,敬佩我们应该敬佩的。无知者才会无畏,一个什么都不信服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呆傻。

纷乱芜杂的历史诸象往往会混淆人们的视听与思维,很多历史更是被厚重的尘埃所蒙蔽。我们需要一双慧眼,穿透重重迷雾似的表象看清人类历史的真相,而不是任由自己的思维盲从于那些表面文字。虽然从某种程度而言,今天的我们注定只能重复前人的叙述,但这种叙述必须要有我们自己的见解。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只会重复一些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而不能深刻把握隐藏在历史背后的规律与含义,那顶多是一个故事家而不是历史学家。现实是所有理论的基础与标准,理论只是为了揭示那些扑朔迷离现象所掩盖的规律而根据已有事实所做的假设。所有理论都有一定的盲目性,即便某种理论与现实有着很大程度的吻合,也很难说不是巧合的结果。这是由事物本身的繁杂及其内部的矛盾性所决定的,也是个人能力所不及的结果。相对于广袤宇宙所蕴藏的无边秘密,人类的识见与思维实在是太过狭窄和渺小。在万物造化之神奇面前,我们只能慨叹自己的无知和无能。科学告诉我们的只是我们所能够知道的事物,而我们所能够知道的是如此之少。如果我们竟然忘记了我们所不能知道的是何等之多,那末我们就会对许多极重要的事物变得麻木不仁。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各种因素各种矛盾相互纠葛的人类社会更是繁杂到无以复加。即便是发生在眼前的简单事件,也往往会因为我们对各种信息的掌握不足,以及我们自身能力所限而出现严重误判,更何况那些早已久远的而又只能借助他人描述来了解的历史事件了。没有谁真的具有可以洞悉一切的慧眼。在对历史事件进行分析的过程中,偶然因素之为必然因素,必然因素之为偶然因素,全在于当时的具体情景,而不在于后来者的想象。不过我们也有一种优势,片段的历史似乎只是一些偶然事件的巧合,但当你把偶然事件放在整个大的历史背景下,你就会发现其中所蕴含的规律。并且,你所依据的背景越深远、越广博,你的认识就越接近于事实真相。后来者因为占据了全局优势而有了一目了然的可能,当事者则因为过于拘泥细节往往无法获取整体印象,此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此,我们对于历史的研究就要学会忽略细节,努力从一种全局性的、根本性的角度来把握。此外,我们还必须学会从一个权力者,至少也是主权者的角度来分析历史认识社会,而不能仅从一个同情者甚至是受压迫者的角度去解读历史了解社会,更不能带了某种政治倾向或为达到某一目的而故意歪曲历史。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历史,了解历史,发现历史规律,才能让历史真正地指导我们的现实。尽管人们急切地想知道未来的结局,可现实总是按照它自己的轨迹运行。没有谁真的可以预测未来。伟大学者自认为确凿的理性和思维,在极其庞杂的社会现实面前是幼稚可笑的。相对于他们所要竭力实现的宏伟前途,他们的个人努力是微不足道的。在现实方面,政治家(由于他们可以依靠更多的国家资源)往往有着更大的影响力。可人类还是试图把握自己未来的命运,对未知世界的兴趣刺激着人类的思维。人类文明就在这种徒劳的努力中代代相传。错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惧怕错误而停滞不前。

在历史的具体研究中,因为限于个人能力的不足和信息掌握的不全面,诸多言之凿凿的历史学家对历史事件的理解和解释,其实都是自我的臆想,其结果往往会把我们的思维带到一种偏执之中。历史就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从那些确凿的事实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完全取决于个人的理解和认识。不同的认识角度和理解角度会导致不同的结论。正因为对眼前世界有着多方面多角度的理解和认识,所以才产生了文学、数学、化学、生物学、地理学等等的诸多学科,而每一个学科都是我们认识世界所必不可少的。允许人们表达自己的独到见解,而不是依靠强权把人们的思维思想硬性统一到某一钦定的范围,由此才能实现学术的兴盛。惟有百家争鸣才有百花齐放。焚书坑儒、文字狱、八股文只会把我们的思维和思想带入到蛮荒时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