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作者:@这才是战争

2019-01-28

小林清,日本大阪府松原市三宅村人。其父小林熊太郎曾经是明治天皇时的皇宫警卫,可以说是血管里流着武士的血。

1938年春,小林清放学回家时,妹妹向他鞠躬,说:哥哥,祝贺你,征召令来了,你成为日本帝国的军人了!

那一天,家里贺客盈门,他爹买了很多酒招待客人,邻居和亲友送了很多礼物和旗帜。旗子都挂在家门口,家里正厅上挂着一面太阳旗,上面密密麻麻地签满了亲友的姓名。

他娘缝了一条“武运长久”的红布佩带,拿到街上,遇到不认识的人,就叫人缝上一针。这叫“千人缝”,据说是保佑出征的人平安的意思。

新兵报到那天,小林清肩上斜披“武运长久”佩带,头裹太阳旗毛巾,手拿太阳旗,在父母、兄妹、亲友们的簇拥下和乐队的鼓乐声中,来到了军营。

报到之后,每人领到一身新军装,由联队长指挥,在操场上检阅,那个威风!小林清看见,他爹在操场边上乐得合不拢嘴!

(日军时期的小林清)

第二天,新兵进行身体检查,小林清被发现脱肛的疾病,军医认为不适合长途行军,退回治疗。

小林清回到家,老爹立马变了颜色,把他给臭骂一顿,狂喝酒,没完没了地骂:没出息的东西!不中用的废物!老娘吓得不敢吱声,小林清坐在家里的角落里,难过地说不出话来。

最后,小林清站起来,一声不吭地向外走,他娘问他:干吗去?

小林清说:去医院!

他娘说:你等会儿,给你做点吃的。

小林清说了一句: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说完就消失在黑夜中。

小林清在医院做了手术后,就去军营报了到,被编入大阪师团37联队1中队3小队。

(日军机枪手)

1938年11月,小林清来到中国胶东的烟台福山县,被分到独立混成第5旅团19大队2中队。1939年夏,经过机枪射手训练班考核合格,升为上等兵机枪射手。

1939年秋末,小林清随队出发扫荡,到山区寻找八路主力作战,可一连多少天也没找到八路,这帮鬼子就烧村子,还抓了个老乡带着去找八路,结果就被带到八路的伏击圈里,被八路打死了一多半。最后,小队长野村下令小林清机枪掩护,自己带着鬼子们撤退。小林清抱着机枪拼命扫射,等子弹打完,扭脸一看,弹药手和其他鬼子早没影儿了,小林清撒腿就跑。八路军想抓活的,就拿石头砍他,一块石头砸在小林清脑袋上,他就什么也不知道啦。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八路的担架上。不用说,小林清跟那时所有被俘的日本兵心里想的一样:我作为一名皇军士兵,宁可被八路杀了,也不能投降八路,做对不起天皇的事!

他就闭着眼睛大喊:我不怕死,你们杀了我吧!

开始他不吃饭,后来实在饿得不行,就给自己找个理由:先吃了再说,反正我不投降,找机会就跑!

胶东军区敌工科、八路军五支队政治部主任仲曦东、政委王文、先期被俘的日本士兵布谷等人纷纷跟他谈话,全都不为所动。

小林清自己说,每天早上,听见八路的号声心中就无比凄凉,看见敌工科的那几个人就感觉非常讨厌!时时刻刻想着逃跑。

小林清后来在胶东根据地的《大众报》上发表了一篇“我的自我反省”,承认自己曾经放跑过一名日军俘虏。

终于在一次夜行军时,他自己也找个机会逃跑了。

都快跑到附近的日军据点了,可小林清实在饿得慌,就偷偷到老乡院子里找东西吃。当时他穿着八路军的军装,老乡发现,“八路军”偷东西吃?不可能!结果又被抓了回来。

八路军绝不会偷老乡的东西!这件事对小林清的触动很大。

(日本八路合影)

小林清被押回五支队,刚进院子,就碰到了仲曦东。仲曦东对他说:你如果非要回去,我们也可以送你回去。但是,日军可能送你上军事法庭,甚至出现过日军枪毙被俘后逃脱的士兵。所以,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建议你还是留下来。

从此,小林清决定不跑了。可是他的思想并没有“扭”过来。从“日本鬼子”变成“日本八路”。中间那个“变成”非常的不容易!

