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由于对苏联工业经济基础和军事实力缺乏必要的了解和情报,加上”巴巴罗萨”是一个缺乏终极目标、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和军事为主的战略计划,希特勒发动的侵苏战争遭到了彻底的失败;但是如果希特勒采取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策略,即以政治为主、军事为辅的方式来进行对苏战争,则完全有可能取得侵俄战争的胜利。

一、政治策略为主

如果希特勒采取以下的政治措施,攻占苏联指日可待,完全能够取得对苏战争的胜利。

A、支持苏联境内的民族独立运动,分裂肢解苏联国家政体。作为一个依靠武力征服、仰赖强权统治、境内具有多民族的庞大国家,苏联当时由16个加盟共和国共同组成,但这个联盟并不是牢不可破的,各个加盟共和国内的民族独立运动一直没有停止,只是在斯大林的铁腕高压政策下转入地下状态,一旦内外部条件成熟,那些寻求建立独立国家的民族主义分子就会死灰复燃,大力掀起民族独立运动,尤其是在前一年被强行并入苏联的波罗的海三国,其重新恢复国家主权的愿望更为迫切,如果希特勒承诺对支持德军作战的各加盟共和国民族主义分子复国要求给予尊重,支持一个或几个民族国家独立,就会引起多米诺骨牌的效应,促使其它各加盟共和国开展民族独立运动,苏联就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斯大林作为一个格鲁吉亚人在以俄罗斯族为主的庞大国家能否维持统治很成疑问[注1],当时仅仅在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三国就有4000万人渴望获得解放;一旦出现这样的局面,就会造成苏军中各加盟共和国的少数民族人员大量流失,军队建制面临解散风险,双方实力发生严重变化,仅以双方20~39岁适役男性人口来说,苏联当时共有3150万人,其中俄罗斯人只有1500万,德国同样人口拥有1550万人,扣除苏联非俄罗斯族人口,德国还占有人力资源上的微弱优势,如果德军支持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运动,那么各加盟共和国的少数民族军人就会调转枪口反过来对付俄军,德国会增加几百万以上友军,苏联却会丧失几百万以上军队,双方力量此消彼长,战争胜负已见分晓,实际上在战争初期,波罗的海三国和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都在德军进入后宣布国家独立并成立民族政府,号召本国人民支持德军攻击苏军,将德国的进入视作本民族的解救运动,但是却被随后进入的党卫军解散了民族政府,逮捕了民族主义分子,扼杀了各民族的独立运动[注2],直到1941年9月,德国军情局都还向德军最高统帅部提议建立一支100万人的乌克兰军队来对抗苏军,却被信仰种族主义的希特勒严词拒绝,在他看来,斯拉夫人只不过是低等种族,是被德国人奴役的工具和对象,只能退归到农奴等级,东方广阔的土地只是德国殖民的空间,希特勒那冥顽不化的个性使德国丧失了利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民族主义分子实施国家分裂运动、肢解苏联从而取得战争胜利的机会。

B、提出恢复财产私有制口号,获取苏联广大农民支持。1928年斯大林开始以消灭富农为主线、依靠行政命令变革生产关系、强行实施全面集体化运动,强迫农民加入集体农庄,实行土地使用权和主要生产资料公有化,严重侵害了农民利益,而且采取高压政策,谁不服从就被镇压或者充军、流放西伯利亚,在一些地方甚至激起反政府叛乱[注3],既使加入集体农庄的农民,也采取毁坏生产工具,消极怠工等方式进行反抗,致使苏联农业生产长期出现停滞不前的局面,1931年和1932年连续发生大饥荒造成2500万人受灾,1932年的粮食产量只有6987万吨,甚至还赶不上一战爆发之前1913年的8010万吨,牲畜头数更是大幅下降到一战之前的一半左右[注4],到1937年已有93%的农户参加了集体农庄,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的播种面积达到总播种面积的99%,同时在1933年初实行义务交售制,农民根据播种面积交一定谷物牲畜,国家付的价格只相当于成本的1/10,同时有意压低农产品价格和抬高工业品价格压榨农民,在不断侵害农民利益的同时也威胁到他们的生命,让苏联农民对斯大林政权产生了极度不满状态,在1928年到1938年这十年集体化政策期间,大约有1000万人被屠杀、俄死、充军和流放;苏联在当时是一个农业国,农民不但是工人的主要来源,更是苏联军队的基础,绝大部分士兵都是由农民组成,如果希特勒在支持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民族独立运动的同时,提出恢复苏联境内农村土地和生产资料私有化的口号,对个人财产给予保护,对于那些帮助德军战斗的俄国农民士兵给予一定的土地作为补偿,那么苏联军队中的农民士兵军心势必瓦解,既使是俄罗斯族农民,都会出现为德军战斗就是为自己战斗的心理,苏联各个民族包括俄罗斯族农民士兵就会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向苏军反戈一击,为了获得土地而拿起武器投向德军一边,而缺失了作为军队组成基础的农民士兵的苏联军队就会呈现崩溃的局面,甚至可能出现全体哗变的形势,这也正是在卫国战争初期斯大林和苏军高层将领最担心的事情,德军之所以在”巴巴罗萨”计划实施初期俘获大量苏联军队,实际上也与广大苏联普通士兵将德军看作是斯大林独裁统治解放者从而愿意投降有很大关系[注5],但是希特勒的种族主义蒙蔽了他的眼睛,对斯拉夫人的残暴统治和对俄国战俘的虐杀让广大俄国农民觉得纳粹治下甚至还不如斯大林执政时的境况,至少在种族上和心理上双方还有更多共同点,因而反过来支持苏联政府,对德国人奋起抵抗。

