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张第富是江西安义县万家埠沙塘村人,生于1921年。1938年6月22日,日军波田支队与海军第11战队由安庆沿着江西进犯,大举扑向马当要塞。此时,距离马当要塞不远处的万家埠,成为了阻击日军的前沿阵地。中国守军在万家埠与日寇展开血战,接连打退了日寇的多次进攻,但也付出了极大伤亡。当时17岁的张第富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惨烈,目睹了日寇的凶残。

96岁远征军老兵 为一句话2018年重返滇西

张老和当年所开的汽车

1939年底,张第富报名参军到贵州龙里的辎重兵学校学习,属于黄埔军校第16期。1940年,张第富被编入辎汽暂编团第4营11连。1941年12月,汽车团开赴缅甸支援抗战。在运输物资的道路上,时常有日军的飞机轰炸和扫射,行程非常危险。在一次运输物资的过程中,他被日军的飞机打穿头盔,打中了脑袋。鲜血流得满脸都是,幸亏子弹打偏了,否则他将牺牲在运输线上。

1942年,由于英军支援不利导致远征军兵败,大军不得不转入野人山。野人山方圆数百里都是原始森林,野兽毒虫横行其间。无数远征军将士埋骨野人山,其状凄惨无比。张第富是第一批进入野人山的,属于杜聿明军长的进山搜索队。在一次取水的过程中,一战士身上捆着绳子下到山谷,突然遭到一条巨蟒袭击。该战士吓得大叫,众人见蟒蛇如水桶般粗,吓得慌忙将取水战士拉上来迅速逃离。

96岁远征军老兵 为一句话2018年重返滇西

远征军在野人山路上

在野人山最怕的不是猛兽,而是趴在树叶上那些不起眼的旱蚂蟥。旱蚂蟥相当毒辣,人一走过就趁机爬到身上粘住吸血,扯都扯不下来。在一次穿越野人山时,张第富遇见了山中的“野人”。这些人赤裸上身,个子不高却强壮无比,长长的头发上系着鲜艳的羽毛。他们曾用食物和淡水让“野人”帮忙拿装备,野人力气非常大,一个人能拿4、5个人的装备还行走如飞。这些“野人”应该是当地的原著居民,未开化的原始人。跋涉三个多月后,张第富等人终于冲出了野人山。

96岁远征军老兵 为一句话2018年重返滇西

松山战役后的远征军烈士陵园

1944年,张第富参加了松山战役。6月4日,中国守军以第8军第103师、第82师、荣誉第1师第3团共5万余人大举向松山发起猛攻。日军据守的松山碉堡异常坚固,守军大炮无法攻下。在攻击滚龙坡的战斗中,103师一个营上去才10分钟就被打得只剩下50人。张第富所在的103师307团折损三分之二,团长赵发毕、营长陈贵亨身负重伤。在战斗中,张第富经历了九死一生,众多从野人山幸存的兄弟都死在了滚龙坡阵地上。张第富衣服被打穿三个洞,帽子被火烧焦,所幸没受重伤,他自己也打死了10来个鬼子兵。苦战一个星期后,军部采用了地道掘进的办法,3卡车高爆炸药埋入松山底下,将日寇据点一举炸翻,全歼了这股顽敌。

日本投降之后,幸存下来的张第富与铁兄弟董玉其、李恒江等人约定,等战事了结他们将重回这里,再叙当年情谊。7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老战友早已经失去了联系。张第富也成为了96岁的老人,但他依然忘不了当年的承诺,忘不了当年血与火的经历。重回当年的战场,看一看牺牲的兄弟,成为了他最后的心愿。

96岁远征军老兵 为一句话2018年重返滇西

敬礼牺牲的兄弟

在志愿者的帮助下,2018年7月张第富终于来到了滇西与中缅边境,重走当年血战之地。在国殇墓园,张老流下了泪水,感慨道:“谢谢国家的关心,还能想到我们这些老兵,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我感到无比荣耀。”张老是真正的抗日英雄,他的英雄事迹值得后人学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