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有人推算,亚伯兰南下到埃及逃荒大概是在公元前1900多年。如果这种说法正确,那么当时统治埃及的应该是十二王朝的第二任统治者辛努赛尔特一世。

这里我们说点题外话。给我一种直观的感觉是,和中国古代的那些帝王相比,古代西方的统治者们在取名字时,很多时候都抱着一种很将就的态度,他们常常把自己祖先或者前任的名字拿到自己的头上继续使用,完全不像中国古代的帝王那样要搞名字忌讳那套。因此我们经常在介绍西方历史的书籍上看到某某一世,某某二世之类的称呼,说白了就是由于同名的统治者太多,若不加个一二三用以区分,会让人以为这些国王皇帝们或者是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寿星,或者是能穿越时空的超人。万幸中国古代的元朝和清朝没这么搞,否则孛儿只斤一世,爱新觉罗二世这样的名字肯定一样会弄得人头疼。

回到正题。辛努赛尔特一世这个名字大有来历,它的含义是“沃斯雷特女神的男人”。之前提过,古埃及法老个个以神自居,其中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取这种神一样的名字。

且不说这个女神的男人是否真的就是神,在古埃及的历史上,他的确是一个很有作为的统治者,他从10岁起就和父亲共同治理国家。那时他的父亲刚刚建立起第十二王朝不过二十年,国家还处于形式上的统一,很多贵族和地方官吏都不大服从管教。此外,贝都因人也常常在埃及东北部的边境上骚扰侵袭,劫掠抢杀。内忧外患之下,国势颇不太平。

有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别看这个辛努赛尔特一世年龄小,能力手段却不弱。他积极协助父亲狠狠打压那些贵族和官吏,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用今天的话来说,叫做加强中央集权。在贝都因人的问题上,他也毫不手软。

所谓的贝都因人,字面意思是荒野上的游牧民,他们的另一个名字,我想大家一定不会陌生,那就是阿拉伯人。这些贝都因人在长达数千年的时间里一直逐水草而居,无奈阿拉伯半岛上的沙子太多,水草不足,他们就越过西奈半岛,直奔尼罗河三角洲而来,长期盘踞在此和埃及人混战,大概在第十一王朝时期才被赶出去。到第十二王朝的时候,他们不甘心待在沙漠里吃沙子,又企图卷土重来。

对于这些不请自来的回头客,辛努赛尔特一世只有一个态度——打。一般而言,古代游牧民族的战斗力要强于农耕民族,但在这个法老看来,根本没这回事。他常常同父亲一道或者独自领兵出征,经过一系列征战杀伐,将游牧者建在边境上的要塞摧毁殆尽,再度把这些沙漠居民赶回了老家。

当辛努赛尔特一世20岁那年,他刚从战场归来,就得知了父亲死于一场宫廷政变的消息。从此,他正式独掌王国大权,开启了长达三十五年的统治生涯。在这三十五年里,他向东抢占了西奈半岛一半的土地和大量的铜矿,又到贝都因人的老家阿拉伯沙漠去抢金矿,向西到今天的利比亚地区抢绿洲,还出兵顺着尼罗河南上,至少侵占了那里的十座城市。

对外杀得轰轰烈烈,对内这个女神的男人也没有闲着,他一方面把抢来的各种矿产运回国内,另一方面运用较为成熟的行政管理体系,不断修复改善水利灌溉系统,把尼罗河三角洲理得井井有条,建立起了完善的粮食储藏系统。

此时迦南一带还根本没有出现国家的概念,人们都是以部落的形式聚居,碰到灾荒几乎无力应对,除了等着饿死就只能逃难。在这些迦南人心中,埃及简直是衣食无忧、秩序井然的人间乐土,一旦发生饥荒,下意识的反应就是逃向这里。

不过就像今天绝大多数国家都会对涌入的难民实施严格的限制和管理一样,在辛努赛尔特一世统治下的古埃及王国也是如此。虽然他经常带着人跑到东边抢矿产,但并不代表他会乐于接受这些南下而来的难民,所以刚赶走贝都因人不久,他就在东部边境设下严密防守。有专门的官员会对入境逃难的移民一一登记造册,在进行严密防控的同时还会马上向法老报告。比如像亚伯兰一行人那样的逃难队伍,人数至少在几十以上,更是属于重点防控对象。

想来亚伯兰事先可能打听过上述情况,在前往埃及的路上,他告诉妻子撒莱,自己二人在外人面前必须以兄妹相称。理由是他害怕别人会因撒莱美貌,见色起意,杀夫夺妻。撒莱比亚伯兰小九岁,此时应该在66岁左右。我想不通一个女人再怎么美丽,到了这个年龄居然都还能让人垂涎三尺,除了解释为上帝的特殊照顾,找不出更合理的答案。

