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隐藏在美国几十年的老兵 知其是参加缅北营救7千英军5百美国记者的中国军人 总统登门感谢

战争是人性恶的集中体现,而战争的环境又极大地刺激了人性中的恶——残忍、暴力以及血腥,不过在恶的环境下,也有善的力量存在,在光明照不到的黑暗角落,毕竟也有光明的存在。在缅甸战场上,英美联军曾经陷入死亡的绝境,此时一位中国老兵,不顾自己兵力单薄,也不过异国的差异,毅然选择救出他们。这是一个很小的善举,然而却挽救了7千人的生命,其中包括7千英国战士和5百名美国记者。

当年缅甸战场上,英美联军被日军围困在仁安羌,生命危在旦夕,刘放吾奉命进行解救。他与孙立人联手搭救英军,他的兵力才是敌对方日军的十分之一。这是一场很难打的战役,那这场战役的起源是什么呢?珍珠港事件让美国下定决心跟日本决裂,同时也发动了对日本的战争,而日军偷袭缅甸,想要占领仁安羌,因为那附近有战争需要的石油,拿到石油,对于资源匮乏的日本十分重要,而且同时也能切断英美对中国援助的主要路线。在日军猛烈的推进下,毫无准备的英缅军陷入缺粮少水的崩溃,日军的偷袭,打乱了英缅军原先的作战计划,加上那里十分炎热,烈日的炙烤让不习惯缅甸作战环境的英军频临死亡边缘。

1942年2月上旬,以泰越为根据地之敌,先后侵占马来西亚、新加坡以来,为彻底打击英军,并遮断我国际路线起见,以其第12师团、18师团、33师团、35师团及泰军两个师,共10余万众,集结于缅南泰北地区,旋分3路向北猛犯:1、以33师团,沿伊洛瓦底江东岸进犯普罗姆。2、以55师团沿仰光—曼德勒(瓦城)铁道附近地区北犯东瓜。3、泰国境内之十八师团,则联合泰军由泰西景迈一带向东进犯。我军为应英军之请,即以驻滇之第5军、第6军及第66军等部进入缅境,协助英军作战。

先是敌人为了牵制新加坡英军,已从泰国边境越入萨尔温江出口处的毛淡棉(在缅东南),到新加坡快陷落时,缅甸战事已达仰光外围,缅甸和荷印两处地方乃同成为日寇下次攻势的两大目标。2月23日英军退守西汤河西岸,仰光东面的屏蔽洞开,两日后仰光宣布戒严。3月2日敌军渡过西汤河,直逼仰光,此时新加坡已沦陷半月有余,大军陆续调至缅境,7日仰光遂告陷落。敌攻占仰光后,西北与英军相持于伊洛瓦底江、列扬、列宾间地区,北与入缅我军对峙于西汤河派育、东瓜(即同古)一带(我们南开应援,于15日到达东瓜)。

19日敌开始进犯派育,25日迫近东瓜(同时敌占领孟加拉湾的安达曼群岛,切断印缅海上交通)。敌我展开激战,持续达四日夜,日军也承认是南侵后第一次所遇到的硬仗。到4月1日,我军以消耗目的已达,始放弃东瓜。敌于攻陷东瓜后,为减少北上侧面将受到的威胁,乃于4月初循铁道向西北推进,攻占普罗姆,经英印军节节抵抗,颇有损失,但16日仍窜至仁安羌 。该部盟军一部被围,沿缅境中部铁道线(由仰光经东瓜、瓦城、畹城、西保、达腊戍的干线)的我军星夜驰援,自17日起与敌激战两昼夜,19日克复仁安羌及油田,解除盟友之围。25日盟军向仁安羌北更的宛河左岸卡里瓦转退,我军则向仁安羌东勿特拉转退。仁安羌之围虽然解除,但英印军已退至更的宛河以东,而普罗姆又在敌占据之下,敌人侧面的牵制完全消除;于是东瓜之敌即沿东腊(戍)路北犯,于麻奇、雅多及南拔拉克等处与我发生激烈战斗,4月下旬,战事移至平蛮以北,我军奋勇抵抗,阻敌前进,敌在正面卒不得逞,乃从泰国经缅甸东端抄袭腊戍的后门。当时我们主力分在正面三路作战,后方比较单薄,29日腊戍被侵,滇缅路切断,我军由维新、贵街北退至畹町,5月2日自动放弃瓦城(在腊戍之西南),3日畹町又陷,8日,盟军防线下的阿恰布(缅甸西岸)及密支那(缅北)亦俱被占领。英军于5月中退入印度,我远征军除在缅东缅北建立据点外,也有一部入印,缅甸之战至此结束。

