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新华社6月4日报道,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分布着大量盐碱土地,一直无法从事农业生产。从2018年开始,袁隆平水稻科研团队在这里开辟了向大漠要耕地的实验田,进行“海水稻”试种,产量超预期,海水稻种植获得成功。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岳普湖县巴依阿瓦提乡“海水稻”种植 下图绿油油一片 真的是沙漠变绿洲吗 )
“海水稻”试验田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的岳普湖县巴依阿瓦提乡,试种地块含盐度高达17‰左右,pH酸碱度超过8.0,属于重度盐碱土地。18年试种了80亩,当年亩产549公斤,远超预期。农民看到了试种成效,近年扩大为300亩。
“海水稻有改良土壤、降低盐碱的效果,3年至5年这片盐碱地就可以改成良田。”袁隆平海水稻科研团队新疆区负责人曹顺志表示,新疆盐碱土地面积大,受不同程度盐渍危害耕地约2000万亩,占全区总耕地的30%,海水稻在新疆改造盐碱地的价值很大,前景广阔。
我们不禁会问“海水稻”的产量真的如此之高?真的能够改良沙漠中的盐碱地?沙漠真的要变成“绿洲”吗?
神奇的海水稻
海水稻,指的是生长在海边滩涂能够耐受盐碱的一种水稻,原产于广东湛江,由陈日胜(被媒体称为“海水稻之父”)筛选培育而成,也就是“海稻86”。这里所说的海边滩涂一般这的是河海交汇口处,受到潮汐的影响,涨潮时,海水涌进滩涂,将滩涂上的海水稻大部分掩盖,退潮时,海水稻大部分又露出来。
而百度百科上定义的是能够耐盐碱的水稻就称为海水稻,可能有欠妥当,因为能够耐盐碱的水稻种类很多,而且它们并非都生长在海边,所以不能将其统称为海水稻。再者海水稻(海稻86)与其他能够耐盐碱水稻的性质是有区别的。而根据青岛农业大学赵方贵教授的研究,种植海水稻后可以降低土壤的盐碱度,改良土壤,但是其他耐盐碱水稻品种目前无法做到。
海水稻介于野生稻和栽培稻之间,看上去像芦苇,但是结着穗、穗顶长着长长的芒,米粒为红色米粒。其植株高大、茎秆较粗、生长茂盛。比起普通水稻,海水稻更具有生长优势,并且具有抗涝、抗盐碱、抗倒伏、抗病虫害能力。
根据相关资料研究显示,耐盐碱性中的耐盐和耐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海稻86”可以在含盐浓度为0.9%的环境下生长,并且它的耐碱能力非常强,最高PH值达到11。
而就“海水稻”的产量而言,陈日胜经过三十多年培育的“海稻86”的亩产最高为350公斤,这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中袁隆平团队“海水稻”549公斤产量相差甚远。袁隆平团队所用的稻种并非“海稻86”,而是其他种类的耐盐碱水稻。
“海水稻之父”的不懈坚持
1986年陈日胜在罗文烈教授带领下,在湛江普查红树林资源时,在遂溪县城月镇燕巢村海边发现一株比人还高、结着穗的水稻,并且他们发现这种水稻的米粒是红色的。在罗文烈教授认为这种水稻具有非常高的价值,所以他们收下522粒这种水稻(海水稻)种子,进行日后的海水稻繁殖研究。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陈日胜(左)和他的海水稻,很明显海水稻植株非常高大 图源:新华社)
从此时开始,陈日升每年不断对海水稻进行繁殖、筛选。但是他的工作并不轻松,他需要面临海水稻收割困难,不抗倒伏等问题。经过一年又一年的普选稻种,最终定型品系为“海稻86”。
袁隆平院士的重视与农业部的关注
陈日升的海水稻研究引起了“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重视,袁隆平获悉海水稻的情况后,给科技部部长万钢写信,袁隆平认为,海水稻是一种宝贵的水稻资源,具有很高的科学研究价值和利用价值。
2014年4月,农业部受理了“海稻86”品种权的申请。9月1日,该品种正式在农业部“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公报”上公布,这代表着“海稻86”进入由农业部进行杂交的试验阶段。
山东“海水稻”研发中心 陈日胜不在其中?
