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保卫河防的部署 [1] 榆林地处黄河沿线,是陕甘宁边区的北大门,也是西北地区的东部重要门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37年10月,日军侵占晋西北大部分地区后,隔河炮击西岸,企图渡河西犯,进攻陕甘宁边区,形势非常危急。经国共双方协商,在黄河沿线分段设防,抗击日军,共同保卫黄河防线。邓宝珊:坐镇榆林 砥柱中流邓将军1894年出生于甘肃天水,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抗战时期,鉴于榆林军事位置居重,国家需要一位资深望重的人去协调各方,坐镇指挥,故被蒋介石先生选中,委派邓赴榆担任晋陕绥边区总司令之职。邓赴任后,着重榆林北线外围防务,指派其22军所部出击伊盟,并在包绥一带与日本侵略者拼杀,以攻为守。同时,邓又遣调部队,严密固守府谷、神木黄河防线,使敌始终不能渡河。邓在绥远除麾军抗敌外,还施展团结蒙汉友军、联络抗日官兵、安抚流亡人士共同抗战之韬略,达成榆林、伊盟乃至包绥一带团结稳定的抗战局面。其中护迁成吉思汗灵榇,经榆林、延安等地,终安归甘肃榆中县一事,大得人心。当时,包绥扎萨克、达拉特、准格尔、鄂托克旗和杭锦旗、乌审等旗县的王公与官员,都不断来榆拜见邓宝珊,感谢邓对他们的支持,晋绥军、东北军以及绥远察哈尔等地各色蒙汉抗日武装也有人员和机构驻榆。一时榆林成为陕北蒙西抗战中心和人们向往的塞上抗战堡垒。邓还有很光荣的一面,就是他在国共两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发挥出的重要作用。共同履行守土抗战之重任,他和毛泽东、朱德、王震、高岗、肖劲光、陈奇涵、周小舟、袁任远等人的交往很深,其属部也与陕甘宁边区政府和八路军后方留守兵团关系密切,他的女儿邓友梅是共产党员。毛泽东曾致信赞邓“八年抗战,先生支撑北线,保护边区,为德之大更不敢忘。” 1984年,邓小平在纪念邓宝珊诞辰九十周年座谈会上,赞其是“中华民族著名的爱国将领, 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明友。”国民党军委任邓宝珊为第二十一军团军团长,坐镇榆林,下辖新一军(当时也被称为甘军,主要由甘肃各县团练组成,新一军从兰州步行到榆林前线)和驻榆林的高双城部八十六师,驻榆林的国民党部队分驻榆、神、府、横等地。具体部署是:八十六师二一五团驻横山、石湾,保安骑兵三十大队驻高镇、韩岔;八十六师五一五团驻神木县城,五一四团驻高家堡,五一二团分驻马镇、盘塘、沙峁头等地,二五八旅旅部、邬青云骑兵营、邓宝珊骑兵营、傅作义部孙长胜晋绥骑兵旅、八十四师高桂滋部李少堂团和史文华骑兵营、晋军七十二师陈长捷部和二○九旅段树华部后来也分别被调至神木驻防;八十六师二五八团三营驻府谷,马占山东北挺进军、何柱国骑二军分别驻哈镇、麻镇、黄甫、沙梁、孤山、木瓜、清水等地。 八路军在绥德设立了绥德警备司令部,在定边设立三边保安司令部、警备三旅,在神府设立神府河防司令部,在延川设立两延河防司令部。具体部署是:以王兆相为团长、张达志为政委的警备六团驻神府,防守佳县以北、万户峪、沙峁、盘塘、马镇、贺家堡等渡口;以文年生为团长、帅荣为政委的警备八团驻绥德、吴堡,守备大会坪、螅蜊峪、宋家川、李家沟、丁家畔、康家塔、枣林坪等渡口;以阎红彦为团长、杜平为政委的警备第三团驻清涧,守备河口、界首、枣林坪以南等渡口;以贺晋年为团长、钟汉华为政委的警备一团,驻防米脂、佳县。划分了河防部队守备分界线,明确指挥关系,拟定击退日军西渡黄河时的各种具体作战计划;进行了战术研究、战役准备、特种地形的战斗演习和射击技术训练;在各主要渡口构筑强固的纵深配套工事;对部队进行军事教育、政治教育和战斗动员。边区政府号召边区人民及自卫军组织起来,配合河防部队及保安部队防御与打退日军的进犯。