撒莱在听到亚伯兰的这个混账提议后,也不知怎么想的,当即就同意了。他们一行人在抵达埃及边境时,果然被驻守在那里的官员严加盘问。盘问完毕,边境官员向法老写了一封报告,其中提到撒莱美如天仙。

辛努赛尔特一世接到手下的报告后心中好奇不已。这些年来他四方征战,除了抢夺资源矿产,抢夺奴隶的事也没少干,哪还能没见过几个美女,况且他自己的后宫里美女也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手下仍然专门提到了一个女人,这让他迫不及待想要见见撒莱,当即命人马上把亚伯兰一行带到宫中。

亚伯兰一行来到王宫后,辛努赛尔特一世见到撒莱,欣喜不已,简单地向亚伯兰核实了几句情况,当天就把这个年龄已经足够当自己母亲的老女人留了下来,极尽优待。然而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在此后的一段时间,这个以女神老公自居的法老竟然没有和撒莱之间发生过任何事。

在优待撒莱的同时,辛努赛尔特一世也没忘了亚伯兰这个大舅哥,赏赐了很多金银牛羊和奴仆给他,让原本财产已所剩无几的大舅哥骤然成为巨富。其后,这个富有的小舅子又把亚伯兰安置在国都内,特地命人新建了一座房子供他居住。

《旧约》中没有提到亚伯兰在埃及的具体生活状况,倒是后世有一个人说到了。这个人是谁,我们暂不必管,这里只谈论他所描述的亚伯兰在埃及的生活。他说亚伯兰向古埃及人传授数学和天文学知识,而在此之前,古埃及人对这些知识一无所知。对于此人的说法,我是一百个不相信的。

我们之前曾提到过的胡夫金字塔,按时间推算,亚伯兰逃荒至埃及时,它已经建成了将近六百年。在这座神奇的建筑物上,所反映出的天文学和数学知识,甚至连今天的很多科学家都对其惊叹不已。比如把胡夫金字塔的高度乘以十亿后得出的结果差不多就是从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再比如胡夫金字塔底部的周长除以其高度的两倍所得结果正好是圆周率。类似这样的神奇现象在胡夫金字塔中还能找出很多,若古埃及人在亚伯兰来之前真的对天文学和数学一无所知,是不可能建造出如此神奇的金字塔的。

事实上还不止如此,在建造金字塔的过程中,为了开采和运输那些每块都要以吨来计算的巨大石头,古埃及人还能够纯熟地运用滑轮、杠杆、摩擦等多种物理知识,在加工石料时也掌握了那个时代非常先进的采矿冶金技术。换言之,一个早已掌握了这么多高深学问和先进技术的民族,根本没必要再去向别人学 这些。

那么,亚伯兰在埃及期间到底在干什么呢?我想应该是在尽情地享受生活。毕竟当初从哈兰出走迦南,一路上风餐露宿,苦不堪言,到了迦南后也没过几天安稳日子,此时逃难埃及,因祸得福,成了法老的大舅哥,若不趁此机会好好享受一番,岂不是跟自己有仇?

不过,大舅哥的这段幸福生活并没能够持续太久,因为他可以为了苟全性命让别人带走自己的老婆,上帝却不允许自己的小弟如此丢人现眼。

自从撒莱被留在王宫后,宫中很快不断有人因各种疾病和意外事故丧生。宫中接连有人死去,让辛努赛尔特一世恐慌至极,他相信一定是因为什么缘故招致了神灵的惩罚,更害怕下一个轮到的就是自己,急忙唤来祭司查找原因。祭司装神弄鬼一番后告诉他,招致灾祸的原因是法老抢了别人的老婆。

这下一切都明了了。辛努赛尔特一世赶忙召亚伯兰入宫,狠狠地骂了他一顿,让他带着撒莱赶快***,越远越好。每次我读到《旧约》中这一段时,都会感叹辛努赛尔特一世的大度。我们中国人都知道,若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古代,亚伯兰和撒莱的行为无疑是犯了欺君大罪,不被腰斩凌迟诛九族才怪,哪这么容易就能离开。而且这个女神的老公还挺够意思,让他们在***的时候居然没有收回赐予的那些财产。

亚伯兰见此次埃及之行有惊无险,还因为当了一回法老的冒牌大舅哥,凭空得到一大笔财富,当真是意外之喜。他见好就收,估摸着迦南的饥荒也快过去了,当下带着老婆心满意足而归。

打发走两个扫把星后,辛努赛尔特一世收拾心情,继续统治了埃及十五年。他用自己的文治武功为十二王朝两百年的国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当然,这一切都和回到迦南的亚伯兰再无关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