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志愿军第15军和第12军一部依托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以劣势装备挫败敌人大规模进攻的一次著名的山地坚守防御战。为了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双方参战兵力达10万人以上,其持续时间之长,火力之猛烈密集,战斗之紧张激烈,在中外战争史上所罕见。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美军实施“摊牌行动”

朝鲜战场进入1952年秋季的时候,中朝方面已利用战线上的相对安定,集中力量构筑起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防御体系,并相应地加强了东、西海岸的防御。同时,志愿军采取了轮换部队作战方针,改善了装备,储存了大量作战物资,部队士气更加高涨。

在完成迎击“联合国军”可能进攻的一切准备后,为了锻炼部队,大量杀伤敌人,加速朝鲜战争的胜利进程,根据中央军委提出的稳扎稳打,打小歼灭战,“零敲牛皮糖”的作战原则,各部队从1952年9月18日开始,在各自的正面上,有选择地对敌营以下要点实施了战术性的反击作战。经过近月的战斗,攻克了敌人前沿战术要点58处,消灭了大量敌人,改善了我军的防御态势。

我防线中部的五圣山地区,态势对我极为有利。五圣山是朝鲜中部的制高点,其南面山脚下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以下简称537.7北山)为前沿要点,阵地自然向敌方突出,瞰制敌金化以北地区及交通要道,对敌威胁甚大。五圣山以西之西方山、平康川为我中线之要冲,地形开阔,有铁路、公路贯我纵深,是敌北犯必争之地,但斗流峰、西方山、王在峰一线高地地形险要,为平康的天然屏障。该处由志愿军第3兵团15军防守,西邻第38军,东邻第12军。

15军前身是1947年8月成立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是一支年轻富有朝气的部队。该军1951年3月在第3兵团内编成入朝参战,先后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平(康)金(化)淮(阳)地区防御作战,战斗力在现代化战争的考验下提升很快。当时该军下辖第29师、44师和45师,军长秦基伟,政委谷景生。在1952年4月,15军接替26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的防御。

15军根据当时情况判断,敌人向西方山、平康方向进攻的可能性最大,因此,部署重点放在西方山方向,由军主力第44师及29师87团及配属的7个炮兵营、2个战车连防守。第45师和2个炮兵营部属在五圣山、中贤山一线,另以第29师85团配置于芝村、灵台一线阵地,86团为军预备队。45师主力当时拟于10月18日进攻注字洞南山之南朝鲜军第2师31团1个加强营阵地,以配合全线战术进攻行动,五圣山及其以南597.9高地和537.7北山仅以135团防守。

“联合国军”方面,此时也无力举行大规模的全线进攻,在胜利无望而又长期消耗的战争中,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趋尖锐,为缓和国内矛盾,摆脱被动局面,配合国内大选,决定以军事压力,增强其谈判的地位,准备从正面向我发动有限目的的进攻。

1952年10月时,美第8集团军下辖的第9军部队防守从铁原到金化一带,由西向东依次是南朝鲜军第9师、美军第7师、南朝鲜军第2师,与志愿军第38军和第15军对峙。10月初,美第8集团军向远东指挥部提出由第9军实施“摊牌行动”计划得到批准,意在展开主动反击,避免落入被动,减轻同时期我38军对铁原以北南朝鲜军第9师白马山阵地(即394.8高地)的攻击压力。在目标选择上,考虑到我38军主力已被吸入白马山攻防,15军主力亦集中在西侧,五圣山597.9高地(美方称三角形山)显然空虚。而且,我15军在537.7北山(美方称狙击兵岭)利用冷枪冷炮给予美军以有力杀伤,欲除之而后快并拉平战线。“摊牌行动”原本动用美第7师和南朝鲜军第2师各一个营,以5天时间,伤亡200人的代价乘虚攻取597.9高地和537.7北山。但在实际执行中,投入的兵力远远超出了最先的设想。

在这两个高地后面的山洼里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叫上甘岭。在残酷战争摧残下,上甘岭早已成为一片废墟,只是作为一个地名出现在地图上。美军发起攻击20多天后,战斗发展到了战役规模,才以这个村名将此战命名为上甘岭战役。交战双方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庄附近,竟打出了一场震惊世界空前惨烈的大战。

争抢拉锯几回合

1952年10月12日、13日,美军和南朝鲜军对我15军正面,重点对五圣山地区进行了猛烈地预先火力准备。14日3时又进行了直接火力准备,597.9高地和537.7北山火力密度高达每秒落弹6发。如此猛烈的炮火,使得在坑道中避弹的我45师135团9连和1连指战员如同乘坐着小船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上颠簸,强烈的冲击波激荡着坑道,不少人牙齿都磕破了舌头、嘴唇,甚至还有战士被活活震死!