据此,绥德、清涧、米脂、吴堡、佳县和神府等县迅速组建和加强了各自的抗日自卫军组织。府谷保德河防战斗1938年3月2日上午9时,日军一架侦察机从东北方向飞抵府谷、保德县城上空,盘旋数圈后飞走。5日上午,日军5架轰炸机在府、保县城黄河两岸投弹20余枚;下午,日军1000余人侵占保德城。6日,日军在保德城头用4门大炮向府谷县城猛轰,5只大船载日军600人向府谷岸强渡。虽然府谷驻军立即还击,但日军在飞机、大炮、轻重机枪掩护下,还是在马连圪尖岸口强行登陆。负责防守的国民党五一二团团长张之因因公在榆林,全团在营长张博学指挥下,将一个营的兵力部署在小河畔以东,李躬如游击队部署在高家湾、贾家湾沿河地带,常振明营扼守城北的高家窨则。日军登岸后即与国民党军队接火,李躬如无援,被迫将部队撤退到山上王家畔、赵家石堡一带。马连圪尖河防部队因装备与日军悬殊,逐渐向后撤退。日军尾追至前大路、新窑渠、阎家洼、徐家墩,被常振明营截击,退回府谷县城。日军在县城烧毁民房400余间,屠杀38人,抢掠了一批财物,下午撤回保德县城。张之因团长在榆林闻警,星夜返防。路经神木借调驻神木高耀斌营赴府谷增援。8日晨,府谷国民党驻军由张之因督战,渡河还击日军。双方在保德城南坡展开激战,高耀斌营迂回将敌驻地包围,迅速解决战斗。击毙日军数人、军官1人,俘虏30人,获轻机枪2挺、步枪50支及各种弹药、辎重。21日,日军侦察机两次飞临府谷上空侦察,下午日军2000余人,轰炸机2架,卷土重据保德城。他们隔河炮轰府谷县城川民房,企图渡河,被河防驻军阻击。22日,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再次企图强渡,被坚守的驻军击退。日军辗转数日强渡不能奏效,便将保德城付之一炬后撤离。27日,保德、河曲、偏关三县被府谷国民党驻军收复。 神府河防战斗1938年3月12日,日军2000余人,附炮20余门,携带渡河器材侵占山西兴县。13日,抵神府河防对岸的日军以大炮、机枪向河防阵地轰击。同时,以10余架飞机在河防阵地上空侦察,轰炸了3个多小时后强渡黄河。河防守备部队警备第六团沉着应战,待敌密集部队渡河之际,集中火力予以猛击,并分兵一部乘日军混乱时迂渡河东,袭击敌侧背。在两面夹击下,日军向兴县溃退。此战击毙日军40余人,伤100多人,缴获步枪10支及军用品若干。 宋家川河防战斗1938年2月29日,日军2000多人首次占领了军渡并隔河炮击吴堡宋家川和旧县城。八路军警备第八团用轻重机枪给以猛烈还击,迫使日军进入掩体工事盲目发炮。警八团派一个连主动出击,日军撤回柳林。3月上旬日军向碛口集结,企图在碛口用橡皮舟渡河。因舟小浪急,又受到八路军决死队和吴堡游击队的袭击,日军渡河企图未能得逞。3月25日,日军以一个旅团的兵力,附炮30余门,沿汾离路西进企图再占军渡。针对日军的部署,河防军民一方面加强阵地防御,一方面主动出击。团长文年生率3个连秘密东渡黄河,在离石游击队配合下夜袭日军驻王老婆山的一个连队,歼灭日军200余人,缴枪50余支及其他军用物资,迫使日军未到河岸即行溃退。1939年6月4日、5日,日军1万余人进占军渡,在东岸各山头构筑工事,并以大炮轰击河西宋家川、枣林坪一线河防阵地。河防部队依托坚固的工事,以猛烈的火力封锁河西,在宋家川方向经三昼夜的激战,粉碎了日军渡河的企图。同时,河东八路军又猛击敌侧背,破坏敌交通运输,进犯河防之日军被迫撤退。此时,河防部队一部分又乘机东渡,收复了李家垣、柳林。此次战斗共歼敌80余人,缴枪10余支。1939年9月4日,日军三四千人,附炮30门,进占军渡,强令群众修复军渡到离石的公路,炮击宋家川,待机渡河占领宋家川。为粉碎日军这一企图,河西部队派一部分兵力渡河迂回至敌后柳林、穆村、军渡间。日军因多面受袭击,于12日龟缩于柳林地区,进犯宋家川的企图又遭失败。此次战斗共歼敌30余人,缴枪5支。1939年12月初,日军集结4000兵力,附炮20余门,再次进犯军渡,炮击宋家川。