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打墙的是真的吗?有哪些科学的解释?

鬼打墙 有些地方也叫“鬼推磨”,这是一种很诡异的现象,它多发生在荒郊野外和夜晚。一个人如果遇到了“鬼打墙”,他就如同被一堵无形的墙围了起来,也像是被“鬼迷心窍”一般在一个地方打转,就是走不出这个鬼地方。

鬼打墙的是真的吗?有哪些科学的解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个军事爱好者的交流平台不应成为讨论鬼神的地方,更不以自己都不明白的智慧去展示自己的高人一等的精辟论证。对逝世只要抱着尊重敬畏之心就夜行不俱遇难呈祥。过去在坟地潜伏、阴地宿营,只要怀有正气、不怀鬼胎、不干伤天害理残害手足、贪墨军功军饷,如有鬼神相助 一往前行,逢山开路逢水过船,子弹见你拐弯走,炮弹见你变臭弹。一句话,心存对万物和人类有敬畏之心,凡事顺风顺水顺意顺利。最怕的是做鬼的人。

《鬼打墙》

老百姓所说的“鬼打墙”是指在夜间的行人,本来凭着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认的道路,却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无法继续行路,这种情形谓之曰:鬼打墙,顾名思义,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墙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见。这种情况多发生在深夜独自行人,坟地边也不少发生。应付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静下心来,心静则鬼不能侵,此时能吸一支烟效果更佳(可见吸烟也不完全是坏处),片刻后墙自解除,再继续行路。我呢,从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义和无神论的教育,压根就不信在这清平世界上会有鬼,在我面前谈神说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归不信,我还真就在乡下碰到鬼了,你说邪不邪?

我下乡的那个大队除了叫干沟外,每一个小队都是一个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沟,以大队所在的那个干沟为中心,相距2至5华里不等。我当时是大队民兵小分队的成员,何谓民兵小分队?是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全国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挥部,而且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级民兵指挥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层的就是小分队。我们的任务就是昼伏夜出,防止阶级敌人利用夜幕搞破坏,干坏事。白天休息睡觉,天黑后就提上一个棒子和手电筒到大队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带领流窜于野外和各个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砖窑、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坏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随时闯入四类分子家中进行盘查,毫无人权可言,常常要折腾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四散回去睡觉。

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在一个叫卜家干沟的村子折腾一番后已经后半夜了,大队治保主任卢岩宣布解散回去休息。当时大青年点尚未建成,知青们都分散到各个小队的青年点,从卜家干沟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沟青年点足有五华里,而且都是走在无人居住的荒野路,这还不够,还要经过一个坟地。那天也是赶巧,我没带手电筒,没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个民兵战士,手里提个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来的路上,虽然没有手电筒,但是借着微弱的星光,凭着“黑泥白水黄干道”的夜行经验,路不是很难走。冬天的原野静极了,偶有一小阵微风掠过,路两旁看不见的荒草发出轻微的刷刷声,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来。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没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惧占据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阵阵地发凉,头皮一阵阵地发麻,我尽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个土坡,过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点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该死的坟地,我必须从坟地边通过,所以不但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恐惧感更强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枯树,张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满星斗的黑灰色苍穹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还看到近处几座坟茔的轮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顾了,心一横,牙一咬,两眼紧紧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冲过去。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黑暗从四面向我压过来,很快包围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海,鬼打墙!要说这人也怪,到了这时反而镇静下来,按照农民兄弟教的办法就地坐下来,颤颤巍巍地点着一只烟,看着一明一暗的烟火,突然闪出一个怪念头:既然我能看见烟火,说明这个鬼墙打得并不结实,如果有手电筒鬼墙肯定不好使。这是欺负老子没带手电哪!妈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个男鬼还是个女鬼,象聊斋故事里讲的兴许同女鬼有个艳遇什么的也没准儿。想到这里,我掐灭烟头站起身来向周围望去,没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满天的星斗和朦朦胧胧的路。

我一口气窜下土坡,终于看到了青年点的门前的灯光,这时的感觉好的别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别又见到亲娘一样亲切,不!比那还亲切。脱衣服时我才发现,我的棉衣几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说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想不通,也解释不通。只是后来我上第四军医大学,一次老师讲人体神经系统的生理课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人眼的瞳孔根据光线强弱而改变大小,管缩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经支配,人在极度紧张时交感神经过度兴奋,使瞳孔括约肌收缩瞳孔自然要缩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缩小我还能看到什么?这同白天进入黑暗的电影院里短时间什么也看不着是一个道理。坐下抽根烟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经兴奋度也随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扩大,我当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来,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没有鬼,如果非得说有鬼的话,这鬼是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谓:疑心生暗鬼是也。

112楼 梦中将军
《鬼打墙》

老百姓所说的“鬼打墙”是指在夜间的行人,本来凭着微弱的星光能依稀辨认的道路,却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无法继续行路,这种情形谓之曰:鬼打墙,顾名思义,是鬼在你面前砌起一道墙而使你什么也看不见。这种情况多发生在深夜独自行人,坟地边也不少发生。应付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立即原地坐下,静下心来,心静则鬼不能侵,此时能吸一支烟效果更佳(可见吸烟也不完全是坏处),片刻后墙自解除,再继续行路。我呢,从小就接受的是革命英雄主义和无神论的教育,压根就不信在这清平世界上会有鬼,在我面前谈神说鬼的人得到的只有嘲笑。可是不信归不信,我还真就在乡下碰到鬼了,你说邪不邪?

