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部队选拔 1 ——海豹突击队

院墙上写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列队进宿舍的路上,我多看了那句话几眼,随后就被后边人推着走了。

我通过了PST,体能筛选测试,这是海军特种作战预备课程,是开始的开始,我记得以前刷quora的时候看到中国学生拿我们的标准和他们中学生考试比,但他们比的只是个加入训练的最低标准:

12min 游泳500米

2min 42个俯卧撑

2min 50个仰卧起坐

6个引体向上

11min跑2400米

这段时间对于我这种一心想加入海豹突击队的热血青年来说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度过,没什么压力就到了预备课程结束,这个时候又会有一次考核,标准稍微高了些,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20min游泳910米

2min完成70个俯卧撑

10个引体向上

2min完成60个仰卧起坐

31min跑步6400米

其实也还好,我们筛掉了一部分人,随后才是准备迎接真正的海豹突击队选拔——

BUD|S

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课程

我们来到了加州科罗拉多的海军两栖基地,海豹的摇篮。开始三周还算平静,他们说这是训导课程,老队员们带着我们熟悉海豹突击队各个方面,讲授海豹的行动目标和作战方法,我们过着还算正常的军营生活。三周后,正当我以为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训练不过如此时,噩梦开始了。

BUD|S第一阶段,八周,体能训练

我们列队看着主教官从办公室走出来,跳到讲台上,对我们说:

“先生们,我代表教练组很荣幸地欢迎你们进入海豹突击队基础水下爆破训练班。其实,没人邀请你们来这里,也没人要求你参加这个课程,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并且,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滚出这里。只要在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内。”

办公室门口有个铜铃,一个木架里挂着雾钟,只要踩在绿色脚蹼图案上,用棒球棍敲三下,把头盔放在地上,就可以自由了。

教练说,“没有人会问你,也不会有人在你的档案里填写任何有成见的评论。你可以自由地回去做你再来这里之前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敲三下,那很容易。从这儿退出一点也不丢人。”

“在接下来的28周里,我不是要训练你们,我是要杀了你们。”

看上去蛮唬人。我在想的是:经历了这个,我就可以去回答“经历BUD|S是什么样的体验”,那真是太棒了。

“你会被要求做一些超越忍耐极限的事。你会跑得更快,游得更远,潜得更深。当你累了,你会被推着;当你饿了,你不会得到任何事物;当你冷了,风是你的毯子。在这儿,你会受苦、流汗、流血”

七成的人会被淘汰,意味着140人组成的这个班,80人会敲钟自愿退出,20人会因为受伤或考核不合格被迫走人。

好吧我说实话,我加入海军,然后想加入海豹是因为我父亲和我前女友。我爸是陆军,而给我戴绿帽子的那个男人,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

早晨四点,我们还没清醒就被赶鸭子般叫到洗消室,教官们拿着高压水枪给我们冲凉,给新的一天提升醒脑,那感觉可真难受,我以为这只是个开训仪式,后来我才知道,这xx是每天早晨的第一个科目。

那天早晨8点时,大概已经做了七八百个俯卧撑,在沙滩上跑了7公里,做了一个小时柔软操。

你知道在沙滩上跑步有多难受吗,全身都是湿的,跑步过程中总是军靴裤脚灌满湿漉漉的沙子,越跑越难受,但还是要不停跑,坚决不能掉队。

掉队者会受到惩罚,我们称之为“砂糖曲奇”,落后者要先被拉去让浪花拍打一阵子,浑身湿透了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打滚,坐起来,把双手往沙地中深深扎进去,再捧出一把沙子向空中一扬,保证沙子能落入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就这样把自己弄成“砂糖曲奇”,然后穿着这沾满沙子的湿衣服继续训练。

每次远行,教官们总会抽出20%的落后者,这帮人被称为“笨蛋打手队”,他们每天要额外训练1个小时,这被称作是“马戏表演”,你要承受额外的痛苦,并且更难受的是,在第二天你会被这附加的锻炼搞得精疲力尽,然后又跟不上队伍,再接着马戏,这是个绝望的循环,像个死亡漩涡。很多人因此敲响了雾钟。

