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五角大楼:美空军首次通过兵棋推演探索如何构建多域指挥控制(MDC2)结构。

推演的一个中心目标即确定如何管理跨越海陆空和太空、网络领域遍及世界各地的数据流。

推演过程中三个小组分别构建了三种不同结构,通过推演确定最佳方案。

美空军推演多域指挥控制(MDC2)兵棋

[align=left]

美国空军当前行动部门负责人强斯•萨兹曼准将在五角大楼办公室接受采访时最终推演报告还没完成,但是他大致介绍了推演的基本结论。

大约78人组成四个“中队”,尽全力反复思考如何组建人员,这些人员如何与国内外的指挥官合作,从而以最佳方式指挥遍布全球的,遭受敌人干扰、欺骗,当然还有袭击的高度复杂的战斗。

[align=center]美空军推演多域指挥控制(MDC2)兵棋

“踢腿骡子队”由一群上校组成,他们资历比较老,脾气比较暴躁,还有许多自己的看法。他们主要负责衡量当前指挥控制结构的优势和不足。

比如“所有事情都要报告国防部长,会不会拖延时间?在面对众多处于不同位置的庞大数据流时,当前的作战指挥如何很好发挥作用?”

最酷的小组是“安德队”,主要由上尉组成,他们没有包袱,也没有实际的指挥控制经验。天空是他们的极限。

雷鸟队由上校、上校和上尉组成,主要为了确保观点的平衡。

老虎队属于白方,他们构建了用来测试该概念的想定。

美空军推演多域指挥控制(MDC2)兵棋

萨兹曼和他的团队通过推演学到了什么?推演中初步得出了三个重要结论。

☞ 最重要的一个结论是萨兹曼及其团队所称的“全球整合者”。“因为战争是全球化的,涉及多个领域、多个地区,没有一个指挥官能够指挥所有必需力量。”

这一概念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是兵棋推演清晰展示了要配备人员在战斗指挥官和指挥控制团队之间协调,帮助他们解读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并根据威胁位置及所在域给出建议。

萨兹曼指出“我们目前还没有具体解决方案,他们应该拥有哪些权限还待进一步探讨。”

[/align]

美空军推演多域指挥控制(MDC2)兵棋

[align=left]

第二个结论是多域指挥控制属于战斗工作而不是参谋工作。萨兹曼和他的团队在不久前得出了这一总体判定,这也是他们创造新专业概念13 OSCAR的原因。

萨兹曼指着一张幻灯片说道,这些人员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要从事指挥控制工作,而不仅仅是任职于空中作战中心,主题专家的集合地。

[align=center]美空军推演多域指挥控制(MDC2)兵棋

第三个问题不是很明显,但是潜在影响比较大。萨兹曼在笔记中将其简写为“任务风险v.s.力量风险”。”

随着人工智能在数据管理和提出建议方面的作用日益突出,这一问题尤为重要。从根本上来说,任务风险即你是否能够完成这项工作。而力量风险要衡量伤亡人数。

[align=center]美空军推演多域指挥控制(MDC2)兵棋

电影“安德游戏”中安德•维京利用VR指挥控制系统训练

萨兹曼指出推演中还研究了一些技术问题,但这并不是推演的核心部分。

此外来自五眼情报分享协议国家(美、英、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军事代表也参加了此次推演。

萨兹曼会在1月15日召开的C2峰会上向四星上将们展示此次兵推中的发现,并为拟定2019年2月份进行的下次推演做准备。

[/align]

[/align]

[/align]

[/align]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