2016年,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在青岛国际院士港正式成立,由袁隆平院士领衔,致力于研发海水稻技术。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设立耐盐碱水稻育种及盐碱地稻作改良研究、第三代遗传工程不育系杂交水稻和稻米品质与食味研究3个研发方向。但是已经研究海水稻三十多年的陈日胜不在这个新成立的队伍中?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
这个就涉及到相关利益纠纷,袁隆平院士背后的“东家”是青岛袁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而陈日胜背后的“东家”是武汉海稻科技有限公司。而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的成立正是由青岛袁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直接参与的,两家公司都是从事耐盐碱水稻研发,所以不可能让对方在自己的盘子里分蛋糕。这里需要说明一点是,袁隆平院士是主张让陈日胜参与进来的,袁老毕竟德高望重,不会去纠缠公司之间的利益纠纷,但是后来陈日胜始终没有参与进来。
而且根据“陈日胜海水稻”公众号消息(该公众号由长期跟踪陈日胜海水稻研究的湛江日报记者张永幸建立),青岛研发中心种植的“海水稻”其实是耐盐碱水稻,没有一个品种来自陈日胜培育的“海稻86”,而只是耐盐碱水稻的其它品种。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在沙漠种植“海水稻”
根据此前的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1月8日,袁隆平院士“海水稻”团队在迪拜的项目启动。从五月到七月,试种的包括“海水稻”在内的80多个水稻品种分批成熟。经过来自国际水稻所、印度、埃及、阿联酋和中国等五方专家组成的国际联合测产专家对首批成熟的品种进行了测产,这些品种都超过了全世界水稻4.539吨/公顷的平均产量。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沙漠种植海水稻)
沙漠种植“海水稻”存在多个方面的挑战,其中包括极端昼夜温差、地下高盐度水位、低湿度、缺乏淡水、沙尘暴、缺乏土壤团粒结构、缺乏种植资源等多个方面。在迪拜,六七月份的地表温度可达54摄氏度以上,昼夜温差达30摄氏度,沙漠地下7~8米即为盐度高达1.6%的咸水,土地表面为细沙,地下50~80厘米即为风化的岩石结构。
相关报道中指出,袁隆平研究团队采用了“四维改良法”对迪拜的土壤进行检测和改良。而根据文献资料给出的解释,四维改良法是由要素物联网系统、土壤定向调节剂、植物生长调节素和抗逆性作物(即“海水稻”等耐盐碱作物)四大要素系统组合而成的一套方法。
实际情况是,陈日胜研究方向主要是针对水稻的抗盐碱性,而袁隆平团队主要是针对水稻的高产,所以他们要维持高产就必须借助外力——四维改良法。说白了,这种方法最主要作用就是在盐碱土地下面设置“暗管”控盐控水,达到对盐碱土地洗盐的目的,这样使得土壤适合“海水稻”生长。这样费钱的工程,感觉成本应该很高,有点入不敷出。但是没关系,迪拜有钱,估计他们也不在乎。
如前文所述,2018年10月,在新疆喀什地区岳普湖县巴依阿瓦提乡4村,袁隆平研究团队利用“四维改良法”进行“海水稻”试种,其产量超过预期,前期预估的亩产量300公斤左右,实际产量549公斤。
袁隆平研究团队在青岛的“海水稻”项目成立不到四年内,将产量提得如此高,可以从两个方面分析:其一,袁隆平团队所用的稻种并非产量的“海稻86”稻种,而是其他耐盐碱稻种;其二,人为的利用“四维改良法”对土壤改良,使得高产的耐盐碱水稻也能生长。此前相关媒体也就此事咨询过陈日胜,他表示,袁隆平研究团队比较专注于如何提高水稻的产量,而他自己专注于研究提高海水稻的抗盐碱性。
对于在沙漠种植“海水稻”项目也有其他批评者。
根据香港南华早报此前的报道,北京飞鹰绿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Eagle Green Technology Development)荒地处理专家刘广飞表示,袁隆平的水稻不能种植在黑龙江和新疆等内陆省份。
刘广飞认为,内陆土壤的化学成分与沿海土壤有显著差异。袁隆平研究团队的水稻主要对氯化钠有抗性,但内陆地区的荒地含有高浓度的硫酸钠,这可能对水稻有害。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中国内陆荒地分布)
他还怀疑种植水稻是否对处理荒地有长期效益。刘广飞说:“种植这种水稻(非“海稻86”)无法降低土壤的盐碱度。”其他商业植物可以在这样的土壤中存活,比如枣树和枸杞,经过几年的淡水灌溉,可以显著降低农田的盐分水平。
媒体大众为何推崇“海水稻”种植?