我下乡的那个大队除了叫干沟外,每一个小队都是一个自然屯,也都叫什么干沟,以大队所在的那个干沟为中心,相距2至5华里不等。我当时是大队民兵小分队的成员,何谓民兵小分队?是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全国各地都成立了民兵指挥部,而且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各级民兵指挥部,到了最后也是最基层的就是小分队。我们的任务就是昼伏夜出,防止阶级敌人利用夜幕搞破坏,干坏事。白天休息睡觉,天黑后就提上一个棒子和手电筒到大队部集中,然后由治保主任带领流窜于野外和各个村子中。搜索野外的砖窑、空房什么的,是否有坏人藏身;在村中,只要我们愿意就可以随时闯入四类分子家中进行盘查,毫无人权可言,常常要折腾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四散回去睡觉。

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在一个叫卜家干沟的村子折腾一番后已经后半夜了,大队治保主任卢岩宣布解散回去休息。当时大青年点尚未建成,知青们都分散到各个小队的青年点,从卜家干沟到我居住的魏家干沟青年点足有五华里,而且都是走在无人居住的荒野路,这还不够,还要经过一个坟地。那天也是赶巧,我没带手电筒,没有人和我一道,但是我并未感到害怕,我一个民兵战士,手里提个棒子,路又不陌生,怕啥?回来的路上,虽然没有手电筒,但是借着微弱的星光,凭着“黑泥白水黄干道”的夜行经验,路不是很难走。冬天的原野静极了,偶有一小阵微风掠过,路两旁看不见的荒草发出轻微的刷刷声,好像黑暗中有人向我走来。我明明知道什么事也没有,可是控制不住的恐惧占据了我的全身,后背一阵阵地发凉,头皮一阵阵地发麻,我尽量使自己什么也不想,只是加快了步伐。前面是一个土坡,过了土坡就是我的青年点了,但是我也知道坡上就是一片该死的坟地,我必须从坟地边通过,所以不但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恐惧感更强烈了。到了坡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枯树,张牙舞爪的枯枝在布满星斗的黑灰色苍穹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还看到近处几座坟茔的轮廓。此刻,我什么也不顾了,心一横,牙一咬,两眼紧紧盯住模模糊糊向前延伸的路想快速冲过去。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黑暗从四面向我压过来,很快包围了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海,鬼打墙!要说这人也怪,到了这时反而镇静下来,按照农民兄弟教的办法就地坐下来,颤颤巍巍地点着一只烟,看着一明一暗的烟火,突然闪出一个怪念头:既然我能看见烟火,说明这个鬼墙打得并不结实,如果有手电筒鬼墙肯定不好使。这是欺负老子没带手电哪!妈的,今天老子要看看是个男鬼还是个女鬼,象聊斋故事里讲的兴许同女鬼有个艳遇什么的也没准儿。想到这里,我掐灭烟头站起身来向周围望去,没看到什么男鬼女鬼,倒是又看到了满天的星斗和朦朦胧胧的路。

我一口气窜下土坡,终于看到了青年点的门前的灯光,这时的感觉好的别提有多好了,象什么?就象久别又见到亲娘一样亲切,不!比那还亲切。脱衣服时我才发现,我的棉衣几乎都要被汗浸透了,你说我出了多少汗吧!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想不通,也解释不通。只是后来我上第四军医大学,一次老师讲人体神经系统的生理课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人眼的瞳孔根据光线强弱而改变大小,管缩小瞳孔的肌肉受交感神经支配,人在极度紧张时交感神经过度兴奋,使瞳孔括约肌收缩瞳孔自然要缩小。想想看,那么黑的夜里,我的瞳孔再缩小我还能看到什么?这同白天进入黑暗的电影院里短时间什么也看不着是一个道理。坐下抽根烟精神放松后,交感神经兴奋度也随之下降,瞳孔又重新扩大,我当然又能看到路了。

看来,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没有鬼,如果非得说有鬼的话,这鬼是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和心里。正所谓:疑心生暗鬼是也。

以切身体会加上理论知识进行解释,非常深刻!