C、分化瓦解苏联社会各阶层和宗教团体,制造社会混乱局面。在实行集体化政策过程当中,对100多万户富农进行了枪杀、充军和流放西伯利亚的措施,对不愿加入集体农庄的农民扣上富农帽子进行了同样的镇压,在不少地方激起叛乱,大量失去土地和生产资料的农民和那些生产资料被公有化的小商品生产者及手工业者成为苏联进行工业化所需要的工人主要来源,这也就意味着在农民和工人这两个最广泛的群众阶层中累积着对当政者的愤懑,那些沙俄时代的社会精英阶层未被镇压而侥幸遗留下来的人员同样对执政者充满了仇恨,对党内持不同意见的领导人斯大林也进行了清算,谁不服从他的统治就会受到镇压,并且利用1934年12月基洛夫被刺案件,指控反对派领导人是暗杀事件幕后策划者,在1936年至1938年期间进行了”大清洗运动”,上百万人受到逮捕和枪杀[注6],并且实行宗教迫害政策,受到国家大力支持的半官方团体”战斗的无神论者协会”对从事宗教的人士进行镇压、消除宗教外在标志、关闭所有宗教场所、清缴所有私人收藏的宗教图片和书籍、强化对所有人口特别是青年的无神论宣传,引起了全世界反对;如果希特勒提出恢复土地和生产资料私有制,保护个人财产神圣不受侵犯,重新建立以财产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经济制度,尊重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各民族传统文化和宗教,对在集体化过程中失去土地的农民只要支持德军战斗就能获得土地的补偿,对被充军和流放西伯利亚的各阶层人员只要帮助德军取胜就能重新恢复自己的财产和地位,同时争取与斯大林持不同意见的反对派领导人的支持,从苏联政府内部进行分化和瓦解,对宗教神职人员和团体、宗教文化和场所进行保护,就会取得宗教团体的支持和帮助,通过这些措施的综合作用就会获得苏联最广泛阶层的支持,使得苏联政治基础受到极大的动摇,整个社会人心浮动,政治局势出现动乱,社会局面动荡不安,真正出现希特勒对龙德施泰特所说的整个苏联就像一座腐朽的房子,只要揣上一脚就会轰然倒塌的形势,德军的军事攻势加上政治上的分化瓦解,苏联势必一败涂地,然而希特勒只将斯拉夫人看作低等民族,在德国占领区实行集体屠杀和疯狂掠夺的政策,这种残暴的行径反而使苏联各阶层、各民族两害相权取其轻,站在苏联政府一边抗击德国人的统治。

