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与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危机到与中国和朝鲜旷日持久的谈判,近段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似乎陷入困境。极限施压的大棒频频挥舞,但捞到的好处却十分有限。而且无论对手还是盟友,都越来越不买账。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日前发表题为《大棒的终结》的文章称,特朗普一再误判对手的智慧、计谋和坚定,结果导致混乱和危机升级。

“大棒的终结”:特朗普极限施压为什么失灵?

作为《谈判的艺术》的作者,并以谈判“大师”自诩和为荣的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就不断以鲜明的“特式”行事方式,宣告着自己的前任都是“笨蛋”。他承诺为所有问题提供合适的解决方案,并以“我一个人可以解决”“只有我能解决”为座右铭。但从最近一系列国际事务的处理情况看,谈判效果至少没有他吹嘘的那般玄乎。

比如信誓旦旦说一滴石油都不准运出伊朗,但伊朗石油出口还在继续,欧洲大国仍在试图维护伊核协议,公开对“盟主”指令不屑一顾。朝鲜本该是特朗普外交的成功案例,但河内会面以谈判陷入僵局而告终,朝鲜还发射短程导弹表达不满,“恢复会谈”眼下几乎看不到前景。还有再起摩擦的中美贸易战,在中国的报复性关税影响下,美国农民和牧场主很是受伤,而这些人是特朗普在明年大选中的关键票仓。特朗普满世界叫嚷一圈,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反倒由于大家的防范应对,使“特式外交”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现实观感。

“大棒的终结”:特朗普极限施压为什么失灵?

谈判效果为何不佳?常言道,事不过三。特朗普自以为是的谈判艺术,即无底线地极限施压、无耻地敲诈勒索,一次两次,也许可以得逞,再往后就注定失灵了。强权政治和丛林法则是美国外交的处世法则,但任何国家都有尊严和底线,都有不可动摇的国家原则和核心利益。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想将商业谈判中“讨价还价”的那一套强行施加于国与国之间,指望别国吞下损害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显然是打错了算盘。

特朗普外交骑虎难下,陷入色厉内荏的尴尬,一方面在于过高估计了自身实力。冷战结束后,在国际事务上美国失去了制约,推翻萨达姆之后甚至出现了美国自认为的“单极时刻”。现在影响和主导特朗普外交政策的,如前国师班农、国务卿蓬佩奥、国安助理博尔顿等,都是赤裸裸的“鹰派”角色,毫无谈判耐心和诚意。另一方面,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美国国力及其国际事务影响力相对下降,尤其特朗普一系列的退群和弃约,严重透支了美国软实力,更不用提他那套不得人心的极限施压了。可以说,天下苦美久矣,只是还没有形成合力。当各国愈发看清摸透这种“谈判的艺术”之下的本质,“特式外交”遭致挫败将是某种必然。

“大棒的终结”:特朗普极限施压为什么失灵?

正如有文章指出的,特朗普擅长隐瞒他的失败。如果他被困在一端,他会在另一端玩火以转移注意力。现在战舰驶向波斯湾,它们在那里主要捍卫的不是美国安全,而是特朗普作为强人的名声。美国既不愿面对实力下降的严峻现实,又没有足够实力摆平对手,而且不加区别地对全世界开火,表明它无法摆脱衰败前夕陷入疯狂的规律:为挽救霸权及其带来的超级红利,只能孤注一掷。从来没有长盛不衰的帝国,美国也不能例外,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事实上,美国霸权地位维持至今,正是二战后它建立的制度霸权体系发挥了作用。现在特朗普认定这一制度让对手占便宜,自己却“吃亏”,试图极力推翻以重建新秩序,这无疑是在对自己釜底抽薪,也终将自食其果。

世界多极化、国际政治民主化、被压迫国家走向独立自主的潮流无法阻挡,美国重返单边主义外交的企图将注定失败,而与此伴随的将是其霸权的加速衰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