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1月5日出版的《南华早报》报道,美国通过了《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ARIA),美国向盟友们重申并保证美国将致力于维护和促进亚太地区的民主。为此,美国将在未来五年内每年斥资15亿美元以“展示其存在”,并增加“航行自由行动”(FNOPs)。

肯·默克:美国想召集亚太盟友遏制中国,还能一呼百应吗?
加拿大卡毕兰诺大学经济学教授肯·默克2019年1月9日在《亚洲时报》网站刊发评论文章:《美国遏制中国不仅会失败,还会让盟友担上风险》
美国也将会在亚太区域内外拉拢更多的国家,以维持东海和南海地区自由航行的安全。美国声称《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并不针对中国,但是几乎没有人相信这种说法。事实上,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该法案事实上可以被看作是遏制中国的新策略。

中国是亚太地区的“侵略者”吗?

批评人士和安全问题分析师们很快指出,《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将会让中国感到很头疼。驻新加坡的分析人士科林·克尔(Colin Koh)认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将会接力加入美国对抗中国;智库机构Complete Intelligence的主席托尼·纳什(Tony Nash)表示该法案表明美国在亚太地区有“朋友”;兰德公司高级分析师德里克·格罗斯曼(Derek Grossman)则认为,《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彰显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承诺。这三位分析师都认为亚洲国家会选择跟随美国而非中国。

但是,事实上情况可能并非如此,因为除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外的绝大多数国家事实上可能会对美国插手干预亚太地区事务感到担忧。

中国是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即便不是域内全部国家。与对中国使用“掠夺型”经济或是“债务陷阱”赢得影响力的控诉不同,恰恰相反,中国的投资对区域经济的活力和相对高速的增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站队美国而非中国就是忘恩负义。

与美国的说法相反的是,中国从来没有阻挠过航行自由,因为通行相关水域的五万亿美元贸易额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国的进出口商品。如果有人愿意查查的话,不难发现在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声明“尽管美国远在千里之外,南海问题却是美国的国家利益”之前,航行自由从来都不是问题。

进一步说,历史也站在中国这边。中国历代政府都主张过对这些水域及岛礁的权属。1947年中华国民政府在南海画下“九段线”,这可是所谓的“邪恶的共产主义者”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两年前。

美国是《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签署国,也是推动它们背后的主要力量,这两份文件要求日本在二战战败后将所有侵占的领土归还原主。尽管宣言和公告并未特别提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但是它们均在中国台湾的专属经济区范围内,而把台湾归还中国是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被明确提及的。

中国享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排除性权利,这使得中国的历史性权利免受《公约》约束,因为中国的这些历史性权利早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前就长期存在。

新加坡的政治观察家蔡振龙指出,判决中菲“南海仲裁案”的常设仲裁法庭并不是联合国的附属机构,而是拥有解决两方争端长期资源的行政机构。他将常设仲裁法庭视为美国支持下的“私设法庭”,因此其判决不仅被中国大陆所排斥,也被中国台湾所拒绝。

沃伦威尔逊学院的教授韩东平赞同这种说法。他指出常设仲裁法庭的出现只是因为它服务于美国利益。判决中国败诉更是说明了这一点,只是为了给美国在南海地区浑水摸鱼提供所谓的“合法性”而已。

就中国台湾也和大陆的中央政府一起拒绝常设仲裁法院的裁决而言,中国未来的任何政府,不管是共产党的、国民党的还是多党民主政府,都会继承主张“九段线”内的权利。

亚洲国家不愿意追随美国

我们很难理解为什么任何一个亚洲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会选择与美国站在一边来“遏制”中国,尤其是在完全意识到站队美国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的情况下。

中美两国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可能会在中国南海或东海打响,这会像两头大象横冲直撞那样对周边地区产生冲击。

由于国家利益的风险,亚太地区的大多数企业和个人都很有可能反对以任何形式与美国正式结盟。事实上,反对站队美国的浪潮已经涌动,因为日本商界正在迫使反华的安倍政府与中国寻求和解。

即便是美国的企业们也在敦促他们的政府与中国合作,而不是与其斗争。最近的例子便是苹果,由于中国市场的偏好从iPad和iPhone转向中国本土企业生产的电子设备,苹果的市值跌去了近十分之一。因为苹果的产品价格虚高且过誉,苹果也正在慢慢失去它的“光环”,尽管经济增速的下滑也对此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东盟成员国,包括那些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国家,也同意建立“南海各方行为准则”,并建立平台以共同促进区域发展。印度似乎想要摆脱美国提出的美、日、澳、印“四边”主张,寻求与中国建立更加紧密的经济和安全关系。

越南也没有理由在美国无情地轰炸这个国家后“爱上”它,越南战争使数十万越南人民丧失了生命。考虑到驻日、驻韩美军被曝光出的罪行,韩国和日本大多数人是否想要让它们的国家继续作为美军基地也得打个问号。

简而言之,亚太地区鲜有国家想要选边站。它们只想独善其身发展本国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希冀通过对话的方式解决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争端。

美国过往“遏制”中国的努力

过去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努力都痛苦地失败了。“重返亚太”的战略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开始岛礁建设、强调主权主张的诱因。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使得中国开始在岛礁上设立军事设施。美国的高级官员们对中国“掠夺性”的经济活动和“侵略行为”的警告在中国对外投资越来越多的时候到达顶峰,他们的警告通常都被忽略了。事情还在继续发展。

由此观之,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会比之前的尝试更加成功。事实在于,中国已经强大到无法受到胁迫(China is too big and strong to be coerced)。美国最近的航行自由行动是“麦克坎贝尔号”军舰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的活动。这艘驱逐舰很快就被中国军方驱离该水域。看起来中国似乎下定决心要维护其“核心利益”,并在必要时使用武力。除此之外,中国是否做了美国控诉的事情仍然存疑,包括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开展“掠夺性”的经济活动,以及其他“罪恶”的事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