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美国成为世界?或是世界成为美国?还是美国依然保持为美国?要世界主义?或是要帝国?还是要自己民族?

——塞缪尔.亨廷顿

美国正走入决定命运的十字路口,伟大的塞缪尔亨廷顿的预言终于逐渐成为现实,美国的爱国主义与美利坚精神正在被政治正确所侵蚀,自私的,在全球享有利益的精英们不断为了自己的阶层利益而牺牲国家利益。文化多元、种族多元正在撕裂美国的根基,对美国化政策的放弃正使得美国变为两种文化甚至多种文化对抗的局势,而历史的经验证明,一个两种文化和多种文化势均力敌的国家,绝不可能达成共识和保持稳定。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由于选民间的差异越来越大,共和党和民主党也难以保持曾经的理性,都沦为了少数极端分子的傀儡,美国先贤设计的民主制度和三权分立在被后代们偷换概念后彻底成了阻碍美国进步团结的“坏制度”。以至于对美式民主曾信心满满的福山都主张美国修改宪法,实行更为集权的英国威斯敏斯特体制。

特朗普及其之后的美国总统,究竟会像奥古斯都重建罗马一样再造美国,还是会像斯提里科、贝利撒留一样成为最后的罗马人,尚是充满悬念的未知数。

一、60年代前的美国是定居者社会而非移民社会,移民必须进行美国化

我们常说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塞缪尔亨廷顿却不认为是这样,他认为此前的美国是一个定居者社会,即美国的法律、规则、文化由第一批定居者所决定,他们就是乘五月花号到达美国的英国清教徒,直到美国独立,美国的主要居民都是英国人。1790年美国的392.9万人口中,69.8万为奴隶,其他被视为美国社会成员的白人,60%是英格兰人,80%是不列颠人,98%是新教徒。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建立之初的美国,是一个以英国移民为主,信奉基督新教和洛克自由主义的一群人,之后的移民来到美国后,必须接受这第一瀑定居者已经确立的法律、主流文化和行事规则。这一点,在60年代之前都被坚决的贯彻,那时,美国政府对新来的移民进行强制美国化,移民必须接受美国的价值观,已完成美国化,拒绝接受美国价值观的将被主流社会排斥,甚至被驱赶屠杀,这在历史上有很多血腥的事例。

美国人的先辈,基本上都带有点种族偏见和文化专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人种的优劣是天生的。接受美国价值观的非白人会被奴役,如黑人,不接纳的则被驱赶屠杀,比如美国对印第安人的有组织消灭。

其中另一个典例就是华人,当时的最高法院裁定排华合乎宪法,斯蒂芬大法官认为华人属另一人种,“他们不可能被同化,与当地居民格格不入,单独群居,固守其本国风俗习惯。”1908年,西奥多罗斯福更是跟日本签订条约,要求后者防止日本人移居美国,1917年,国会更是通过一项法律,禁止所有亚洲人移居美国,直到1952年才取消。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当时排华时期美国人做的歧视华人的宣传画)

即使对白人,美国的先民也是十分的苛刻,比如19世纪中期,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裔和德裔大量移居美国,从而引起了当地新教徒的极大反感,信奉新教的英格兰人将天主教看作一种专制反民主的组织,认为天主教徒习惯于等级制和俯首听命,缺乏共和国公民具备的道义素质,从而对其进行打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天主教徒在美国抬不起头,直到肯尼迪当上总统,但此时天主教也已被新教化即美国化了。

当时的美国人对于新近移民还进行强制同化,德裔天主教徒曾对政府的同化政策进行反抗,并企图以德语作为通用语,但最终政府强制将他们打散分散到各个社区,同时强制进行英语教育,到现在,美国的德裔几乎不会说德语。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对移民进行种族配额,排斥白人以外的种群,并对移民的白人进行美国化教育,尤其是强迫其学习英语,这使得来到美国的移民虽杂,但却无疑被同化为了同一文化种群。因此,亨廷顿认为美国并不是一个熔炉,而是一锅番茄汤,主流始终是代表盎格鲁萨克逊价值观(新教和洛克自由主义)的番茄汤,其他移民的文化只是调味料,番茄汤作为主流决不能变,其他移民只是在主流文化之上添砖加瓦。