14日4时30分,美7师31团、南朝鲜军2师32团及17团1个营共7个营的兵力在空、炮火力和坦克的支援下,分六路向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发起猛烈进攻。同时以4个营又4个连的兵力分别向我44师和29师85团正面四个地段上实施牵制性进攻。当日,敌对我上甘岭两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炸弹500余枚,我表面阵地工事几乎全部被毁。

坚守两高地的我135团9连和1连,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主要以步兵火器,依托坑道,坚决扼守,顽强战斗,先后打退敌从排到营的30余次冲击,大量杀伤了敌人。其中597.9高地上我9连一挺重机枪,终日发弹万余发,毙伤敌近300名。美7师31团用尽全力也没完全攻占我597.9高地。在537.7北山,南朝鲜军第2师32团与我1连激战7个多小时,至午时才攻上主阵地,又经过20多分钟白刃搏斗才占领阵地。我1连仅剩20余人退守坑道。9连和1连在激烈的战斗中,将战前储备的弹药消耗殆尽,共发射了近40万发子弹,投掷手榴弹、手雷近万枚。14日白天的战斗,由于15军军、师炮兵火力拟原执行反击注字洞南山之敌的任务,不能适时交换阵地进行支援,597.9高地之2、7、8、11号阵地和537.7北山除9号阵地外,表面阵地均被敌占领,我即退守坑道。

敌人进攻开始后,位于上甘岭以北20多公里的道德洞15军军部获知,本军多处阵地都遭到了攻击,但尚不能判断出哪个是主攻方向,要求各师前沿接敌部队继续上报战况,以利甄别。

14日黄昏,45师师长崔建功得知在白天战斗中失去了一半的表面阵地,立即变更部署,连夜组织反击,夺回阵地,同时调134团1营和133团1营分别增援597.9高地和537.7北山。当晚,45师组织了135团第2、3、7连及134团5连共4个连的兵力,乘敌立足未稳,分四路向敌实施反击,全部恢复了阵地。在反击597.9高地战斗中,135团7连排长孙占元率领突击排进至该高地山腰时受阻。他两腿被炸成重伤,仍顽强指挥战斗并用缴获的两挺机枪轮流射击,毙伤美军80余人。当子弹打完后,他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涌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战后,志愿军总部为孙占元追记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称号。

15日至18日,双方拉锯式的争夺更为激烈,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一天之中几度易手,每次易手就伴随着天翻地覆的炮击和天昏地暗的拼杀,阵地上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高地。由于战场地域狭窄,最多只能展开两个营的部队,双方均采取逐次增兵的战术,一个营一个连,甚至一个排一个班地投入作战。在17日,南朝鲜军第2师经侦察才了解,志愿军在利用坑道对付炮火轰击,引起了美军的重视。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第15军45师坚守阵地。

此时,15军也已判明敌之企图是集中力量夺取上甘岭地区,推断敌人在攻占上甘岭后,会乘势攻占五圣山,从我中线突破,进而改变整个朝鲜战局。秦基伟当即决定,停止反击注字洞南山之敌的计划,45师指挥所前移至德山岘;军、师组织火炮向上甘岭机动,并组成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建立后方供应机构,加强后勤保障,除原先储备的弹药外,另为一线部队每连增配8000枚手榴弹,3个月的补给品储备量,并积极组织向坑道补充弹药、食物和饮水。

