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信诈骗犯一句“我不是中国人”,引起西班牙法官反感

6月7日,公安部网站消息称,当日7时许,随着一架中国民航包机缓缓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94名冒充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台湾犯罪嫌疑人被我公安机关从西班牙押解回国。 至此,历时近3年的中国、西班牙警方联合打击跨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长城行动”取得重大战果。西班牙已分批共向我方引渡225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台湾犯罪嫌疑人218名。这是我国首次从欧洲大规模押回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

经查,犯罪团伙在2016年短短数月间,向大陆居民实施诈骗839起,案值1.2亿元。

21日,时间视频援引“长城行动”专案组成员张军的话称,将上述225名犯罪嫌疑人从西班牙引渡回国,耗时两年多。其间,台湾诈骗犯称“我拿的是台湾护照,我不是中国人”,所有人基本上都是这两句话,但没有用。

“此次西班牙的法官的态度很坚决,他对台湾人这套做法很反感。中方也聘请了一个西班牙人的大律师,在法庭上代表中国政府说话。此外,该案件也为我国与欧洲国家联合开展打击电诈警务合作起到示范作用。”他说。

犯罪团伙为何选择在西班牙作案?

2016年上半年,我公安机关经工作发现,在西班牙境内有大量电信网络诈骗窝点,并针对我国民众疯狂实施诈骗,北京、江苏、浙江、广东等地接连发生多起涉案千万元以上的重大案件,被骗群众损失惨重。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副处长张军介绍说:“2016年上半年开始,我们一弄大案,清华大学教授被骗的、甘肃老师被骗自杀的,一查窝点全在西班牙。33个窝点将近1000人。因为成本低、收益高。这原来我们估算过,每40人的窝点每个月诈骗的基本业绩,收入在1000万人民币左右。”

张军说,这些从事电信诈骗的犯罪团伙,一开始在台湾进行隔岸诈骗,后来跑到东南亚。随着中国警方在东南亚打击力度不断加大,这些人又跑到了欧洲。

“为什么欧洲国家选择西班牙?我能想到第一西班牙华人华侨30万,他一定要找到当地的这个资源才能租住房屋啊(等等)。第二西南欧这边的(生活)成本相对来说还是低的,第三个肯定是为了逃避打击。”

台湾电信诈骗犯一句“我不是中国人”,引起西班牙法官反感
视频截图
两国警方联合行动有多困难?

公安部网站披露,在外交部和我驻西班牙使馆的大力支持和积极推动下,联合专案组经艰苦细致的工作,初步查明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的网络和组织构成。

在掌握相关犯罪事实和证据基础上,2016年12月13日,中西警方共同派员开展代号为“长城行动”的联合抓捕行动,共捣毁位于马德里、巴塞罗那、阿利肯特等地的诈骗窝点13个,抓获并在西班牙羁押犯罪嫌疑人237名,现场查获了一大批涉案证据,涉案金额达1.2亿元人民币。

而在张军看来,两国警方联合行动面临着很大的困难,每一步都要付出努力。“这边最大的困难第一就是语言问题,简单的问题说不明白。因为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工作组不允许跟检察官、跟法官有任何的接触。就每天为了和警察去沟通,我先得把翻译说明白,警察说完了还不行,他得去跟检察官说,检察官说了还得去跟法官去说。”

他说:“我们提一套方案,法官说不行,告诉警察说不行,警察告诉我不行。那好我再换一套方案,就每天我跟警察谈两个小时,我带了一个咱中国的女翻译,谈的时间长了最后这俩人结婚了。”

台湾电信诈骗犯一句“我不是中国人”,引起西班牙法官反感
视频截图

而除了语言问题,司法体制也是影响两国警方合作的一大难题,甚至有民警在犯罪嫌疑人被抓到后,却只能眼瞅着被放掉而痛苦。“举一个例子,行动它得批搜查令,批搜查令问题就来了,你必须给这窝点的人发出国际刑警的红色通报,我才能给你抓人。发了谁,我抓谁,(但是)这类犯罪的手法就决定了在我行动之前,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窝点里面有张三、李四、王五是谁。”

“(最后的方案)说那就比红色通报低一个层级的,英语叫diffusion,现场上人一抓,第一时间就把人员信息给登记清楚,发回到北京家里。逮捕证弄完,我们再录国际刑警系统,最后因为国际刑警系统的问题导致很多diffusion没到。眼瞅着犯罪嫌疑人在眼皮子底下,没办法我得放掉。我们广东湛江男民警失声痛哭啊。”张军如是说。

引渡程序为什么会耗时两年多?

