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斯派克·李的《黑色党徒》在FUN叔今年的观影TOP中可能要排上前五。

自从它在今年五月提名金棕榈后,FUN叔就开始期待了,前一阵终于看完了。

整部影片的调性其实比较偏向喜剧,但喜剧外壳下隐藏的,是对历史的追问,和对现实的反抗。

影片改编自美国卧底警察罗恩·斯塔尔沃斯2014年发行的同名传记。小镇黑人警员罗恩以恶作剧的心态打通了3K党的征募电话,模仿白人口音,讲述自己如此厌恶黑人,没想到成功加入了3K党。为了不暴露身份,犹太裔白人警官菲利普假扮成罗恩,打入3K党内部,获取了他们的信任。随着卧底任务的深入,他们不仅接近了3K党领袖大卫·杜克,还发现了一起正在谋划中的爆炸案。


执导了去年的《逃出绝命镇》的皮尔·乔丹,曾拿下过这部小说的改编权,不过之后他把导筒交给了斯派克·李,自己当了制片人。

《逃出绝命镇》讲的是一帮白人渴望将身体置换成黑人的故事,“黑皮白心”,讽喻了当下平权运动的虚伪。《黑色党徒》则是一个“白皮黑心”的故事,菲利浦的实体,加上罗恩的思想,共同组成了一个虚构的罗恩形象,强烈讽刺了3K党的邪恶与荒诞。


片场照,左为斯派克·李

被影评人罗杰·伊伯特称为“天生的电影人”的斯派克·李,还在上大学时,就开始拍摄带有强烈讽刺意味的黑人影片了。他的学生短片《答案》因讽刺D.W格里菲斯,还差点被迫退学。

而在《黑色党徒》中,这种讽刺达到一个顶峰。

在影片的高潮部分,3K党聚众观看格里菲斯声名远播同时臭名昭著的《一个国家的诞生》,而黑人帮派则举行揭露屠杀历史的集会。两段集会以平行蒙太奇剪辑到一起。一边是沉重的历史溯源,一边是种族主义者恶魔的狂欢;一边是White Power,一边是Black Power,极具讽刺力度与视觉震撼力。


《一个国家的诞生》完成于1915年,耗资50万美元,一共12本,片长3小时,是美国影史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长片。在此之前,虽然意大利史诗长片在全世界走红,但好莱坞还是更看好短片。

1915年3月3日,影片在纽约上映,卖座率极高,连映620场,持续上映15年,观众达到一亿人次。使得情节剧和史诗片成为好莱坞最赚钱的电影类型。


《一个国家的诞生》以高超的艺术造诣和丰富的想象力征服了影评人和观众,格里菲斯被认为真正掌握了电影这门工具,他能够服服帖帖地安排每个镜头,从而产生最强烈的效果。他将剪辑原理推进到新的高度,创造了平行蒙太奇。文化界疯狂赞美《一个国家的诞生》的成就,将格里菲斯捧上了第一电影大师的宝座。


然而,它是一部有污点的杰作。

影片回顾了南北战争,对南方遭到破坏,3K党为了恢复南方荣誉,惩治黑人的做法做了讴歌。影片十分激烈地宣扬黑人的低劣,将3K党当塑造成英雄,引起了越来越大的社会争议,有7个州将它列为禁片。本已销声匿迹的3K党也在同一年东山再起。


作为一部反格里菲斯的电影,《黑色党徒》中的平行蒙太奇惹来不少争议。他们认为,李既然反对格里菲斯,就不应该使用格里菲斯发明的平行蒙太奇,而应该像戈达尔那样抛弃主流,创造自己的新手法。

但对于李来说,用格里菲斯的电影语言反击他邪恶的种族主义观点,才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其实,平行蒙太奇的发明者是格里菲斯,也很可能是人们一厢情愿的结果。

1910年代,大部分电影胶片下映后就被销毁,成为制作丝袜的原料,保留下来的电影少之又少。谁能证明,在《一个国家的诞生》之前,那些千千万万被销毁的胶片中,没有出现使用了平行蒙太奇的作品呢?

在那个历史节点上,是《一个国家的诞生》里邪恶的种族主义,迎合了人们对黑人的恶意,煽动了人们对黑人的恐慌,才使它被更多的人看到。

近年另一部讽刺3K党和格里菲斯的著名例子,可能要属昆汀·塔伦蒂诺的《被解救的姜戈》。同是一部喜剧外表下对历史反思的电影。影片中,3K党正准备发动冲锋屠杀黑人,居然有成员吐槽头套设计太不人性化,阻碍了他洞穿战局的视野,挡住了他俊美的容颜。


《被解救的姜戈》

在采访中,昆汀多次直言对《一个国家的诞生》和约翰·福特的的厌恶。

“我觉得3K党的复活以及直至60年代初期在美国横流的那么多鲜血,都要归咎于这部电影……身为一个双手沾着鲜血的南军军官的儿子,格里菲斯如何哀叹时代变迁,如何看不惯黑人地位提高,那是他自己的事。他大可以坐在自家门口的摇椅上扯淡,有谁在乎?但他却选择自掏腰包,365天连轴转拍出了这样一部电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昆汀·塔伦蒂诺

对福特的厌恶则源于福特在《一个国家的诞生》中扮演了一个3K党徒。他说:“福特为什么要演这角色?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戏的意义。小说《同族人》(《一个国家的诞生》的原著小说)当时是很流行的读物,同名话剧在全国各地巡演不衰。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穿上3K党制服,跨上马,拼命表演镇压黑人的戏份。于是我想,他骑得那么快那么拼命,白色头套一定会移位,他会看不见路,于是他才有那样的举动(片中有一个福特掀开头套的镜头)。想到这里,就有了我片中的那些人物。”

他认为福特在银幕上“像杀僵尸那样屠杀连正脸都不给一个的印第安人”;“白人至上主义所以能存活那么久,之所以在50年代的电影里还存在,就是因为有约翰·福特那样的人”。

当然,他忽略了一点,约翰·福特祖上是凯尔特人,是移民到美国的,并且最初也是受压迫的一群体。


《被解救的姜戈》

但有意思的是,向来喜欢在自己的电影中讽刺美国种族主义的两位大导演,其实彼此交恶。李认为《被解救的姜戈》将黑奴的悲惨遭遇“戏谑化”,是对黑人祖先的侮辱。而昆汀则认为李“应该闭上他那张嘴”。


就像《黑色党徒》中讲述的(影片的时间背景是70年代),3K党的恶魔行径绝不仅属于历史,电影中3K党的首领大卫·杜克至今依然活跃,甚至还在公开发表演说,影响着美国政治。

结尾,李直接将影片滑入现在,用一段川普的真实演说告诉观众,3K党并没有消亡,反而在新时代中更加壮大。


本文由热FUN原创,欢迎关注,与你一起长知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