没错我就是那天的马戏表演者,因为游泳落后了,要在别人休息时进行大量的浅打水运动,躺在地上,双手抱在头后,上下交替移动双腿,作出踢打的动作,整个过程中膝盖允许打弯,教官说这在蛙人中被看作是弱点,但每次教官大喊大叫让我把膝盖打直,我总会心里一万遍问候他母亲。

该吃饭了,到食堂有1.6公里,来回都要用跑,因此每天来回食堂就多跑10km的路程。我记得第一天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已经有8名学员掉队了,有些当场吐在路上。

我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很难了,我熬过去了,但后来我才明白,“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雾钟下整齐摆着8个头盔,他们是夜里默默离开的,谁也不愿意在白天其他战友的注视下作为懦夫退出。

我早就知道成为海豹队员很难,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

院墙上写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列队进宿舍的路上,我多看了那句话几眼,随后就被后边人推着走了。

我通过了PST,体能筛选测试,这是海军特种作战预备课程,是开始的开始,我记得以前刷quora的时候看到中国学生拿我们的标准和他们中学生考试比,但他们比的只是个加入训练的最低标准:

12min 游泳500米

2min 42个俯卧撑

2min 50个仰卧起坐

6个引体向上

11min跑2400米

这段时间对于我这种一心想加入海豹突击队的热血青年来说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度过,没什么压力就到了预备课程结束,这个时候又会有一次考核,标准稍微高了些,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20min游泳910米

2min完成70个俯卧撑

10个引体向上

2min完成60个仰卧起坐

31min跑步6400米

其实也还好,我们筛掉了一部分人,随后才是准备迎接真正的海豹突击队选拔——

BUD|S

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课程

我们来到了加州科罗拉多的海军两栖基地,海豹的摇篮。开始三周还算平静,他们说这是训导课程,老队员们带着我们熟悉海豹突击队各个方面,讲授海豹的行动目标和作战方法,我们过着还算正常的军营生活。三周后,正当我以为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训练不过如此时,噩梦开始了。

BUD|S第一阶段,八周,体能训练

我们列队看着主教官从办公室走出来,跳到讲台上,对我们说:

“先生们,我代表教练组很荣幸地欢迎你们进入海豹突击队基础水下爆破训练班。其实,没人邀请你们来这里,也没人要求你参加这个课程,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并且,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滚出这里。只要在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内。”

办公室门口有个铜铃,一个木架里挂着雾钟,只要踩在绿色脚蹼图案上,用棒球棍敲三下,把头盔放在地上,就可以自由了。

教练说,“没有人会问你,也不会有人在你的档案里填写任何有成见的评论。你可以自由地回去做你再来这里之前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敲三下,那很容易。从这儿退出一点也不丢人。”

“在接下来的28周里,我不是要训练你们,我是要杀了你们。”

看上去蛮唬人。我在想的是:经历了这个,我就可以去回答“经历BUD|S是什么样的体验”,那真是太棒了。

“你会被要求做一些超越忍耐极限的事。你会跑得更快,游得更远,潜得更深。当你累了,你会被推着;当你饿了,你不会得到任何事物;当你冷了,风是你的毯子。在这儿,你会受苦、流汗、流血”

七成的人会被淘汰,意味着140人组成的这个班,80人会敲钟自愿退出,20人会因为受伤或考核不合格被迫走人。

好吧我说实话,我加入海军,然后想加入海豹是因为我父亲和我前女友。我爸是陆军,而给我戴绿帽子的那个男人,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

早晨四点,我们还没清醒就被赶鸭子般叫到洗消室,教官们拿着高压水枪给我们冲凉,给新的一天提升醒脑,那感觉可真难受,我以为这只是个开训仪式,后来我才知道,这xx是每天早晨的第一个科目。

那天早晨8点时,大概已经做了七八百个俯卧撑,在沙滩上跑了7公里,做了一个小时柔软操。

你知道在沙滩上跑步有多难受吗,全身都是湿的,跑步过程中总是军靴裤脚灌满湿漉漉的沙子,越跑越难受,但还是要不停跑,坚决不能掉队。

掉队者会受到惩罚,我们称之为“砂糖曲奇”,落后者要先被拉去让浪花拍打一阵子,浑身湿透了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打滚,坐起来,把双手往沙地中深深扎进去,再捧出一把沙子向空中一扬,保证沙子能落入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就这样把自己弄成“砂糖曲奇”,然后穿着这沾满沙子的湿衣服继续训练。