18日晚,为了缩短接敌距离,减少伤亡,45师利用夜暗分别将4个连的兵力秘密投入坑道或待机位置。19日夜,在我炮火支援下,45师分别以4个连和3个连的兵力,再次向占领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表面阵地之敌实施反击。在135团6连冲到半山腰时,突然遭到美军一个机枪火力点的猛烈射击,伤亡很大。在此危急关头,通信员黄继光英勇地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胸膛奋力堵住敌地堡的机枪发射孔,为反击部队开辟了前进道路。在黄继光壮烈献身精神的激励下,反击部队迅速冲上597.9高地,全歼美7师5个连,夺回了阵地。战后,志愿军总部为黄继光追记特等功,授予“特级英雄”称号。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特级英雄”黄继光

20日天一亮,敌复以2个营的兵力进行疯狂反扑,我因伤亡过大,弹药供应不上,除597.9高地的0、4、5、6号阵地外,其余表面阵地又被敌占领,我转入坑道坚持斗争。

7天来,美军和南朝鲜军先后投入了17个营的兵力,我投入21个连的兵力,在两高地反复激烈争夺。志愿军歼敌7000余人,45师亦付出重大代价。20日晚,15军参谋长张蕴钰赶到45师师部,师长崔建功汇报部队伤亡已超过3500人,134团和135团总共只剩下二三百人,全师已没有一个完整的建制营,张蕴钰大为震惊,痛心不已。鉴于45师已无力组织反击,便改变战术,以坑道斗争与小分队反击为主要手段,消耗疲惫敌军,为主力调整部署准备大规模反击赢得时间。

艰苦的坑道作战

10月21日晚,志愿军代司令员邓华给15军发出指示:“目前敌人成营成团地向我们钢铁的阵地冲击,这是敌人用兵上的错误,是歼灭敌人于野外的良好时机,应抓紧这一时机,大量杀伤敌人,继续坚决地战斗下去,可制敌于死地。”同时,志司将12军由20兵团调归3兵团指挥,并陆续增加炮兵部队增援上甘岭作战。

战前,志愿军在597.9高地共挖有3条大坑道、8条小坑道和30多个简易防炮洞。在20日美军占领表面阵地后,我即转入这些坑道坚持斗争。坑道里的部队随时可以与反击的部队里应外合,坑道一日不除,美军一日不得安生。像2号坑道的134团4连,在指导员赵毛臣的指挥下,坚持坑道斗争14天,组织了11次夜袭,严重威胁着美军。

在597.9高地1号主坑道内,有45师16个连队尚存的少数人员,以134团8连为主,统称为8连。该坑道成立临时党支部,进行统一领导,由8连连长李宝成指挥,对坑道进行了管理整顿,使得坑道部队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团体。

经过一天休整后,22日,战斗再度打响,争夺的焦点就是1号坑道。美军对坑道口用无后坐力炮抵近射击;用炸药包爆破;向坑道里投掷手榴弹;甚至使用P-51飞机低空俯冲扫射------美军火力又猛,坑道口又窄,眼看情况危急,李宝成立即召唤纵深炮火支援,制止了美军对坑道口的破坏。天色一黑,坑道部队就组织小分队出击,四下炸地堡、摸哨兵,搞得美军草木皆兵,夜不得宁。

尽管如此,坑道里部队的情况还是日渐恶化。为了改善坑道部队的处境,45师决定于23日晚组织135团5连协同坑道里的8连实施反击,力争夺取1号、3号阵地。但因我火力支援效果较差,5连求战心切,侦察不仔细,结果陷入美军的预设伏击圈,在敌密如暴雨般的枪弹下,全连伤亡过半,反击失利。8连失去策应,虽经9次争夺攻下1号阵地,但在敌优势兵力反扑下无法固守,只得退守坑道,8连出击人员仅剩5人。

10月23日起,上甘岭的战斗引起新华社的高度关注,开始连续集中报道,一时间这块仅3.7平方公里的高地为朝鲜、中国甚至全世界所密切关注。

由于白天抗击美军对坑道的破坏和夜间的主动出击,坑道部队平均每天有一个班的伤亡,为此,几天来45师师长崔建功一直抽调机关人员向坑道增援补充,一个连、一个排,甚至一个班地不断派出,师团两级机关几乎连勤杂人员都用光了。24日晚,15军军部警卫连96人被派往597.9高地1号坑道,结果在通过上甘岭山脚下的炮火封锁区时,遭受到巨大伤亡,最后只有24人到达。