D、策反苏联战俘作为军队补充,壮大德军自身力量。在苏德战争爆发之前,由于斯大林认为希特勒不敢冒东西两线作战的风险,无视苏军高层提出的战争预警,因而在思想和军事上准备不足,导致在苏德战争初期的被动局面,同时由于受到苏军传统进攻思想的影响,以及时任总参谋长朱可夫提出对德先发制人的计划,苏军在面向德国的西部边境地区集中了近200个师的部队,一旦在局势有利时立即主动进攻德国[注7],因而当德国发动”巴巴罗萨”计划行动时,一心只想进攻而未作防御打算的苏军在装备现代武器的德军”闪电”战术机械化快速运动打击下,猝不及防,根本无法阻挡德军北、中、南三路攻势,大量部队被德军分割、包围、歼灭,在战争初期呈现溃不成军的局面,加之很多普通士兵将德军看作是斯大林残暴统治的解放者自愿投降,从战争爆发到1941年12月6日在莫斯科附近”巴巴罗萨”计划行动失败时,不到半年时间德军已在几次大包围战和其他作战中俘获苏军380万人,仅仅被俘人数就如此庞大,足可看出苏联对德国的攻击意图。这样一个巨大的数字,同时也是斯大林给德国提供的潜在兵源,这是因为为防止苏军士兵向德军投降,斯大林采取了极为恐怖的威胁措施,于1941年7月28日颁发了”绝不后退一步”的第227号命令,规定任何人未接到特别命令自行后撤或投降,将被看作祖国的叛徒遭到镇压,同时其家人亦因连坐而被监禁[注8],这个命令将投降德国的380万苏军战俘逼入了绝境,一旦回到苏联他们将被枪杀或者流放西伯利亚生不如死的集中营,实际上已断绝了他们回归苏联的退路,此时如果德军将他们组织起来,通过宣传支持苏联境内各民族独立运动、建立财产私有制度、推翻斯大林残暴统治的政治洗脑,以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政治解救措施,承诺在对苏战争结束后恢复战俘的自由和权利,进行论功行赏,将这些俄国战俘在德国军官监督和指挥下编入前方一线部队与苏军战斗,这样一来既可减少德军自身的损失,又弥补战斗兵员的不足,因为即使到1943年9月德军已毫无胜利希望之时,都仍然建立了俄罗斯解放军,足可见这个措施的可行,只不过希特勒的种族主义思想让他拒绝了德军最高统帅部和东方占领区长官罗森贝格多次提出的建议,同时德军残酷虐待和处决俄国战俘的暴行,将愤怒的苏军彻底赶到了斯大林一边同德军进行残酷的战斗。

通过支持苏联境内各加盟共和国的民族独立运动,德军在得到几百万友军的同时,苏军会丧失几百万俄罗斯族以外的其他少数民族军队;通过恢复财产私有制号召包括俄罗斯族在内的广大苏联农民反戈一击,苏联军队的人员组成基础部分就会出现分崩离析的局面,甚至全体哗变的形势;通过争取苏联社会各阶层包括宗教团体的支持,动摇其统治基础,制造社会政治形势混乱、人心浮动的局面,就会造成整个社会局势动荡不安的态势;通过对被俘的几百万苏联军人进行民族主义及私有制社会制度教育,树立为德军战斗就是为自己生存而奋战的思想,德军同样会增加300多万人的有生力量。这样几个政治措施累积的效果一相加,苏联就会出现各加盟共和国争相独立、国家分裂的状态,苏联军队中的广大农民和少数民族军人就会抛弃军队、甚至集体哗变的形势,苏联的社会形势就会出现动荡不安、人心惶惶的局面,再加上被俘的几百万苏联军人反戈一击所带来的冲击,更是会令其统治基础摇摇欲坠,这才是消灭苏联最佳的政治策略。

二、军事策略为辅

在采取以上政治措施分化、瓦解苏联的同时, 在军事上运用闪电式进攻作为辅助手段,政治与军事相结合双管齐下,通过军事进攻作为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从而快速促成政治目标的实现。