东瓜之役,我军戴安澜师长于3月29日自东瓜前线发出的电报有简要的叙述:“……敌与我接触战始自19日,迄今已经一旬,当开战之初,只敌第55一个师团之兵力,至24日,即发现敌33师团及其骑炮兵团各番号。激战至29日,我仍固守东瓜铁路以东之阵地。当交战之初,敌势之猛,向所未有,尤以24至28日敌机更不断轰炸,掩护其战车纵横驰骋;其炮兵且使用大量毒气弹,昼夜更番向我阵地猛攻。然我军皆预有准备,故敌未得逞。综合战果,在最近6日间,敌军在我阵地前遗尸在五千以上,我军亦多伤亡……”至终于仍失东瓜的原因,戴师长亦曾发表谈话:“东瓜之失,因我军赶到太晚,该处平原一片,建筑工事极感困难;前线‘缅奸’出没,耗我力量不少;又因英方运输不能配合关系,致某师在东瓜被围;又无空军配合作战,制空权为敌人获得,致我军未能达成预期之战果。”4月14日伦敦方面军事评论家亦称:“缅甸方面,日军沿伊洛瓦底江推进,可能成为更严重之因素者,即英军之撤退已使东瓜以北华军之侧翼暴露,华军亦必须随之后退,以免后军被敌切断……”

仁安羌为缅北油田中心;4月14日,由英军第一师放弃马格威,改守仁安羌,引起盟军右翼的严重局面。当时缅甸的整个战斗形势,就盟军来说,左翼为国军第6军,当面之敌为第18师团;正面为国军第5军,当面之敌为55师团;右翼为英第1师,当面之敌为33师团。我新38师防守曼德勒(Mandelay),负东西策应的任务。敌军探知英军退守仁安羌,即遣两联队绕至英军后方,占领油田以切断英军归路,并将英军第1师全部和战车营之一部,包围于仁安羌北面一带。又以一大队兵力,占领拼墙河北岸渡口附近,阻止英军进援。到了16日,英军粮尽弹缺,水源断绝,危急万状。我军孙立人将军所部即于17日黄昏赶抵拼墙河北岸,进入准备攻击。当晚即展开猛烈战斗。18日拂晓,战斗更烈。战至午刻,拼墙河北岸敌军全部肃清。我军稍加整顿,即准备次日之拂晓攻击。19日,微明,我军攻击便开始了;左翼部队将敌军第一线阵地完全攻占;战斗进至山地,敌军猛烈反扑,我所占阵地,三失三得。从午前四时到午后3时,将敌军主力完全击溃;敌遗尸1千2百余具,我113团亦伤亡过半。下午5时,我军克复了全部油田地区。敌枪声渐远渐稀,英军之围便已解除了。我军首先救出被俘英军、美传教士新闻记者5百余人,并夺回被敌所劫之英方辎重1百余辆,接着英军第1师步骑炮兵战车部队7千余人,马1千余匹,都在从左翼向拼墙河北岸安全退出了。此役之捷,伦敦人士,称为“暴风雨前暂时沉寂中之一道清流”。

有一个熟悉当地路况的人带路,比起两天前长途奔赴皮尤河那个时候容易多了。范一林指挥着荣誉一团,抄近道穿梭于树丛中,悄悄地接近包围亚历山大所部的日军防区。

范一林爬到一个山岗子上,举起望远镜往班温指的方向观察。英军躲在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山地里,那里森林密布,错落有致的大小山包比比皆是,如果是打仗作抵抗的阵地将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温班解释说,这个地方,当地老百姓有一个传说,叫歇牛坡,意思是一头很大的天牛从勃固山上滚下来,懒洋洋地躺着歇息,不知不觉地被上涨的江水围困而死了,它的右肋就变成现在这样一块很大的山地。范一林与参谋长张晋文合计,看来亚历山大英军是想撤往山里时,让日军掐断了进山的道路了。如果要救眼前的英军,必须从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让英军像鱼逢破网时一样从网口冲出来,急速地撤向山里。

