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月夜读史三十三全球化的神话

在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来临之前,英帝国在英联邦体制内实行了所谓的帝国特惠制。而帝国特惠制对内零关税,对外课以重税的做法,其实质是建立贸易壁垒,打击美德的优质工业产品。这一举措使英国提前走出了经济危机的阴影,作为对应的措施,美国开始闭关锁国,全民陷入严重的孤立主义情绪之中。

没有英美庞大的内部市场的德国,背负着沉重的一战战争赔款,只有通过不断的技术革新,提高生产率来谋求生存。广阔的市场的封闭和作为工业原料产地的原有殖民地在一战中被掠夺殆尽的德国,工业空有一身绝世武功而没有用武之地,从而失业和通胀接连登场。此时的德国,真如笼子中的困兽,选择反抗,四肢被缚;选择忍受,面临革命。为此,德国的解决之道是通过大量借贷,进行基础建设,提高就业率;就业率保证了工人的消费提高,提振国内消费,产品需求增加,反过来推动工业发展。在没有外部市场的情况下,工业产能过剩,只能把工业的中心转移到军事工业。解决了就业,消化了产能,解决了内部矛盾后,回头一看却出现了一个队伍庞大、装备先进、训练有素、充满仇恨的怪胎——战争机器。这犹如悬在山顶的石头,总有一天会轰然一声飞滚而下,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二战策源地的形成,元首不过是风云际会,被时代推到了历史的潮头。纳粹的全称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所谓社会主义,在当时就是国家资本主义,只有国家的力量才能实现庞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和整个工业体系的短期转型,去消化庞大的失业人口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所谓的工人党,前提是庞大而先进的工业化才会产生一个占社会主要构成成分之一的产业工人阶层,这个庞大的集群在生存受到严峻挑战的时候才有可能由个体到工会再到结社成党去争取生存的权利。正因为群众有迫切的需求,元首才能从有想法的流浪汉升级成有做法的大魔头,而且全民崇拜的如痴如醉、言听计从,因为一个人的战争,不会称之为世界战争。

如果一战后,把德国从地图上抹去,也就不会有这些烦恼。打这种做法却不符合当时实质上世界第一的美国和名义上第一的英国的利益,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碎片化的孱弱的欧洲,而不是欧洲大陆上出现一个一家独大的法国。英法历来是欧洲霸权竞争的老对手,两者之间不光有百年战争这样的积怨,甚至把斗争的战场延伸到了全世界,就连美国的诞生也是英法斗争的产物。为了保证被严重削弱的德国继续瘦弱下去,就得给他进行持续的放血疗法,所以关于战败赔款一项就已经延续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亦即需要六十年才能还清。失去海外市场和原料产地的德国,如果有一个开放的商业环境,或许在顽强追求生存的条件下,还有可能忍辱负重。可惜死而不僵、不思进取的日不落帝国一纸特惠制条约引起连锁反应,直接的把德国逼到了不通过战争不足以生存的地步。

历史往往是众多的事件积聚出的势能推动着向一个必然的方向发展。所以根本不存在偶然,所谓的偶然不过是必然事件要发生时的一个催化剂或者借口而已。

所谓的经济全球化或者是重商主义,是建立在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基础上的。正因为有强大的产品制造能力,并且厂品的输出具有压倒性优势,可以给生产主体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在外交上大力推动全球化,本身就是对利润最大化的追求,并不存在所谓的高大上的自由、平等、公平、公正的普世价值观,而大力宣扬的这种观点,不过是炮弹外裹得糖衣而已。由此来看,所有的颜色革命,不过是打开市场或者是通过地缘斗争打开市场的手段而已。被革命的国家的国民生活的好不好是与想让他革命的幕后推手没有任何关系的,有关系的只是革命后可以让推手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而已。

工业革命出现在英国,是因为英国地处海上马车夫通往世界的咽喉要冲,巨大的利润诱惑是工业革命的内驱动力,有力地地形是它产生的外部有利因素。工业革命给英国带来的工业制造能力对全世界传统的手工制造业形成了压倒性优势,而这种优势给英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经济利益刺激他需要更广阔的市场和原料产地,国力的强大又使它有可能用更为暴力的手段达到商业的目的,而对市场的追求最终让他成长为所谓的日不落帝国。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鸦片战争打败中国后并没有派个总督直接来盘剥中国,而是要求自由通商,因为中国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占领澳大利亚之后却派个总督直接管理,是因为澳大利亚的原始不足以消化英国巨大的工业产能,却是一个天然的原料产地。几乎取之不竭的原料产地和用之不尽得倾销市场,使英国对利润的获得失去了压力;生产没有了压力,技术革新就会失去动力,很快就被有压力的德国赶上甚至超过,从而引起了两次世界大战。

在德国的工业需要开放的市场的时候,一直宣扬并推行全球化的英国,却已帝国特惠制的方式筑起了贸易壁垒,把德国拒之门外。于是德国就与当年英国建立帝国的方式一模一样,谈判的最后手段就是斥之以枪炮。美国的险恶之处在于通过两次战争夺去了第一的位置,并且把英国绑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是通过两次战争大家都忙于战争而他远离战场的地理优势和利润刺激迅速的进行了工业的转型升级,从而高踞蓝星制造的顶端,这个时候,极力推行全球化的就成了美国。

冷战的实质就是一场全球化的模式之间的争夺,冷战使得苏联和华约体系的国家拥有了自己独立发展的工业的可能,但两次大战所积累出的工业产能使美国拥有着绝对的优势,所以最终在对抗中苏联土崩瓦解。此时的世界,出现了真正的全球化,所谓的地球村出现了。而美国对全世界的压倒性优势使他又开始重复着他的前任英帝国的故事。资本的逐利性,使得美国把强大的制造业转移到了成本更为低廉的发展中国家,自己则成为蹲在科技和金融的顶端的吸血的怪兽。美国吸取了英国的教训,他高度重视科技创新,但千算万算,他还是算漏了一点,所有的技术革新都出现在生产实践的第一线。中国的人口基数和发展程度,一度成为了工业资本逐利的天堂,而日积月累的结果就是在一定地域范围内出现了一个自我循环良好、生产能力强大、技术革新有力地新对手。之所以说是对手,是因为蹲在顶端的美国资本忽然发现美国人民的吃、穿、住、行的基本消费的市场已经全部沦丧,当科技再失去优势的时候,破落乃至败亡就成了必然,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

历史总有许多似曾相识的地方,这个时候的美国与当年的英国一样,开始了疯狂退群模式,而这些群使他为全球化大厦搭建的支柱,并且开始了毛衣战。其实这种方式不是进攻,是防守,以构筑壁垒来保护市场,从而培育自己的工业生产能力,意图东山再起,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说美国要重新强大的原因。理所当然的,这个时候推行全球化的就变成了居于世界制造业老大地位的中国了。不过更有底蕴、更有文化的中国人用了一个更温馨的字眼——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且不乏幽默的提出了一个更有挑战性的目标——星辰大海。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从来没有过时!

中国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达则贸易自由,穷则闭关锁国。贸易自由的原因是我能赚走你的钱,闭关锁国的原因是不能让你赚走我的钱。WTO、TPP都是都是特定情况下的帝国特惠制衍生版,一不小心,WTO玩坏了美国,TPP本来是专门给中国开的一副泻药,可惜特朗普退群了。这对美国来说是福不是祸,因为自我封闭,经过无数次历史经验证明,那是自宫,宫是宫了,能不能练成神功,却不尽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