A、集中主要力量从中路直取莫斯科。在采取政治分裂措施为主、军事进攻为辅的总体战略条件下,从战争一开始,将占领苏联首都作为第一战争目标,德军就应集中主要装甲突击集团和快速兵团,在空军主力强有力的支援下,形成一股强大的冲击力量像旋风一样直取莫斯科,无论苏军设置多少道防线、调集多少军队给予如何强大的阻拦,都应不顾一切地集中主要突击力量粉碎所有抵抗,以尽可能短的时间占领莫斯科,而且在采取支持苏联境内各少数民族的独立运动实施分裂活动、以恢复土地和财产私有制号召广大农民士兵反戈一击、用政治宽容和宗教扶持政策获取苏联社会各阶层民众的支持,同时策反受到斯大林第227号命令威胁的上百万苏联战俘作为德军一线战斗部队的补充来源这些政治措施的影响下,苏联军队内部的少数民族士兵还能否坚持作战、渴望得到土地的广大农民士兵是否全体哗变、广大民众是否帮助苏军都值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更不用说经过政治洗脑的上百万苏联战俘加入德军部队所带来的巨大冲击,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很有可能使苏联少数民族士兵将德军看作是民族解放者、作为苏联基础组成最广大部分的农民士兵将德军看作是私有财产的保护者、其他士兵将德军看作斯大林暴政的终结者,从而造成苏联军队内部凝聚力的丧失、军队士气低落、甚至可能出现成建制部队叛变的现象,非但不会出现苏德战争中俄军拼死抵抗德军、造成德军重大损失、无法攻占莫斯科的局面,相反受到德国政策鼓舞的苏联普通士兵和民众极有可能反过来帮助德军,导致苏军抵抗呈现出崩溃的局面,完全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德军在得到苏联民众和士兵的支持下出乎意料地很快占领苏联首都,一旦攻占莫斯科,就会从政治上加速苏联国家政体的分裂,在军事上加速苏联军队的瓦解,在交通上隔断苏联东西南北的交通大动脉,在信心上打击苏联的民心士气,从根本上动摇斯大林统治的政治基础,在出现这样形势的局面下,执政之时早已丧失了了民心与士气的斯大林能否维持对这个庞大帝国的统治显而易见,此时被他严酷镇压过的党内反对势力和其他各种势力就会跳出来对他进行猛烈攻击,从事反对和颠覆苏联政府的活动,而被赶出莫斯科的斯大林结局如何不得而知,但是苏联势必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各个加盟共和国必然纷纷独立,整个苏联陷入内战和混乱不堪的局面。

B、 南北攻势作为辅助。德军在集中主要装甲突击力量全力猛扑莫斯科的同时,为配合苏联境内各少数民族独立运动的开展、分裂肢解苏联国家政体的需要,仍如”巴巴罗萨”计划一般,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进行进攻,但与”巴巴罗萨”计划制定目标不一样的是,德军在北方进攻的目的并不是占领波罗的海广大地区和列宁格勒,而是帮助立陶宛、爱沙利亚、拉托维亚这三个刚刚在一年前德国对法战争无暇东顾期间被苏联吞并而充满对俄仇恨的波罗的海国家恢复国家主权,建立民族主义政府,帮助他们创建民族主义军队,协助德军对苏联作战,并在中央主力集团的协助下 ,建立白俄罗斯民族主义政府,这样一来,在苏联军队中的波罗的海三国和白俄罗斯族军人就会反戈一击,加入本民族的军队同苏军作战,苏联军队就会减去波罗的海三国和白俄罗斯族军人,德军反而会增加波罗的海三国和白俄罗斯族民族军队协助对苏作战,双方力量此消彼长,再加上芬兰在北面的帮助,德军占领苏联欧洲北方部分和消灭苏联在此广大区域内部队的战略目标就能够得到完全的实现。在南方进攻的目的是在占领乌克兰和克里木半岛,进军苏联的亚洲部分,掀起苏联南方各少数民族的独立运动,将苏联的南方加盟共和国分离出来,特别是帮助曾深受1931、1932年大饥荒之苦从而对斯大林充满仇恨的乌克兰人建立乌克兰民族主义政府,恢复乌克兰国家独立,号召并组建乌克兰军队组织加入对苏作战,实际上早在1941年6月28日德国部队开进伦贝格时,被当作斯大林暴政的解放者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以斯捷潘.班德拉为首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宣布成立”乌克兰国”,并建立了雅罗斯瓦夫.斯特茨科领导的政府,号召广大民众帮助德军对苏展开作战,德国军情局也准备建立一支100万人的乌克兰军队协助德军战斗,并向德军最高统帅部提出申请,如果得到批准,乌克兰就会从苏联中独立出来,在苏联军队中的乌克兰人就会倒戈相向,反过来对付苏军,苏军在人数大为减少的同时,德军却将100万以上对手转变为仆从国军队,双方力量一增一减,势必对乌克兰地区的军事态势发生巨大影响,而得到当地人全力支持的德军军事行动成功可能性更有可能实现,德军在逼近高加索地区的同时,鼓励苏联亚洲部分的少数民族地区实施民族独立运动,建立民族国家,此时受到北方波罗的海三国和白俄罗斯、以及乌克兰独立运动剧烈影响的苏联南方其他加盟共和国民族主义分子,在苏军受到政治攻势影响而军心大乱、莫斯科受到猛烈攻击迟早陷落、政府无力维护社会稳定情况下,必定会开展民族独立运动,号召本民族人员参加对苏作战,以求创建独立民族国家,那么德军占领苏联欧洲南方部分领土、消灭在此广大区域内苏军的战略目标就能够得到实现。