每次远行,教官们总会抽出20%的落后者,这帮人被称为“笨蛋打手队”,他们每天要额外训练1个小时,这被称作是“马戏表演”,你要承受额外的痛苦,并且更难受的是,在第二天你会被这附加的锻炼搞得精疲力尽,然后又跟不上队伍,再接着马戏,这是个绝望的循环,像个死亡漩涡。很多人因此敲响了雾钟。

没错我就是那天的马戏表演者,因为游泳落后了,要在别人休息时进行大量的浅打水运动,躺在地上,双手抱在头后,上下交替移动双腿,作出踢打的动作,整个过程中膝盖允许打弯,教官说这在蛙人中被看作是弱点,但每次教官大喊大叫让我把膝盖打直,我总会心里一万遍问候他母亲。

该吃饭了,到食堂有1.6公里,来回都要用跑,因此每天来回食堂就多跑10km的路程。我记得第一天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已经有8名学员掉队了,有些当场吐在路上。

我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很难了,我熬过去了,但后来我才明白,“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雾钟下整齐摆着8个头盔,他们是夜里默默离开的,谁也不愿意在白天其他战友的注视下作为懦夫退出。

我早就知道成为海豹队员很难,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

平均每天训练12-20小时,平均每天跑步12-24公里,最多一天跑步32公里。身上总是湿漉漉的,沾满沙子,擦伤的皮肤发炎很快就会感染溃烂,但在一切结束一切,我们甚至都不是一个人,没人管你是不是受伤,直到你敲钟退出。

院墙上写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列队进宿舍的路上,我多看了那句话几眼,随后就被后边人推着走了。

我通过了PST,体能筛选测试,这是海军特种作战预备课程,是开始的开始,我记得以前刷quora的时候看到中国学生拿我们的标准和他们中学生考试比,但他们比的只是个加入训练的最低标准:

12min 游泳500米

2min 42个俯卧撑

2min 50个仰卧起坐

6个引体向上

11min跑2400米

这段时间对于我这种一心想加入海豹突击队的热血青年来说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度过,没什么压力就到了预备课程结束,这个时候又会有一次考核,标准稍微高了些,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20min游泳910米

2min完成70个俯卧撑

10个引体向上

2min完成60个仰卧起坐

31min跑步6400米

其实也还好,我们筛掉了一部分人,随后才是准备迎接真正的海豹突击队选拔——

BUD|S

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课程

我们来到了加州科罗拉多的海军两栖基地,海豹的摇篮。开始三周还算平静,他们说这是训导课程,老队员们带着我们熟悉海豹突击队各个方面,讲授海豹的行动目标和作战方法,我们过着还算正常的军营生活。三周后,正当我以为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训练不过如此时,噩梦开始了。

BUD|S第一阶段,八周,体能训练

我们列队看着主教官从办公室走出来,跳到讲台上,对我们说:

“先生们,我代表教练组很荣幸地欢迎你们进入海豹突击队基础水下爆破训练班。其实,没人邀请你们来这里,也没人要求你参加这个课程,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并且,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滚出这里。只要在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内。”

办公室门口有个铜铃,一个木架里挂着雾钟,只要踩在绿色脚蹼图案上,用棒球棍敲三下,把头盔放在地上,就可以自由了。

教练说,“没有人会问你,也不会有人在你的档案里填写任何有成见的评论。你可以自由地回去做你再来这里之前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敲三下,那很容易。从这儿退出一点也不丢人。”

“在接下来的28周里,我不是要训练你们,我是要杀了你们。”

看上去蛮唬人。我在想的是:经历了这个,我就可以去回答“经历BUD|S是什么样的体验”,那真是太棒了。

“你会被要求做一些超越忍耐极限的事。你会跑得更快,游得更远,潜得更深。当你累了,你会被推着;当你饿了,你不会得到任何事物;当你冷了,风是你的毯子。在这儿,你会受苦、流汗、流血”

七成的人会被淘汰,意味着140人组成的这个班,80人会敲钟自愿退出,20人会因为受伤或考核不合格被迫走人。

好吧我说实话,我加入海军,然后想加入海豹是因为我父亲和我前女友。我爸是陆军,而给我戴绿帽子的那个男人,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

