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旅糗事之二

砍竹顺采折耳根

刘中林
也是1975年,老兵即将退伍之际。
为给班里即将出苗的豇豆和四季豆准备竹扦子,
已明确要退伍的班长王军申,带领我们班去砍竹子。
头天下午,到老乡家借来了柴刀。
有人提出要带绳子,我和王龙圣说不用,
到时就用竹枝或灌木枝条绕吧绕吧,照样捆得紧。
那天早饭后,每人灌满水壶,
往挎包里塞了几个大馒头,就上路了。
上了庙儿岗,穿过簸箕口,沿着陡峭的山路,向新开寺攀去。
到了新开寺,一个个汗如雨下,班长讲歇会再走。
来到人户住处,几个山民围拢来,开始聊天。
一老头说:哦,你们是下面炮团的,我见到过。
一个老太婆问:你们上来做啥子?
砍竹子。曾启学回答。
“做啥子用?”一中年妇女
“做竹扦子。”曾启学又回。
……
说着说着,扯到了早年蒋介石在红珠山居住时的事情
另一个一直不吭声的老头开了腔:
老蒋当年可好啦,还从红珠山坐滑竿上来看我们,
问我们吃得饱不饱,穿得暖不暖。
共产党来了这么些年,莫说老大的官,哪怕是公社书记,
也从来没上来看过我们。
我们就跟辩论那是老蒋笼络人心,正好他想看新开寺,
住得又近,才上来,看把你们高兴的。
他说:“嘿,你这么说就莫得意思喽。老蒋当年在这儿时,
峨眉县是治安模范县,我们乡还是模范乡嘞,
哪像现在这么乱糟糟的。
眼看歇得差不多了,我问了一句:
你说说看,到底是共产党好,还是国民党好呀?
“当然是国民党好呀。”他说。
见他这么说,我晓得不便再讲了。
于是告辞,沿着山脊线,往高桥方向走。
一路走,一路看,只见沟沟壑壑、郁郁葱葱,
乔木遮天蔽日,灌木密密匝匝,就是不见竹子。
砍不到竹子,即将出苗的豆子就没有竹扦,那就接着走。
一路蜿蜒,忽上忽下,终于在高桥磷矿山的顶上,
找到了一片竹林。
走近一看,狗日的,尽是刺竹,
根部以上两尺多高之内,长满了又尖又硬的刺。
班长看看新买的手表,噢,12点啦,先吃中饭吧。
各人自找好坐的地方坐下,就着凉开水啃冷馒头。
吃饱喝足,开始砍竹子。
好在曾启学带了前段时间挖沼气池时留下的棉手套,
于是,几个农村兵轮流戴手套去砍,其他人负责削刺和捆扎。
我砍的时候,左手抓住竹子的上部,
右手持刀顺着竹子从上往下削掉竹刺,然后从根部一刀砍断。
捆扎的时候,要么将一根竹子剖两半,手脚配合,
拧巴拧巴,就成了很结实的捆扎绕子了;
要么找那种可以做绕子的细长灌木条,比如檵木和文荆,
砍来使劲拧几拧,也成了很好的绕子了。
砍了个把钟头,够每人一大捆了,那就回去吧。
是原路返回,还是另辟蹊径?
经过一番争论,决定就近从磷矿山下去。
下到矿山顶部,发现一个坡度稍缓的山坡,
上面堆满了人家砍竹子时留下的竹枝,铺了约40平米的面积。
我们拖着竹捆,踩在那些竹枝上,颤巍巍的走到边缘。
正寻找下去的路,突然看见竹枝堆上露出的折耳根叶子,
再细看,呵呵,还不少呢,而且茎秆又粗又长还嫩得很。
于是,几人掐了一大抱,记不得是我还是王龙圣脱下军装,
把那么多的折耳根打包,挂在竹捆上,往山下走。
作为侦察兵,我们下山是很快的。
一路蹦蹦跳跳,没用多时就下到了矿山底。
找到去庙儿岗的乡村路,在晚饭前回到了营房。
曾启学是做凉拌菜的好手,他叫我和王龙圣清理折耳根,
他自己则去伙房,跟炊事班长一顿”,
煎了不少油辣子,搞来食盐和酱油醋及味精,
又抓来个大盆子,把我和王龙圣清洗好的折耳根
撆成一截一截的,放进盆子里,再浇上油辣子,撒上食盐和味精,
倒进酱油醋,翻抄搅拌。
不一会,一大盆凉拌折耳根就做成了。
开饭时,侦察班给全连加菜,每桌一盘,都讲好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