102楼kpguan

......
91楼 铁牛行者
92楼 kpguan
狂什么,我说得没有道理吗?古代祖宗遗传给我们的最宝贵的是做人的思想,而不是他们的裹脚布,世界是往前发展的,又不是倒退,一天到晚只想着老祖宗的裹脚布,跟清朝刚灭的时候那些遗清思想一模一样,思想僵硬顽固,要不是五四运动,现在估计跟印度那边差不多。
94楼 铁牛行者
老子和释迦牟尼和大量先贤的思想是“裹脚布”?

《道德经》早就阐述过“道”和宇宙规律,佛教大乘经典也早揭示了宇宙天地真相,例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西方科学家的宇宙弦理论就是在他们巨人肩膀上建立的,2017年发射的卫星探测也首次承认宇宙中存在看不见摸不着而又真实存在的“暗物质”,这全都再次印证道家佛家几千年前的理论真实不虚,请问你打着科学旗号盲目妄自尊大,那些真正的科学家又会如何嘲笑你呢?

再告诉你一句,今天的印度,真正的大乘佛教实际上已经没了,今天在印度占统治地位的根本就不是大乘佛教,你去打听清楚今天的印度是什么教?种姓制度是因哪个教派来的,你了解一下哪里是佛教?

而大乘佛教或真正的道家恰恰是破除迷信的,你看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吗?知道什么意思吗?此话的意思恰恰就是,人如果不遵守天道规律,盲目拜谁都没用,佛家恰恰说佛保佑不了任何人,能保佑人的其实就是人自己,《易经》也是同样思想。

人类今天的科学发现,古人早就发现了,所以今天的人打着科学的旗号自以为了不得了,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科学探索求真知思想,而是坐井观天的思想。

97楼 kpguan
神棍最厉害的就是马后炮,牵强附会,就像什么推背图一样,那些典经,连原话是怎么样可能都不清楚了,而且你用现代人的理解去解释那些典经根本就不适合,你怎么知道当时的解释就跟你想的一样??譬如行雷闪电,古人解释是说天神发怒,你也这样理解??我已经说了,先贤给我们的思想是做人行为的,而不是改变世界的,神棍硬要往现代科技上面扯,真要这么说,在西方工业革命前的2000多年就不会科技发展迟缓甚至停止了,要不是从工业革命那一代人开始的探索精神,你我现在连电脑和网络都没得使用,然后一堆人坐那里听你们神棍在胡吹??天道规律不是你想出来的,是人类探索出来的,不探索你知道天道规律??你连哪些是天道规律哪些是胡说八道都分不清,你遵守什么??所以鬼打墙就真的是鬼在打墙了??所以行雷闪电就真的是天神发怒了??在科技理论方面,真正坐井观天的是古人,现代人的知识丰富还是古人知识丰富??古人真正厉害的是创造了各种思想和哲学,这才是古人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什么是遗产什么是裹脚布你分得清不?
100楼 铁牛行者
仅仅由于历朝历代确实存在迷信行为和思想,就故意搞历史虚无主义把古代的优秀遗产也一并给黑掉,这套老掉牙的把戏请你别再玩了。

古人留下的精华不仅仅是你说的光是思想方面的,老子、释迦牟尼这样的大圣人的认知早就超过今天的科学了。佛经,诸如《金刚经》、《心经》、《楞严经》几千年前和老子的《道德经》一样,已经揭示了宇宙、世界是如何产生和形成的这些问题,揭示了宇宙万物的真相,还有人和万物都是怎么来的这些问题早就说了;而今天的现代科学刚刚承认宇宙之中存在“暗物质、暗能量”;就连中医圣典《黄帝内经》也早说过人体不仅是有形肉体,还有无形的元神魂魄在内部,这些还有佛教道教的禅定、静坐都包含和超越今天的人体科学,今天的科学仍然没超越他们,而且大量人还坐井观天的认为是“迷信”,可你知道大量中外科学家对古人的优秀遗产都是如何礼赞和拜服的吗?你知道现代有多少科学家的科学理论都是受了古人遗产的启示或指引吗?爱因斯坦、玻尔、李约瑟等科学家对佛教道教理论是如何礼赞的你知道吗?——不过现在我认为你就算知道也装不知道,故意视而不见,因为你的目的就是打着科学旗号搞历史虚无主义,从全盘否定古优秀遗产的言行中,自我得到用科学批判他人、显示自己无所不知的快感。

我不反对你坚持现代科学,也不反对你反对真迷信,但你打着现代科学旗号盲人摸象坐井观天就不对了。国外预言家早就预言过世界未来的希望在东方的中国,中国文化能拯救这个世界,为何你如此不谦虚呢?请问你对世界科学有什么贡献?你扣帽子说他人是神棍,那你是否也可以称为“科学自大棍?”