12日,日军占领李家垣后,加强对河西阵地的炮击,企图强渡黄河。河东游击侦察部队在河防司令部的指挥下,在日军进犯李家垣时即在李家垣以南山地阻击日军,之后又在军(渡)离(石)公路上打击日军。日军在侧后不断受到袭击,不得不于16日向东撤至柳林,河防部队乘机收复军渡、李家垣。此次战斗,歼敌20余人。1942年3月,日军又调兵“扫荡”黄河沿岸,骚扰河防阵地。17日黎明时,轰隆一声巨响,日军向河防阵地开炮。紧接着,30门大炮一齐向河防阵地猛烈轰击,黄河西岸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与此同时,日军还发射了一批催泪弹和毒气弹,致使河防部队指战员有的打喷嚏,有的流眼泪,有的昏倒在地。但英勇的河防战士并没有被吓倒和退缩,他们用湿毛巾捂着嘴和鼻孔,仍在暗堡和坑道里不断向日军射击。4月4日黎明,当日军炮兵刚一露头,正准备向西岸射击时,河防炮兵先发制人,一发发震天动地的炮弹准确地落在日军的炮群中,打得日军昏头转向。日军在指挥官的督促下,虽也忙乱地向河防阵地开炮,但在强大的河防部队炮火攻击下,失去了招架之力,连大炮也顾不上拖走即狼狈撤退。经这次激烈的河防保卫战,破灭了日军渡河的最后企图。日军在侵袭河防期间,不断派飞机对河防周边的城镇实施狂轰滥炸。1938年3月至1939年10月,日军先后5次65架飞机轰炸榆林城,百姓伤亡惨重,许多民房毁坏。对府谷县城实施空袭109次,投掷炸弹数百枚,炸死炸伤174人,炸毁民房1300余间。1939年日军近90架飞机3次轰炸神木城,造成数十人伤亡,100多间房屋毁坏。清涧、米脂、佳县等县城均受到日军飞机的轰炸。抗战期间,榆林人民经受了激烈的战火考验,付出了房屋被毁及人员伤亡的沉重代价,但最终粉碎了日军进犯大西北的野心,巩固了河防,保卫了陕甘宁边区。

处决日谍。1935年,日军间谍 桑杰札布、乃日尔布潜入额济纳旗(当时属宁夏省管辖)境内,不久,日军大间谍江崎寿夫、大西俊仁、松本平八郎等50多人侵入额济纳旗。日本人武装占据了额济纳旗的赛日川吉庙,喇嘛和蒙古族医生被日本人武力驱逐,并征用青年喇嘛为他们当差,强迫征用牧民给他们干活,强占牧民60多峰骆驼给他们驮运侵华物资和弹药。1936年冬,南京国民政府电令宁夏省民政厅厅长李翰园取缔日本间谍机关,驱逐日本间谍离境,后因发生“西安事变”未能成行。1937年春,李翰园再次奉命取道兰州、酒泉,前往额济纳旗取缔日本间谍机关。李翰园是甘肃临夏人,早年在北京求学,思想进步,多次参加李大钊等人组织的反帝爱国活动。1937年7月7日,李翰园抵达东庙,他拜访了当地首领图王和塔王,说明了来意,对二位头人晓以民族大义,请他们协助将当地日本间谍彻底肃清。二位头人见李翰园此次来势凶猛,态度坚决,小股人马之后尚有大部队作后盾,便向李翰园陈述了自身的难处和日本间谍给广大牧民造成的痛苦灾难,答应协助李翰园取缔日特机关并可转告间谍头子江崎寿夫前来面见李翰园。当天夜里,江崎寿夫带领秘书大西俊三和一名日籍司机乘汽车来到李翰园处。双方经过一番激烈的争执后,江崎寿夫答应让秘书乘车接回6名日籍特务,回来后被李翰园解除了武装,连同先期捕获的松本平八郎全部逮捕关押。第二天,李翰园率人马由江崎寿夫等人带路,搜查了东庙日本间谍机关及红柳窝仓库,并逮捕了5名主要汉奸。至此,东庙特务机关被全部肃清。7月9日,李翰园率队押着日本间谍和缴获的大批罪证从东庙启程返回。在二里子河站,李翰园接到宁夏来电,称另一队日本间谍押着满载航空汽油的驼队从宁夏的定远营、古鲁乃去安西。李翰园立即于7月12日乘汽车沿绥(远)新(疆)公路于7月16日到达酒泉,火速派人前往古鲁乃堵截,将横田机关长等3名日籍间谍悉数逮捕归案。原来这个特务机关是奉命在安西建立航空联络站的。李翰园率队押解13名日本间谍和5名汉奸,在西北行营宪兵队的护送下于1937年9月2日抵达兰州。押回兰州间谍汉奸全被处决。 [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