缅甸籍士兵温班熟悉这一带地形,领着荣誉一团从山坡潜下去,寻到一条当地缅族人进山伐木赶牛车拉木头的便道。荣誉一团利用灌木丛和树林的掩护,悄悄地接近歇牛坡。距离日本人五六百米,探路的尖兵回来报告,已经发现了日军。范一林把几个营长悄悄地叫到一起,非常慎重地说:"诸位,小鬼子人多势众,我们必须速战速决,打小日本一个措手不及。一营寻找好撤往山里的路线,沿途担任警戒,防止英国人跑得漫山遍野;二营和三营沿这条牛车便道,一鼓作气地往里冲,打开缺口后各营要不断扩大巩固两侧制高点,坚决顶住日军反扑;四营随我冲进去营救英军。"歇牛坡守候路口的日军有三百多人,完全没有警觉,想不到自己正被人猫着。有的席地而坐聊天嬉闹,有的在生火做饭,不像是围困着英军,反而像是狩猎凯旋,等待锅里喷香的猎物准备入口。路口处拉了一道简易的蛇腹型铁丝网,十多个扛枪士兵来去走动。

范一林心里暗喜,这种阵势有利于偷袭。他命令机枪连挑出十多挺轻机枪当头,一个排大个子东北兵,扔手榴弹都能到四五十米,拧开手榴弹的盖儿,猫着腰紧紧跟着。三个营的士兵们轻手轻脚地往前挪,尽可能接近目标,不想过早地惊动了小鬼子。距离日军三十米左右时,范一林高喊一声:"打!"

一阵阵手榴弹爆炸声轰轰轰地响起来,机关枪组成的强大火力横扫日军。这一队鬼子从泰国进入缅甸后,一路唱着战歌,举着旗赶着英军跑,可没有真枪实弹地干过一仗。谁见过这阵势啊!顿时傻了眼。范一林率先冲向日军,手中的汤姆逊冲锋枪扫倒了七八个惊慌失措的鬼子。机枪连的机枪点豆似的,放倒起身拿枪准备顽抗的日军,围成圈席地而坐一伙日军,没有起身就见了阎王爷。突袭成功了,余下的鬼子被打懵了,鬼叫着慌慌张张向两侧溃退,躲进了树林里。范一林按计划把全团分成三拨,两个营竭尽全力分别扩大突破口,沿山坡两翼继续追着鬼子狠劲地打,自己带领三营两个连沿便道直往山林中央钻。 范一林冲在最前面,一边朝天鸣枪,一边用英语高声叫喊:"我们是中国军队,请出来讲话!我们是中国军队,请出来讲话!"

山林中部是一块凹地,青草旺盛,有三四个足球场大小。亚历山大率领的万余人,平静地坐在草坪上,静静地在等候上帝裁决,该不该下地狱。士兵们士气低落,三五成群地坐在外围,草坪中央是妇女、儿童、传教士和一些衣着考究的英国公民。不懂事的小孩,围着几辆装甲车在追逐打闹。亚历山大和一班将军们围坐一团,在画饼充饥什么时候可以出逃啊。他反对军官们提议放出战斗警戒的主意,意思是说真要打的话,那几个放哨的士兵也是死的命运。亚历山大接到史迪威的复电后,盼星星盼月亮,就是没有瞧见中国人的影子。他非常绝望了,刚刚向自己的副官交代,如何准备像新加坡守军那样与日军谈判投降事宜,体面地缴械投降。