早晨四点,我们还没清醒就被赶鸭子般叫到洗消室,教官们拿着高压水枪给我们冲凉,给新的一天提升醒脑,那感觉可真难受,我以为这只是个开训仪式,后来我才知道,这xx是每天早晨的第一个科目。

那天早晨8点时,大概已经做了七八百个俯卧撑,在沙滩上跑了7公里,做了一个小时柔软操。

你知道在沙滩上跑步有多难受吗,全身都是湿的,跑步过程中总是军靴裤脚灌满湿漉漉的沙子,越跑越难受,但还是要不停跑,坚决不能掉队。

掉队者会受到惩罚,我们称之为“砂糖曲奇”,落后者要先被拉去让浪花拍打一阵子,浑身湿透了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打滚,坐起来,把双手往沙地中深深扎进去,再捧出一把沙子向空中一扬,保证沙子能落入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就这样把自己弄成“砂糖曲奇”,然后穿着这沾满沙子的湿衣服继续训练。

每次远行,教官们总会抽出20%的落后者,这帮人被称为“笨蛋打手队”,他们每天要额外训练1个小时,这被称作是“马戏表演”,你要承受额外的痛苦,并且更难受的是,在第二天你会被这附加的锻炼搞得精疲力尽,然后又跟不上队伍,再接着马戏,这是个绝望的循环,像个死亡漩涡。很多人因此敲响了雾钟。

没错我就是那天的马戏表演者,因为游泳落后了,要在别人休息时进行大量的浅打水运动,躺在地上,双手抱在头后,上下交替移动双腿,作出踢打的动作,整个过程中膝盖允许打弯,教官说这在蛙人中被看作是弱点,但每次教官大喊大叫让我把膝盖打直,我总会心里一万遍问候他母亲。

该吃饭了,到食堂有1.6公里,来回都要用跑,因此每天来回食堂就多跑10km的路程。我记得第一天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已经有8名学员掉队了,有些当场吐在路上。

我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很难了,我熬过去了,但后来我才明白,“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雾钟下整齐摆着8个头盔,他们是夜里默默离开的,谁也不愿意在白天其他战友的注视下作为懦夫退出。

我早就知道成为海豹队员很难,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

平均每天训练12-20小时,平均每天跑步12-24公里,最多一天跑步32公里。身上总是湿漉漉的,沾满沙子,擦伤的皮肤发炎很快就会感染溃烂,但在一切结束一切,我们甚至都不是一个人,没人管你是不是受伤,直到你敲钟退出。

院墙上写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列队进宿舍的路上,我多看了那句话几眼,随后就被后边人推着走了。

我通过了PST,体能筛选测试,这是海军特种作战预备课程,是开始的开始,我记得以前刷quora的时候看到中国学生拿我们的标准和他们中学生考试比,但他们比的只是个加入训练的最低标准:

12min 游泳500米

2min 42个俯卧撑

2min 50个仰卧起坐

6个引体向上

11min跑2400米

这段时间对于我这种一心想加入海豹突击队的热血青年来说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度过,没什么压力就到了预备课程结束,这个时候又会有一次考核,标准稍微高了些,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20min游泳910米

2min完成70个俯卧撑

10个引体向上

2min完成60个仰卧起坐

31min跑步6400米

其实也还好,我们筛掉了一部分人,随后才是准备迎接真正的海豹突击队选拔——

BUD|S

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课程

我们来到了加州科罗拉多的海军两栖基地,海豹的摇篮。开始三周还算平静,他们说这是训导课程,老队员们带着我们熟悉海豹突击队各个方面,讲授海豹的行动目标和作战方法,我们过着还算正常的军营生活。三周后,正当我以为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训练不过如此时,噩梦开始了。

BUD|S第一阶段,八周,体能训练

我们列队看着主教官从办公室走出来,跳到讲台上,对我们说:

“先生们,我代表教练组很荣幸地欢迎你们进入海豹突击队基础水下爆破训练班。其实,没人邀请你们来这里,也没人要求你参加这个课程,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并且,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滚出这里。只要在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内。”

办公室门口有个铜铃,一个木架里挂着雾钟,只要踩在绿色脚蹼图案上,用棒球棍敲三下,把头盔放在地上,就可以自由了。

教练说,“没有人会问你,也不会有人在你的档案里填写任何有成见的评论。你可以自由地回去做你再来这里之前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敲三下,那很容易。从这儿退出一点也不丢人。”