三、建立统治机制

如果希特勒采取这样的政治分化和瓦解策略,再辅之以军事进攻的手段,势必造成苏联政治形势出现国家分崩离析、人心惶惶和社会混乱的局面,军事上同样会出现各少数民族士兵逃离、农民士兵叛变以至无法再有成建制部队的态势,整个国家陷入内乱和混战的局面,此时的德军作为苏联境内一股最强大的力量,在占领苏联欧洲部分主要战略要地和交通枢纽的有利态势下,完全可以作为宗主国对原苏联境内各民族国家进行调解,肢解俄罗斯并制造民族地区矛盾以求占据主动地位。

在满足希特勒向东方殖民、获得粮食和原料基地的前提下,完全可对苏联领土重新进行分配:

1)德国占领乌克兰和克里木半岛,将此地的乌克兰人全部迁出,由日耳曼人在此进行殖民,作为德国的粮食和原料基地,满足整个德意志帝国粮食自给自足的需求;同时占领黑海与里海之间的高加索地区,取得对高加索油田区控制权。

2)乌克兰人往东往北迁徙,在从顿河到伏尔加河广阔区域的俄罗斯领土中分割出比乌克兰和克里木加在一起更大的部分作为乌克兰人的补偿,肢解俄罗斯领土,在乌克兰人与俄罗斯人之间制造民族矛盾,同时支持摩尔多瓦独立建国活动。

3)支持俄罗斯民族独立运动,利用俄罗斯境内的苏联反政府势力建立俄罗斯民族主义傀儡政府,在俄罗斯重要战略据点和交通枢纽派驻德国军队,保持在战略地点的控制权,以及对德国肢解俄罗斯政策的执行力度。

4)向白俄罗斯族人许诺只要加入对苏作战就可以获得俄罗斯领土作为补偿,将其临近的俄罗斯区域部分并入白俄罗斯,肢解俄罗斯领土,在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人之间制造领土矛盾。

5)支持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并将芬兰领土向南延伸至列宁格勒附近,将爱沙尼亚领土向东延伸至诺夫哥罗德以东,将拉脱维亚领土向东延伸至霍尔姆以东,将俄罗斯欧洲西北部分的领土被这三个国家和芬兰瓜分,制造这四个国家与俄罗斯的领土和民族矛盾。

6)号召苏联境内的亚洲各少数民族加盟共和国开展民族独立运动,建立民族国家,鼓励他们利用苏军崩溃局面侵占俄罗斯领土,在西亚和中亚制造混乱局面,挑起这些加盟共和国与俄罗斯之间的民族和领土矛盾,让俄罗斯陷入疲于应付的局面。

7)德国作为宗主国调解原苏联境内欧洲部分各加盟共和国之间的矛盾,尤其是肢解俄罗斯欧洲部分领土分给其它各民族独立国家所带来的困难,以此取得对原苏联欧洲部分领土的主导权,并建立与各民族独立国家的政治与经济捆绑协定。

8)建立欧洲一体化机制,此时的欧洲除西班牙、葡萄牙外,包括苏联欧洲部分领土在内的整个欧洲大陆,几乎都在德国控制之下,德国建立了欧洲新秩序,可以组织包括原苏联境内新近独立的各民族国家在内的几乎所有欧洲国家共同进行对英战争,此时孤悬海外的英国是否能够继续坚持抵抗(在此局势下美国是否继续支持英国对德战争尚属疑问),就成为一件不确定的事情了。

四、结论

当念念不忘生存空间思想的希特勒决定对苏联进行战争的那一刻,就是他和第三帝国命运的决定性时刻,他采取何种政治和军事策略,不但决定了对苏战争的胜败,也决定了他与德国的命运。

如果希特勒采取以政治策略为主、军事进攻为辅的战争总体方针,苏联势必出现各加盟共和国民族独立运动此起彼伏、国家政体分崩离析的局面,农民士兵为得到土地倒戈相向、军队建制无法留存的形势,苏联社会各阶层和宗教团体投向德军、整个社会陷入动荡不堪的混乱局势,为争取战后生存自由和权利的苏联战俘加入德军、德军实力迅速膨胀的态势,加上德军以机械化主力军团直取莫斯科,南北两线解放苏联欧洲部分广大区域的军事进攻,必定能够取得对苏战争的胜利。

