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越战争中中越两国都是如此使用坦克作战

1979年那些事儿——纪念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三十周年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的坦克部队在著名的东溪穿插中显露出巨大威力。穿插东溪的坦克快速梯队由两个坦克营组成,搭载两个步兵营和一个步兵连,其中一个坦克连为尖兵连,不搭乘步兵,于1979年2月17日上午9时55分,即进攻发起后2小时55分后攻入东溪,提前5分钟完成任务。当时我军坦克部队从布局突破沿崎岖山路迅速突入东溪,完全出乎越军的意料。当地越南平民甚至以为是他们自己的坦克,还向坦克招手致意。

当然,我军坦克部队在穿插中也遭受了一定了伤亡。尤其是搭乘坦克的步兵损失较大,一度留下许多传言。真实的情况其实是这样:当时是上午8 时许,我军坦克纵队穿插途中进至那岗、那悦附近时,遭遇越军用树干、大石块设置的路障。我军坦克减速,埋伏在道路两侧的越军随即发动袭击。越军用40火箭筒、轻重机枪组成交叉火网,猛烈射击,我军坦克搭载的步兵顿时伤亡80余人。

这次损失,主要是因为我军尚缺乏经验,步坦协同中步兵如何搭乘坦克的问题没有解决好。事后总结,原因两点。第一,坦克上搭载的步兵太多,平均每辆坦克搭载二十几名步兵,最多的一辆坦克居然搭乘了26 名步兵。第二,坦克搭载步兵的方法不当。为了防止穿插途中步兵被坦克甩下来,我军步兵用背包带把自己和重武器绑在坦克上。结果遭到越军袭击时,步兵来不及下车战斗,坦克也不易发扬火力。有的战士的确是被背包带绑在坦克上就中弹牺牲,场面惨烈。

不过,除了有损失,也有辉煌战绩。我军在战争留下了以步兵克制越军坦克的经典战例。比如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至今陈列一辆苏联制造的T34坦克,编号289。这是苏联援助越南的装备,我军在谅山战斗中缴获。

后人的纪念

当时是1979年3 月2 日上午,我军猛烈进攻越南谅山市北区的要点大、小石山。9 时35 分,我军占领小石山表面阵地,一面在表面阵地肃清残敌,一面包抄攻击大石山。我军一部在炮火支援下发起攻击,当主力进至奇穷河大桥北桥头附近时,迎面撞上一队越军坦克和装甲车。这队装甲车辆是因阵地失守而向南逃窜的。

我军战士黄炳培迅速抄起火箭筒,一发正中第一辆越军坦克的油箱。越军坦克顿时燃起大火,堵塞了大桥的通路。那辆编号289的越军T34坦克见去路已断,马上调转车头绕到桥下面,准备从水面下桥逃跑。我军战士庄玉成瞄准目标,又是一发40 火命中。这辆越军坦克淤陷在奇穷河北岸边。剩下的一辆装甲车也被我军战士叶木火同样摧毁。

下一步,我军要想办法将这辆编号289的越军T34坦克当战利品拖回来。接受任务是配属给我军第55军的坦克团技术保障力量。第一次,我军派出一辆牵引车。牵引车刚一接近,南岸的越军马上开炮。一连二十多发炮弹打来,牵引车只能撤回,任务没有成功。

我军战士在击毁的越军T34坦克上合影留念

第二次,我军又派出一辆重型牵引车,冒着越军炮火开始往回拖拽,没想到这辆T34太重,淤陷太深,钢丝绳拉断了还是拖不动。第三次,坦克团的团长和政委亲自出马,还加上了一个工兵分队,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把这辆越军坦克拖了回来。

至今在军博对外展览的越军289号坦克

后来我军才知道,这辆编号289的坦克还是越军的功勋坦克,参加过1975年消灭南越政权的春碌战役等一系列战斗。结果,这辆越军的功勋坦克被我军开回国,先在广西游街,又运到北京,至今作为战利品在博物馆中展出着。参考资料:1979年那些事儿——纪念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三十周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