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山海经》记载:“陵鱼人面手足鱼身,在海中……查通奉使高丽,见海沙中一妇人,肘后有红鬣,号曰人鱼,盖即陵鱼也。”

这里所说的“陵鱼”即古代传说中的人鱼,人面鱼身,也称作冰夷人、鲛人、赤鱬[rú]、氐人、互人等。

《搜神记》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鲛人生活在郁水(今属广州北盘江)之南的伯虑国、离耳国、雕题国、北朐国。

《述异志》记载:“南海出绞纱,泉室潜织,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服,入水不濡。”

这种“鲛人”像鱼一样,生活在南海的水中,还能织出奇异的纺织品“绞纱”,也叫“鲛绡”,入水不湿,是不可多得的珍宝。

鲛人有特异功能,其眼泪可以幻化成珍珠。

《博物志》记载了鲛人报恩的故事:“鲛人从水出,寓人家积日,卖绡将去,从主人索一器,泣而成珠满盘,以与主人。”

有一个鲛人出水到人类居住的陆地贩卖鲛绡,临别之后,以眼泪化作一盘珍珠,回报帮助自己的陆地人。究竟是什么生物赋予了古人如此丰富的现象呢?

现代人认为,所谓的人鱼,可能是鲵鱼、或者儒艮。鲵鱼俗称娃娃鱼,能够发出类似婴儿啼哭的声音,儒艮,也称作海牛,外形神似妇人的身体,因此被西方人称作美人鱼。

《山海经》中记录了人鱼的特征——“决决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人鱼,四足,其音如婴儿,食之无痴。”

这种声音像婴儿啼哭的人鱼,有手臂,圆润的头部、摇曳的尾部,这是鲵鱼的重要特征。

“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鱼妇”还具有死后复活的神奇能力,这同鲵鱼冬眠的习性如出一撤。

《尸子》记载:“禹理水,观于河,见白面长人鱼身出,曰:‘吾河精也’。授禹河图,而还于渊中。”

在古人的眼里,司水之神的河伯、河神、河精也是人面鱼身的形象,大禹治水的时候,一张面孔白皙的人鱼自称是“河精”,把河图献给了大禹。

《史记》也有关于人鱼的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秦始皇命人用人鱼的膏脂制作长期不灭的“万年灯”。

《异物志》做了补充记载:“鱼似人形,长尺馀,不堪食。皮利于鲛鱼,锯材木入。项上有小穿,气从中出。秦始皇冢中以人鱼膏为烛,即此鱼也。出东海中,今台州有之。”

关于人鱼的形象,元朝学者林坤在《诚斋杂记》书中记载:“海人鱼状如人,眉目口鼻手足皆为美丽女子,无不惧足,皮肉白如玉,灌少酒便如桃花,发如马尾,长五六尺,临海鳏寡居多取养池沼。”

《太平广记》也有类似记载:“海人鱼,东海有之,大者长五六尺,状如人,眉目、口鼻、手爪、头皆为美丽女子,无不具足。皮肉白如玉,无鳞,有细毛,五色轻软,长一二寸。发如马尾,长五六尺。阴形与丈夫女子无异,临海鳏寡多取得,养之于池沼。交合之际,与人无异,亦不伤人。”

这种面貌、皮肤和美丽女子毫无二致的人鱼,有着状如马尾的五六尺长发,吸引了找不到媳妇的单身渔民,抓捕起来,养在池中,以备不时之需。

人鱼、鲛人等传说在沿海一带流传甚广,至今仍为渔民所津津乐道,单纯认为人鱼、鲛人就是鲵鱼、儒艮,似乎有些牵强,这种神奇的生物是否真实存在,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