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东京大审判”是如何进行的?

“东京大审判”是如何进行的?

[原创]“东京大审判”是如何进行的?

1

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之后,1946年1月19日,远东盟军最高统帅部发表特别通告:宣布设置由中、美、苏、英及法国、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菲律宾11个国家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同年5月3日,盟国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远东军事法庭以破坏和平罪、战争罪和违反人道罪等对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板垣征四郎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提起了诉讼,这场诉讼后来被称作为“东京审判”。

开庭那天,代表中国参加东京审判的法官梅汝骜在日记中写到:法院开庭规定,时间是10点半,我9点半就从饭店乘车去法院,沿途倒看不出什么,快到陆军省附近时,行人车辆都比往日多起来,走到法院门口,警卫比往常森严,进大门,看见在广场上排列许多车辆,其中一辆紧闭的救护式的大卡车,据说就是今天大早装载26个战犯来的;当时被起诉的甲级战犯共28人,其中板垣征四郎和木村兵太郎正在从其它地方押解途中。

2

当时,由于美国是“太平洋战争”的直接受害国,因此,美国驻日占领军司令麦克阿瑟将挑起“太平洋战争”的日本前首相东条英机列为头号甲级战犯,在指控日本战犯的全部55项罪行中,东条英机一个人就占了54项。

而在此之前,美国宪兵逮捕东条英机时,他曾用手枪自杀,然自杀未遂。当时东条英机的辩护律师监原时三郎对记者说:战败后,东条深恐为外国拘捕,故手枪始终不离身边,并且东条让医生在其心脏部位画了一墨圈,如果洗澡,之后仍将墨圈画回原处。即便如此,但这一枪,东条还是打偏了,并被送进美国医院抢救,东条醒后自我解释:我没朝自己脑袋开枪,是怕死后人们认不出我。

人们想不到这样一个战争贩子,竟是如此的怕死。

中国法官梅汝骜在日记中记下了自己当时日本战犯们的印象:每个法官座上都摆了一张很清楚的犯人照片,而且这些照片是依照他们的座次排列,我只注意到坐在中央的东条和肥圆圆脸的土肥原,至于其他人,也都板着面孔,佯作镇静。

3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军侵华罪行的审判重点放在“九一八事变”和“南京大屠杀”方面,当时,东京审判期间出现了两次排队领旁听票的情况,一次是审判东条英机,另一次就是对“南京大屠杀”的审判。

在“九一八事变”的审判中,由于主导东京审判的美国以东条英机划线,“九一八事变”的主谋石原莞尔因与东条不和,而被撇在战犯之外。石原莞尔却对自己没有成为战犯而发愁、郁闷,他在法庭取证时对检察官说:“我想说的话堆积如山,‘满洲事变’的中心人物就是我石原莞尔,但是这个石原为什么不是战犯?这根本不合逻辑!”。“九一八”的另一名主谋甲级战犯土肥原在法庭2年多的审讯中只说过一次话,当庭长问他是否承认有罪时,土肥原回答“主张无罪”,此后再不开口。

这些战犯在心里毫无认罪感,气焰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

“南京大屠杀”审判时,侵占南京的日军主犯、后被判为甲级战犯的松井石根在法庭上,是如此轻描淡写地描述当时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尽管人在南京之战中小心谨慎,但在当时忙乱的情况下,可能有一些冲动的官兵,干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暴行。”

松井石根的“轻松”假面孔,很快被美国牧师拍摄的历史胶片所戳穿。美国牧师约翰·马吉,在日军侵占南京时留在南京城内,他亲眼目睹并用摄影机偷偷地拍摄下了当时日军在南京犯下的兽行;当这段长达105分钟之久的历史影像作为证词在法庭上播放时,世界震惊了,连当时现场的日本记者,都连用3个“惨”字来形容,日本记者写到:“那一刻,令人战懔不已”!

4

在东京审判后期,远东法庭围绕着对战犯是否判处死刑曾发生过激烈的分歧,在11名法官中,因有些人的所在国未受日军的蹂躏,不赞成对战犯处死刑;中国法官梅汝熬,慷慨陈辞,述说日军在中国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力主严办首恶,最终以6对5的微弱表决优势,将7名日本甲级战犯送上了绞刑架。

1948年12月22日深夜,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7名日本甲级战犯,先后走上了东京“巢鸭”监狱内的绞刑台,他们是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武藤章和木村兵太郎,后来,这些被处以极刑的人,死后牌位被送进靖国神社而供日本人参拜!

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日本投降,中国军民与日军大小战斗165000多次,歼敌1500000人,占二战日军阵亡人数的70%,与此同时,中国山河破碎,付出了无数生命和鲜血,中国军民伤亡达3500多万人,100000000多名民众妻离子散,损失财产及战争消耗按当时物价计超过6000亿美元。

在“东京审判”长达90多万字的国际刑事审判书中,中国法官梅汝熬代表四万万受害的中国人民,写下了十多万字。当时梅汝熬说:“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历史,也都是一部思想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