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8年11月21日格林尼治时间07:48

当2015年大约有100万难民抵达欧洲时,匈牙利是第一个关闭边境的国家。在反移民民族主义领袖、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an)的领导下,该国极右的青民盟(Fidesz)迅速将自己定位为自称“基督教欧洲”的捍卫者。

随着全球趋势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匈牙利年轻人加入了极右派和新纳粹运动,如拦路强盗军(Betyarsereg),为他们认为受到威胁的生活方式而战。

这些拦路强盗隶属于该国的极右政治运动、势力,决心并信奉合理的种族暴力。2015年,难民在巴尔干半岛途经匈牙利时,他们前往该国南部边境“帮助”军队。他们的一些成员目前因恐吓罗马而受审。

“我们从不准备战斗,我们已经准备好战斗,”27岁的亚当说,他在2016年加入了Highwaymen。“我喜欢成为一名拦路强盗,因为这意味着团结…为了申请,你必须是匈牙利人和白人。犹太人应该避开我们。他们不仅不允许加入,而且如果他要求加入拦路强盗的军队,我还会打他的脸。”

政治分析人士布尔斯库•胡尼亚迪认为,“这些年轻人大多不加入极右翼组织,因为他们痴迷于这种意识形态,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新纳粹分子。大多数时候他们加入这些组织是因为他们想要加入一个社区,他们想要属于一个群体。当然,一步一步地,他们开始相信这种意识形态。”

18岁的波顿是一名高中毕业生,雄心勃勃地想要在匈牙利的极右政治中开创自己的事业。他仍在寻求加入一场运动,并决心捍卫匈牙利,反对自由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

“我觉得我必须战斗,为我的国家战斗……有一场反对白人的战争。现在,如果你是白人,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除非你是同性恋。”

然而,这种感知到的威胁是一个“神话……因为没有人威胁匈牙利,我们根本没有移民,但这是每个人都在讨论的一个政治话题,”哲学家和政治科学家加斯帕·塔马斯解释说。

“如果你想知道世界很快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看匈牙利吧。匈牙利是整个世界正在经历的困境的一个极端。”

《半岛电视台》是什么驱使匈牙利年轻人走向极右运动?

匈牙利骄傲节上的极右派抗议者[Theopi Skarlatos/Black Leaf Films/半岛电视台]

匈牙利极右派内部

电影制作人西奥比·斯卡拉托斯(Theopi Skarlatos)著

如今,似乎每隔一个月就有一个国家选举一位极右翼领导人。仇恨言论、反犹言论和仇外心理已成为高层权力的常态,世界各国政府似乎正在将极右翼的行为正常化和合法化。

因此,这些极右组织的成员感到他们的信仰是正当的,他们表达意见的方式是大胆的,这并不奇怪。

当我们遇到亚当时,他对我们,作为电影摄制人员,非常尊重和绅士,但同时,他会公开谈论他对犹太人的仇恨,以及他希望将异族婚姻定罪的愿望。

虽然我们被我们拍摄的年轻人的观点吓坏了,但在很多方面,我在拍摄结束后的最后想法中得到了安慰。我觉得他们的观点仍有可能改变。

通过与他和拦路强盗军(Highwaymen's Army)——匈牙利最危险的极右翼组织之一——的接触,我希望更多地了解他的性格,以及他加入这一运动的动机。

一个人怎么能对一群人怀有如此多的仇恨,以至于想要完全剥夺他们所有的社会和法律权利呢?怎么会有人对逃离战争恐怖的难民如此缺乏同情心,以至于向暴力袭击他们的警察表示祝贺呢?

我们开始与亚当和18岁的波顿(Botond)一起度过时光。波顿是一个聪明的学生,“热爱自己的国家”,“只想为国家做点好事”。波顿说,他求助于极右组织,是因为在这个充斥着假新闻的世界里,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真相”——这并不奇怪,因为现在几乎所有匈牙利媒体都被亲政府的商人控制着。

《半岛电视台》是什么驱使匈牙利年轻人走向极右运动?

“我内心有一种无法估量的愤怒,”27岁的亚当(Adam)说[James Hughes/Black Leaf Films/半岛电视台]

我很惊讶亚当从他的童年时代就带着这么多的愤怒——当他讲述共产主义垮台的后果时,当他的父母在随后的金融危机中被迫卖掉他们的房子时,当他们的希望破灭时,他变得多么沮丧。

“很明显,我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说。“我内心有一种无法估量的愤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