25日,15军召开作战会议,根据志司和3兵团的指示,决定抽调1200名新兵和部分机关人员为45师补建13个连队;加强上甘岭地区的炮兵力量,迫击炮由36门增至52门,山、野、榴、火箭炮由66门增至133门;以29师86团、87团接替45师上甘岭以北之防御,使45师全力用于上甘岭作战;令44师和29师85团各以一部兵力向当面之敌实施攻击,以钳制调动敌人。同日3兵团决定12军31师担任15军的预备队,该师91团准备投入战斗。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第12军31师向上甘岭地区开进增援。

在志愿军后备力量调动的时候,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来到美第9军军部主持部署调整,美第7师将597.9高地移交南朝鲜军第2师,以收缩正面,防我44师及29师85团对其翼侧进攻。南朝鲜军第6师接替原2师灰古介以东阵地。美第3师接替南朝鲜军第9师铁原地区阵地,9师调至金化以南的史仓里,作为战役预备队。

南朝鲜军第2师接防后,对坑道的破坏比美军更毒辣,他们用迫击炮吊射坑道口;用毒气弹、硫磺弹熏;用巨石块堵洞口;用铁丝网缠绕成团堵塞通气口;从坑道顶部凿眼装药爆破等,给我造成很大麻烦,我1号、2号主坑道均有不同程度的破坏及人员伤亡。

相对于敌人对坑道的破坏,缺粮断水才是最严重的,美军对我坑道部队与后方的交通线实行严密炮火封锁,使得坑道部队粮尽水绝。火线运输员付出几条生命的代价送进坑道一袋压缩饼干,但干燥至极的口腔和食道根本无法吞咽,饥渴成为最大的敌人。在极端困难下,坑道部队只得用尿来解渴。军长秦基伟非常清楚,只有坑道部队的坚持才能消耗敌人,赢得准备反击所需要的宝贵时间。因此他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向坑道运送物资。火线运输员一批接一批,前仆后继,不计伤亡地向坑道运输。为表示对坑道部队的关心,15军从后方紧急采购了3万多公斤苹果派人送往坑道,但美军炮火封锁实在太猛,大筐苹果难以送上去,为此15军政治部专门下令:凡送入坑道一筐苹果者记二等功!尽管如此,仍然难以完成任务,最后送进坑道的只有一只苹果!135团7连已缺水7天,但指战员们谁都不舍得吃一口。在连长张计发命令下,苹果在坑道里转了两圈才被吃掉。这个故事被写进了中国的小学课本,成为教育一代又一代人的真实教材。

10月21日至29日,是坚守坑道和准备反击阶段,敌投入11个营的兵力,我投入了21个连,双方在两个阵地上围绕坑道进行了破坏与反破坏、封锁与反封锁、围攻与反围攻的激烈斗争,我以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歼敌4700余人。我坑道部队夜间主动出击达158次,其中仅9次失利,其余均获成功,大量消耗了敌军,极大地破坏了敌军阵地的稳固。与此同时,纵深部队为支援坑道部队,以45师133团对537.7北山组织过7次反击,给予南朝鲜军以有力打击,28日恢复阵地后,控制该高地主峰到30日下午才被敌夺回。在597.9高地,我以2个班到9个排的兵力组织过5次反击,曾一度占领主峰。这些反击,使坑道部队得到了物资和人员的补充,增强了力量,为大反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二野劲旅的反击

10月30日,南朝鲜军再次攻占了537.7北山。志司和3兵团为了恢复和巩固阵地,决定调第12军31师和炮兵第2师4个连正式参加作战。12军是赫赫有名的二野劲旅,具有顽强的战斗作风,超强的战斗力和卓越的战功,当时位于上甘岭以东的金城地区担负防御作战任务。上甘岭战斗打响后,12军一直密切关注战局发展,这次奉命参加反击作战,广大指战员纷纷表示,一定要打出主力军的风采。该军军长曾绍山,政委李震,负责带队支援15军的是副军长李德生,抽调的31师是一支老部队,12军主力师,下属之91团和93团为红军团,作风硬朗,有很强的突击力。

15军军长秦基伟认为我反击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决心乘美7师西调的有利战机,对占领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表面阵地之敌实施反击。597.9高地地势险要,是敌我争夺的重点,该高地的得失对整个战场的形势有着重要的影响。因此,15军把反击目标首先确定为该高地。

