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桃花运

桃花运

在这大千世界上,人们总在谈论“桃花运”这个词。

何为“桃花运”?

我一直也没弄明白,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桃花运就是天上掉馅饼,正好砸上你的头,恰似杭州西湖白娘子爱上许先,槐荫树下七仙女牵手董永的美事。

白娘子爱上许先,七仙女牵手董永,那是古代神话故事。可多少年来咱一次没有看到,自已也没碰到,就是走进了桃花园,也没有碰到桃花瓣落在头上。不过,我一位老兄他却给讲过了一个现代版的“桃花运” 故事,听了这个故事让我飘飘欲仙了一辈子,终身难忘。

我那老兄60年代初应征入伍,分在w军区警卫连当兵,后来提干当上连里事务长。1968年回家探亲时,张罗着找老婆。这老兄已是一名军官却回农村找老婆,我很不理解,就岔岔地问他说:你现在当了军官,又在大城市当兵,正是交桃花运的时候,大城市漂亮姑娘多的是,何苦回农村来找一个乡妹子做老婆呢?

老兄说:“大城市的姑娘谈恋爱倒是可以,可做老婆就难伺候了,她们看不上农村的人,咱也伺候不了人家,回家找一个乡妹子过日子踏实。”

他沉思了一会又说:“你说那‘桃花运’那可不是好交的,弄得不好是有危险的,我给你讲一个走‘桃花运’ 的故事。”

听老兄说讲“桃花运” 故事,我可高兴了,连忙给他又上了一根烟,希望他讲得精彩些。

老兄点燃香烟,“咳、咳” 两声清了一下噪子,摆开了说评书艺人的架式。

“话说我们警卫连,是警卫军区的警卫部队,警卫连的战士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既要身材高大又要有文化。那时连队文体活动抓得好,每天晚饭后军区大院都有篮球比赛,那时没有电视文化生活没现在丰富,军区一星期放二场电影,也是篮球比赛后天黑后才放影。每当干部战士篮球比赛时,军区首长、家属和孩子们都围在球场边上吆喝助威,特别是那些女学生更是指指点点,热心评价,还给一些喜爱的篮球高手起绰号。在我们警卫连篮球队中有一名战士,天门县人,身高一米八十八,中学文化,篮球打得特别棒,长得可招女孩子喜欢。他是战士篮球队的中锋,他的绝招是三秒区内转身单臂扣篮,一扣一个准,没人拦得住他。他的三步上篮招式手上变化多,中近距离投篮相当准,大家称他是篮球王子。这小子不仅篮球打得非常好,而且身材匀称,相貌长得非常标致,皮肤白净,篮球场上一身红篮衣,脸蛋白里透红,活象一个潘安再世。每场球赛只要他一上场,军区通讯连的女兵们以及军区大院里女学生们就象疯了一样狂叫,喝彩连连,掌声阵阵。”

“真的,这小子篮球王子的绰号还真的成了名,后来他也成为了那些少女们心中的白马王子了。在那些看篮球比赛的少女中,有一个少女可真是成了场场不离的穆桂英,也不知她是怎么打听到篮球王子是几排几班战士,自己竟找到班上来给篮球王子送好吃的,找篮球王子玩。篮球王子开始也没在意,只把她当成一个哪一位首长千金女学生,那女学生送来的好吃的,篮球王子不肯收,可班里那帮战士却起哄,全拿去分吃了。这姑娘长的模样也好看,战士们乐得和她一起聊天一起玩。这女孩越来越痴心篮球王子, 她不仅逢球必看,为篮球王子叫好,篮球散场后还跑去为篮球王子送冰棒,送冷饮,帮篮球王子拿衣服。”

“如此这般,战士们开始议论起篮球王子交上了桃花运,首长姑娘和篮球王子谈恋爱。后来,有战士从首长警卫员口中打听到那个女学生是一号首长女儿,也有好事的战士把这个事报告给了连长,连长是胆小的农村伢,当时吓得连一头冷汗。你道一号首长是谁,他可是一位老红军,著名抗日战斗英雄。一号首长大儿子在部队上当营长,他老来得女,生了这么一位宝贝似的千金小女儿,那可是他心里的一块肉,别看一号首长英雄胆气,脾气暴烈,全军区的人都害怕他,可他对这个小女儿却是百依百顺。连长想,这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你一个农村战士怎敢和一号首长宝贝儿女谈恋爱,就是干部也不可以,这要是一号首长知道了,还不治我一个治军不严之罪,不让我回乡种田才怪呢?连长越想越害怕,这事儿说又说不得,批评又批评不得,硬拆散又撤不得,那会得罪一号首长宝贝女儿,还不知她对首长讲些什么?他左思右猜最后和指导员商议了一个办法,年底快到了到时把他复员回家,免得招惹是非。这年复退工作开始篮球王子就和一帮战友豋上退伍回乡的客车。”

“要说挑花运,篮球王子的境遇也真有点七仙女看中董永槐荫树下牵红尘的一样神奇精彩,然而,这篮球王子交上桃花运后,却被提前退伍回乡去了,看起来也真是倒霉的。”

“如果说篮球王子是董永,他己回到天门县农村去种棉花去了,而那七仙女呢?”