“在接下来的28周里,我不是要训练你们,我是要杀了你们。”

看上去蛮唬人。我在想的是:经历了这个,我就可以去回答“经历BUD|S是什么样的体验”,那真是太棒了。

“你会被要求做一些超越忍耐极限的事。你会跑得更快,游得更远,潜得更深。当你累了,你会被推着;当你饿了,你不会得到任何事物;当你冷了,风是你的毯子。在这儿,你会受苦、流汗、流血”

七成的人会被淘汰,意味着140人组成的这个班,80人会敲钟自愿退出,20人会因为受伤或考核不合格被迫走人。

好吧我说实话,我加入海军,然后想加入海豹是因为我父亲和我前女友。我爸是陆军,而给我戴绿帽子的那个男人,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

早晨四点,我们还没清醒就被赶鸭子般叫到洗消室,教官们拿着高压水枪给我们冲凉,给新的一天提升醒脑,那感觉可真难受,我以为这只是个开训仪式,后来我才知道,这xx是每天早晨的第一个科目。

那天早晨8点时,大概已经做了七八百个俯卧撑,在沙滩上跑了7公里,做了一个小时柔软操。

你知道在沙滩上跑步有多难受吗,全身都是湿的,跑步过程中总是军靴裤脚灌满湿漉漉的沙子,越跑越难受,但还是要不停跑,坚决不能掉队。

掉队者会受到惩罚,我们称之为“砂糖曲奇”,落后者要先被拉去让浪花拍打一阵子,浑身湿透了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打滚,坐起来,把双手往沙地中深深扎进去,再捧出一把沙子向空中一扬,保证沙子能落入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就这样把自己弄成“砂糖曲奇”,然后穿着这沾满沙子的湿衣服继续训练。

每次远行,教官们总会抽出20%的落后者,这帮人被称为“笨蛋打手队”,他们每天要额外训练1个小时,这被称作是“马戏表演”,你要承受额外的痛苦,并且更难受的是,在第二天你会被这附加的锻炼搞得精疲力尽,然后又跟不上队伍,再接着马戏,这是个绝望的循环,像个死亡漩涡。很多人因此敲响了雾钟。

没错我就是那天的马戏表演者,因为游泳落后了,要在别人休息时进行大量的浅打水运动,躺在地上,双手抱在头后,上下交替移动双腿,作出踢打的动作,整个过程中膝盖允许打弯,教官说这在蛙人中被看作是弱点,但每次教官大喊大叫让我把膝盖打直,我总会心里一万遍问候他母亲。

该吃饭了,到食堂有1.6公里,来回都要用跑,因此每天来回食堂就多跑10km的路程。我记得第一天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已经有8名学员掉队了,有些当场吐在路上。

我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很难了,我熬过去了,但后来我才明白,“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雾钟下整齐摆着8个头盔,他们是夜里默默离开的,谁也不愿意在白天其他战友的注视下作为懦夫退出。

我早就知道成为海豹队员很难,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

平均每天训练12-20小时,平均每天跑步12-24公里,最多一天跑步32公里。身上总是湿漉漉的,沾满沙子,擦伤的皮肤发炎很快就会感染溃烂,但在一切结束一切,我们甚至都不是一个人,没人管你是不是受伤,直到你敲钟退出。

院墙上写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列队进宿舍的路上,我多看了那句话几眼,随后就被后边人推着走了。

我通过了PST,体能筛选测试,这是海军特种作战预备课程,是开始的开始,我记得以前刷quora的时候看到中国学生拿我们的标准和他们中学生考试比,但他们比的只是个加入训练的最低标准:

12min 游泳500米

2min 42个俯卧撑

2min 50个仰卧起坐

6个引体向上

11min跑2400米

这段时间对于我这种一心想加入海豹突击队的热血青年来说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度过,没什么压力就到了预备课程结束,这个时候又会有一次考核,标准稍微高了些,但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20min游泳910米