因为几千年来确实存在迷信,导致你把整个古文化全抹成“迷信”,那今天同样有打着科学旗号公然欺骗世人的现象,比如艾滋病毒“来源于猴子身上”就是西方人利用科学外衣遮掩而制造的一个弥天大谎,中国古人早就说过阴阳错位问题(就是同性恋)才是艾滋病的根本原因。那照你的手段和说法,是不是因为艾滋病问题是科学谎言,就要全盘把今天的科学都否掉?

老子是人不是神,释迦牟尼也只是个人,把人当神看就已经违背了自然规律,我们所说的现代科学,不是指人或者事物或者典籍,是一种对自然事物的认知态度,你连这个都搞不清吗?最后面一段话已经跟你无法沟通了,连病毒是种生命体都被否认这种贻笑大方的观点都出来,可想而知你是个彻底的神棍,你慢慢自己yy吧,好走不送。

101楼 79now
我认为这是真的,因为我就曾经遇到过。记得那是1998年的一个夏天的晚上,大概是在9点多不到10点的时间,那天我在兰州黄河以北的铁桥附近,骑着自行车,我明明知道我就在黄河铁桥附近前后绝对不超过50米的距离,而我眼睛看着黄河水我也知道我的方向,身旁就是兰州的白塔山公园,那几个大字也清清楚楚,可是铁桥的出入口此时就是找不见,看不见,找不见,看不见!其实间北滨河路车来车往,忽然间也听不见看不见了,听不见看不见了!把我急得一身的汗,就这样来来回回走了不下几十趟,忽然歘的一下什么声音都有了什么景象都有了,铁桥就在我面前,它就在哪里!巍峨挺拔横亘在黄河之上,桥上人来人往,可我为什么就有那么长的时间看不到它找不到它,这难道不是鬼打墙吗?
109楼 千江有水千江月9
你确实遇到鬼了,我听过很多人遇到鬼的现象,有一点都的一致的,就是原来的自然声音没有了,非常寂静。这个现象我认为是你进入了某个能量场,或是你被某个能量场覆盖了。这个能力场可能是另一个维度的生命体造成的。我们今天暂且把这种现象定性为撞鬼了。其实鬼有鬼的世界,鬼的世界和我们人的世界不一样,我们今天把他们叫做“鬼”,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有正视那个世界的存在。至于那些矢口否认有鬼的人,其实是过度迷信“科学”的结果。
115楼 蒋旺志
鬼打墙的确是存在的,我小时候跟一个同村的人(比我大5岁左右)去另外一个村子去看电影(有老人家去世,我们那边会请人来放几天电影的),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了鬼打墙。

当年由于电力紧张,所以经常会停电,回来的路上一片漆黑,我朋友拉着我在一个小路口转了两次都没有转出去。后来,还是我拉着我朋友才把他带出来的,因为我是“清醒”的,我还纳闷他为什么连续走错路呢。

我们村一个小孩子也遇到了鬼打墙,他一个人在路上转圈圈,是被一个路过的大人牵出来的,后来听他讲是因为看到了几个骑马的人在围着他转圈,所以他也就跟着在原地转圈圈。

我小时候呢,是看到过女鬼的,穿着白色的古装,黑发齐腰,侧着身子倚靠在墙上面,脸靠向另一边(所以我并没有看到她的脸),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在我家一个很老的木头房子里面的,门是锁着的,我是从门下面的一个小洞往里看到的

也就是在这个木头房子的大厅里,我们同村的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孩看到过穿着清朝官服的男人

因此,我是深深的相信这个世界是存在着“灵魂”的,因为我亲眼所见

鬼的存在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人类的世界,而是有多个世界。鬼界只是其中一个世界而已。佛教是实证宇宙构成结构的。所谓实证,就通过合理的方法,都可以看到相同的境界。佛教里面就讲的很清楚,我们所处宇宙,至少有六个层次的世界,各自都是很现实的世界。由上到下,各层的苦乐境界都不一样。越上层世界就月快乐,越下层世界就越幸苦,最苦的是地狱界。地狱界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世界,鬼界比地狱界好一点,畜生界又比鬼界好一些,人类界又比畜生界好一点。这是三个比较辛苦的世界。在我们人类上面还有三层天界。天界上就没有苦,只有乐,只有乐的程度不一样。

鬼界和我们人类畜生类的世界有重叠,但是,维度不同,相互是不会感受到对方的。我们的世界发生的任何灾害变化也不会影响到鬼界的。但是鬼界的众生又住在我们的世界,但是,各自感受到的境界完全不同。只有在特殊情况下,也就是满足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才偶尔会看到或者感受到鬼界的境界。

我们所谓的鬼打墙,其实就是两种境界重叠出现的干扰。其实,也是磁场的干扰,这个,我们人类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因为我们的科学只是我们世界场景的一种规律的经验总结。这种经验是不能超越我们的世界场景。在其它世界场景里面就不适用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