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企:能代替中国货的东西,不存在的

佩尔基是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位烟花经销商,最近他加入了数百家美国企业的队伍中,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对30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征25%的税。 佩尔基说,在这之前,自己几乎找遍了全球,想找到中国烟花的替代品,但失败了。他根本找不到能和中国烟花质量相当的产品。

《华尔街日报》16日报道称,像佩尔基一样,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主要求特朗普政府放弃关税计划,他们有的卖钓鱼线、有的卖瓷器、有的卖婴儿护栏,有的卖玩具......有关新关税的公开听证会将于周一开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已经收到了大量美企“上书”。信中说,除了中国,他们别无选择。

站在烟花产品前的佩尔基 图源:《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对联邦进口数据的分析可以印证这一观点。

受新关税影响的商品有273类,其中包括烟花、钓鱼卷轴和电热毯等商品。而这些商品有90%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去年从中国进口这些商品的进口额达到了663亿美元。

S. Lichtenberg & Co公司是为沃尔玛、科尔士、亚马逊供货的窗帘进口商。公司总裁戈德斯坦(Scott Goldstein)说,该公司从2007年起就停止了他们美国工厂缝制褶边和杆袋的业务。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现在能不能找到缝纫工,我们要付他们多少钱,” 戈德斯坦说,他们之前合作过的美国纺织厂和染布厂全都关门了。

伊利诺斯州收藏品制造商Bradford Exchange从1985年就开始用中国工人来绘制瓷器上的复杂图案,组装发光制品和音乐播放制品。

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汀伯格(Richard Tinberg)说,现在公司一半以上的产品都是手绘或手工制作的,这些工作需要技术性的熟练工来完工。

“这里(在美国)很少有人愿意为销售给中产阶级的产品,进行复杂的手工加工。” 汀伯格说。

一家制造婴儿护栏的美国公司管理人员致信贸易官员称,18个月前的贸易威胁就让他们提高了警惕,开始在墨西哥等其他有廉价劳动力的国家寻找新的制造商。

然而,他们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越南可以处理木制品和纺织品的订单,但“在金属制造方面的基础设施非常薄弱。”这位管理人员在信中写道,总的来说这些工厂无法与中国的价格竞争,也无法满足生产需求。

2013年9月22日,江苏省一家玩具企业的工人在赶制出口美国市场的礼品玩具
上文中提到的新罕布什尔州烟花经销商佩尔基,之前自己就是烟花生产商。但在高昂成本的压力下,他在1995年关闭了工厂。

佩尔基说,现在他几乎完全依赖中国进口来举办市政烟花表演,并向消费者销售烟花。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贸易数据显示,美国86%的烟花表演使用的烟花是从中国进口的。

佩尔基说,他已经在越南、柬埔寨、印度和墨西哥等国寻找供应商,但还没找到一家产品能达到中国烟花质量的生产商。

佩尔基分析道,重振美国已经停滞的烟花制造业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方面是高昂的成本,另一方面还存在与爆炸装置制造相关的严格监管。同时,招聘和培训劳动力也需要几年的时间。

佩尔基店里销售的烟花 图源:《华尔街日报》
虽然许多美企强烈反对加税,但也有一些企业对此持支持或中立态度的企业。印第安纳州的一家汽车座椅制造商Dorel Juvenile Group Inc.就是其中的代表。该公司法律事务主管蒂加洛格利(Timothy Gallogly)在6月6日的一封信中对美国贸易官员说,该公司700名员工目前每年生产300万个座位,公司随时准备提高产量。

即便如此,青少年产品制造商协会执行理事马里奥蒂(Kelly Mariotti)直言,有能力提高产量的公司其实不多。

马里奥蒂说,美国公司销售的大多数婴儿用品,包括汽车座椅、婴儿床、高脚椅、游戏场和婴儿车,都是在亚洲生产的。

玛丽奥蒂所在的组织目前正在敦促贸易官员将婴儿用品从下一轮关税中移除,以使其价格保持在大家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这些产品的价格上涨将给家庭带来不公平的负担,毫无疑问,这将直接导致有婴儿和蹒跚学步的孩子用不到对他们安全至关重要的产品。”

事实上,在此之前,6月13日,美国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以及Costco、Target、Gap、Levi Strauss、Foot Locker在内的600多家美国企业已经联名给特朗普上书,要求他停止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因为这已经损害到这数百家美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的利益。

CNN报道截图
“这些关税是直接由美国企业支付的税金,而不是中国”,这些企业在信中写道,“我们深知这些关税将会给美国的企业、农民、家庭以及美国经济带来重大的、负面的长久的冲击”。

这份信件还警告说,如果特朗普还要继续给300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25%的关税,就会令美国再失去200万个工作岗位,并给一个美国四口之家平添2000美元的生活成本,还将令美国GDP下跌1个百分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