公安部网站介绍,由于相关案件的受害人全部为大陆居民,为彻底查明全部案件事实,本着有利于打击犯罪、有利于保护受害人利益、有利于实现司法公正的原则,2017年1月,中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西班牙王国引渡条约》,正式向西班牙外交部递交了犯罪嫌疑人引渡请求书。经过2年多的庭审程序,西班牙国家法院二审作出判决,同意将“长城行动”全部犯罪嫌疑人引渡给中方。

张军介绍说,2年多的庭审程序中,200多人是逐一开庭审理,其中审理时间最久的,一个人就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

“引渡程序以后,一审完了以后有二审,二审完了以后,他可以往宪法法院上诉,(再之后)可以往欧洲人权法院上诉,欧洲人权法院上诉完了以后,他又可以申请政治避难。相当于把西班牙能用的权利全部用完了、用尽了。(最久的)三个月时间就审了一个人。200多人是逐一开庭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台湾诈骗人员纷纷以“我拿的是台湾护照,我不是中国人”,“回到中国我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所以我不能引渡到中国”两句话为自己辩护,然而这没有用

“西班牙的法官这次态度很坚决,他对台湾这套做法很反感,我就是要把你引渡给中国。这次我们也是唯一创新历史,以中国政府的名义聘请了一个西班牙人(的)大律师,在法庭上代表中国政府说话。”张军说道。

台湾电信诈骗犯一句“我不是中国人”,引起西班牙法官反感
视频截图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在6月12日的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近期公安部与西班牙警方合作集中引渡了一批台湾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至大陆,请发言人说明有关情况。另外,台陆委会再次指责大陆,并称大陆应该与台湾有关方面共同合作来侦办才能瓦解犯罪集团,请问发言人对此有何评价?谢谢。

对此,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表示:

[indent] 西班牙有关方面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妥善处理涉台案件。众所周知,一段时间以来,以台湾犯罪分子为首的电信诈骗案件频发,两岸同胞深受其害,对此深恶痛绝。大陆方面坚决打击各类电信诈骗犯罪活动,本着有利于打击犯罪、有利于维护司法公正、有利于保护被害人权益的立场,依法将跨境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缉拿归案,绳之以法,受到了两岸同胞的高度肯定,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理解和大力支持。到底是谁罔顾两岸同胞的权益,给两岸共同打击犯罪设置障碍,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indent]首次警务合作,具有示范意义

公安部指出,“长城行动”是我国首次与欧洲国家联合开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警务执法合作行动,也是我国警方跨境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联合行动中规模最大、战果最丰硕的一次。此次行动历时之久、出动警力之多、引渡人数之多,在世界各国执法合作史上、引渡史上尚属首次,彰显了中西两国警方共同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决心和信心。

“(这是)中国跟欧洲警方合作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第一仗,为什么我们老叫它标杆,有示范作用呢?后来我们发现地中海沿岸从意大利、希腊、塞浦路斯到上面的巴尔干半岛、东欧全部都有窝点了。”

张军指出:“欧洲的很多国家它司法体制是相近的。如果这仗打不好,要么抓不了,要么抓了以后人没给我们,那么犯罪分子会有恃无恐,那将来在欧洲那窝点就遍地开花,中国老百姓就遭殃,所以我觉得这是长城行动最重要的意义。”

观察者网注意到,近年来,台湾电信诈骗屡屡成为舆论关注热点。台籍嫌犯在他国被捕,再被遣返回中国大陆的情况也十分常见。

早在2016年4月,公安部派出工作组分两批将77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从肯尼亚押解回大陆,其中台湾地区嫌疑人45名。

同月,在马来西亚涉嫌电信诈骗案的32名台湾嫌犯被遣送回大陆。

2016年9月,大陆公安机关从亚美尼亚带回129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其中台湾地区嫌疑人78名。

去年4月4日,菲律宾向大陆遣返78名台籍诈骗嫌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留岛不留人,这话也不是没道理的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护照与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护照性质相同。依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居民。台独分子无论如何狡辩都改变不了这一事实。这时国际社会的共识与承认,是联合国嫌长所规定的范畴。就连美国也不得不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独分子闹独无异于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复,在家里做他的大眼过皇帝。

既然不是中国人又无其他国籍,那就当垃圾无害化处理吧

宝岛污染严重,彻底清除刻不容缓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