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狂风沐浴忆当年

受大气流扰动,昨天开始的大风迄今仍在进行中。据说个别地方阵风达到十级!我到京城二十多年,孤陋寡闻还是第一次听说刮这大等级的风儿。

今天上午,尽管阵风还是七级,八级的程度,因需要糊口,我还是沐浴在风中乘风迎声的走上了街头。

果然,这风是厉害,街边的那座“平坡草树”小森林公园,有两株银杏树被连根拔起倒卧在地上,全没有了往日挺拔俊秀傲气凌神的那股劲喽。

自踏上革命征程,我就是从事保卫森林资源的一员,尽管退休多年且恶疾缠身,但本着小车不倒只管推只要还有一口气,革命就要干到底的精神,保卫绿水青山的职责从来没有放下过!总是利用多种不同方式投入到无比荣光的保卫自然保卫绿水保卫青山保卫森林的战斗中。发现有破坏自然破坏绿水破坏青山破坏森林的,都很感遗憾!今天看到这两米株倒卧的树木,自然一样遗憾并上前观察。经过非常细致的侦查,知道造成两株树木倒卧的原因,风大固然是条原因,但与种植时不认真也有很大关系。比如,树坑挖的甚浅,树木根部带土移植过来后,过去树干基部与地面结合处也就是如今移植的结合处。比如,种树时回填土没有分次填入,而且每层土都得夯实了。从倒卧树木根部跟前的树坑看,那回填土少不说还虚的很。偌大的树木就靠那几根棍子撑着呢,要不然不用这大的风早就倒卧啦!

种树如同教人,也开不得半点虚假!我刚到农村时,乡亲们教我们种树,特地叮嘱,挖树坑不仅要大些,而且深度一定要达到埋土时,树干基部要比过去高一尺左右。种树时往树坑里回填土时,至少分三次填。每填一次都要踩实后才能再填土“这样树木才能栽实,倒不了也好活”!那年我刚调到延安市工作,与局领导一块到西川裴庄指导紫穗槐种植。那时的领导干部作风就是扎实!局长带我们一口气登上造林现场检查树木种植质量。检查方法也简单,时不时的适度用力拔一下已经种在地里的树木看能否拔动!虽然那时的人都比较实在,但毕竟十个指头不一般齐,有的树木因没栽实还真被我们拔了出来,局长当场就批评公社负责林业工作的干部“树木来之不易呀,社员们种树也很辛苦。我们要是种不好树木活不了,那可是谁都对不起呀”。批评的负责同志满脸通红,在场的公社书记也非常尴尬。局长当场要我留下监督返工“啥时候验收合格再回单位!”

我当然不敢怠慢,忙与书记,林业专干和队干部一块商量妥,由生产队长带队,抽调多名壮劳力,对所有种植好的树木一一返工。我呢,则与林业专干两人一一验收。验收方法也很简单,拔!

拔时还闹了笑话,因为我当年尚有些力气,不像如今手无缚鸡之力,所以拔的劲大些,不合格的自然多,队长只好紧跟着我,有被我拔出来的,赶快再补种。

有个平时爱找茬挑事叫“三本”的社员见我这认真,很不满意,说我故意整他们“你种棵试试,我照样拔出来”。

于是我当场就栽了一株树木,树苗,我特地要他选择。当然,树坑是我挖的,又大又深,种树前我往坑底回填铺垫了厚厚的一层熟土才把树苗放进去。回填时分了三次回填,每次回填土后都踩实了用铁锨把在树干周围反复捣鼓戳实,再回填土继续照行。一直回填到树干过去埋土痕迹以上快二尺喽才踩实回填土面再撒上一层干土(保水分)方罢休。

栽好后,那位社员上前开始拔,结果使出吃奶的劲都没拔出来。无奈之下他只好说“服了服了,我返工。返工”。

我回到单位,局长见到我就哈哈大笑,说人家公社书记来电话啦,说咋接你们还有这么个刚木脑子。以后你就派他到我们公社来”。

狂风沐浴忆当年

狂风沐浴忆当年

狂风沐浴忆当年

狂风沐浴忆当年

狂风沐浴忆当年

狂风沐浴忆当年

狂风沐浴忆当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