相关的评论对海水稻的优势进行了总结,的确吸引眼球,但是有些地方值得商榷。
1. 增加粮食产量
推广海水稻种植,可以大大增加我国和世界的粮食总产量,保证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我国盐碱地分布范围极为广泛,包括东部滨海盐碱地,黄淮海平原的盐渍土、东北松嫩平原盐碱地、半荒漠内陆盐土、青海新疆极端干旱的漠境盐土等。盐碱地总面积达到15亿亩,可以开发利用的面积达2亿亩,占我国可耕地总面积的10%左右。如果按照袁隆平希望的300公斤计算,可以增加六七百亿公斤粮食产量,满足2亿人粮食需要。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海水稻对环境是有要求的,不同地区光照,温度等自然条件是不同的。并且盐碱地种植水稻肯定需要水(不管是咸水还是淡水),但是要知道盐碱地之所以是盐碱地,就是因为缺水,没有水怎么种植。所以是否能达到理想产量有待验证。
2. 生态价值高
农业灌溉用水占行业用水的60%以上。但是随着当今人口和工业的增长,淡水资源越来越稀缺。尤其是我国,虽然淡水资源总量位居世界第六,但是人均占有量位于世界110位。 而种植海水稻可以减少淡水资源的使用,可以有效节约了淡水资源,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我国大片盐碱地分布在内陆,种植海水稻到底需要什么水灌溉?可惜,海水离那里太远!
3. 减少环境污染
我国是世界上化肥和农药使用量最大的国家。海水稻用海水灌溉,不用施肥,不用打农药,有效防止环境污染。种植出来的海水稻属于绿色无公害食品,符合绿色农业要求。同时海水稻可以改善盐碱地,增加土壤的有机质,使得盐碱地变成良田(“海稻86”可以降低盐碱度,其他耐盐碱水稻可能不行)。
4. 培育更多抗盐碱新品种
推广海水稻种植,对于培育更多的抗盐碱农作物新品种具有重要意义。对海水稻进行广泛的研究后,相关专家可以尝试将海水稻的抗盐碱种殖基因转移到其他物种上,培育出更多抗盐碱农作物新品种。
专业学者之间的“神仙打架”
当然海水稻的种植业引发了部分专家的质疑,农学家、水稻栽培学家凌启鸿教授在《中国稻米》杂志上发表了名为《盐碱地种稻有关问题的讨论》的文章,对“海水稻”提出了质疑。文章回顾建国后60多年我国盐碱地种稻的实践,认为耐盐育种可以节省盐碱地种稻灌水少部分的成本,确实是一项先进的科技成果。但是发展盐碱地种稻,切不可忽视大量淡水灌溉洗盐这一基本条件,耐盐育种仅是一项配套的措施。对发展盐碱地种稻,切不可因为有了“海水稻”而过分乐观。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现“海水稻”绿洲?
(《中国稻米》杂志文章标题截图)
凌启鸿教授表示,我国已经积累了沿海盐土地种稻的成功经验,最基本的条件是引入淡水灌溉洗盐。虽然水稻耐盐育种取得突破,但尚不能改变盐碱地种稻还必须靠淡水灌溉洗盐这一基本规律。盐碱地开发种稻,必须以建设长距离输送淡水的灌溉工程为基础,投资巨大时间长。
他认为,陈日胜在海滩上发现野生稻定名为“海稻86”或称“海水稻”是合理的,但是,不能把青岛用淡水稀释后的海水进行灌溉的耐盐品种也成为“海水稻”,这不符合实际,因为灌溉水中80%以上为淡水,而且,实际生产中很难先用淡水稀释海水后再入田。
面对质疑,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国栋曾给出了回应称,质疑海水稻名不符实的文章观点有失偏颇,并没有对目前的研究进行深入了解,还停留在早期海水稻育种研发阶段。如今,通过四维改良法等配套措施,可以因地制宜解决海水稻种植中遇到的水土问题。
对于凌启鸿教授提到的海水稀释问题、灌溉工程问题,张国栋强调,通过四维改良的配套措施和多种技术的结合,因地制宜解决水土问题。研究团队将会进一步对技术体系,种植体系进行标准化制定,降低实施与种植成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