不过深受费希特绝对自我哲学思想和达尔文进化论观点影响的希特勒,完全无视罗森贝格等人提出的东方怀柔政策,以他那一成不变的思想和冥顽不化的个性[注9],坚持”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坚持自己的种族主义观念,仅仅将斯拉夫人看作是低等民族,是被日耳曼人压迫和剥削的对象,只能成为让德国人奴役和欺压的工具,俄罗斯广阔的东方空间只能成为德国殖民的土地,完全无视苏联境内各少数民族的独立诉求,对苏联普通民众采取了高压的残暴统治政策,激起苏联民众对德国的强烈仇恨,对苏联战俘的虐杀更是坚定了苏联军民抵抗法西斯意志,本来可以成为德军朋友的1亿9000万苏联人,在希特勒种族灭绝思想的统治方式下,成为誓死与德军作战的1亿9000万意志坚定的敌人,更成为决定希特勒和他的第三帝国命运的掘墓人,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决定性力量。

[注1]:1941年6月29日早晨,德国入侵苏联数天后,当斯大林一个人在莫斯科郊外的昆采沃别墅彷徨时,未经他的邀请和同意,政治局委员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一度让斯大林怀疑这些人是来逮捕他而心生恐惧,不过这些人却是来请他出任新建的国防委员会领导人。从这个事件中可以看出,斯大林的统治并不像一般人所认为的那样牢不可破,至少他本人曾有一时的惶恐。

[注2]:在德军进攻苏联的前几天中,波罗的海三国和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宣布恢复国家主权,成立民族主义政府,号召本国人民对苏军作战,但是在7月初德国党卫军特别行动队到达当地之后,逮捕了民族主义分子,取缔了民族主义政府,让民族主义分子感到特别震惊,也将他们从民族独立和自由的美梦中惊醒。

[注3]:在集体化过程中,很多地方政府采取威胁手段强迫农民加入集体农庄,严重侵害农民利益,引起农民极大不满,在莫斯科州、中央黑土区、伏尔加河中下游地区、北高加索以及中亚地这几个采取激烈措施的地区发生了农民暴乱,虽然遭到镇压,但加深了农民对斯大林暴政的仇恨。

[注4]:1916年时,俄国牲畜头数为马3510万头、牛5890万头、羊11520万头、猪2030万头;1932年时下降到马1960万头、牛4070万头、羊5210万头、猪1160万头,存栏头数大幅下降。

[注5]:在整个二战中德军共俘虏苏军达575万人,但其中竟有380万人是在1941年6月22日至12月6日不到半年时间被俘的,其余三年半时间直至战争结束时被俘的总人数只有195万人,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苏联普通士兵在战争初期对斯大林暴政的不满。

[注6]:1934年12月1日苏联政治局委员、列宁格勒省委书记基洛夫被刺身亡,斯大林为镇压政府反对派领导人,毫无依据地指控前反对派领袖是暗杀事件的幕后策划人,在1936年~1938年之间进行清算反对派的政治清洗运动,在苏联军队中的高级将领大部分被杀,清算甚至一直延伸到连一级单位,据不完全统计在整个大清洗运动中有近70万人被处死,170万人被逮捕和关押,对苏联在二战初期的军事指挥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

[注7]:1941年5月15日,时任苏军总参谋长的朱可夫拟制《对苏联军队在可能与德国及其盟国开战的情况下制定战略部署计划的思考》,提出对德国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实行纵深突破至西里西亚然后往北,将波兰和东普鲁士与德国其他地区分隔开来,虽然未能得到斯大林的批准,但对苏军部暑有着不小的影响。

[注8]:斯大林的亲儿子雅科夫.朱加什维利中尉在苏军第14装甲师第14榴弹炮团任炮兵连指挥官,于1941年7月中旬在维捷布斯克附近交战时被德军俘虏,根据苏军第227号命令,他的妻子、斯大林的儿媳妇受到株连也在苏军劳动营中被关押了两年,雅科夫于1943年越狱时被德军枪杀,斯大林也拒绝将他与在斯大林格勒被俘的德军元帅保卢斯进行交换。

[注9]:详见(二战之我见B)《希特勒思想的形成》一文第一部分”哲学思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