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是和平的捍卫者还是地区?

伊朗的地区战略

伊朗是和平的捍卫者还是地区?

霍梅尼

自从霍梅尼在1979年掌握[1]政权,伊朗的核心目标是建立一个全球性的伊斯兰国家,由霍梅尼构成一个伊斯兰哈里发。 这种野心已经在伊朗政权的宪法中明确指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第十一条:

“依照神圣的《古兰经》经文(“你的社区是唯一的社区,我是你的主,所以崇拜我”[21:92]),所有穆斯林形成一个单一的国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有义务制定一个普遍的政策,以培养和统一穆斯林人民的友谊,它必须不断努力带来伊斯兰世界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统一”[2]。

霍梅尼全球伊斯兰国家的愿望显然还游荡在他的遗愿和遗嘱里:

“我建议所有的穆斯林和世界的压迫者,你不能

坐在那里等待,…………

走向一个自由的伊斯兰政府和独立的共和国,以实现

你将把世界所有傲慢的权力拉下他们的位置,引导所有压迫的人民

领导和继承地球”。

这不仅仅是霍梅尼欲望的表达,而且是为扩大伊朗的地区影响力一种具体的议程。 伊朗的宪法从一开始就定义军方的角色“扩大真主的律法国”,并进一步阐述了:

“建立和武装防御力量,重点应该是信仰和宗教为主要支柱和标准。 因此,伊斯兰共和国的军队和革命卫队不仅保卫边界,而且在神的道路上传播圣战的消息, 在世界上努力扩大律法国”

伊朗革命卫队(IRGC),负责维护政权的利益和在整个地区向恐怖组织提供培训支持[5],被授权执行传播圣战的任务和在国际上扩大神的律法国。 伊斯兰革命卫队利用“圣城旅”,其海外的手臂,来完成这样的伊朗神权政治的一个重要战略。 它依赖于不同的政府机构,如外交部和情报部,并建立了实体参与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活动,正如德黑兰所述,有效地“输出革命”。 以下组织是这样实体的例证:

?Ahlul·巴依世界大会(招募当地什叶派武装)[6]

?Taqrib Mazaheb——接近伊斯兰学派的世界论坛 (招募当地逊尼派武装)

?伊斯兰发展组织

通过建立这些组织和为他们的活动分配大量资金,为创建一个伊斯兰哈里发和德黑兰领导的轴心,伊朗政府多年来已经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关键点。

伊拉克的意义

随着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建立, 由于众多的地缘政治,历史和人口的原因,伊拉克立即被阿亚图拉提名为出口“革命” 的关键国家。 伊拉克将作为德黑兰追求出口意识形态和革命战略的催化剂。在1979年之前居住在伊拉克长达13年的霍梅尼,通过各种方法来干涉该国的内部事务,为迅速开始输出革命奠定基础。伊朗的主要报纸之一《世界报》, 1980年4月19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伊玛目邀请伊拉克军队起义》的文章。就在两天前, 1980年4月17日, 霍梅尼发表了一次演讲,他宣布:

“伊拉克政府是一些军官来了彼此坐在一起为所欲为的政府。他们都老了,萨达姆·侯赛因疯了,老了,他所谈论的是,我们是阿拉伯人。这意味着我们是阿拉伯人我们不想要伊斯兰......他们的军队是由一些穆斯林,逊尼派和什叶派组成。那么,一个穆斯林军队一定是高贵的。高贵的伊拉克国家必须从他们的爪子下解放自己。伊拉克军队一定要注意这意味着它必须镇压这些人物必须消灭他们。”

在不同的场合霍梅尼讨论伊拉克军队:

“......我对伊拉克的高级行列很失望。不过,我对他们的军官和士兵并不感到失望。我期待他们能够勇敢地起来和根除残酷的支柱,就像它发生在伊朗一样,而不是忍受阿拉伯复兴党的残酷。我对伊拉克劳动者和政府雇员篡夺复兴党政权不会感到失望,我希望他们同伊拉克民族携手加入摆脱这个国家不光彩的污点。”

《Jomhouri伊斯兰日报》连续发表霍梅尼呼吁伊拉克人民推翻现政府,并报道说,他的消息已经被翻译成阿拉伯文并分发给伊拉克人民和军队。(译者注:注意这发生在两伊战争前)

从两伊战争一开始,霍梅尼将这场战争定义为一个“神圣的祝福”。 1982年6月,战争开始后不到两年,伊拉克从伊朗领土撤出所有士兵,有尊严的和平是完全达到了。 然而,霍梅尼在“通过卡尔巴拉征服耶路撒冷”的口号下继续进行了另一场6年战争,直到1988年7月。当他遭受各方面重大失败,不再有任何赢得这场战争前景的时候,他被迫接受了停火协议。

1990年萨达姆·侯赛因入侵科威特后,伊拉克部队在1991年波斯湾战争中失败,伊拉克政府随后变得较弱。 伊朗利用这个机会加强干涉伊拉克,在2003年美国攻入期间达到了顶峰。 德黑兰政权在1990年蓄意鼓励伊拉克政府不从科威特撤军。

一个更大的类似的情况再一次发生在2002年和2003年期间,德黑兰实际上是美国入侵伊拉克的一个心照不宣的支持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