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来源:观察者网@补壹刀

为民族复兴鼓与呼,与中国崛起共荣辱。

文/刮胡叨&叨叨姐

“末代港督”彭定康,扰港不息的代表人物。

几天前,他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6分钟短片,毫不意外,内容又是关于香港,短片3万多播放量。量不大,但彭定康应该不会气馁。他卸任香港总督,已经20多年了。但那一颗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的心,一如往昔。

在这次的短片中,彭定康又直接向港府喊话,为香港反对派的无理要求助阵,不顾忌自己是不是在干涉香港事务。

他还提到自己出任港督时,经常前往华盛顿游说美国政府看待香港的时候,要跟对待深圳和上海之类的中国城市有所不同。他说,如果以北京的角度来看香港,将香港当为另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那么世界各地的政府及企业将会视香港为中国的一部分,这对香港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素都是非常不利的。

75岁的彭定康,仍不甘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迷魂汤:“我不想扮演足球评论员,评论所有香港事务,我对所有香港问题的看法都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这是彭定康2014年对被媒体问及有关香港事务时貌似无奈的回应。

“不想做球评”?

反正从这些年彭定康的言论来看,他从来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蹭香港问题热点的机会。

2019年4月,香港对“占中”案的9名活动人士作出判决,彭定康对此就发表了自己的忧虑,称这一检控是“复仇式检控”,认为判决“将严重撕裂香港社会”。

2019年1月,在华为问题上,彭定康警告称,如果英国学术界与中国合作,尤其涉及人文以及科学的学术研究项目,可能会构成安全风险。如果某个项目引起忧虑,各大学的高层应该与政府联系。

2018年8月,针对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演讲受阻一事,彭定康同样进行了评论,认为“这种官方的阻挠是错误的”。

2018年1月,在梅姨访问北京之际,彭定康要求梅借此机会就中国“侵蚀”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人权和自由一事向北京提出质疑。

2014年3月,他以“自由”之名力挺“占中”核心人物钟庭耀;7月,他接受英媒访问,高调点评“一国两制”白皮书“削弱香港司法独立”。

如此种种,分明是同一个套路:贬损一通香港回归后的现实情况,吹捧一番香港反对派的激进言行,然后举起一面“自由民主”的大旗,再给香港社会灌点“迷魂汤”。

看得出,彭定康非常乐意干这种事,而且也习惯于干这事。

尴尬位置。

1997年彭定康完成香港主权交接后回到英国,但他作为一名资深政治家、外交家却始终徘徊在英国政坛的边缘。

2003年成为牛津大学终身校长;2011年出任BBC信托委员会主席,成为英国广播公司的“一把手”,在此期间BBC丑闻迭出,风雨飘摇,彭定康难挽大局,最终2014年因身体原因黯然辞职。

如今的他是英国政坛坚定的保守党留欧派,然而他的主张和言论在政坛已经失去了影响力。在梅姨辞职之后,外媒盘点下一任保守党魁的几位有力竞争者,压根数不着彭定康。

2018年3月,保守党脱欧派议员里斯莫格甚至嘲讽彭定康“关心香港人的民主,但却拒绝接受英国人的民意”。彭定康在英国政界的尴尬地位可见一斑。

而作为一名外交家,彭定康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香港那一段了。1999年,彭定康被委任为欧盟委员会的两名英国代表之一,却在2004年竞逐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失败。

彭定康曾经写过4本书,2005年他出版了回忆录,名为《彭定康:非一般外交家》,谈论“关于国际事务的忠言逆耳”。宏大话题之下,书商只愿打着“末代港督回忆录”的旗号叫卖。在豆瓣仅有的一篇书评中,读者最后“只把香港那章看了,感觉也没什么干货”。

蜜糖和砒霜。

1997年,离开香港那一夜,彭定康站在不列颠尼亚号上挥别香港。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笑着问他:“你是在和所有香港人打网球吗?”

