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时候我很沉默,沉默到整一个上午只说几句话,只沉浸读书学习中,我认为多说话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而她却跟我完全是相反的,她很好动,很多小动作,像个不安分的小花猫,我甚至一度怀疑她有多动症。

她坐在我的后面,时不时用笔头蜇我背脊,又或者用狗尾草挑拨我的后颈,又有时轻轻拔我的头发……诸如此类的捉弄数不胜数,每次被我发觉后要么是义正词严地说帮我弄去赃物,要么一阵格格脆笑,然后无辜地道歉说是无意的,弄得我烦不胜烦,可是又不好发作,心中对她说不出的厌恶。有一次下课她说她口渴了,要我跟她一起下去买快乐肥宅水,我当然不愿意,我还暗暗鄙夷,肥仔水能解渴么,肥仔水是什么水?我正要拒绝,可是看到她那双纯净、无辜的大眼渴望地望着我,神情有点焦急,有点可怜,我心底一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拒绝她的话会打碎她的希望,会伤了她的心,就好像孩子打碎了心爱的玩具。

她碎跑过来,挽着我的手臂,撅着嘴说:“我都快渴死了,快走吧!”我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懂主动,她进去买肥宅水,我在店铺门外等她。看见她从老板手中接过两瓶百事可乐,把钱递过去,脆生生地说:“谢谢老板啦!”她蹑手蹑脚地来到我面前,拿着一瓶可乐在我面前晃两下,眼里透着狡黠,很神秘地说:“想不想喝可乐呀?”那两瓶可乐是蓝色包装的,不是我熟悉的可乐,而是我从来没有喝过的百事可乐,记得那个时候的肥仔水格外的好喝。肥宅水的诞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