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时我们把那些犯罪嫌疑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称之为”小黄角”,一种称之为”老鸟”。

“小黄角”是那种刚出窝的嘴角还带着一圈黄边的小鸟,顾名思义大家也知道是咋回事。至于”老鸟”,那就不用解释了。

1991年,我们抓住了一个连环盗窃案中的主犯陈鹏,那孩子一进公安局就迷门了。正所谓”老头背布袋-----进门就倒。”说个不中听的话,你连吓唬的话都不用说一句,人家就一五一十地就把自已干的事倒了个一干二净。那孩子是一名”独行大盗”,河南杞县人,十几岁接班进了郑州煤矿机械厂,当了一名电焊工。正儿八经的技术没学好,却把偷东西的技术摸了个门清。他曾用一把小小的螺丝刀,撬开过二十多辆小汽车的门,把里面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他半夜”从容”地想法进了商店,会先打开一瓶啤酒,打开几个罐头,吃喝一番再说行窃。那孩子记性也真不是一般的好,大致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牌子的汽车,什么型号,甚至什么颜色都说的门清。

他一口气就说了八、九个小时,可怜我虽然写字写得手都快断了,还要不时地给他上根烟,喊人来给他端茶送水,给他润喉咙。后来就干脆把一壶水、一包烟放在他旁边,和颜悦色地对他说:”别客气,啥时侯想吸就自已来一根,想喝水了自己倒。”

后来”郑州晚报”有一位姓张的名记来采访,不能不服气人家的妙笔生花,后来报纸上的报导中所说的是:”在------威慑下,在------感召下,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