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载人登月是一项严肃的国家工程

[size=10.5]载人登月是一项严肃的国家工程[size=10.5]
[size=10.5]
[size=10.5]第一节,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火箭实际上己经等于推倒重来。
[size=10.5]坦率而言,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火箭实际上己经等于彻底推倒重来了。并联[size=10.5]7[size=10.5]台[size=10.5]FY100K[size=10.5]发动机研制的全新[size=10.5]5[size=10.5]米直径主芯火箭只要研制成功。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火箭也注定要同时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size=10.5]明确无误地说,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火箭己经失去了政府高层的信任,因此在当前的环境下再讨论目前版本的长征九号火箭的研制方案已经完全是在浪费时间。现在一院最大的责任与最大的压力就是如何确保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火箭在发射嫦娥五号、嫦娥六号探测月飞船与天宫空间站的核心舱、实验舱那几发火箭不再出漏子就万事大吉。[size=10.5]
[size=10.5]
[size=10.5]而目前版本的长征五号火箭己经成为烫手的山芋,一院作为局内人自然要比局外人更为清楚明白。现在一院的赦远平院长都直说“压力巨大”。[size=10.5]
[size=10.5]
[size=10.5]长征五号火箭的这个坑挖的太深、技术方案太过激进了。最后搞得所有与长征五号火箭研制相关的人员现在都如履薄冰、压力巨大,乃至赌上自己的前途命运。这也实在太过失败了。不就是一款[size=10.5]GTO[size=10.5]运力不过区区[size=10.5]14[size=10.5]吨的火箭吗?!为何却要同时使用上[size=10.5]3[size=10.5]款完全不同的发动机?!这完全是要逼死设计师的技术方案(而目前版本的长征九号火箭研制方案则又完全重复了长征五号火箭的所有致命缺点)。[size=10.5]
[size=10.5]
[size=10.5]对于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火箭,政府高层己经明显失去了信心,长征七号由于在内陆发射场还能使用,发展不受影响。高凉陈君早前还认为会改为使用[size=10.5]4[size=10.5]台[size=10.5]YF77[size=10.5]发动机并联研制改进型长征五号,将目前版本的长征[size=10.5]5[size=10.5]号氢氧主芯级火箭“撑”下去。但现在高层己经明显否决了这一方案。最后转了个大弯,还是直接研制全煤油[size=10.5]5[size=10.5]米直径主芯级火箭就了事。
[size=10.5]
[size=10.5]而长征五号火箭的研制“转”了一大圈弯路,浪费了一百多亿人民币与[size=10.5]10[size=10.5]年时间,最后还是回到了全煤油发动机的[size=10.5]5[size=10.5]米直径主芯级的初始设计技术路径上。这能够怪谁?!其中的教训还不足够深刻?![size=10.5]
[size=10.5]
[size=10.5]目前版本的长五火箭己经让各方失去了继续等待的耐心。想想下也是,目前长五构型的[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主芯级与[size=10.5]YF100[size=10.5]煤油发动机助推器都是完全没有冗余的产物,起飞级的[size=10.5]10[size=10.5]台发动机中只要有一台出现故障,发射就只能够完败。这种娘胎里就带来的缺点也不是小修小补能够解决的。最后就只有快刀斩乱麻,推倒重来就了事。[size=10.5]
[size=10.5]
[size=10.5]细细分析也是如此,改为使用[size=10.5]4[size=10.5]台[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并联升级目前版本的长五主芯级,工作量也一点不比目前使用[size=10.5]7[size=10.5]台[size=10.5]YF100K[size=10.5]煤油发动机并联研制[size=10.5]5[size=10.5]米直径主芯级要小,但运力拓展区间与可靠性冗余却差距极大,好处也仅仅是保住了[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的持续使用机会而已。但高层现在明显对[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失去了耐心,而且猎鹰[size=10.5]9[size=10.5]火箭崛起后一次性火箭起飞级使用氢氧发动机的经济性更是完败。
[size=10.5]
[size=10.5]米申背了原苏联[size=10.5]N1[size=10.5]火箭的锅,[size=10.5]NASA[size=10.5]局长格里芬背了美国战神[size=10.5]1[size=10.5]、战神五系列火箭的锅,而李东则背了中国长征五号火箭的锅。这种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一种火箭搞得太过复杂,技术方案太过激进,实际上就是在为自己挖了一个深深的大坑,最后再将自己整个埋入去而已。
[size=10.5]还能什么办?!现在只能死鸡撑硬脚,小修小补下,再死撑到并联[size=10.5]7[size=10.5]台[size=10.5]YF100K[size=10.5]煤油发动机的新火箭研制成功为止。[size=10.5]
[size=10.5]
[size=10.5]日本的[size=10.5]H2[size=10.5]到[size=10.5]H2A[size=10.5]火箭升级改进当年也是这么走过来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并联[size=10.5]2[size=10.5]台[size=10.5]YF77[size=10.5]氢氧发动机研制的主芯级的价格什么也要比并联[size=10.5]7[size=10.5]台[size=10.5]FY100K[size=10.5]煤油发动机的[size=10.5]5[size=10.5]米主芯级的价格还要贵。因此一旦并联[size=10.5]7[size=10.5]台[size=10.5]YF100K[size=10.5]煤油发动机的新火箭研制成功,目前版本的长征五号火箭那能同其比拼“性价比”?!也只能够迅速退役就了事。[size=10.5]
第二节,YF77氢氧发动机扩大生产规模很困难。
根据早期技术文件分析,美国的RS68氢氧发动机的市场价格是15002000万美元一台,而欧洲阿里安5火箭所使用的火神发动机的市场价格也处于1500万美元一台的水平区间。
更重要的是在美国市场上,推力仅仅10吨左右的RL10氢氧上面级发动机的市场价格也是2000多万美元一台,价格与推力高达300吨的RS68巨型氢氧发动机相比没有差距,甚至还要更为昂贵(即在美国市场上氢氧发动机的市场价格是“论台”来卖的,不是论推力大小与重量大小来卖的)。
核心的原因就是氢氧发动机的产业链非常狭窄与封闭,而且生产技术工艺也非常的尖端复杂。央视就专门为中国生产YF77氢氧发动机的工人制作了一期“大国工匠”的宣传片,可见人类生产氢氧火箭发动机没有“土法上马”的任何可能性。
与之相反,YF100煤油发动机的生产技术就要“低端”不少。至少在阿波罗时代原苏联人在研制生产N1巨型火箭时,他们就能够大规模生产推力为100多吨的NK15NK33系列高压补燃煤油发动机了。
今天的美国太空探索公司就“号称”每年能够生产400台梅林1煤油发动机。俄罗斯能源公司的联盟火箭所使用的RD107RD108煤油发动机的“年均产量”也很大,都有5080台之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