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海外征战史系列12:美国“阉割”日本系列动作之“慰安所”

美海外征战史系列12:美国“阉割”日本系列动作之“慰安所”

[原创]美海外征战史系列12:美国“阉割”日本系列动作之“慰安所”

1945年8月30日,麦克阿瑟乘巴丹号军用飞机抵达日本,开始实施对日占领,到10月初大致完成。

1

当时,几万名美军即将进驻的消息,给这个一心一意侵略他国的岛国之战败国带来了极大的恐慌。

日本当时的社会调查表明,对美军占领的恐怖和担心中,最重要的是食粮不足、复员人员失业,以及美国占领军对日本妇女的凌辱,其中担忧妇女遭暴行凌辱的比例遥遥领先,被列在第一位。

产生这种想法,首先是日本人原先长期受到“如果战败,男人将全被阉割,女人将全被作为娼妓”的宣传;其次,战争中日军在亚洲各地的暴行,显然也成为日本人对占领军想象的最重要参照。

日本当时认为,为了保全皇族、贵族、公卿、上层社会妇女的贞操和日本人的纯正血统,就必须建立一个“性的防波堤”。

1945年8月18日,日内务省发出《外国驻屯慰安施设整备》和《关于外国驻屯慰安施设问题给内务省各警保局长的通告》等,要求各地警务部门建立为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慰安所。

为进驻美军提供“慰安”设施和性服务所需经费为五千万日元,这对战败的日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但大藏省财税局长池田勇人对这笔钱批准的很快,他的看法是“用这笔钱换取日本女性的贞节和血统的延续,可说是十分划算了”。

8月26日,官方拨5000万日元,由东京警视厅牵头成立“特殊慰安施设协会”,设慰安、游技、艺能、特殊施设、食堂和物产各部,并在天皇皇宫前举行了“结成式”;日本人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

起初,官方决定用妓女充当慰安妇;妓女听到这个消息都在哭泣,她们都不愿意用身体侍奉美国人,因为她们当中流传着“西洋人和日本人身体不一样,和他们做那种事会被弄成两半”的说法。

结果,愿意合作的妓女连最初设想的1/3都未达到。

2

1/3都未达到人数都没有达到,怎么办?

只有打广告招人了。当时的广告语如下:“作新女性——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性事务员,包吃住服装,高收入,限18至25岁女性”;这样的广告,或许在今天也会有很多人动心吧?更何况是战败之日。

事实上,1945年9月20日,当这则广告在日本各大报刊登出的时候,当天就有1600余人来面试,而三个月内各地应聘的女性则高达6万人之多。发放这则广告的,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

RAA,全名Recreation andAmusement Association,翻译过来就是“特殊慰安施设协会”,是日本为美国占领军提供性服务的专门机构。这样,以日本国家政府为主导,为美军服务的全国性“慰安”系统,在日本开始建立起来。

RAA慰安所建立之初,美军是排着队进慰安所的。曾在娱乐协会负责公关事务的鸣矢清一(音译)在1972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夜幕降临,我赶到慰安所,惊讶地看到五六百名美军士兵在街上排成一条长龙,美军宪兵负责维持秩序。”

8月28日,第一个这样的慰安所在东京郊外的小町园开业。此后,“悟空林”、“见情”、“波满川”、“乙女”等慰安所相继开业,最盛时在日本从事“慰安”的RAA女性,达到6万人之多。

3

尽管当时日本的“慰安所”配备了避孕套,但美国兵使用的却寥寥无几,结果,造成了RAA慰安所中性病的盛行;RAA的慰安女中,有性病的超过了90%。

后来消息传到美国国内,前总统罗斯福遗孀罗斯福夫人为此愤然质问麦克阿瑟:“我们合众国的小伙子们,就是公然在日本妓院这样出入得脏病的吗?你这个司令对此很自豪吗?”

尴尬的麦克阿瑟不得不作出决定:1946年3月10日,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

日本政府随即下令遣散慰安女,这些被遣散的慰安女顿时陷入衣食无着的绝境,她们唯一的生计,也就只有继续从事皮肉生意,她们或在RAA经营的“茶舍”、“咖啡厅”、“酒吧”等地为美军服务,成为被美军称作“潘潘(PANPAN)的暗娼,继续慰安服务,或者为美军包养,称为“安丽”(英语“Only”的日文发音)

“潘潘”的命运要凄惨一些,她们的典型形象是站在街上,抹着很重的口红,穿着美军仓库里出来布料作的连衣裙,必须随时随地满足美军的要求,来换取微薄的收入。

“安丽”要好一些,甚至警察也因为她们是美国兵的“准夫人”,而要多加照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