2min完成70个俯卧撑

10个引体向上

2min完成60个仰卧起坐

31min跑步6400米

其实也还好,我们筛掉了一部分人,随后才是准备迎接真正的海豹突击队选拔——

BUD|S

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课程

我们来到了加州科罗拉多的海军两栖基地,海豹的摇篮。开始三周还算平静,他们说这是训导课程,老队员们带着我们熟悉海豹突击队各个方面,讲授海豹的行动目标和作战方法,我们过着还算正常的军营生活。三周后,正当我以为大名鼎鼎的海豹突击队训练不过如此时,噩梦开始了。

BUD|S第一阶段,八周,体能训练

我们列队看着主教官从办公室走出来,跳到讲台上,对我们说:

“先生们,我代表教练组很荣幸地欢迎你们进入海豹突击队基础水下爆破训练班。其实,没人邀请你们来这里,也没人要求你参加这个课程,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并且,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滚出这里。只要在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内。”

办公室门口有个铜铃,一个木架里挂着雾钟,只要踩在绿色脚蹼图案上,用棒球棍敲三下,把头盔放在地上,就可以自由了。

教练说,“没有人会问你,也不会有人在你的档案里填写任何有成见的评论。你可以自由地回去做你再来这里之前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敲三下,那很容易。从这儿退出一点也不丢人。”

“在接下来的28周里,我不是要训练你们,我是要杀了你们。”

看上去蛮唬人。我在想的是:经历了这个,我就可以去回答“经历BUD|S是什么样的体验”,那真是太棒了。

“你会被要求做一些超越忍耐极限的事。你会跑得更快,游得更远,潜得更深。当你累了,你会被推着;当你饿了,你不会得到任何事物;当你冷了,风是你的毯子。在这儿,你会受苦、流汗、流血”

七成的人会被淘汰,意味着140人组成的这个班,80人会敲钟自愿退出,20人会因为受伤或考核不合格被迫走人。

好吧我说实话,我加入海军,然后想加入海豹是因为我父亲和我前女友。我爸是陆军,而给我戴绿帽子的那个男人,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

早晨四点,我们还没清醒就被赶鸭子般叫到洗消室,教官们拿着高压水枪给我们冲凉,给新的一天提升醒脑,那感觉可真难受,我以为这只是个开训仪式,后来我才知道,这xx是每天早晨的第一个科目。

那天早晨8点时,大概已经做了七八百个俯卧撑,在沙滩上跑了7公里,做了一个小时柔软操。

你知道在沙滩上跑步有多难受吗,全身都是湿的,跑步过程中总是军靴裤脚灌满湿漉漉的沙子,越跑越难受,但还是要不停跑,坚决不能掉队。

掉队者会受到惩罚,我们称之为“砂糖曲奇”,落后者要先被拉去让浪花拍打一阵子,浑身湿透了在湿漉漉的沙滩上打滚,坐起来,把双手往沙地中深深扎进去,再捧出一把沙子向空中一扬,保证沙子能落入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就这样把自己弄成“砂糖曲奇”,然后穿着这沾满沙子的湿衣服继续训练。

每次远行,教官们总会抽出20%的落后者,这帮人被称为“笨蛋打手队”,他们每天要额外训练1个小时,这被称作是“马戏表演”,你要承受额外的痛苦,并且更难受的是,在第二天你会被这附加的锻炼搞得精疲力尽,然后又跟不上队伍,再接着马戏,这是个绝望的循环,像个死亡漩涡。很多人因此敲响了雾钟。

没错我就是那天的马戏表演者,因为游泳落后了,要在别人休息时进行大量的浅打水运动,躺在地上,双手抱在头后,上下交替移动双腿,作出踢打的动作,整个过程中膝盖允许打弯,教官说这在蛙人中被看作是弱点,但每次教官大喊大叫让我把膝盖打直,我总会心里一万遍问候他母亲。

该吃饭了,到食堂有1.6公里,来回都要用跑,因此每天来回食堂就多跑10km的路程。我记得第一天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已经有8名学员掉队了,有些当场吐在路上。

我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很难了,我熬过去了,但后来我才明白,“最舒服的日子只在昨天”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雾钟下整齐摆着8个头盔,他们是夜里默默离开的,谁也不愿意在白天其他战友的注视下作为懦夫退出。

我早就知道成为海豹队员很难,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难。

平均每天训练12-20小时,平均每天跑步12-24公里,最多一天跑步32公里。身上总是湿漉漉的,沾满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