亨廷顿相信,只要美国番茄汤的大格局不改变,美国就长盛不衰,正如美国的国父认为,只要美国坚持宪法,并确保美国主要由白人组成,美国就可万世一系一样。

他们都认为,只要在特定种群和特定政策下,美国的制度才能发挥作用,否则美国将陷入灾难。

二、文化嬗变与去美国化:世界主义毁灭美国

60年代民权运动,可以被视为美国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反潮流运动,使得美国的种族状况彻底改变,种族隔离制度被废除、女权主义兴起,各种反主流人是登堂入室,他们这代人目前是美国政坛的中坚力量。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废除种族隔离并非坏事,让黑人获得与白人平等的地位亦无不可,但问题在于,此次民权运动的影响远非如此,他极大削弱了政府的权威,而且使得左翼思想在美国传播,而左翼思想与美国传统的新教和洛克自由主义冲突极大。

左翼主张文化多元、种族多元,反对强制同化,甚至连英语的主导地位都不赞成维持,这直接侵蚀了美国的基石。

问题在于美国的立国之本远不如大多数人想的那样光辉,自由平等之下,隐藏着难以言表的罪恶,美国国父的伟大理想,是建立在文化专制和种族歧视之上,对于纯正的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来说,美国的制度无与伦比,其对民权的保障开历代之先河,信奉洛克自由主义和新教的人民在美国宪法的指导下繁荣昌盛,不愧为山巅之城,民主的灯塔。但是对于当时的有色人种来说,所谓自由美国对他们的歧视,比奥斯曼帝国这种专制国家严重的多,最没有种族歧视的,反倒是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清王朝这种专制国家。一旦民权运动成功,美国的历史被扒粪,那么美国有的就不再是光辉,而只是一番种族歧视的血泪史。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比如去年的CNN电视台,一个黑白混血的女人居然公开建议推掉华盛顿杰斐逊,认为他们都是奴隶主,美国的民主制度与他的祖先无关,还有不少黑人学者主张清算美国先贤,并改立马丁路德金这样的人为新美国偶像,少数族裔和黑人还不断推倒南方白人的雕像。正因这种清算活动,直接引发了夏洛茨维尔市的暴乱,引发了右翼白人和左翼白人及少数族裔的战争。

而更糟糕的是,美国也不再实行对移民进行美国化的举措,60年代后,政治正确崛起,奥巴马之后,文化多元成为主流,一些学校甚至不再强制学生学英语,而进行双语教育,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西班牙语,随着拉美裔增多,他们逐渐反客为主,在美国建立了一个个拉美飞地,他们在其中只以西班牙语交流,并驱赶白人,完全和美国主流社会隔绝。

随着少数族裔,尤其是拉美裔的增多,亨廷顿担心美国会变成两种文化对立的国家,从而造成分裂。而事实也确实如此,2014年,美国的非拉丁裔白人1980年在美国人口中的占比为79.6%,到2014年下降到61.9%。而在15-34岁的人口中,白人只占56%,15岁以下的少年儿童则占比不到50%。在白人迅速减少的同时,少数族裔的人口却在飞速增长,其中,拉丁裔在美国人口中所占比例从6.4%增至17.3%,到2060年会到25%,亨廷顿的担忧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三、命运的十字路口

这次的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赢得众议院,而值得注意的是,民主党的建制派已经纷纷落选,而黑人、拉美裔、女人、穆斯林等词汇开始涌现,极度政治正确和极左日趋成为主流,这和共和党日渐趋向白人种族主义相同。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弥合这一分裂但于事无补。

美国可以走向集权,甚至走向排外,但唯独在现有制度下不能再生存,美国先贤的制度是确立在大批美国化,信奉新教和洛克自由主义的人群上,而且最好是白人,如今这么多种群这么多彼此冲突的文化在一起,如何能弥合分歧?

特朗普和一众美国精英们,是像奥古斯都一样重建美国,还是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成为最后的罗马人,在伟大的制度,也需要前提条件,一旦先贤们设立的条件被破坏,美国的政治秩序必将崩溃。全世界莫不是如此。

生于不义,死于耻辱:文化嬗变与美国政治秩序的崩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0楼 麻婆
儒教体系不用破坏自己就堕落了
你认为是堕落,我认为是进化

我就等着看印第安人后裔清算这群白皮畜生的时代来临

不少黑人学者主张清算美国先贤----------善恶到头终有报,但看来早与来迟


没有文化认同,那来民族融合?

没有民族融合,那来长治久安?美利坚股份有限公司有文化么?

好莱坞?漫威?百老汇?时代周刊?

美利坚股份有限公司有融合么?

南加州?毒品?性泛滥?政治正确?

呵呵,一个建立在对印第安人种族灭绝基础之上的地主联合体,也敢自称国家?

如果不是独霸一个大陆,随便一个有点历史的国家在美国身边,美国都坚持不了一百年。那怕是印度这种一盘散沙的国家,也能凭借其文化吸引力,渐渐同化掉美国这种野蛮没文化的牛仔。

不灭印第安人,哪来的美利坚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