促成小林清开始转变,就是“死”了一回。

后来的一次战斗中,八路军五支队抓回来一名军曹。小林清见到他,大吃一惊,呆若木鸡。原来这名俘虏叫濑古,正是小林清的班长。小林清的军事技术和武士精神,都是他训练的。当然也有虐待。

濑古看见小林清,也跟见了鬼似的:你,你还活着?

小林清从濑古嘴里知道,那次战斗后,中队长亲自到战场,把那些死了的都给火化了,骨灰装在盒子里,送回日本各家了。濑古说,那里面也有小林清的骨灰盒,而且给小林家发去了“战死通知书”。

小林清一听就炸了,一股无名火就窜到脑门子上:我们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地为了国家,为了天皇,结果却把别人的骨灰给寄我家去了?!可见那些送回日本的骨灰盒里,装的都不知道是谁的骨灰,死猫死狗的都有可能!

在那段时间里,小林清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之中。敌工科乘虚而入,纷纷给他做思想工作,小林清开始转变。

(日本八路在学习)

1940年9月,五支队送小林清与胶东被俘的另外3名日本兵去了延安。在延安,他们进入日本工农学校,接受系统的反战教育。在延安,小林清正式参加了八路军。

2年后,1942年8月,小林清回到胶东八路军五支队。

小林清回到胶东不久,正赶上日军对胶东地区大扫荡。

1942年11月,岗村宁次集中了日军1万5千余人,伪军3万多人,对胶东进行大纵深的"拉网式合围"。这是抗日战争中,胶东地区最狠的一次大扫荡。

12月初的一个夜晚,小林清和敌工科反战同盟的同志在突围途中转到一个山沟里,正好遇上胶东军区许司令,许世友,许和尚。

许世友看见他们挺高兴,拿出自己的干粮请他们吃不掺野菜的窝头,让他们几个日本八路跟着自己一块突围。

那时候,小林清的人头虽然比不上许世友的值钱,但也在日军的悬赏之列。因为小林清一回胶东,就到处去据点喊话,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第五混成旅团上等兵小林清!”搞得据点里鬼子没有不知道他的。有一回五支队攻据点,打死小队长之后,还跑出来六个日军投降,说是听了小林清的喊话,不想打了。

小林清他们刚吃完窝头,山沟里涌进来几百老乡,老幼居多,冻伤不少,哭哭啼啼。看到许世友,老乡们就跟见了救星似的,声泪俱下地跟许司令哭诉鬼子的罪行。

这时候,日军就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了。许世友一跺脚,下命令:警卫连不惜代价,撕开一个口子,掩护老乡和军区机关突出去!

小林清一看,关键时刻来了,就向敌工科长要求,参加警卫连战斗!

那时候,八路军一般不让日本八路参加战斗,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对手也是日本人,还是他们的老部队,心理上怕下不去手。

敌工科长不同意,小林清就去找军区参谋长。参谋长还是不同意。

(抗战时期的许世友)

小林清多次请求无效,就直接去找许世友。许世友痛快:“日本八路也是八路,给他一挺机枪,让他上!”

另一个日本八路石田也是机枪手,一看小林清批准了,也要上。许世友也同意了。就这样,小林清被编入突击队,抱上一挺歪把子机枪,把原来的机枪射手挤一边当弹药手了。

(八路军机枪手)

突围开始了,远远望去。鬼子包围圈一堆堆篝火,拦住八路和老乡前进的道路。突击队悄悄地接近敌人,一声令下,小林清抱着机枪,抡圆了狂扫,他身边一个弹药手,一个班长给他供弹药。突击队占领鬼子阵地后,迅速扩大突破口,掩护军区机关和老乡向外冲。

训练有素的日军很快反应过来,立即组织兵力反扑。突击队坚守阵地,与拼死也要夺回阵地的鬼子拼杀。就在这时,小林清听到鬼子指挥官隐隐约约地大喊开炮的声音,立即叫八路快转移阵地。就在他们撤离一会儿,鬼子的炮弹落在突击队刚才的阵地上。

突击队转移到另一个地势更高的阵地,小林清迅速架好机枪,又猛烈射击起来。就在这时,一发炮弹落在机枪旁边,弹药手头部中弹牺牲,小林清只觉得胳膊上向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他知道,自己负伤了。但他顾不上包扎,抱着机枪横扫,掩护其他人撤退。这时,司令部和老乡已经突出包围,走远了。小林清边打边撤,突出重围后,才被抬上担架,送往后方医院。

从此,许世友一提到小林清这个日本八路,就赞不绝口。

本文作者:卓朝阳,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八路军被鬼子包围,许世友大吼:给这个日本兵一挺机枪,让他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