30日22时,15军45师、29师集中了10个连队(其中坑道部队2个连),在104门火炮(含火箭炮24门)的支援下,分三路向597.9高地实施反击,这次志愿军采取多路、多波、反守结合的部署,前面反击下来,后面及时坚守。在统一指挥下,各波次源源投入战斗,激战至次日夜,歼敌1个营又2个连,夺回了该高地的全部阵地。11月1日开始,12军31师91团参加坚守作战,与15军反击部队共同击退了南朝鲜军4个多团连续5天的疯狂反扑。我在表面工事完全被破坏的情况下,以山缝、石坎、弹坑为工事,以敌尸为掩护,采取小组坚守,边打边修工事,边打边补兵员、弹药,结合小群反冲击等战术手段,以伤亡2500余人的代价,杀伤敌6000余人,巩固了597.9高地全部防御阵地。美军被迫宣布:“联军在三角形山是打败了。”

在坚守该高地3号阵地的战斗中,91团5连新战士胡修道,在阵地上战友全部伤亡的情况下,从拂晓一直打到黄昏,寸土未失,一人歼敌200余人,创造了孤胆作战的光辉典范。战后,胡修道荣立特等功,获“一级英雄”称号。此外,该团8连战士王万成、朱有光,以舍身取义的英雄气概,冲入敌群,拉响爆破筒,与数十个敌人同归于尽,保证后续部队恢复了阵地。8连副班长蔡兴海率1个班抗击敌人一天,守住了阵地,歼敌400余人,而自己无一伤亡,发挥了“小群战术”打击敌人的威力。

11月5日,志愿军3兵团和15军为争取战役的全胜,决心乘胜反击537.7北山。3兵团鉴于12军参战,上甘岭的战斗已发展成战役规模,遂调整部署,确定由12军31师接替15军45师执行上甘岭地区作战任务,45师移驻兵马洞休整(师炮兵不动);31师91团、93团负责防守597.9高地,92团全力反击537.7北山之敌;29师主力防守五圣山、中贤山阵地,一部兵力协同31师作战;12军34师100团、106团调文岩里、洗浦里地区,为预备队;把支援上甘岭作战的火炮增至300余门。同时,为便于指挥,由12军副军长李德生在德山岘组织五圣山指挥所,统一指挥参战部队。由炮兵第7师师长颜伏组织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配属炮兵。这两个指挥所归15军军长秦基伟直接指挥。这一天,中朝联合司令部通令嘉奖15军。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志愿军勇士们向537.7高地北山之敌实施反击。

11月8日,31师92团赶到上甘岭,本想熟悉情况后再行反击,但时不我待,困于537.7北山坑道中的我45师133团4个连已伤亡殆尽,连续十多天没有得到任何支援。92团不再讲条件,加紧进行反击准备。11日16时,92团2个营在炮火支援下,向北山之敌实施反击。同时以87团一部佯攻注字洞南山,吸引敌之火力。我反击分队以灵活机动的战术,勇猛顽强,与敌激战至当日17时50分,恢复了全部阵地。12日起,南朝鲜军先后纠集了16个营的兵力,在空、炮火力支援下,竭尽全力疯狂反扑,妄图挽救其败局。同时,注字洞南山之敌,对我后方道路进行封锁射击,以配合其正面的反扑。我为粉碎敌人企图,从14日起,将597.9高地上的93团抽出2个营投入北山战斗。在此期间,92团、93团先后击退南朝鲜军132次冲击,毙伤敌2000余人,但敌仍在疯狂反扑,可见南朝鲜军战斗力提升之快,已不再是朝鲜战争初期一打即溃的“豆腐军”。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11月18日,12军34师106团接替92团参加537.7北山战斗,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继续奋战。该团边打边抢修坑道工事,改善了作战和生活条件,并采取以少数兵力坚守,发扬火力控制阵地等灵活手段给敌大量杀伤,巩固了阵地。20日以后,敌终因损伤惨重,只用连以下的兵力实施连续地小型攻击,但其空、炮火力则对我进行报复性轰击。至25日,敌再无力进攻,其所谓的“摊牌行动”被我彻底粉碎,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

