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旅糗事之一王山偷柿子
刘中林
秋已过,冬来到,又见柿子挂枝头。
遥想当年,庙儿岗上,野外训练糗事多。
1975年的这一天,在班长曾启学带领下,
我们身背观测与计算器材,去野外训练。
走上庙儿岗,穿过簸箕口,前行二百米,上了去王山顶的山路。
来到大半山腰,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大片茶林与菜地,铺展在山坡上。
细看菜地,呵呵,有萝卜和白菜,还有红苕。
梭巡四周,哈哈,有板栗和柿子,都已成熟。
板栗树成林,栗蒲都已绽开,褐红色的栗壳闪着诱人的光亮,
几只松鼠窜上跃下,忙不迭地收藏栗子。
柿子树高大,叶子已落光,正红色的柿果象灯笼一样,
高高挂在树枝上,几只八哥和山雀正在啄食那甜美的果肉,看着真可惜。
眼望这些山果,我们真想弄来吃吃,却又怕破坏了群众纪律。
于是,相互之间交流眼神,意图让谁向班长提出。
见大家神思奇怪,班长肯定猜到了我们想啥,也可能他的想法和我们一样。
“走,到那个地边边的栗子树下去捡点栗子。”班长发话了。
于是,三蹦两跳到了地边边,惊得正在收藏栗子的松鼠们,
“哧溜溜”的窜上了树,躲到十几米远的树梢上,两颊鼓鼓的(塞有栗子)望着我们,
可能在想“这帮黄绿色的大家伙来了,会不会与我们争食哟?!”
嘿嘿,还真是的,我们就是来捡板栗的呀。
于是,大家分开来,先是用脚逐棵树猛踢树干,
板栗子纷纷落地,滚进草丛中。
别以为这样就好捡了,因为山势坡度较大,
栗子落下去的地方,不一定就是栗子停住的地方,它要滚走的。
大家分开,并排在草丛中搜寻。
须知,坡度大的地方肯定不会停的多,只有坡度小,
特别是有小坎坎的地方,才是收获最多的所在。
不一会,大家都找到了几十颗栗子,揣进挎包,
喜滋滋的沿山坡向柿子树所在地走去。
边走边望柿子树,估摸树干有一人抱那么粗。
及至跟前,仰头观望,见很多柿子已被鸟儿啄得残缺不全,果汁挂在皮外;
低头再看,满地都是掉落的柿子,且污秽不堪。好可惜哟!
细看,靠下部还有不少熟透和马上就要熟透的,但都在三米以上的树枝上。
谁上去摘?本刘自告奋勇:“我来!”赵锡坤也响应:“我也上去!”
于是,我俩相继爬上了树,分别先尝了几个。
然后摘下一个往下丢一个,丢一个招呼一声“来喽,接好!”。
班长和王龙圣、康存木、李成国在地面接。
没承想柿子过于熟,他们在下面接是接着了,
却由于没顺势接,硬生生的接住,把柿子碰得破破烂烂,
弄得双手粘乎乎的,也就趁机往嘴巴里塞,
一个劲的叫唤“好吃,真甜!”
正咋呼着,忽听一声尖叫:“偷柿子啦!解放军偷柿子啦!”
本刘在树上看得真切:一个头包黑布帕,肩扛锄头背背兜,
腰系黑围裙的壮年妇女,站在坡下的地边,满脸怒气的盯着我们。
“不好!这些果蔬应该是王山生产队里的,被老乡看见了,
等会要是告到部队(营部就在簸箕口的外面),我们就要倒霉喽!”我说。
“赶快下来,我们往上面走,从猫儿脑壳那边下山。”班长低声叫道。
我和赵锡坤赶快溜下树,背上训练器材,
跟大家一起狼狈地窜进了上面的灌木林里,溜之乎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