查尔斯王子显然没办法领会到当时彭定康对香港的眷恋与失落,因为在香港生活的五年,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就是这位如今把自己那点过去掰开了揉碎了,反复咀嚼,反复洗白,看似在为香港的民主疾呼的人,在当港督那5年真的帮助香港推进民主改革了吗?

1992年初,英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彭定康获任港督。

同年10月,彭定康宣布政改方案,主要内容包括把投票年龄下调、设立多个新功能组别选举议席,让所有在职人士都成为功能组别选举的选民,并令这组别的选举变为普及选举。他的目标是要令立法会尽早成为全部议席均由普选产生。

然而,港人并不太关注彭定康的改革内容,对他的政制改革兴趣也并不感冒。

当时的民意调查显示,约半数受访者认为彭定康在香港已甚无作为,甚至开始考虑撤换港督的需要。1995年2月的民调显示,约1/4人认为英国应该撤掉彭定康。3个月后的另一项民调显示,近半人乐意看到他提早离开,香港改由一个本地人组成的议会,在没有港督下管理至1997年。

事实证明,彭定康想要通过大力推行民主改革,为港英最后的殖民统治重振声威的想法实属一厢情愿。

而且,彭定康挥挥手离开了香港,依然没忘了为英国在香港埋下点什么。

曾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陈佐洱亲历香港回归的艰难谈判,他明明白白地说:英国不是光着屁股离开香港的。

回归前,经中英双方磋商,中方承诺中国香港特区的钞票由3家银行发行,其中大头仍是汇丰和渣打两家英资银行,中国银行只占小头,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另外,香港最大的建筑公司、地产商、零售超市还是怡和,英资的;九龙和新界的电力公司虽然叫中华电力,其实也是英资嘉道理集团的。其他像电车、电梯、航空都是英制。

这些英国殖民地时期的遗留至今依然。

如果说,在香港回归的1997年还可能是囿于我们的实力。彼时香港的GDP是1774 亿美元,中国内地GDP是它的不到6倍,约9616 亿美元。但在21年后的2018年,中国内地GDP已经37倍于香港,已经逐渐走到世界舞台中央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有能力做出更换的举措。不换,只是因为我们信守《中英联合声明》的承诺。

最令人忧心的是,英国在香港留下了隐秘的尾巴,那就是居英权的问题。

英国离开以前留给香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政府中高级别官员、工商界老板、传媒大佬、知名记者、法官、律师等约5万人一个密码。他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到任一英国使领馆,只要出示这一密码,都可获得英国本土公民护照,并立即受到领事保护。

5万精英加上他们的家属,约22.5万人。对于当时有600多万人口的香港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据英国人写的香港史透露,英国当时的考核标准有两个:一是对英国忠诚,二是对英国的重要性。虽然现在这段历史已经过了解密期,但其中2100人的身份至今仍被严加保密。

好走不送。

很多国人是善良的,也是健忘的,他们已经忘记彭定康就任港督5年的作为,而被他这些年台前幕后为香港的“忙活”迷了眼。

也怪不得彭定康, “末代港督”只是一个时代符号,对于一个亲手把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的大英帝国政客,这不算是个值得炫耀的经历,但却是彭定康的政治生涯里唯一的亮点了。

不论他是频繁被媒体追问任何香港有关话题,抑或是主动接受参访、撰文、演讲提及香港,媒体和他本人都清楚,那不甚光彩的5年就是“彭定康”这几个字的所有价值了。

然而,彭定康的动机不纯和身后的“尾巴”是藏不住的。稍加注意,就会发现,但凡香港有点“事情”,彭定康先生就会自动回到了聚光灯下。

当然,我们无法禁止彭定康先生发表有关香港问题的个人言论,但还是想请他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摆正自己的位置,多想想自己的“原罪”,闭上自己的嘴巴,既然早已卸任,就好好“夹起皮包走路”吧。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为用户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上传并发布,仅代表发帖用户观点。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末代港督彭定康,生命不止乱港不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