一战威名天下扬

上甘岭战役,由战斗发展成战役规模,敌我双方在3.7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内,投入大量兵力、兵器,反复争夺达43天之久,其激烈程度是罕见的。特别是炮火密度,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任何战役。

此役,敌投入的兵力有美军第7师、南朝鲜军第2师、第9师及其他部队共11个步兵团(战役期间补充新兵9000余人),炮兵18个营,105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总兵力达6万余人。志愿军参战兵力有15军45师、29师、12军31师和34师1个团,炮兵第2师、第7师各一部,火箭炮兵第209团及其他部队共约12个多营133门火炮,总兵力4万余人。双方参战兵力合计10万余人。

战役中,敌军共发射炮弹19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0余枚,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3.7平方公里面积内一片焦土,山上的岩石被炸成粉末,虚尘达1米多深。我志愿军依托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顽强抗击敌人的进攻,连续打退敌人的反扑,消耗各种炮弹40余万发,共毙伤敌2.5万余人。美方统计数字为,美军伤亡2000余人,南朝鲜军伤亡7000余人,共9000余人(该数字偏低)。我方伤亡1.56万余人,其中15军阵亡5200余人,伤6200余人;12军阵亡1900余人,伤2300余人。美国新闻界评论说:“这次战役实际上变成了朝鲜战争的‘凡尔登’,即使用原子弹也不能把‘狙击兵岭’(537.7北山)和‘爸爸山’(五圣山)上的共军部队全部消灭。”

上甘岭战役是对我军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阵地的一次严峻考验,为我军坚守防御增添了新内容——坑道战。实践证明,我军以坑道工事保存力量同以野战工事打击敌人紧密结合,就能抵挡敌人空、炮优势,实现“寸土必争”、“持久坚守”的目的,直到最后胜利。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上甘岭战役,证明了中朝军队阵地的日益巩固,极大地增强了我方坚守防御的信心,敌人凭借现有兵力和手段,已不能突破中朝军队的正面战线。此后,“联合国军”在朝鲜正面战场再未发动大规模进攻,结束战争还是要回到谈判桌前。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指挥上甘岭战役的15军军长秦基伟将军。

战役期间,我方在炮兵、通信、侦察、工程、后勤等方面全力支援、保障上甘岭地区作战,特别是炮兵,发挥了重大作用,美军在上甘岭的伤亡,70%是被我炮火杀伤。朝鲜人民对上甘岭作战的大力支援也是不容忽视,金化、淮阳两郡动员了8237人参加支前,保证了从前线救护所到师医院大部分伤员的转运。另外,志愿军活跃有效的政治工作,对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保证作用。

上甘岭战役的我方主角是志愿军第15军,这支年轻的部队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处变不惊,反应迅速果断,在惊天大战中经受住了考验,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特别是45师,朝气蓬勃,不畏强敌,敢打敢拼,付出重大伤亡,立下殊勋,获得“联司”通令嘉奖。我们也看到,12军31师等部队投入战斗,对取得战役的最后胜利起了重要作用。15军44师、29师在当面美军第7师防御的西线不断进行反击,也有力地配合了上甘岭作战。

67年前的这场空前惨烈的战役,早已成为不朽的丰碑,“上甘岭”成为英勇顽强精神的代名词,志愿军将士前仆后继、无比英勇的壮举依旧鲜活,震撼着我们的心灵。长久以来,国人一提起抗美援朝,必会想到上甘岭,一说起上甘岭,脱口而出的就是15军!以前15军在我军序列中表现并不出众,但经过此役,举世瞩目,威名天下扬。

我国长春电影制片厂在1956年拍摄了同名电影《上甘岭》,这是第一部表现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典影片,真实再现了上甘岭战役的激烈残酷景象,热情讴歌了志愿军指战员坚守坑道,克服常人难以忍受的困难与敌人奋力拼搏、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电影中的插曲《我的祖国》唱遍大江南北,经久不衰。

15军回国后,于1961年6月被中央军委挑中改建为我军唯一的一支空降兵军,经过数十年的建设发展,已整建制列入全军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具备了随时能飞、到处可降、降之能打、打之能胜的全方位、全天候空降作战能力,成为人民解放军战斗序列中一支令人生畏的快速突击力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