就在这折杀人尊严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枪声和爆炸声。所有的人立起了身,举目朝响声大振的方向望去。赫顿中将高兴地叫起来:"援军来了!一定是中国的援军来了。"妇女们和记者们已经在高声欢呼:"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英军士兵相互在拥抱,朝天空扔帽子,打口哨……亚历山大上将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其他将军已经不见了踪影。他急促地扒拉开挡道的众人,钻出了厚厚的人墙。其实所有的人,已经围成一个巨大的马蹄形阵容,睁大双眼看着范一林率着一队中国军队,快步向他们走来。

英国女记者艾伦眼明手快,从范一林四处搜寻的目光中,敏锐地觉察到范一林想干什么了。她手提照相机飞快地跑近范一林,爽快地拉起他的手朝亚历山大走去,一边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将军在那里,将军在那里。"范一林迈着矫健的步伐,迎着亚历山大走来。俩人相距四五米时,范一林目视眼前这位名满欧洲的英国陆军上将,缓缓地举起右手,沉着坚定地用英语说:"报告将军,中国远征军暂17师荣誉一团代理团长范一林中校向您致意。""哇。"大凡听见范一林说话的英国人都惊呆了。不仅仅是范一林从天而降,拯救了他们,让人们感受到生活会继续美好;更重要的是范一林一腔流利的英语,他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铮铮铁骨而又彬彬有礼的气质,让他们真真正正地看到了中国军人的风采。

亚历山大上将既激动又难过,忘记了头上没有军帽,他缓缓地举起右手,端端正正地还了个礼。这是中国自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第一位大英帝国的将军向低级别的中国军官行礼,如果历史没有记错的话,这可是第一次啊。夹杂逃难人群中的许多美英记者,纷纷涌到范一林和亚历山大面前,举起照相机定格范一林和亚历山大握手的历史瞬间。"谢谢你,中校先生,你和你的部队拯救了我们。"亚历山大将军没有松开紧紧握住范一林的右手,伸出左手,非常友好地拍着范一林的臂膀,真诚地表示感谢。..........

远征军38师113团的团长刘放吾,当这个救援的艰巨任务落到他头上时,他没有退缩,第一时间赶到日军炮火猛烈的战场,等待他的是日军最先进的火力,大炮,还有一队飞机。而他的兵力比日军少得多,这注定是一场牺牲之战。经过三天三夜彻夜不眠的激烈鏖战,这一队中国士兵都很勇敢,付出202条生命,击败了十倍于己的敌人,歼灭日军一千二百人。仁安羌战役被称为“亚洲的敦刻尔克奇迹”。战场上英军和美国记者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国军队作战,那整齐的阵容、密切的配合度,大义凛然的民族精神以及视死如归的神情,都是他们没见过的。当剩下的八百名中国军人击退了日军后,英军和美军都站起来高呼:“中国军队万岁!”英国将这一天设为特殊日子,每到这一天他们会庆祝,不会忘记中国军队的“救命之恩”。

这场战役后,刘放吾不愿意居功,不愿意张扬,一直隐居在美国,大家只记得38师,却不记得113团英勇的故事,而刘放吾也没有接受过任何采访,直到撒切尔夫人不期而至,让他的身份曝光。撒切尔夫人访问美国时,亲自到芝加哥一家酒店拜见了这位中国老兵,穿着红外套的撒切尔夫人看见一位93岁的老人坐在轮椅上出来,赶紧上前紧紧握住他的手,表达真挚的感谢。撒切尔夫人说:“您是我们国家的英雄,您救了7千多英国人的命,算算看,他们现在应该有第三代和第四代了,这些人都是您救的,7千英军,5百多名美国记者,以及他们的后代,我代表他们,也代表英国人民对您表达深深的感恩和敬佩,谢谢您!”撒切尔夫人希望他能描述是如何打赢那场战役的,因为在她看来那是不可思议的。

他的身份曝光后,美国总统给他发了信函,再三感谢他,说:谢谢您解救了5百名美国记者和数千名英军,您为世界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美国将会记住您。总统表示会亲自登门拜谢他,并祝他健康。在隐退美国后,刘放吾由于生活困难,一度靠卖煤球度日,曾经的英雄,却逐渐被世人所遗忘,直到撒切尔夫人到访,才让他的身份轰动全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