“一号首长那小女儿,每天盼着放学后好看篮球王子打篮球比赛,可她一天天看下去乍不见了篮球王子。他是不是扭伤脚?是不是生了什么病?要不怎不见他上场打篮球?她越猜越担心,又从家里拿了好些吃的东西去班上看望篮球王子。他怀着既思念又忐忑的心情来班上,战士们见她来班里都四处躲闪,一付见了温神样子,不再是原来抢东西吃的情景。她来篮球王子床舗前,只见人去床空。他拉住班长的胳膀,大声喴道:‘他那里去?他到底哪儿去了?你快告诉我。’班长说:‘我求求你快别喊,叫连长知道了可不得了,咱去一旁我告诉你。’于是,班长把篮球王子因为谈恋爱,被连长提前退伍回家的事一五一十对她诉说了。一号首长那小女儿一边听班长说一边眼泪不停地往下滴,班长还没说完,她就大哭起来转身往家里跑去。小姑娘跑回家一头冲进房里,反锁着房门,伏在床上大哭起来,把保姆吓得不知所措,连忙给省政府办公厅打电话,让一号首长夫人快回来。一号首长夫人听到消息也不知女儿怎么了,连忙赶回家。进得家门忙去女儿房门前说:‘姑娘、姑娘,是么子事,快对妈妈说。’无论一号首长夫人怎么说,女儿只是一个劲地哭,也不回答妈妈的问话。

一号首长夫人说:‘女儿,快别哭,你快说出来,妈妈一定给你作主。’

‘我不要你作主,都是坏爸爸害的,都是坏爸爸害的,呜……。’她女儿哭着说。

‘什么爸爸害的?好,我打电话叫你爸爸回来。’号首长夫人急忙抓起家中电话往军区司令部打电话。

号首长接到夫人电话也急忙赶回来了,他在女儿房门前不停地问原因,让女儿开房门。女儿听见一号首长回家了,反而越哭声音越大,越哭越伤心。这下可把一号首长吓坏了,也不知宝贝女怎么了?急得头上汗也下来了。

‘女儿呀,我心肝宝贝,你别哭,有什么事对爸爸讲,你爸爸是个大司令员,就一个宝贝女儿,只要你别哭,有什么事爸爸都帮你解决。’

‘你这个坏爸爸,你就晓得害我,还说帮我呢?我不相信你,我不对说,说了你不但害我,还要害别人,你这个坏爸爸,坏死了,呜……。’

‘我怎么坏了?我怎么害你?你快说说,你不说我怎么晓得?’一号首长从小当红军,跟着毛主席南征北战,在槍林弹雨中奋战了一辈子,老来得女,身边只这么一个小宝贝女儿,爱都不够,那能让她受委曲,女儿越哭越伤心,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里更急得慌,夫妻二人不知怎么劝女儿,只得站在房门前干着急。

这时,炊事员过来说晚饭准备好了,快叫宝宝出来吃饭。

一号首长又对着房门说:‘我宝贝女儿,你出来吃饭,有什么事我一定帮你搞定。’

女儿说:‘你要先答应我,我就出去。’

‘好,你说,你快点说。’一号首长忙说。

女儿又说:‘不,你要向我保证,再不害我,一定要帮我。’一号首长听女儿这么讲就说:‘只要女儿肯出来吃饭,肯对我说,我保证帮你,难道你不相信当司令员的老爸?快,快说。’

‘你要向我发誓我就出来。’一号首长女儿说。

一号首长忙说:‘我发誓。’”

“一号首长女儿终于从房里出来,脸上挂满了泪珠,头上长发也零乱了。一号首长连忙上前拉住女儿,帮她理头发,又帮她抹了抹哭得有点肿的眼睛。女儿把头埋在一号首长怀里又哭着说:‘都怪坏爸爸,都怪坏爸爸。’爸女俩相拥走向餐桌。’”

“当一个怀春的少女面对爸妈开口说她喜欢一个男孩,还真一时开不了口。倒是一号首长有些着急了,催着女儿说。女儿把她喜欢篮球王子,经常去班里送点好吃的,警卫连长说我是和篮球王子谈恋爱,违犯纪律提前把他退伍回家了。‘这不是害人吗?这不是我害了人家吗?我就是喜欢人家,也没别的什么?为什么把人家提前退伍了?爸爸,你为什么这样做?就因为你是大司令员吗?司令员也应讲道理,不许欺负人。’

一号首长听了女儿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女儿,这事儿爸爸不晓得,别怪老爸,是他们警卫连干的,老爸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帮你,但你要告诉我,你真喜欢篮球王子?是和他谈恋爱?’女儿脸一下子全红了,过去她只是出于本能单纯地喜欢篮球王子,没想到恋爱是什么?今天爸爸这一问才知道真心地喜欢才是恋爱。她对一号首长说:‘我真的喜欢他,谈恋爱就谈恋爱。’

一号首长说:‘等我女儿大学毕业就可以结婚。我一定把女儿的事办好。’”

“篮球王子退伍回乡后,就一心在生产队劳动,此时也不知道警卫连为何把他提前给退了,班长和连长什么也没对他说。可他怎知是一号首长女儿喜欢他,给他带来桃花运,而桃花运却使他提前被退伍回乡了。一天,他正和社员们在棉花地劳动,突然,生产队长带着大队民兵连长和人民公社武装部长来找到他,公社武装部长对他说:‘刚接到县人武部部长电话,通知你立即返回原部队有紧急任务。’篮球王子回到家里打起背包又返回到警卫连,没几天被提拔到野战部队当上一名排长。”

“后来听说连长被参谋长叫去训了一顿,骂他瞎搞,一号首长家中的事也不汇报,竟敢擅自作主,将一名好战士无故退伍。篮球王子第二次入伍,又被提升为排长,还真是的,一号首长女儿和篮球王公开谈恋爱了,篮球王子真的交了桃花运,现代版的‘天仙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